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星空的懷想(鄧瑞強博士)- 2009.11.15

語音(廣東話): 主題:長夜星空的懷想(Behold the Starry Starry Night)  
經文:創世記15:1-6
證道:鄧瑞強博士

(一)唐吉訶德
  很多很多年前,看過一齣話劇,叫「武士英魂」,主角是西班牙小說家塞萬提斯(Cervantes)筆下的武士唐吉訶德(Don Quixote)。這個所謂武士,不是騎在馬上英姿颯颯的英俊少年,而只是一個像「九龍皇帝」的老人家。傻呼呼,卻執著。在這個冷酷無情的世界,在這個失去夢想的世界,在這個看不見人的價值的世界,這個老人家卻要闖蕩江湖,行俠仗義。他拿起支長矛、穿件破舊的盔甲、騎著隻比他的頭腦更不靈活的老馬、伴住個和他癲在一起的僕人。以看似瘋癲的行徑,去面對這個瘋癲的世界。

  他遇到一個平凡的女下人,他視她為一個下凡的仙女、夢中的情人。縱使這個女人事實上多麼不值得他去珍重,但他卻無視一切事實,執意地以最高的價值尊重她。面對不完美的人,這位老人家執意看出這人最完美的地方。

  這是艱難的。在弱肉強食的地方講手下留情,在你死我活的競爭中追求謙讓,在充滿憎恨的地方播種愛,在絕望的地方散佈希望,這是艱難的。但這位傻呼呼的武士,卻執意地實現美善。

  這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

  當我們懷疑這種生命是否可能,是否有意義時,劇中人便唱出這齣話劇的主題曲:”The impossible dream”,去夢想那不可能實現的夢。

  歌詞是這樣的:To 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去夢想那不可能實現的夢),To fight the unbeatable foe(去擊敗那無法擊敗的敵人),To bear with unbearable sorrow(去忍受那無法忍受的悲傷),To run where the brave dare not go(走向那勇者也不敢去的地方)。To right the unrightable wrong(去糾正那無法糾正的錯誤),To love pure and chaste from afar(去愛慕那來自遠方的純真),To try when your arms are too weary to reach the unreachable star(當雙臂疲倦不堪時,仍嘗試要摘那無法觸及的星星)。

  在星空下,這位武士知道,這些星星是不可企及的,但是,他卻要去摘那不能摘的星星。因為他知道,唯有這樣,當有一天要死去時,他才能安息。That my heart will be peaceful and calm when I’m laid to my rest(當我安息時,我心將平靜安穩)。星星,對這老人家而言,是一個不能實現的,卻又一定要去實現的人性的理想。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這種生命需要多大的勇氣、毅力。

(二)亞伯蘭
  又有一個老人家,在星空下,無心睡眠,追憶逝水年華,想著將盡的一生。這老人家,就是今日講道經文的主角:亞伯蘭。

  創世記15:1-6這樣記載:
15:1 這事以後,耶和華在異象中有話對亞伯蘭說:「亞伯蘭,你不要懼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地賞賜你。」
15:2 亞伯蘭說:「主耶和華啊,我既無子,你還賜我什麼呢?並且要承受我家業的是大馬士革人以利以謝。」
15:3 亞伯蘭又說:「你沒有給我兒子;那生在我家中的人就是我的後嗣。」
15:4 耶和華又有話對他說:「這人必不成為你的後嗣;你本身所生的才成為你的後嗣。」
15:5 於是領他走到外邊,說:「你向天觀看,數算眾星,能數得過來嗎?」又對他說:「你的後裔將要如此。」
15:6 亞伯蘭信耶和華,耶和華就以此為他的義。

  亞伯蘭,一個老人家,在星空下,思前想後。曾經,他離開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的家鄉,經過千山萬水,來到巴勒斯坦地。曾經,因巴勒斯坦地饑荒,要逃命到埃及。曾經,因埃及法老覬覦自己的妻子,幾乎釀成大禍。曾經,要和當時的列強打一場硬仗,要救回自己的姪兒。

  種種艱難,歷歷在目,年年難過年年過,一年容易又中秋。回顧前塵,若要用一句話說盡,就是:「恩典之外,還是恩典。」沒有恩典,還能活到如今嗎?創15:1道盡這老人家心中的感受:「不要懼怕!神是我的盾牌,必大大地賞賜我。」

  如今,夜闌人靜,不單思前也想後。俱往矣,俱往矣,不能數風流人物,看今朝,只是一個走不下去的老人家。每個人都渴望著生命的永恆,渴望著不朽的意義。這種永恆性,在生命朝氣勃勃時,好像可以捉摸得到,但當生命的力量逐漸消逝時,則好像變得遙不可及。

  中國人說「三不朽」:立功、立言、立德。以偉大的功業、傳世的著作、令人景仰的德行,去成為不朽。但有多少人可以做到?我們只是凡夫俗子,不要說偉大的功業,能每天完成辦公室裡瑣碎的工作已偷笑;不要說寫一本傳世著作,能看得懂別人的傳世著作已不容易;不要說活出令人景仰的德行,能少做一點虧心事已算萬幸。

  一般人感到生命能延續下去,是透過兒女。自己死了,但在兒女身上,我的某種生命力能存活下去。對古人而言,特別要在兒女身上,看到這種生命的悠長。但若這種生命的鎖鏈斷了呢?將是生命莫大的危機。

  一個老人家,看到自己無後,悲從中來。「無後」是無兒無女,但「無後」也就是看不見自己生命的將來還有何希望。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亞伯蘭感到的,是蒼茫大地的一片空洞,是人生意義的失落。

  在創15:2裡,亞伯蘭說:「主耶和華啊,我既無子,你還賜我什麼呢?」這就是說,看不見生命的不朽在何處落實,擁有一切又有何用?

  「要承受我家業的是〔我的僕人〕大馬士革人以利以謝。」亞伯蘭越說越傷心,在創15:3,他說:「你沒有給我兒子,我只能讓家中的僕人承受產業了。」當生命不再能不朽,不再能找到永恆的意義時,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了。

  大部分的人,都不能在人生的上半場,賺得世上的名與利;然後,在人生的下半場,追求豐盛的生命,開創生命的意義。大部分的人,人生的上半場,只是營營役役;到了下半場,連上半場有的精力都失去了,落到更淒慘的地步。
  有些人,到了生命的下半場,配偶死了,或婚姻失敗了,在感情生活上前路茫茫。

  有些人身體轉壞,失去了工作能力,靠社會的救濟,也靠別人的救濟,雖不至於要求安樂死,但也不能看到生命有任何前景。

  有些人,到了生命的下半場,因社會的轉型,或公司的轉型,失去工作,而前半生賴以為生的技術,如今卻一文不值。重頭來過,當然可以,但賺到的錢,僅能糊口。他們有前景嗎?社會的轉變不給他任何前景。

  大部分的人都不能開創時代,在絕處創造「商機」或「生機」,他們只是平凡的人。在人生的下半場,午夜夢回,只會感到時不與我。不要說生命的永恆這般嚴重,明天的生活如何過也成問題。若他們要問蒼天,他們也會像亞伯蘭一樣問:「我看不到明天,我現在還有的一切有什麼用呢?生命沒有意義,一切意義都與我無關,一切好處都是屬於別人的。」

  在星空下,無數追求生命意義的人,只感到無以名狀的空洞。

  神的聲音響起,對這老人家說:「你的僕人必不成為你的後嗣;你本身所生的才成為你的後嗣。」(創15:4)

  生命的不朽、生命的意義,不會離開你,你會體驗生命的不朽的。

  神於是領這位老人家走到外邊,說:「你向天觀看,數算眾星,能數得過來嗎?」又對他說:「你的後裔將要如此。」(創15:5)

  星,代表後裔,代表生命的永恆。在這老人家眼前,是無盡的星空,代表著生命的無盡。

  在夜空下,繁星點點。如今,這些星星,不是人生的一種理想,不是武士唐吉訶德不可企及卻又偏要摘下來的星星。亞伯蘭不是唐吉訶德,他沒有硬要走出去創造夢想。他沒有企圖去摘下這些星星。這些星星,代表著神向我們的生命貫注的意義,代表著神賦予我們的生命的永恆性。生命的永恆意義,不必靠武士式的勇氣去創造出來,這原是神的恩典。大地是漆黑的,人生是艱難的,意義失落的威脅是強大的,然而,在黑暗的天空上,今夜星光燦爛。

  創15:6說:「亞伯蘭信耶和華,耶和華就以此為他的義。」

  這個老人家,或一切沒有明天的人,其實可以選擇,在星空下,依舊自怨自艾,被絕望吞噬。但亞伯蘭,在這夜晚,看見希望。他憑什麼能如此?他憑神的話。他憑相信這話。他相信,在茫茫人生中,生命的永恆性,是由一位有情的神所肯定的。這沒有什麼證據可言。他只是相信,他選擇相信。

(三)梵谷

  有一個荷蘭畫家,叫梵谷(Vincent Van Gogh),很喜歡畫星星。他有一幅畫,叫”The Starry Night”(星夜)。畫中的大地極其黑暗,但天上的星卻異常巨大。畫面的中間有一間教堂,在梵谷心中,神是最重要的。畫面的前景,有一棵巨大的黑色植物,這可能代表取消生命意義的黑暗力量。當時,梵谷住在精神病院裡,這黑色植物也可能代表心中的一種無法排解的孤寂。就在這巨大的幽暗勢力之上,梵谷畫上很多巨大的星星,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每個看畫的人,都不能忘記這些星星。

  梵谷是一個孤獨的、懷著信仰的靈魂。他體驗人生的寂寞,體驗貧窮,體驗世人完全不理解他。他的畫,總是賣不出的。但他卻感到生命裡有一團愛護世人的熱火要爆發出來,但爆發出來的時候卻又會燃燒自己。他看到廣闊的世界,看到人生的黑暗,但更重要的,是他看到神在其中,更看到天上燦爛得無以復加的星星。這些星星,不單巨大,而且還是流動的,好像告訴世人,不要停駐在黑暗裡,要隨著這些星星,它們會帶領人走出黑暗,見到希望。這些星星吸引著人的注視,讓人驚嘆它們的美,也激發人對寂寞的世人抱有無限的同情。

  一個寂寞的人,懷著對世人的愛,望著星空。

  歌手Don McLean看過梵谷這幅畫,然後,寫下這首歌”Vincent”:

  Starry, starry night,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ay.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滿夜繁星,塗盡灰藍。用你那看透我靈魂黑暗的眼,期望著夏天的白日。」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如今我明白你想說的話了,你因清醒而受盡折磨,你努力釋放他們。但他們不聽,也不知如何去聽。或許,現在他們會明白多一點了。」我們會明白多一點嗎?

  當有一日,你午夜夢回,前路茫茫時,你能否看到梵谷看到的,能否看到亞伯蘭看到的,繁星璀璨。

  詩篇8:3-4:「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

  (但願榮耀歸給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