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怨憤向前行(林豪恩先生)- 2010.1.10

語音(廣東話): 題目:告別怨憤向前行
經文:創世記31章43節至32章1節
證道:林豪恩先生

經文
31:43 拉班回答雅各說:”這女兒是我的女兒,這些孩子是我的孩子,這些羊群也是我的羊群;凡在你眼前的都是我的。我的女兒並她們所生的孩子,我今日能向他們做甚麼呢? 
31:44 來吧!你我二人可以立約,作你我中間的證據。”
31:45 雅各就拿一塊石頭立作柱子,
31:46 又對眾弟兄說:”你們堆聚石頭。”他們就拿石頭來堆成一堆,大家便在旁邊吃喝。
31:47 拉班稱那石堆為伊迦爾撒哈杜他,雅各卻稱那石堆為迦累得(註:都是”以石堆為證”的意思)。
31:48 拉班說:”今日這石堆作你我中間的證據。”因此這地方名叫迦累得,
31:49 又叫米斯巴,意思說:”我們彼此離別以後,願耶和華在你我中間鑒察。
31:50 你若苦待我的女兒,又在我的女兒以外另娶妻,雖沒有人知道,卻有 神在你我中間作見證。”
31:51 拉班又說:”你看我在你我中間所立的這石堆和柱子。
31:52 這石堆作證據,這柱子也作證據。我必不過這石堆去害你;你也不可過這石堆和柱子來害我。
31:53 但願亞伯拉罕的 神和拿鶴的 神,就是他們父親的 神,在你我中間判斷。”雅各就指著他父親以撒所敬畏的 神起誓,
31:54 又在山上獻祭,請眾弟兄來吃飯。他們吃了飯,便在山上住宿。
31:55 拉班清早起來,與他外孫和女兒親嘴,給他們祝福,回往自己的地方去了。
32:1 雅各仍舊行路, 神的使者遇見他。

一. 引言
上次講及雅各的故事,雖然已經是一個多月前,但鄧博士的精彩演繹,對我來說仍印象猶新。「棋逢敵手」,鄧博士以棋局來比喻雅各與其舅父兼外父拉班的故事的上半場,令人耳目一新。今天,小弟拾其牙慧,又被鄰近的寶島大選候選人的出牌招數所啟發,以牌局來敘述雅各與拉班這對舅甥的故事的下半場。講到牌局,有兩項重要的決勝關鍵,一是牌面──雅各和拉班手上有甚麼牌可以出呢?二是出牌策略,雅各與拉班如何運用手上的牌呢?在我們觀看結局篇之前,讓我們稍稍重溫劇情,回到故事的開始,問一個幫助我們了解劇情的問題:他們是如何進入牌局的?

二. 進入牌局或者是為勢所逼,留在牌局則實有所圖
對於雅各來說,進入牌局,很可能是為勢所逼,別無選擇。精明慎密的雅各,輕易地以一碗紅豆湯換取了以掃長子的名分,再在母親的配合下,成功地從父親手上奪取了給長子的祝福。其兄以掃盛怒之下,揚言要置其弟於死地。母親利伯加馬上為雅各安排逃亡計劃:(27章42-44)「你哥哥以掃想要殺你,報仇雪恨。現在,我兒,你要聽我的話:起來,逃往哈蘭、我哥哥拉班那裏去,同他住些日子,直等你哥哥的怒氣消了。」住在哈蘭的舅父拉班,是雅各闖禍逃亡的避難所,如果人家熱情相待,可以是暫時棲身之地;如果人家勉強收留,則只可視作難民營。無論人家熱情相待還是勉強收留,避難之地通常都不會被視作久留之地,而且雅各的媽媽早己吩咐:「你趕快去哈蘭我我哥哥拉班,暫住在他那裏。我在家裏安撫你哥哥,他下了氣你就要回來。」利百加如此心愛雅各,怎會安排愛兒長久地離開自己呢?利百加當然是盼望雅各越快回家越好。

如果雅各進入牌局是為勢所逼,他理應「有咁快走咁快」,然而,我們卻看見他捨不得離開。是甚麼把雅各留在這個牌局中呢?或者說,雅各為甚麼要留自己在這牌局中呢?當然是為了那位令他一見傾情,聖經作者形容她長得「美貌俊秀」的表妹拉結。因此,我們可以作這樣的假設:雅各進入牌局是為勢所逼,但留在牌局則實有所圖。

現代人常常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或者是事實,或者是一種解釋,也可能是一種藉口。是否真的別無選擇?還是自己捨不得放棄?在多大程度上身不由己?還是自己不能自拔?有趣的社會現象是:有些人整天埋怨工作又批評公司但卻「趕都唔走」;有些人討厭別人為求目的不擇手段但自己卻把手段運用更青出於藍;有些人指責傳媒文化世風日下,卻又每天掏腰包及花時間給予實際支持;有些人經常慨嘆生存環境惡化但又隨心所欲地消耗資源;有些人埋怨別人對自己的不好但又不自我檢討自己對人的態度..在這一切彷彿都是「別無選擇」的狀態中,有多大程度其實是自己的選擇呢?在這一切彷彿都是「身不由己」的狀況裏,或多或少正在為自己提供著甚麼好處或滿足著自己的甚麼需要呢?

重播第一集,讓我們對雅各在這牌局中的角色及處境多一點理解。現在,讓我們看結局篇,在兩雄相遇這緊張的關頭,他們到底持有甚麼牌,他們又會打出甚麼牌呢?

三. 既已投入牌局,不能中途離場
31:19 當時拉班剪羊毛去了,拉結偷了她父親家中的神像。 
31:20 雅各背著亞蘭人拉班偷走了,並不告訴他,
31:21 就帶著所有的逃跑。他起身過大河,面向基列山行去。
31:22 到第三日,有人告訴拉班:”雅各逃跑了。”
31:23 拉班帶領他的眾弟兄去追趕,追了七日,在基列山就追上了。

按創世記的作者的描述,當雅各累積了相當數量的「羊群、僕俾、駱駝,和驢」(30:43)後,就逃走。我們說雅各逃走,並沒有醜化他,作者的行文遣詞充分表達了這樣的意思:「拉結偷了她父親家中的神像」的「偷」字;「雅各背著亞蘭人拉班偷走了,並不告訴他」的「背著」、「偷走」、「不告訴」;「就帶著所有的逃跑」的「逃跑」。牌局中的對手當然不會讓雅各中途離場,也不會放過他這種「割禾青」的行動。拉班於是召集叔伯兄弟窮追不捨,追了七天,終於追上了。我們彷彿聽到拉班說:「雅各,你既然已經投入牌局,玩了那麼長時間,就不得中途離場。來,讓我們「玩鋪勁」!大家手上還有甚麼牌?「晒冷」吧!」他們手上到底有甚麼牌?無論是受害者還是加害者,是得益者還是損失者,大家手上竟然都有同一張牌,那就是悲情怨憤牌!

四. 悲情怨憤牌
悲情牌彷彿軟弱無力,其實暗裏藏刀;既似防守,實質攻擊。悲情者面對對手的自然反應是:是你令我如此悲慘?是你辜負我?是你欺壓我?是你對不起我...總之,我落得今天的境況,都是你做成的,我的不幸是你的責任。從悲情到埋怨,從埋怨到憤怒,從憤怒到報復...悲情怨憤者把自己立於道德高位,就合理化了自己所有的行動。其中一個類似的例子是舊約約拿書中的一個片段:約拿向耶和華打悲憤牌,耶和華說:「你這樣發怒合乎理嗎?」約拿不但沒有反省,更變本加厲,最後說:「我發怒以至於死,都合乎理!」要數運用悲情怨憤牌最出色的時下人物,有評論者認為非我們鄰近的寶島的某些政治人物莫屬了。

1. 雅各的悲情牌

雅各的悲情怨憤牌勢萬鈞。他控訴他的對手:「我在你家這二十年,你的母綿羊、母山羊沒有掉過胎,你群中的公羊,我沒有吃過;被野獸撕裂的,我沒有帶來給你,是我自己賠上。無論是白日,是黑夜,被偷去的,你都向我要。我白日受盡乾熱,黑夜受盡寒霜,不得合眼睡著,我常是這樣。我這二十年在你家裏,為你的兩個女兒服事你十四年,為你的羊群服事你六年,你又十次改了我的工價。」(31:38-41)真是聽者傷心,聞者流淚,同情憤慨的感覺自然而起。

2. 拉班的悲情牌
甚麼,拉班也有悲情牌,雅各是受害者,拉班不就是加害者嗎?他怎麼也有悲情牌在手?請看看他出的牌,夠不夠悲情。拉班對雅各說:「你做的是甚麼事呢?你背著我偷走了,又把我的女兒們帶了去,如同用刀劍擄去的一般。你為甚麼暗暗地逃跑,偷著走,並不告訴我,叫我可以歡樂、唱歌、擊鼓、彈琴地送你回去?又不容我與外孫和女兒親嘴?」(31:26-28)作為父親的,有一天回到家,發現兩位女兒及十多位外孫被「那個男人」帶走偷走,連道別機會都沒有,那種被背叛和遺棄的感覺也真的夠哀怨和悲憤!

3. 利亞和拉結的悲情牌
如果拉班手上也有悲情牌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更出乎意外的是,原來旁邊還有人手持悲情牌。且聽拉班的兩位女兒,即是雅各的兩位妻子怎樣申訴:「在我們父親的家裏還有我們可得的分嗎?還有我們的產業嗎?我們不是被他當作外人嗎?因為他賣了我們,吞了我們的價值。」(31:14-15)讀者無論明白與否她們所指的是何事,都感受到她們的怨氣及憤怒。

4. 拉班兒子們的悲情牌
還有甚麼人手上有悲情牌嗎?有,是拉班的兒子們,即是雅各的表兄弟。在這個牌局中,雅各的表兄弟是超級大配角,然而,請你把自己代入他們的角色,你也能感受到他們的怨憤。他們酸溜溜地說:「雅各把我們父親所有的都奪去了,並藉著我們父親的,得了這一切的財產。」(31:1)他們很自然會這樣想:雅各是走難來投靠我們的,我們收留他,已經是仁至義盡,他怎能夠帶走這麼多的「羊群、僕俾、駱駝,和驢」?這些財產如果不是他帶走了,就是屬於我們的。

5. 人人都有悲情牌

原來,人人都有悲情怨憤牌。

幾年前,有一位同學來與我分享她的家庭狀況。一家四口,整整齊齊,以為是小康之家,細聽之下,果然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各人都充滿怨憤。妹妹討厭父親的不良嗜好,埋怨父親沒有照顧自己,為自己沒有父愛而感到悲哀;姐姐也埋怨父親沒有負起對家庭的責任,沒有擔當好作父親的角色,令自己要過早為家庭操心,沒有其他年青人一樣的自由奔放;媽媽的壓力和哀怨可想而知,當孩子感到沒有父親的時候,作太太的更早感到沒有丈夫,不知埋怨了多少次:「究竟我前世欠了他甚麼?為甚麼要如此折磨我?」這個被妻兒子女埋怨的男人,令家人感到悲憤的男人,又是否好過呢?他又有否覺得家人排斥?被看不起呢?有否為妻兒子女對自己的鄙視和討厭而感到怨憤呢?作為一個男人,這些悲憤感覺怎能宣之於口、怎能向外人道呢?

6. 誰有資格出悲情牌──盡出悲情牌又如何呢?
人人都有悲情,人人都有怨憤,誰有資格出悲情牌呢?在剛過去的台灣大選中,其中一位候選人回應對手的悲情牌時,指出對手沒有資格打悲情牌,他認為目前的悲情是對手造成的。誰有資格出悲情牌是一個問題,更重要的問題是,大家爭相出悲情牌又於事何補呢?要證明自己是受害者,指責對方是加害者,這把戲大家都懂得玩,或多或少,總可以找到一些證據、提出一些理由、或者構想一些假設。當大家玩這樣的遊戲,大家都沉溺於受害者情意結的時候,其實正在把大家綑綁在一起,而且越綁越緊,寸步難行,令人透不過氣來。尤有甚者,有些非常極端的人寧願一齊死,也不讓別人生;非常悲哀的是,有些人臨終前用最後的一口氣所說的,竟然是:「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五. 告別怨憤向前行
雅各的逃亡隊伍被拉班的大隊人馬追到,按力量來說強弱懸殊,若果動武,勝負可想而知。然而,按作者描述,兩雄相遇的結局是這樣的:「拉班清早起來,與他外孫和女兒們親嘴,給他們祝福,回往自己的地方去了。」(31:55)「雅各仍舊行路」(32:1上)。這些冤家的結局不是互相捆綁,而是彼此釋放;他們不是「攬著一齊死」,而是互相放行。「相見好,同住難」,就讓對方帶著自己的祝福,走自己的路,各奔前程。

是甚麼令這些手上都有悲情怨憤牌的冤家打出一個和解局,而不是死局呢?其中一項重要的原因,是局中人意識得到這個並不是封閉的牌局,並不是單單操控於對奕的人手中,可以影響這個牌局的,除了局中人之外,還有一個既超越又決定性的因素,那就是在人之外的神明──對雅各來說,是祖父亞伯拉罕及父親以撒的神耶和華,對拉班來說是包括前者的眾神。

外父拉班對女婿雅各說:「我手中原有能力害你,只是你父親的上帝昨夜對我說:「你要小心,不可與雅各說好說歹。」」(31:29)

一位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的人,總沒有一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人那麼可怕。拉班雖然經常輸打嬴要,「跌倒了也要抓一掌沙」,但他仍知道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並非是非對錯的標準,更不是對方人生的主人及對手的生命的主宰。無論是出於敬畏神明也好,出於個人利益考慮也好,出於親情也好,對於拉班來說,劃清界線,各自發展,是目前這個牌局最好的出路。

女婿雅各向外父拉班說:「若不是我父親以撒所敬畏的上帝,就是亞伯拉罕的上帝與我同在,你如今必定打發我空手而回。」(31:42上)

一位從少就靠自己的計謀去為自己爭取、靠自己的能力去獲得、靠自己的辛勞去達至成功的人,總於承認:「若不是上帝的幫助,我可以一無所得」。過去二十年,雅各雖然自覺「白日受盡乾熱,黑夜受盡寒霜,不得合眼而睡」,客觀一點來看,其實並非只有悲憤,一無所得。不要忘記,雅各是孤苦伶仃、兩手空空地逃亡到舅父那裏,現在帶著兩位妻子、兩位妾侍、十一個兒子、一位千金,還有大群的「羊群、僕俾、駱駝,和驢」離開,可說是衣錦還鄉了。

只會數算自己的欠缺、留戀自己的不幸、自憐自己的身世,則徒增悲情和怨憤;若能夠著眼於自己的所有,就會珍惜自己,也為著珍惜自己的所有的緣故,不輕易選擇兩敗俱傷,玉石俱焚的極端處事方法,而願意尋求讓大家都能夠安全地活下去之道。

六. 總結
在結束這篇講章的時候,讓我報告上文提及的那位同學最近的情況。不久之前她和爸爸談話:

「爸爸,你有沒有覺得我比從前乖了?」
「有,我看見你比從前乖了。」
「爸爸,你知道嗎?這是上帝的工作,因為我不停地為你和我的關係向上帝祈禱。」
「我不得不佩服你的上帝。」

其實,在二年多之前,這位同學在上帝面前有這樣的反省:

「我一直也沒有直接面對這個問題(與父親的不和),直到一次我聽道,內容是有關傳福音,說若我們不把握機會去愛,失去了後悔就太遲。那時我的姑媽剛過了身,聽道後我和姐姐都有很大的感動,要為爸爸祈禱。那一次,我向主承認了我的罪,承認心裡對爸爸的仇恨與不饒恕,求主教我們如何愛他。」

告別怨憤:放過自己,也放過對方;邁步向前:他的人生可以更舒暢,你的人生也可以更精彩。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