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7,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我來豈沒有緣故嗎?(第 177 期)

17:28 大衛的長兄以利押聽見大衛與他們所說的話,就向他發怒,說:「你下來做甚麼呢?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交託了誰呢?我知道你的驕傲和你心裏的惡意,你下來特為要看爭戰!」 29 大衛說:「我做了甚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 30 大衛就離開他轉向別人,照先前的話而問;百姓仍照先前的話回答他。 31 有人聽見大衛所說的話,就告訴了掃羅;掃羅便打發人叫他來。(撒上17:28-31)

大衛來到戰場,關心戰況,與現場百姓交談,他的長兄以利押聽在耳中,向他發怒氣,並帶點羞辱的語氣質問他:「你下來作甚麼呢?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交託了誰呢?」以利押第一個問號是要指出大衛不安於位:竟然做速遞員做到去戰場觀戰!第二個問號更語帶輕視:曠野怎比戰場,放羊又怎及打仗!在以利押眼中,大衛只不過在曠野牧放幾隻羊,如今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學人家查問立下戰功的回報!

接下來,以利押就毫不客氣了:「我知道你的驕傲和你心裏的惡意,你下來特為要看爭戰!」 作者描寫以利押不滿意大衛,也從側面提供一個聯想空間給讀者——很可能大哥哥對於這個被先知撒母耳膏立的小弟弟,心有不甘,也可能內心彌漫對大衛的不滿和嫉妒,就將自己的恨意,投射在大衛身上,在毫無實據的情況下,指控大衛驕傲,並認定他心懷惡意。

大衛坦率地反問以利押說:「我做了甚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敘事者選擇以大衛反問以利押,來結束這段短暫記事,實在是文學亮點。透過這段側寫,敘事者讓我們加深對大衛的印象,面對大哥哥不懷好意的質難,他既沒有退縮,也沒有大吵大鬧,卻是恰如其分地,以叫人驚嘆的語言技巧,來反制以利押的恨意和攻擊。

弟兄姊妹,被上帝揀選走上領袖之路,絕非別人眼中的風光、得意,卻其實滿有挑戰,也實在很不容易。大衛仍然未曾踏上人生的大舞台,暫時仍然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牧羊少年和兼職琴師,他也許心懷大志,預備將來有一天為上主所用,但萬料不到,當他開始踏上這條充滿考驗的道路的第一個障礙物,竟然來自自己的家庭。很多時,攻擊來自身邊的人,這是司空見慣了。

大衛反問:「我做了甚麼呢?」,潛台詞是他心中所想的,絕非心懷惡意;至於曠野的羊群,作者早就告訴我們,大衛盡責地把他們交託給看守的人;至於他作為一位受膏者,藉着這次速遞的機會,能夠親自到戰場觀看,其實是一次拉闊視野,增加經驗的難得機會;所以,大衛第二句反問:「我來豈沒有緣故嗎?」,就直接回應以利押,他清楚自己想要做什麼!大衛下到戰場既不是漫無目的,也並非為了好奇,更絕非好高騖遠,他自有一份承擔。當掃羅麾下沒有戰將膽敢出來對抗歌利亞,就只有大衛有這種豪情:「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嗎?」

大衛再沒有與哥哥糾纏,即使以利押當時再有難堪的說話,敘事者覺得不值得再寫下去,卻是以鏡頭交代:「大衛就離開他轉向別人」。這種寫作手法頗堪玩味,以利押已經被移離鏡頭,他對大衛這種攻擊和糾纏,不足以成為大衛向前邁進的絆腳石,以利押在大衛的人生故事中,不再起作用了;而大衛這時心中想念的,是要怎樣參與這場戰役:機會在哪裏?回報又怎樣?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很多時都會遇上身邊的人,無論或親或疏,以質難、攻擊,攔阻我們前行的路,若果這些惡意的說話,可以幫助我們反思的話,就不妨反思一下,好整理自己的行裝和狀態,也可以審查自己心中的動機,卻不必因為這些懷有惡意的說話,而真的動了怒氣,以致影響自己的心靈,打亂了前行的步伐,這些惡意的攻擊,總會離開我們人生的鏡頭,靠着上帝恩典,我們要繼續前行,等候上帝給我們的時機。

時機果然來了。有人聽見大衛所說的話之後,相信印象深刻,就告訴了掃羅王;也許掃羅王在「一見無妨」的想法下,竟真的打發人叫大衛來見他。

人生的機遇很難預料,卻原來那句老話:「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完全體現在大衛身上。願我們常常作好準備,作主忠心的僕人,隨時迎接上主賜下的時機:我來豈沒有緣故嗎?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4年1月19日


市井心靈默想

大衛下到戰場既不是漫無目的,也並非為了好奇,更絕非好高騖遠,他自有一份承擔。

經文默想及祈禱……

大衛說:「我做了甚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
(撒上17:29)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