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喻人生:良莠不齊

比喻人生

良莠不齊 (太13:24-30,36-43) 1

2007年暑假,隸屬我們宗派的中國宣教士Michael牧師,從秘魯的工作中休假。他和他的妻子決定造訪洛杉磯地區的牧師們,希望能向當地的同工與朋友們分享,這些人是他們在每週年的會議中總能見面的同工與朋友。

當宣教士走了之後的一個月,我收到一封電子郵件說這個宣教士「正前往非洲三個國家,維期2週的旅行」,而且「我共需要2,000美元,才能支付旅館費用。」然後,他列出旅館的名字、地址及客戶服務電話。我突然警覺到所有區域的牧師可能被騙了。這個騙子甚至大膽地回信給我,而且滿不在乎地說:「我在此確認這封信的可信度,因為我是憑信心寄出去的。」接著,我挑戰寄件人:「如果你真是本人,請打出來你的中文名字給我們。」後來,他沒有回信。我又注意到他在拼Michael的名字時拼錯了,他拼成「Micheal」。

有一位當地的牧師通知我們,真正的宣教士正在前往紐約的班機上,決不可能在奈吉利亞。這位 “Michael C” 甚至還在Google上與一位牧師現上談話,希望他能幫忙付清所有的旅館費用。他們的對話如下:
Michael C: 哈嘍!
牧師:早安,C牧師!
Michael C: 這裡現在晚上了,你沒有收我的電子郵件嗎?
牧師:晚上?你正在歐洲嗎?
Michael C: 我正在非洲,我已寄了一封信請求你的幫忙。
牧師:真的嗎?我還沒有看信箱。我早上才剛到辦公室,也才剛開我的手提電腦。
(6 分鐘後)
Michael C: 你能幫忙嗎?你還在線上嗎?
牧師:我正在讀你的信。現在還不能答覆,謝謝!
( 8分鐘後)
Michael C: OK,我現在必須離線了,明天早上會再看我的信箱。

中國人有一句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神的教會今天有各種不同的騙子、神棍和破壞者。然而,就神的國而言,教會的冒充者、假冒為善者和入侵者都不能承受並進入神的國。「天國」是馬太福音擁有的獨特名詞。馬太福音有四次 (太13:24,18:23, 22:2, 25:1) 提到 「天國」,而13:24 是第一次出現,它特別有效地鼓勵灰心的信徒,說服猶疑不決的未信者,並警告難以分辨的模仿者。

為什麼天國不容納騙子擅自進入?神的國有什麼防火牆的機制?同時信徒應如何面對?

要堅強:不要膽怯 (Be Tenacious: Do Not Be Intimidated)

13:24耶穌又設個比喻對他們說:「天國好像人撒好種在田裏,25及至人睡覺的時候,有仇敵來,將稗子撒在麥子裏就走了。26到長苗吐穗的時候,稗子也顯出來。(太 13:24-26)
13:37他回答說:「那撒好種的就是人子;38田地就是世界;好種就是天國之子;稗子就是那惡者之子;39撒稗子的仇敵就是魔鬼;收割的時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太 13:37-39)

一個星期天早上,住在明亮又美麗的小城鎮村民,一早起來便去了當地的教會。聚會開始之前,當出席的村民正坐下閒話家常。突然間,撒旦在教會的前方出現。每個人開始驚叫並四竄找出口,狂亂中彼此踐踏對方,為要避開邪惡化身的魔鬼。

很快地,除了一位冷靜地坐在長板凳的老人以外,每個人都跑走了,這老人一點也不動地坐在椅子上, 神情自若,毫不介意神的仇敵就在他眼前的事實。魔鬼覺得疑惑,就走近那人,並對他說:「你不認識我是誰嗎?」

那人回答:「當然,我認得啦。」

撒旦問:「你不怕我嗎?」

那人說:「不怕,一點也不怕。」

撒旦覺得奇怪,所以繼續問:「你為什麼不怕我呢?」

那人冷靜地回答:「我跟你的妹妹結婚48 年了。」

在收割之前,把田間的好種和稗子分開實在是個挺困難的任務。「好」的原文字乃是「kalos」(24節),意思就是道德和實質上的「好」。在今天的農業界裡,好種意味著:好的種子是食品藥物管理署獲准使用和麥子的標準;它為投資者帶來一筆相當可靠的利潤,也為農夫帶來歡樂。即使稗子不請自來、不受管制,又無防備地出現,而這些好種子也不會受影響、不會成為問題,也不會造成疑難雜症。

在一個完美的世界,麥子不會受害蟲、病害和稗子的侵害,因為他們在主人的田裡長苗、吐穗 (24節),但是在墮落世界中生長的植物,卻不是那麼簡單。大自然、生物以及人類會侵犯他們的自然棲息地,並危害他們的生存機會。在這個比喻中,有個敵人或競敵竟然偷偷把稗子撒在麥子裡 (25節),就逃走了。「仇敵」「echthros」(25節) 的原文是來自「憎恨」這個字。這位仇恨者名符其實就是敵對者、對抗者,而且鬼鬼祟祟。它見到別人、事情和生命順利又自然地成長時,就不能夠忍受;他不能讓他們成功成長,所以就將稗子撒在好種之間。「稗子」也就是「毒麥」,只出現在這段新約經文,別處不再出現。稗子不僅是雜草或野草,即使野草廣義作無用、多餘或有害的植物;其實聖經的稗子按尺寸、外形和種類上,較接近於原始的植物。稗子和好種的差別相當微小、也不明顯、又無足輕重。

英文版的國際聖經百科全書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edia) 說稗子「等於阿拉伯語的『zuwan』,是不同種類稗子的名稱,尤其『Lolium temulentum』或『鬍鬚稗子』,一種退化症的麥子,最像麥子的樣子。到收割接近的時候,女人和小孩會仔細地除掉它。『Zuwan』普遍會成為餵雞的飼料;它若未染上麥角病,那麼對人類是無害的。」

但是,這場戰爭也不是沒有希望。最終,好種子會「長苗吐穗」(26節),但是稗子只是「顯出來」──稗子的種類與身分仍然沒有變。希臘文形容麥子「葉片和果子發芽」(26節)。那好種成熟的時候,看起來很壯碩、漂亮,而且令人驚佩。那葉片和麥子竟然開花結果、彼此配搭、宏偉地、結實地向陽生長。他們又綠、又金的顏色,的確結出好果實,成為人類營養的食物,但是稗子只生長,卻結出不適合食用的種子,只能滿足家禽的胃口。好種在適時會結出優良和昂貴的產量,但是稗子「顯出來」的,是無氣色、不鮮明、晦暗,甚至沒有光澤,成為眼中釘,白佔土地,的確害人害物。

要機智:不要無知 (Be Tactful: Do Not Be Ignorant)

13:27田主的僕人來告訴他說:『主啊,你不是撒好種在田裏嗎?從哪裏來的稗子呢?』28主人說:『這是仇敵做的。』僕人說:『你要我們去薅出來嗎?』29主人說:『不必,恐怕薅稗子,連麥子也拔出來。(太 13:27-29)

國際佈道家葛理翰牧師 (Billy Graham) 的妻子,路得‧貝爾‧葛理翰 (Ruth Bell Graham),分享有一個來自印度的年輕大學生曾經告訴她:「我想要相信基督。我們印度人想要相信基督,但是我們從未看過一個像基督的基督徒。」

後來,葛理翰師母請問印度佈道家阿克巴哈克博士 (Akbar Haqq), 什麼才是最佳的答覆。哈克博士聰明、有力地回答:「這個問題相當容易回答,我會告訴他,『我不是推崇基督徒,我所推崇的是基督。 』」2

事實上,十字架永遠有罪人的餘地,教堂也永遠有多餘的偽善者。有人說:「教會是完美的,直到你加入!」還有:「如果你發現一座完美的教堂,請不要加入它。它將因你的加入,而不再完美!」

「田主」(27節) 是耶穌喜歡稱呼自己的名稱之一 (太 10:25,13:27,20:1, 21:33;路13:25,14:21),也就是原文的「oikodespotes」 或「屋 (oikos) 霸 (despot)」,這在今天是一個不受歡迎的名稱,卻是意味著他對該領域和範圍,有絕對、無爭議的能力與權柄。聖經的「屋霸」或君主擁有自己的田地 (太13),也有自己的葡萄園和產業 (太 20:1,21:33)。除了慷慨地給人工作的機會 (太 20:1),並花錢在陌生人的身上 (路 14:21),他亦有僕人服事 (太 13: 27) ,和田地出租 (太 21:33) 。

這位屋霸令人吃驚的地方,就是他是一個聰明、忍耐,也絕不是衝動、急躁的人。他深具經驗、直覺和知識,絕不無知、被動、天真。這位極具悟性的田主,沒有什麼事不知道,他也勇於行動,並弄清真相。

僕人鼓勵田主是否要「薅出」稗子或「積聚」稗子 (28節),可是屋霸聰明地禁止他們如此做。他們除了傷自己的腰骨,還可能會疏鬆土壤、踐踏植物,反而危害到麥子。拔根的工作必須等到收割的季節。那時候,一文不值的稗子將會別有用處:當燃料、乾草和柴火。僕人有好的提議,但是田主有更佳的計畫。他說:「容讓這兩樣一齊長」,只要「等著收割」(30節)。聖經希臘文「長」共出現23次,但「一齊長sun-auxano)」卻只有這一次。壞種子並不會成長到結實,他們只是露面 (26節「顯出來」) 並且依附好種子和吸取種子的養份;他們只會老化,卻不會成熟;他們只是出現,卻不卓越;他們增高,但不長大;他們從不會成為果子、糧食或食品;這種虛假的種子只會增多、增大、佔地方而已。

典型的希臘文說到收割的時間,不是用「chronos」這個字,而是用「kairos」(30節)、或「時機」或「季節」等字眼。人受制於時間 (chronos),但是神卻掌控時機。神不是在一段時間裡一舉不動;他命令僕人不要按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的方法去辦事,恐怕他們越幫越忙。

要忠誠:不要急躁 (Be True: Do Not Be Impatient)

13:30容這兩樣一齊長,等著收割。當收割的時候,我要對收割的人說,先將稗子薅出來,捆成捆,留著燒;惟有麥子要收在倉裏。(太 13:30)
13:40將稗子薅出來用火焚燒,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41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惡的,從他國裏挑出來,42丟在火爐裏;在那裏必要哀哭切齒了。43那時,義人在他們父的國裏,要發出光來,像太陽一樣。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太 13:40-43)

我和妻子都不擅長園藝工作。就像許多屋主一樣,我每月付出50 美元去請一個園丁,每週來除草。我對園藝的理解,如同對汽車的了解一樣,幾乎是一竅不通! 我之前的園丁剛剛退休,他是一個很特別的園丁。

有一年,園丁提醒我前院及旁邊草地都枯乾了,變成褐色。那位拉丁美洲人不太能說清楚是什麼原因,有可能是地鼠或錢鼠惹的禍,不過他卻知道如何處理那問題。既然我不明白他說什麼,我就點頭!他說他可以從五金店買一瓶子10 美元的液體,另外我只要再多付10美元的工錢,他就能夠幫我解決問題。於是,我再次點頭同意!

兩年後,我注意前屋主所種的灌木已經爬上屋頂,而且覆蓋住一面牆。我盡力嘗試砍掉它們,也是枉然。既然沒辦法解決那問題,我要求園丁來幫忙;很快地,他就結束那棵樹所帶來的麻煩。

在這個比喻中的僕人 (doulos),其實只會做一般的工作,他們不是園丁;他們是廚房裡的專家,會用各樣器皿,卻不是精通田地和管理農業的能手。抹刀、杓子、叉子並不如簸叉、草耙、鋤頭、鏟子和大剪刀的作用和效力。肉刀雖然有勁,卻不能在園子或收割時發揮作用,餐具在田地裡的幫助不大。加上,廚房用具並不是用作園藝的工具。善用鍋、盤、爐的廚師,假如沒有烈火也就不能成事。

聖經裡唯一收割的人就是使者或「天使/使者」。這「收割人」(30,39 節) 的希臘文只出現在這段經文裡,雖然「收割」這個字,在聖經共出現 21 次。沒有受過訓練或外行的人沒有辦法面對稗子的挑戰,但是稗子亦不是天使的對手。他們 (複數) 會去每塊田地,將一行又一行、一排又一排、一根又一根的植物挑出來。沒有植物能逃過他們尖銳的眼力,尤其他們的徹底檢查,並運用的收割工具。他們使用的不是廚房或園藝工具,而是農場工具,例如斧頭、長柄大鐮刀、鐮刀、犁和簸箕。人的方法、努力和機智都是徒勞無功的;天使才是真正的收割人,是被揀選、有絕對的資格和把握來完成這項任務。

聖經記載世界末日時,火會焚燒兩樣東西:糠 (太 3:12,路3:17) 和稗子。糠是輕的、微不足道,而稗子沒有出息;前者很輕,後者則是空間的入侵者。稗子是邪惡之子 (38節) 或魔鬼 (39節),牠們叫人「跌倒」 (希臘文的「skandalon」) 和作「惡」 (希臘文的「無法」) (41節)。天使所做的三件事是:薅出來、捆成捆、留著燒 (30節)。聖經中的記載並不低估魔鬼的工作;「魔鬼」在希臘文就出現38 次。牠是第一位誹謗、衝突和醜事的主要來源;牠利用心術不正、無教養、心懷惡意的人使信徒跌到、使教會分裂,並玷污純正的教義與信仰。希臘文的「跌倒」或「skandalon」是圈套或陷阱的意思。惡者及其擁護者不僅製造「跌倒」或「醜聞」的陷阱,但牠們絕不是毫無止境、不受管束或無法匹敵的。壞人不只是跌倒或傷風敗俗,他們也從事不合法的事,主要都是不正當、不道德,而且無禮的活動。

惡者在世界的末了必定遭逢對手 (40節);世界的「末了」的希臘文是世界的「完全終止」(sun-teleia),這個字不同於聖經出現28 次的普通的「葛理翰師母請問印度末了」。這個字有6次接連著「世界」這個字 (太 13:39,40,49,24:3,28:20,來9:26),都意味著世界的結局。

40節的「焚燒」(kata-kaio) 在原文不是普通的「照亮」或「點著」的意思 (太 5:15,路12:35),而是指極度狂怒的烈焰全面焚燒地上的萬物。

「薅出來」的原文重複了五次 (28,29,30,40,41節),顯出在此段經文中的重要性,也對比出僕人和天使在收割時有不同的成果。天使當然是更具能力的採摘者,如同老經驗的果實採摘者一樣,他們可以分出好果子或壞果子、好種子或壞種子、好人或壞人。「薅出來」(sul-lego) 的原文字是複合動詞,不只是「聚集」,還強調品質保證,以及有效、精細的工作。

42節的火爐,也就是啟示錄裡,有煙從無底坑裏往上冒,好像大火爐的煙;日頭和天空都因這煙昏暗了 (啟9:2)。雖然稗子很有辦法欺騙別人,可是它們一點也不像麥子或接近麥子的質素。它們徹頭徹尾不是好東西,而且從它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來。

世界末了的時候,義人要「發『出』光來」(「ek-lampo」全新約只記載一次),像太陽一樣 (43節),這對比稗子只「顯露」(phaino) (26節) 的狀況。

結論:威廉‧詹姆斯 (William James) 說:「當兩個人見面時,其實就有六個人出現,分別是個人看自己,彼此看彼此,以及彼此真實的自己。」 神能夠分出綿羊和山羊、稗子和麥子,並等待時機收成,這樣你會感到高興或難過呢?

討論問題 (由洪同希弟兄提供的):
天國的信息是耶穌的教導其中的一個主題。「天國 」是馬太褔音的一個專有名詞,在馬太褔音一共出現了四次。馬13:24 是第一次,其餘三次是在馬18:23, 22:2和25:1 。從這些經文,你對天國有什麼的學習? 神為何容許善與惡共存,直到「世界的末了」? 「天國之子」和 「惡者之子」有什麼的特點?怎樣在世界或教會中被分辦出來? 在「世界的末了」,將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思考問題 :
明白天國的信息和世界末了的審判,會怎樣塑造我們的世界觀?會令我們改變生活的模式嗎?(參看馬6:33) 可否舉一些例子呢?——————————————
1 本篇由李虹整理。
2 Decision, 10/2000, p 39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