Thursday, May 30,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134 析讀大衛(21) ~恩怨分明

析讀大衛(21) ~恩怨分明(撒下 9-10章)

大衛愛神,願意為神建殿,雖然神因他曾殺過不少人而不容許他建殿,但他仍鍥而不捨為所羅門預備很多前期功夫,因這份愛他得到神大大的祝福並惠及後代,耶穌基督亦稱為大衛的子孫,其國度至永遠,可見人願為神擺上他所受的比施出的更多。

今天我們看大衛作王時對內、對外的一些政策,當中對我有甚麼教導。

1. 降服四境(撒下 8章)
撒下第八章主要記載了大衛對外政績,他國位穩定後便向外擴展、攻擊他們的敵人,包括非利士、摩押、瑣巴、亞蘭、亞捫、以東、亞瑪力(但奇怪大衛為甚麼要攻打摩押,因為大衛逃亡時曾將父母交給摩押王看顧(撒上 22:3-4),摩押王有恩於大衛,大衛為何如此無情,可惜聖經並沒有詳細記載),當中記述他得勝的因由:「大衛無論往那裡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撒下 8:6下, 14下),而大衛亦懂得感恩,將戰勝所得來的戰利品一部份獻給神,「約蘭帶了金銀銅的器皿來,大衛王將這些器皿和他治服各國所得來的金銀都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 (撒下 8:10下-11),感恩的心呈獻給神必蒙神祝福。

隨即經文記載了大衛對內的施政,「大衛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又向眾民秉公行義。」(撒下 8:15),秉公行義是一位英明的君王領袖必需具備的條件,若偏私或只偏向某一方而使其利益增加,這絕對不會得子民的擁戴。而大衛亦知人善任,隨後經文記載了誰擔當主要公職;一個國家富強除了領袖英明外,其主要班子也要有份量、才幹才可以配合。

2. 守約施恩(撒下 9章)
有聖經學者認為這章聖經應之前插入第21章1-14節,該經文記述因掃羅曾立約要好好保護基遍人,但他為討好以色列人及猶大人而殺了不少基遍人因而招致禍患,及後掃羅的兩個兒子及五個外孫給基遍人殺了才平息他們的忿恨,而此段記載則給我們看到掃羅的後裔仍能延續下去。

大衛向臣僕查詢掃羅還有後人沒有,他清楚表明不是為了斬草除根免得仍有人「挾天子以令諸侯」般起義或與他對抗,乃因他要守著向約拿單及掃羅所起的誓言。當日他要逃難時,約拿單雖是王子之身但要求大衛善待他的後人,「你要照耶和華的慈愛恩待我,不但我活著的時候免我死亡,就是我死後,耶和華從地上剪除你仇敵的時候,你也永不可向我家絕了恩惠。」(撒上 20:14-15)。同樣,當日掃羅身為一國之君,大衛只是喪家之犬,但掃羅也知他的國位必由大衛所取代而要求大衛要善待他的後裔,「『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國必堅立在你手裡。現在你要指著耶和華向我起誓,不剪除我的後裔,在我父家不滅沒我的名。』於是大衛向掃羅起誓,掃羅就回家去」(撒上 24:20-22上),故此他要承擔他的誓言。

我們對一個領袖要求是他要有誠信。他答允過的事一定要完成,他不能逃避所承諾的事,若然能力不能達到便需真誠認錯,絕不能用言語「偽術」蒙混過去。神是信實的神,祂是守約施慈愛的神,我們是祂的兒女也需有這特性。

大衛宣告因約拿單的緣故向其後裔施恩,「施恩」這字在神學的用法普遍是指神向人的恩慈、保護與拯救,及神與人立約,故此大衛是「照神的慈愛」對待約拿單及其後裔,不單履行誓約,也活出一位表彰神屬性的敬虔者。

大衛的臣僕找了掃羅家一個僕人名叫洗巴來,他知道詳細的情況(撒下 9:2),日後我們看到洗巴是一個陰險、頗有機心的僕人,連聰明的大衛也被他蒙騙(撒下 16:1-4, 19:17-30)。

洗巴告之大衛:約拿單有一個兒子米非波設,當約拿單死時他才五歲,他的乳母因抱著他走難時太急忙而將他捽在地上,結果他兩條腿因此而瘸了(撒下 4:4),而從 撒下 19:25-26記載我們知道他的殘障是非常嚴重,他完全不能自己照顧自己,若沒有人從旁協助,他是無法行動。大衛即時叫人請他入宮(撒下 9:5)。米非波設跌瘸是五歲,現今他已是成人,這也証明大衛是隔了一段頗長時間才面對此事,而且大衛事前並不知曉他是嚴重殘障,故未知他對自己是沒有威脅性,因此他的恩待更顯出其真誠。

當米非波設來到大衛前,他非常恐懼,因相信自己會被殺,他伏地叩拜(撒下 9:6)自稱僕人,但大衛卻待之以禮,「大衛說:『你不要懼怕,我必因你父親約拿單的緣故施恩與你,將你祖父掃羅的一切田地都歸還你;你也可以常與我同席吃飯。』」(撒下 9:7)

這是大衛第三次提及「施恩」予他,他清楚指出因他與其父約拿單有深厚的感情故必會好好對待他,而且更將屬於掃羅(他祖父)的資產──一切的田地交還給他,雖然按律法規定先人的田產、地業是世襲方式傳下去(民 26:1-2),但按當時的習俗,一個新王朝絕對有權管理、分配前朝的產業,因此這是他失而復得;更與他平起平坐,一同共席用膳,「米非波設必與我同席吃飯,如王的兒子一樣。」(撒下 9:11下),這是一種特殊的榮耀,這豈非莫大恩典嗎?這豈是常人可遇到嗎?這豈是前朝的遺孤可以承受得到嗎?故此米非波設真的不單受寵若驚,簡直難以置信,故此他即時的反應「僕人算什麼,不過如死狗一般,竟蒙王這樣眷顧!」(撒下 9:8)。雖然今天不少人視狗為寵物,但在當日近東一帶狗的價值是非常卑微,他更自貶為「死狗」。故此弱者面對強者,卑微的人面對尊貴的人,僕役面對君王的時候,前者均常用「狗」或「死狗」表示自己無價值,但事實他真的受到極大的恩待。

大衛吩咐洗巴好好打理其產業及照顧他(撒下 9:9-10),可見洗巴是掃羅的僕人或管家。昔日的法例定規若主人無後,管家是可以有繼承權(參 創 15:2-3),這也成為日後洗巴欺騙大衛的伏線。

在此章給我們看到大衛美麗的一面,他敬畏神遵守誓言,施恩予米非波設而不會懼怕這會否構成於己不利的可能性,他更讓他與其他的王子同席,這也大大超越了他應承擔的,他使這毫無地位的「死狗」擢升成為王的兒子。今天我們的神豈非同樣恩待我們、提升我們的地位嗎?我們也願否同樣憐恤、恩待他人呢?

3. 有怨必清
撒下九章描述大衛是一個仁慈、守約、寬大的人,但第十章則記載大衛對外時則恩怨恩明,他及後攻打亞捫,但其實這場戰爭不必要展開,只因「誤信」、「誤會」而引致,可惜今天人際間關係甚至教會仍會重覆產生這些悲劇,我們要藉此引以為鑑。

3.1 好意遭拒(撒下 10:1-5)

經文記載亞捫王拿轄死了,王子哈嫩接續父親作王,大衛不單因外交禮節派遣臣子往吊祭,更因拿轄曾厚待他──但聖經沒有記載拿轄怎樣厚待他──他預備好好的厚待他,「大衛說:『我要照哈嫩的父親拿轄厚待我的恩典厚待哈嫩。』」(撒下 10:2上),而且他派使臣前往也是表明雙方盟約關係是不會改變,深信當時使臣是帶了禮物前往,並預備安慰哈嫩喪父之痛。

可惜哈嫩的臣子卻質疑大衛所作的並非出於好意,並誣衊大衛有不好的動機,目的是要刺得軍情以便日後傾覆他們,「但亞捫人的首領對他們的主哈嫩說:『大衛差人來安慰你,你想他是尊敬你父親嗎?他差臣僕來不是詳察窺探、要傾覆這城嗎?』」(撒下 10:3),可悲的是這位新君不明察其臣子所言是否屬實而對來使作出極大的侮辱,其實只要冷靜的想想若要刺探軍情何需要使臣大張旗鼓的到其城邑,他的行動必然受注視,怎能好好刺探到甚麼呢?反之,若真的想取情報可以暗中派人前來,混在人群中便輕易得到資料呢?

更可悲的是哈嫩不是將使臣趕走,而是羞辱他(撒下10:4),將他的鬍子剃去一半。鬍子是當代男性成人成熟的表現及權力象徵、因小孩子是不會長出鬍子,那些鬍子不是剪短,乃是剃去一半,那是奇怪的模樣,更將其衣服割斷下半截,使他露出下體 – 應指臀部。昔日兩國相爭不斬來使,因使者代表君王,但使臣被這樣凌辱便等於侮辱大衛,當中更有宣戰的意味。

使臣風光的出國,卻羞愧的回來,大衛得悉即派人去迎接、安撫他們,但也不讓他們即時回國,讓他們留在耶利哥,待鬍子再長出來才能回宮朝見王。

大衛仍是一個懂得報恩的人,可惜他原本的好意卻被人扭曲,哈嫩的無知亦帶給他及國民禍患。

3.2 有仇必報
大衛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當其使臣受辱,他便要聲討他們,兩國便開戰。

哈嫩也知道他侮辱了大衛的使臣會引來惡果,故他即時向其盟鄰招募預備對抗,「亞捫人知道大衛憎惡他們,就打發人去,招募伯利合的亞蘭人和瑣巴的亞蘭人,步兵二萬,與瑪迦王的人一千、陀伯人一萬二千。」(撒下 10:6),大衛得知此事便採取相應行動,差派約押統領全軍出戰,「差派約押統帶勇猛的全軍出去」(撒下 10:7下)。在這場戰役中我們又看到一個寶貴的屬靈功課,約押面對敵軍前後夾擊,他先挑選精兵(撒下10:9)再與其兄弟便兵分兩路,另一隊由其兄弟亞比篩帶領,但他們要互相補足、互相呼聲,「約押對亞比篩說:『亞蘭人若強過我,你就來幫助我;亞捫人若強過你,我就去幫助你。』」(撒下 10:11),約押更呼籲、激勵其軍旅「我們都當剛強,為本國的民和神的城邑作大丈夫。願耶和華憑他的意旨而行!」(撒下 10:12),他們要剛強勇敢保衛家園,討回國家的聲譽,更重要是仰望神的帶領。

今天教會同樣極需內部的團結,為了神、教會的名聲學習彼此守望,互補不足,當中過程定會有衝突,但要即時解決。他們面對的三萬三千敵軍,當然因大部份是僱傭兵,不會怎樣委身力拼,烏合之眾較易對付,但始終數目差距很大,但結果約押得勝而回,當然這是軍隊的勇猛,但必有神的幫助。

深深體會有陣子你的好意或會被誤解,但沒有好好處理、意氣用事會做成意想不到的傷害,正如哈嫩若不是刻意羞辱使臣們,只是拒絕他們入境或只是遣返,相信兩國也不必兵戎相見、生靈塗炭、勞民傷財。

但亞捫人不甘被擊敗──這也是人性的表現,故此爭戰持續,人與人之間的爭拗不斷也是如此,因為同樣不甘被”擊敗”。他們又招募亞蘭人助陣,哈大底謝是瑣巴王利合的兒子(撒下8:3),鎖巴曾被大衛攻打過故樂於參與,從「亞蘭人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大衛殺了亞蘭七百輛戰車的人,四萬馬兵,又殺了亞蘭的將軍朔法。」(撒下 10:18)可見他們是次軍隊陣容更龐大,但大衛軍隊終得勝,結果「屬哈大底謝的諸王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與以色列人和好,歸服他們。於是亞蘭人不敢再幫助亞捫人了。」(撒下 10:19),縱使這次得勝,其實雙方均一定有傷亡,為何如此,只因一個人的愚昧而使事情有這悲慘下場。

小結
是次信息我們看到大衛是恩怨分明的人。

恩:他忠誠守信諾,恩待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將土地歸還給他,重視他,是值得我們欣賞。

怨:他維護本國使臣、自己的聲譽,而討伐愚昧的哈嫩,這給我們提醒,有陣子好意會被誤會,若我們意氣用事只會帶來更大的傷害,甚至累及無辜,小心!

今天我們有陣子會好像大衛般出於善意但卻被他人誤解;有陣子我們又會像哈嫩的臣僕──雖然也是出於善意──但卻是推斷錯誤;有陣子我們像哈嫩般單方面聽一些我們認為對的信息,卻不明辨是非,作出魯莽的行動而引來極大的傷害。請我們小心!

而透過約押帶領戰爭的過程中也學習互相幫補、守望,教會肢體間相處、與牧者相處亦然。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