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以撒至約瑟:亡羊補牢猶未晚

由以撒至約瑟

亡羊補牢猶未晚 (創 28:10-29:13)1

當雅各欺騙他的父親 (創 27:35) ,又觸怒他的兄弟時 (創 27:45),他只為自己留下一個壞的名聲和一個可怕的未來。聖經中第一個欺騙行為不是來自蛇的欺騙 (創 3:13),而是雅各的欺騙 (創 27:35)。雅各和蛇欺騙的行為其英文字在NIV版本裡雖是一樣的,但嚴格說來,希伯來文中,蛇的行為是「引誘」,而雅各的行為是「詭計」。詭詐又自私的雅各似乎是將自己的問題拋在腦後,但是他卻到處惹麻煩,同時把問題轉嫁到別人身上,並且延長了自己的痛苦。雅各的母親將他送到五百里遠的哈蘭去,到她兄弟居住的地方。醒悟後的雅各有很多閒暇的時間去重新思考自己的所作所為。儘管雅各必需遠離他的家鄉、他的家庭和他的過去,好彌補自身的過錯,但至少到達哈蘭的時候,他是一個真正有改變的人,這總比沒改變還好,亡羊補牢猶未晚!

為甚麼遲來的改變比沒有改變的生命更好呢?人如何從他們的錯誤改正過來呢?即使像雅各那麼冷酷、愛計較、又詭詐的人,是否還有希望呢?

認識神對你的護佑 (Comprehend God”s Providence to You)
28:10 雅各出了別是巴,向哈蘭走去;11 到了一個地方,因為太陽落了,就在那裡住宿。便拾起那地方的一塊石頭,枕在頭下,在那裡躺臥睡了,12 夢見一個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頭頂著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13 耶和華站在梯子以上,〔或作站在他旁邊〕說:「我是耶和華你祖亞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我要將你現在所躺臥之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14 你的後裔必像地上的塵沙那樣多,必向東西南北開展。地上萬族必因你和你的後裔得福。15 我也與你同在,你無論往那裡去,我必保佑你,領你歸回這地,總不離棄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應許的。」 (創28:10-15)

神用祂神秘、不可思議、超自然的方式來行事。

從雅各的天梯事件可以看見:神近距離、故意、積極地參與世界中,祂對人類的事務很感興趣,他也會介入人們的生活。當雅各躊躇地來到伯特利時,他十分疲倦、寂寞又孤單。在他的旅程中,除了太陽以外,他沒有同伴;除了硬地以外,他身體沒有安歇的地方;除了一塊石頭,他沒有枕頭,但他卻親自而深刻地經歷神。他回到別士巴與家人之間的大門被猛烈地關上,但天上的窗卻寬敞地向他打開。雅各自陷於泥坑裡,但神扔下希望的梯子給貧困潦倒的雅各。就像預告片與快照一般,神用大能而無誤的方式向雅各顯明祂那可見、可得與可接近的同在、應許與護佑。神向雅各確認他被命定成為神應許的繼承人,這應許是向先祖、後裔及世人所定的。祂向雅各重申祂對亞伯拉罕和以撒的應許,他的後裔也要繼續昌盛,在這危險的旅程中,神再次向害怕的雅各保證祂的同在。

奇怪的是,神僅在夢中向雅各說話,不像祂親自向亞伯拉罕和以撒顯現那樣。神有幾次以聽得見的方式向雅各的爺爺亞伯拉罕說話 (創12:1,13:14,15:1,17:1,18:1,22:1),還有一次向他的父親以撒說話 (創 26:24)。當神顯現的時候,亞伯拉罕甚至俯伏在地 (創 17:3)。神若戲劇化而且榮耀地自我彰顯,豈不是更能改變一個人嗎?

然而,神是智慧、公義的,祂也有主權。神在夢中顯現,對雅各而言已夠清楚明白,但還不足以使他悔悟而有所改變。神已主動與這位族長接觸,但接下來就看雅各的表現了。神並未以榮耀而戲劇化的顯現,來強迫雅各改變他的生命;神給雅各空間、給他動機、也給他機會改變,並且為自己做出正確的事。

改變你人生的觀點 (Change Your Perspective of Life)
28:16 雅各睡醒了,說:「耶和華真在這裡,我竟不知道。」17 就懼怕說:「這地方何等可畏,這不是別的,乃是 神的殿,也是天的門。」18 雅各清早起來,把所枕的石頭立作柱子,澆油在上面。19 他就給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就是神殿的意思〕但那地方起先名叫路斯。20 雅各許願,說:「神若與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給我食物吃,衣服穿,21 使我平平安安的回到我父親的家,我就必以耶和華為我的神,22 我所立為柱子的石頭,也必作神的殿。凡你所賜給我的,我必將十分之一獻給你。(創 28:16-22)

雅各以全新的態度與眼光顯出他是一個被改變的人,他看事情的方法以及他看重的價值觀都和以往不同。以前,當他不眨眼地向父親說謊時,他說:「因為耶和華你的神使我遇見好機會得著的」(創 27:20) ,這便是妄稱神的名,也藐視神。神對他而言只是「你的神」,他對神也只是二手的經歷。雅各之前的行為,把神當作是一個可笑、可利用、且可任意處置的神。

生命蛻變後的雅各誓言要有所改變,他是聖經裡第一個許願的人 (20節),但他許願的目的不是為了要操縱神或是再次與神較勁。神已經無條件應許雅各將看顧他,並且帶他回到這地 (15節),因此雅各不需作任何事來回報神,但他卻為神築一座壇 (18節,創 35:3)、獻上十分之一 (22節)、並且委身予神。神不願賜給他的事,他不向神求,他所求的乃是祂的同在、眷顧與引導 (15節),同時能平安歸回這地。他不再倚靠自己的能力、腦力與魅力,反而開始倚靠神的供應,甚至成為祂的見證。

神應允雅各要賜他這塊地 (13節),但雅各已經沒有這樣的野心。他卑微地只求有食物可吃、有衣服可穿 (20節),他只求那最基本的生活所需。他根本不敢奢求能勝過他的弟兄、繼承這塊地或是過地順順利利。他知道自己的生命都在神的手中,祂的產業也都是神所賜的 (22節)。他口裡常說是神的憐憫,而非自己的功勞。他切求的是能保住生命、過簡單的生活,而不是大富大貴或飛黃騰達;他先求平安,而不是財富。

更重要的是,他許願無論如何都要回到神在夢中所說的應許地,好面對怒氣沖天的哥哥,他的哥哥就在那裡等著他。按照聖經,雅各在旅居哈蘭之後,不但返回迦南 (創 31:12-13),他還住在伯特利,就是神向祂顯現的地方,一直住到他的女兒在示劍被玷污為止 (創 35:1-3)。對雅各全家而言,伯特利確實是神的避難所,也是神的聖所,是一個藏身、休息及復原的好地方 (創 31:12-13,35:1-3)。

不要單顧自己的事 (Care for Others Before Self)
29:4 雅各對牧人說:「弟兄們,你們是那裡來的。」他們說:「我們是哈蘭來的。」5 他問他們說:「拿鶴的孫子拉班,你們認識麼?」他們說:「我們認識。」6 雅各說:「他平安嗎?」他們說:「平安。看哪,他女兒拉結領著羊來了。」7 雅各說:「日頭還高,不是羊群聚集的時候,你們不如飲羊再去放一放。」8 他們說:「我們不能,必等羊群聚齊,人把石頭轉離井口,才可飲羊。」9 雅各正和他們說話的時候,拉結領著他父親的羊來了,因為那些羊是他牧放的。10 雅各看見母舅拉班的女兒拉結,和母舅拉班的羊群,就上前把石頭轉離井口,他母舅拉班的羊群。11 雅各與拉結親嘴,就放聲而哭。(創 29:4-11)

新生的雅各很友善、願意助人,更重要的是他很真誠。他溫柔地稱呼陌生人為「弟兄們」(創 29:4),客氣地詢問他叔叔的狀況,誠摯地與人相處。雅各不僅僅渴望他的親戚,他甚至照料羊群!不必請求他,也不必介紹,他就樂意免費幫助陌生人和親戚們;他也變了,就如同嬰兒不需母親的教導就會哭一樣,當他看到一個親戚時,他的眼淚流下,如同水壩潰堤一般。

雅各極度地異常、有勇無謀又不自主地失控了;他以前從未向自己唯一的哥哥表現內心的痛悔與自責,他也未曾關心年老的父親,現在他發現一個遠親就哭了。如今,人際關係對他而言,比起財富實在重要多了。

許多聖經學者、學生、讀者懷疑這段經文中雅各的變化是否誠懇。雅各的訓練尚未結束,但即使不是什麼值得稱讚或有意義的事,也至少是個美好的開始。從現在開始,他的優先順序以神為首位,家庭與其他人次之,最後才考慮自己。

結語
約翰牛頓 (John Newton) 從一位販賣奴隸的商人轉變成一位聖詩作家後,曾經說:「儘管我不是我應該是的人,也不是我希望做的人,也還沒做我期待的人,但我能夠真正地說我不再是從前的我,過去我是罪惡和撒旦的奴隸。」在基督裡才有可能從罪惡中得拯救、生命得以改變,進而與神和好 (約1:51)。你是否邀請耶穌基督進入你的心?你知道祂是天地的創造主嗎?你懂得祂是神與人之間的中保嗎?你曉得祂是猶太人與外邦人的拯救嗎?你為何不遠離罪惡及自我,並轉向祂,使你的生命更新改變呢?

————————–
1 本篇由吳金妍整理。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