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6,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創世記:該隱、亞伯:最凶惡的謀殺

該隱、亞伯:最凶惡的謀殺 (創世記4:1-26)

亞當和夏娃有該隱與亞伯兩個孩子。老大該隱是種地的而老二亞伯則是牧羊的。有人說:「罪,它不會是靜止的,一定是不停滋生蔓延的」。亞當與夏娃兩人在伊甸園裡的衝突延伸到他們的兒子,因為該隱對亞伯所獻的祭心生嫉妒。人類所犯的第一個罪是不順服神,結果第二個罪就變成了殺人;很顯然地,罪正不斷在社群裡蔓延。

神看中亞伯的祭物卻不看重該隱的;結果引發了該隱對他兄弟的嫉妒、憤怒與怨恨,並演變成兇殺湮滅證據。神所以看重亞伯的而不看重該隱的是什麼?為什麼說亞伯是個義人?我們到神面前到底要怎樣才能討祂喜悅、榮耀祂呢?

憑信心獻上 (Sacrifice Your Gifts in Faith)
有一日,該隱拿地裡的出產為供物獻給耶和華;亞伯也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就大大的發怒,變了臉色 (創4:3-5)。

希伯來書第十一章第四節說明了亞伯的供物之所以被神看中的理由:「亞伯因著信,獻祭與神,比該隱所獻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稱義的見證,就是神指他禮物作的見證。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亞伯的祭之所以比較好的原因只因為他是個義人,他是憑著信心來獻他的祭。 所謂奉獻是指獻上能全然討神喜悅的一些東西。聖經說,亞伯從他羊群中頭生的獻上脂油,這並不是說他所獻的光是脂油,而是說亞伯將他農場上最肥美的牲畜獻上。事實上,不管是獻任何一種祭物都需要花技巧、功夫與勞力。但如果還能帶著信心獻上時,它就代表著一個神聖生命、花代價的祭。亞伯在該隱之後獻祭,他並沒有學哥哥該隱的榜樣,當然不清楚神對該隱講過什麼話。 因為亞伯是憑信心獻上的,所謂信心的相反就是不信,而該隱就是沒有帶著信心獻上。所謂「信」指的是「活出」。該隱的問題正是沒有活出他所獻上的樣式。而神所要求我們的正是要我們活出所獻的樣式,也難怪神看中亞伯和他的祭物卻看不中該隱和他的祭物。揀取果子並不是一件難事,只是該隱沒有意思要獻上初熟的土產,同時要他獻出與收成相當比例作物也使他為難。

主後第三世紀的一個猶太拉比辛賴 (Simlai) 追溯聖經誡命的歷史發現,摩西一共頒佈了613條誡命,其中365條說道「要…」,248條說到「不要…」。大衛王在詩篇第十五篇裡將這些誡命精簡為11條,而先知以賽亞 (賽33:14,15) 則進一步將之簡化為6條,跟著在彌迦書第六章第八節裡再進一步把它們歸納到3條:「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最後到了先知哈巴谷書,將全部的誡命歸結到一句話,那就是:「…惟義人因信得生」(哈2:4)。3

這也正是使徒保羅在羅馬書第一章第十七節如雷貫耳的信息中心。該隱的不信到底從他的心裏、外表及與神的關係是怎樣表現出來的?第五節告訴我們:「該隱大大地發怒」。該隱不是沒發脾氣,或只氣一會兒,或為著正當的理由而生氣;他是大發雷霆。他的內心充滿了熊熊、濃烈、難以控制的怒氣。從外表來看,該隱拉長了臉,中文和合本聖經說他:「變了臉色」;新美國標準版聖經 (NASB) 則說他:「沈著臉」。總之,該隱的臉色很難看,他的臉比馬還長,因為他根本就無法忍受事情的結果不如他所預期地發展。

另一方面,神嘗試與他溝通使他消氣:「6耶和華對該隱說:「你為什麼發怒呢?你為什麼變了臉色呢?7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他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他」)。創4:6-7或許就如偉大的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得所說的:「你無法阻止飛鳥從你頭上飛過,但你卻可以制止它在你頭上築巢」 (You cannot stop the birds from flying over your head, but you can keep them from building a nest in your hair)。4

所以,亞伯的祭物之所以被神看中的唯一理由就是,他是憑信心獻上的。

愛你的鄰舍 (Show Love for Your Brother)
該隱其實有相當好的機會。柯德納 (Derek Kidner) 曾評論說:「夏娃是被引誘犯罪的,但該隱卻是連神也沒辦法勸阻他不去犯罪 (Kidner, Genesis 74)」。神顯現、勸導該隱,要他不發怒、犯罪、固執。結果神才剛離開,該隱就誘導他的弟弟並親手殺了他。喬治‧麥當奴 (George McDonald) 說得對:「將我們的弟兄趕走並不意味著我們就能獨佔神」。6

聖經不斷用「你的兄弟亞伯」來強調該隱與亞伯的關係 (創4:2,8)。神也接連三次用「你的兄弟亞伯」來提醒該隱所殺的人是他自己的兄弟 (創4:9,10,11)。但該隱唯一一次稱亞伯是他的兄弟時,卻是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該隱不提他兄弟的名,否認自己的責任,又駁斥神的問題和介入,甚至罔顧兄弟道義。

神給該隱的懲罰是明快的:「地不再為他效力,他要在地上流離飄盪,又惶惶終日不得安寧」)。創4:12) 先前亞當辛勤整日才得飽足,現在該隱再怎樣努力也難填飽肚子;結果人們變得不得安息、不得安居、不得安適。他們連腳下所踩的地毯也不敢放心。

為什麼神看不中該隱的祭物呢?約翰一書第三章十一、十二節提供了唯一又明確的答案:「我們應當彼此相愛。這就是你們從起初所聽見的命令。不可像該隱;他是屬那惡者,殺了他的兄弟。為什麼殺了他呢?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兄弟的行為是善的」。該隱不愛自己的兄弟。該隱嫉妒他兄弟的成功,覬覦亞伯得神的青睞,因此設計奪取、佔有、獨享神的歡心。有人說:「為著自己的問題而責怪別人的人根本不算唸過書,會責怪自己的算是正在接受教育,只有不責怪任何人的人才算是已經及格畢業的了」。亞伯活著的時候不是該隱的死對頭,但現在他的死卻喚醒該隱的良知;結果該隱成了一名逃犯,他要不斷哀求神的保護,躲避那些難以捉摸的敵人,甚至他連自己的影子也怕。

不停止盼望 (Strengthen Your Hope in God)
於是該隱離開耶和華的面,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該隱與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懷孕,生了以諾。該隱建造了一座城,就按著他兒子的名將那城叫做以諾。以諾生以拿;以拿生米戶雅利;米戶雅利生瑪土撒利;瑪土撒利生拉麥 (創4:16-18)。

人們一旦隨自己的喜好生活,過著沒有神,甚至違反神心意的生活。要不了多久,肉體的情慾便充滿他們的心。這可以從該隱的子孫從一妻制 (創4:17) 轉變到多妻制的這件事上得以證明 (創4:19:拉麥娶了兩個妻:一個名叫亞大,一個名叫洗拉。)

威廉瓦德 (William Ward) 說得好:「一旦不在神的掌控之下,我們個個都是危險份子」。7

該隱的第七世子孫憑雙手打出了一片天下,他們生活改善但道德敗壞、經濟富裕但內心驕傲、文化進步但心遠離神。雅八住棚畜牧,成了畜牧業的鼻祖;他的兄弟猶八吹蕭彈琴,做了藝術工作者的開山祖師;他們的同父異母兄弟土八該隱則是個精於工藝的巧匠)。亞大生雅八;雅八就是住帳棚、牧養牲畜之人的祖師。雅八的兄弟名叫猶八;他是一切彈琴吹簫之人的祖師。洗拉又生了土八該隱;他是打造各樣銅鐵利器的 (創4:20-22:20)。

當人們忙著開發自己的潛能、嬉戲宴樂,並且逞兇鬥狠到了極點;人類文明社會的進展過程再一次達到一個必然的結果,那就是兇殺、自義並自欺。(拉麥對他兩個妻子說:亞大、洗拉,聽我的聲音;拉麥的妻子,細聽我的話語:壯年人傷我,我把他殺了;少年人損我,我把他害了 (或作:我殺壯士卻傷自己,我害幼童卻損本身)。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創4:23-24)。人們一旦遠離神,他對什麼事物都感到好奇,他什麼都想嘗試,也沒有什麼能阻止他。

另一方面情形如何呢?存留敬虔後裔的希望就寄託在亞伯的另一個兄弟身上,他是塞特。創世記第四章第25-26節這樣記載著:「亞當又與妻子同房,他就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塞特,意思說:『神另給我立了一個兒子代替亞伯,因為該隱殺了他。』塞特也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時候,人才求告耶和華的名」。

有人形容希望是一道照亮黑暗的光芒。「悲慘世界 (Les Miserables)」的作者雨果(Victor Hugo) 說:「希望就像是神的手指在每人臉上所刻畫出一道道濃纖合度的眉毛」。事實上,只有根基於神的應許的希望才是最美好的。創世紀第四章26節說:「從塞特的子孫以後人們才求告神的名」。塞特一族代表了蒙救贖的子孫,蒙神保守的支派,更代表人類的希望。

結論
蘇俄名作家杜斯妥耶夫斯基 (Fyodor Dostoevsky) 說過:「如果神不存在,是非便沒有標準」。人類只要是以自我為中心,一定會為自己而活並依從他心裏的謀畫、肉體的欲望及雙手的能力。他豈會明白只有過信心、彼此相愛並時時仰望神的生活才能討神的喜悅。

你的情況又如何呢?你今天帶到神面前的是什麼樣的祭物呢?你是存怎樣的心到神面前的呢?先要有憂傷的靈 (詩51:17),其次要與弟兄和好 (太5:23-24),再來是凡事感謝神 (詩50:23),又要樂善好施 (來13:16),更要過成聖的生活 (羅12:1)。

你是否帶著一顆憂傷痛悔的心到神面前呢?你有沒有與你的弟兄們和好呢?你是不是在每件事上感謝神的供應保守呢?你常常行善事樂於捐輸嗎?最後,你是否獻上身體當作活祭,過聖潔、討神喜悅的生活呢?

附註:
Paul Lee Tan, 7,700 Illustrations (Garland: Assurance Publishers, 1979), # 3214. http://www.sermonillustrations.com, “sacrifice.” Paul Lee Tan, 7,700 Illustrations (Garland, TX: Assurance Publishers, 1979), # 1495. Dallas Willard, Spirit of the Disciples (San Francisco: Harper & Row, 1990), 117. Kenneth Budd, Quotable Quotations (Wheaton: Victor Books, 1985), 173. Carroll E. Simcox, 3,000 Quotations on Christian Themes (Grand Rapids: Baker, 1988), 8. Frank Mead, 12,000 Religious Quotations (Grand Rapids: Baker, 1989), “God.”

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