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盡本分的丈夫與父親(伍渭文牧師)- 2009.12.13

語音(廣東話): 題目:約瑟-盡本分的丈夫與父親
Joseph-A Dutiful Husband and Father
証道:伍渭文牧師

約瑟就起來、夜間帶著小孩子和他母親往埃及去.住在那裡、直到希律死了.這是要應驗主藉先知所說的話、說、『我從埃及召出我的兒子來。』(馬太福音2:14-15)

前幾天師母問我講道講些甚麼呢?我說:「約瑟」「甚麼?講約瑟?以撒、雅各都還沒講,就講約瑟?」

可能我們過去這幾個月以來,都在講創世記,特別講到列祖亞伯拉罕的生平,剛講完亞伯拉罕,真的還沒講以撒、雅各,就講約瑟?不是的!這個約瑟不是那個約瑟,乃是馬利亞的丈夫-約瑟。

兩位約瑟是相當不一樣的,馬利亞的丈夫約瑟和我們今天的題目,他是一個十分低調的人,聖經是沒有記載過這個約瑟講過任何一句話。我剛開始也不相信,再看清楚,果真如此 – 沒有記載過這個約瑟講過任何一句話。當耶穌十二歲(路加福音2:46)上聖殿聽文士、律法師解聖經的時候很專心,以致父母發現耶穌不見了,三天之久,馬利亞和約瑟就回頭找他,發現他坐在律法師當中,很專心又問、又聽,當時是誰說話呢?不是約瑟,乃是馬利亞:「我兒、為甚麼向我們這樣行呢.看哪、你父親和我傷心來找你。」不是父親說的,是母親馬利亞說的。

但舊約雅和的兒子約瑟就很不一樣了,他很喜歡說話的。父親很喜歡他,拿一件彩衣給他穿,以致他的兄長們很嫉妒他。有一次又說話了:「請聽我所作的夢.我們在田裡捆禾稼、我的捆起來站著、你們的捆來圍著我的捆下拜。」不得了了,他的兄長就更加的嫉妒他,就把他賣去埃及。在那裏他的主母──波提乏的妻子──很喜歡他,因他長得很俊美,就色誘他,想陷他於不義,他逃避,結果被誣告坐窂。坐窂的時候,也會說話替膳長解夢,膳長出獄後,記得他解夢很行,說話很行;法老作夢也被他解通了,以致法老王讓他作宰相,他很懂得說話。相對地,馬利亞的丈夫,一句話也沒說過。

相比聖誕節其他主角…我們曾講了一個很強勢、鮮明的主角 – 施洗約翰,他憧憬新時代的來臨:「天國近了,你們應該悔改」。他責備到約旦河洗禮的人說:「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我們聽見他的聲音、看見他的形象:「穿駱駝毛的衣服、腰束皮帶、喫的是蝗蟲野蜜。」他居於曠野… 形象是很鮮明的-看見他的樣子、聽見他的聲音。另外一個也是性格鮮明又強勢的,就是希律王 – 當東方的賢士上朝報告,有新星出現,將有猶太人的王誕生,「希律王聽見了、就心裡不安… 就召齊了祭司長和民間的文士、問他們說、基督當生在何處… 當下希律暗暗的召了博士來、細問那星…」他很有權術,當博士朝拜聖嬰之後,被主指示,就沒有回報希律王,他就很生氣,「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 凡兩歲以裡的、都殺盡了」。

相對施洗約翰和希律王這些鮮明的人物,約瑟就顯得暗晦和低調;與馬利相比較,約瑟更加是配角,聖經記載有關馬利亞的篇幅很多。在西方的教會,特別是羅馬天主教,有所謂的:Feast of Annunciation(報喜訊節),是記念天使加百列宣告蒙大恩的女子;又有另外一個節期叫:Feast of Visitation(到訪節),是記念馬利亞訪問以利沙伯的時候,以利沙伯肚子裏的嬰孩因馬利亞問安的聲音,腹裡的胎就歡喜跳動,「你在婦女中是有福的」。(路加福音1:42)

J.S. Bach 出名的著作,作曲編號147 Jesu, Joy of Man’s Desiring(耶穌,我靈所樂),歌詞:Heart and Mouth and Deed and Life「心唇共舉,全人以赴,為主作證。不動搖,不疑惑,不畏懼。擁有他,親愛救主上帝。」舒伯特的馬利亞頌(Ave Maria, Hail Mary, 福哉馬利亞),也是稱頌馬利亞的蒙福,她成為上帝之母。而在教會頌揚約瑟的詩歌非常稀少。

在崇拜的禮儀裏頭,我們有著名的Magnificat《尊主頌》:
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上帝救主為樂,
上帝顧念我的卑微,從此萬代都稱我為有福。
那有權能的為我成了大事,祂的名為聖,
祂憐憫敬畏祂的人,直到世世代代;
祂以權能的膀臂施展能力,將狂傲人趕散,
祂記念信守祂的話,施憐憫直到永遠。
「我心尊主為大」──效法馬利亞尊崇上主,每一次我們唸使徒信經的時候,提到基督為童女馬利亞所生。

早前教會面對異端,強調基督是與上帝同尊、同榮,特別顯出他的地位,她是上帝之母極受尊榮。馬利亞童貞女懷孕,樂意順服、尊主為大,成為教會貞潔的象徵。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貞潔的,所以馬利亞對神的虔敬、愛慕,是代表教會信徒應該有的態度,我們有上帝作為我們的父親,也應該有教會作為我們的母親,而馬利亞就是母親的典範。約瑟只不過是馬利亞的守護者而已,但是配角是不容易當的,我可以說可以做好配角,才是真正的好演員,當主角只是盡力做好自己就是好主角,而配角就要配合主角,不可以搶出鏡。

我主持了很多的婚禮,我也留意許多當伴郎、伴娘的,有些人說,當你要找伴郎、伴娘的時候,特別是伴娘,不要找太漂亮的,因為太美就會把目光給搶去,不過又要很小心,落藥太重就襯托不起新娘子。不過總括我的觀察經驗,不是外型的問題,做好一個伴娘、伴郎,就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心態。因為伴娘、伴郎是配合新郎、新娘,當他們要握手盟誓的時候,伴娘就會很機智地上前取花球,然後就後退站在一旁,當我說要戒指信物的時候,伴郎也會很機智地拿上前來奉上,然後也後退站在一旁,當他們(在我們教堂)要揭去頭紗的時候,伴娘、伴郎就會趕快去掀開後面布幕的簾子(註:簾幕後面有一個十字架),山盟海誓、十字為證。伴娘、伴郎站在兩旁,中間永遠是新郎、新娘,所以做配角是很不容易的。

其實約瑟本身有他自己屬靈的特質。沒錯,馬利亞對上主有渴慕、濃烈的感情,並宣之於口,是感情洋溢的虔敬,不少信徒效法馬利亞專心、赤熱地親近上主,全時間獻上在修道院──專心禱告、守獨身、專注服侍窮人。有些宣教士,放下他的財富,梯山航海到遠方不同文化、語言的地區宣教,他們單身上路,或者是攜同家眷,如同馬利亞一樣,被基督的愛激勵。而約瑟的虔敬是低調的,按照聖經的吩咐,做好上主安排的角色。剛才唸的聖經裏頭,請注意聖經特別的平行體的體材來描述他的順服:

「起來、帶著小孩子同他母親、逃往埃及… 約瑟就起來、夜間帶著小孩子和他母親往埃及去.」(太2:13-14)

聖經又強調:「這是要應驗主藉先知所說的話」。約瑟被稱為大衛的子孫,也是按著上主的劇本來辦事,做好他的角色,約瑟說話不多、安靜沉默,但絕對是順服上主、屨及劍及、毫不馬虎或曠日持久。

約瑟是一個堅守本份、克盡厥職的一位 dutiful man,他履行本身的身份,做好份內的事情,做好作丈夫及父親的責任,在適當的時候,保護馬利亞、保護幼童耶穌。馬利亞臨盆的時候,約瑟陪伴在她左右,安排客店、清理馬槽,讓她好好的誕下聖嬰。當耶穌面對希律王的刀劍的時候,爸爸約瑟帶著幼童耶穌基督與馬利亞避難埃及。

馬太福音書的家譜如何介紹約瑟呢?它說:「馬利亞的丈夫.那稱為基督的耶穌、是從馬利亞生的」。路加福音第三章的家譜裏面,耶穌被介紹為「依人看來、他是約瑟的兒子」。耶穌的爸爸就是約瑟、馬利亞的丈夫就是約瑟,這是他的身份。

作為耶穌的父親,約瑟在耶穌的身上有沒有留下痕跡呢?爸爸可不可以影響孩子呢?如果我們說耶穌有完全的人性,和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過罪,正如希伯來書四章15節所講:「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我想約瑟的榜樣總會影響耶穌的。

約瑟是一位義人 the righteous man,盡諸般的義、履行律法,當各人去到各城報名上冊,「約瑟也從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猶太去」(路2:4)到了伯利恆,「馬利亞的產期到了。就生了頭胎的兒子、用布包起來、放在馬槽裡、因為客店裡沒有地方。」(路2:6-7)約瑟可以說:我太太是聖靈懷孕,為何不預備地方給我們?但約瑟沒有,約瑟是很守規矩的人,客店先到先得,我遲來了,沒有要求特權,馬糟等我來清理乾淨。他的作風是誠實、遵守規矩,特別是律法的要求,隨從大家的規矩。耶穌基督來到約旦河,是不需要接受洗禮的,因為只是悔改才需要的,所以約翰看見耶穌來洗禮的時候,「約翰想要攔住他、說、我當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這裡來麼。耶穌回答說、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在這裏我們看見約瑟的影子──「盡諸般的義」,有這麼的一個父親,有這麼一個的兒子。約瑟是木匠,教曉耶穌如何做好一個軛,讓牛犁田時恰到好處,事半功倍,使用犁耕田的時候,不能往後看,否則犁出來的地不會直的,所以要做一個好的犁頭,使人的手放在上面,平衡舒適,不會左搖右擺,因為搖擺使人往後看,地就犁不直了,耶穌曾經講過:「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 神的國。」(路9:62)耶穌又說過:「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11:30)我們可以想像,這些都是約瑟啟發耶穌的比喻。

父母總會對兒女對下痕跡的,種子撒下後總會有結果的,儘管我們看見很多人強調社會的個人成就,我賺多少錢、我得到甚麼職位… 我在崇基的畢業典禮上看見有許多家長,在畢業典禮開始之前的半個小時,靜靜地坐在後面,連上廁所也不敢去,有人怕離座之後,會被其他人搶去座位,他們那麼辛苦來到,就是為了看那三秒鐘──走上台,在院長手中接過文憑──一些離看台很遠看不到的,或在Lecture Hall用電視轉播收看,都對準螢光幕調好焦點,就是要拍那三秒鐘的時間,他們覺得自己有很大的期望,一生人的期望是兒女大學畢業,因為自己唸書少。而我每一次證婚都留意到作父母的,都眼泛淚光,流著喜悅的眼淚,兒女都長大成人了。

我想:甚麼才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呢?一位生兒育女培育他有正直的品格,在他們的生命撒下種子,好讓他們能夠他日成長,就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的成就。如果天水圍有更多好像約瑟一樣盡責任的父親、母親,這個城市就會更加歡樂及祥和。

約瑟不但是盡諸般的義,也是一位很有憐憫的義人,他的義不是墨守成規、形式主義的義,他是滿有憐恤的,行公義、好憐憫是不能分開的。其實公義就是憐憫、仁慈的普及,因為追求愛的普及,所以我們要伸張正義。馬太福音一章19節:「他丈夫約瑟是個義人、不願意明明的羞辱他(馬利亞)、想要暗暗的把他休了。」請注意,這個時候約瑟還沒得到天使在夢中向他啟示,他自己身為一個義人,同時也是很憐恤他人,他不想公開羞辱馬利亞,想要暗暗的休了她,按照當時的規矩,十四歲的女子就可以配婚、許配,雖然夫婦還沒有走在一起,但已經有法律的地位,休妻的話也得給對方「休書」的,約瑟可以因為馬利亞已經有了身孕,公開休了她,這事對約瑟來說是一個羞辱來的,怎麼可能許配給我的女子,未入門就有身孕呢?但約瑟沒有這樣子做,因為他不想公開羞辱馬利亞,令她受傷害,不想對方的名聲受損害、為對方著想,是憐恤與仁慈的表現,當你感到被人傷害的時候,我們很想自辯,以顯明自己有理,這個時候如果對方有「痛腳」給我抓到的話,我就會真相公開的了。

加爾文談到十誡中「不可作假見證」這個誡命的時候,這誡會是要保護他人,我們怕講錯話、或假話,而影響他人的聲譽,當你論及第三者的壞話時,我們要更加小心,不要與人同謀作假見證,損害他人的聲譽。

約瑟不想馬利亞被羞辱,要暗暗的休她,是義人應有的表現,為他人著想,對他人仁慈,行公義、好憐憫兩者是不能分割,沒有憐憫,公義可以成為自義,被仇敵所勝、被狂傲蒙蔽。所以彌迦書提到,上主對世人的要求是甚麼呢?「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 神同行。」(彌6:8)行公義,為社會伸張正義,為弱勢族群請命的同時,也要對其他人仁慈,為他人著想,這樣,就不會在莊嚴的畢業禮裏,用揚聲器不斷要求加「生菓金」(註:發給老人家的津貼),影響畢業典禮,使觀禮的家長很沮喪、失望。行公義的人也不會明明地羞辱他人,隨便踐踏他人的人格。約瑟想暗暗的休了馬利亞,是否定她未婚而有孕的事實,但要保護她的人格。

在約瑟的身上,我們看見一個屬靈的氣質,他簡樸、勤奮,滿足卑微的身份,但忠於所託,盡上自己的責任為他人著想,只想撒下種子,不求朝夕,因為他深信上主會叫種子生長,這個豈不是我們應該有的聖誕節的信息嗎?基督降生在馬糟裏面,成為木匠之弓木,是說明簡樸可以充實的、卑微亦可顯揚尊貴。我們不能夠像施洗約翰一樣,放下一切,與當時的社會割裂,穿駱駝毛的衣服、喫蝗蟲野蜜、居曠野,因為他有特別的使命,以戲劇的形式宣告新時代的降臨,我們要作好準備;我們也不能像馬利亞,以童身懷聖靈帶來的孕,這是特別的召命,但是我們可以做一個稱職的丈夫、妻子,可以做一個盡忠、守本份的爸爸、媽媽。

或者我們以為盡了這些責任,都得不到甚麼即使的後果,也覺得沒有甚麼成就,但其實盡責任就是對人顯出愛,工作是愛的表達,養是對家人的愛,所有工作的目的都是生產,無論是種植五穀、建造房子、烹調美味、提供各種服務或消費產品/商品,都是服務他人,這就是愛、對人的愛。

牧羊人看守羊群,是給獻祭的人有祭牲可以獻祭;文士對人講解聖經,是使人明白真理,敬愛上帝;希律王作特首的工作,是管理猶太人的地區,使人安居樂業。這些工作的背後是對人的愛。上帝的兒子降生,是需要童女來懷孕,需要約瑟作為一家之主,好好保護馬利亞、保護幼童耶穌。約瑟雖然是木匠,但他完成這工作。

今天我們講求「出位、自我表現、出人頭地」,事事講求個人權益,約瑟這位盡責任、低調的父親、丈夫,所表示的勤奮,甘於卑微、默默工作,在人最需要的時候,陪伴左右,正是我們效法的榜樣。

1413年巴黎一位神學家科桑,他講過有關約瑟的一些很有意思的話,他怎麼形容約瑟呢?Joseph is the head and master of the mother of the head and master of the whole world-約瑟是整個世界元首與主人的母親(就是馬利亞)的元首與主人。沒錯,木匠所做的馬糟,豈不是已經盛載著萬千榮耀的基督麼?如果在你離開之後,你的墓誌銘是寫上很簡單的話:這是某人的爸爸、媽媽,或某人的丈夫、妻子,你會不會覺得驕傲呢?如果你的墓誌銘單單寫上:這是某某的父親、母親、丈夫、太太,你會不會覺得滿足呢?

約瑟──馬利亞的丈夫;約瑟依人看來──耶穌的父親。

請禱告:天父求祢的話使我們成聖,阿門。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