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4,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上主的揀選(2023 年 6 月 23 日)

1:15 哈拿回答說:「主啊,不是這樣。我是心裏愁苦的婦人,清酒濃酒都沒有喝,但在耶和華面前傾心吐意。 16 不要將婢女看作不正經的女子。我因被人激動,愁苦太多,所以祈求到如今。」 17 以利說:「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願以色列的 神允准你向他所求的!」 18 哈拿說:「願婢女在你眼前蒙恩。」於是婦人走去吃飯,面上再不帶愁容了。19 次日清早,他們起來,在耶和華面前敬拜,就回拉瑪。到了家裏,以利加拿和妻哈拿同房,耶和華顧念哈拿, 20 哈拿就懷孕。日期滿足,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撒母耳,說:「這是我從耶和華那裏求來的。」 (撒母耳記上1章15-20節)

撒母耳的母親哈拿走到人生一個困局。有若使徒彼得所言,哈拿所身處的,是一個彎曲悖謬的世代。士師記的作者如此總結士師的世代:「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撒上21:25)在一個人人都自以為是的生活場景中,各人憑一己喜好處世行事,自然認為自己所做的都是正確的事,至於上帝的律法,在這些選民身上可能已經毫無權威可言。在這樣一個任意而行的世代,也是大時代轉折的光景, 哈拿更加要面對非常貼身的人生考驗。

哈拿沒有兒女,在古代的世界,那可以理解為一個已婚女子的羞辱(創30:23)。哈拿的丈夫以利加拿十分愛護她,每逢獻祭的日子, 以利加拿把雙份的祭肉分給哈拿。然而以利加拿的另一位妻子毘尼拿,卻作哈拿的對頭人,因哈拿不育,就大大激動她,要使哈拿生氣。哈拿被激動以後,她哭泣不吃飯。以利加拿個對她說:「哈拿啊,你為何哭泣不吃飯,心裏愁悶呢?有我不比十個兒子還好嗎?」

哈拿心裏愁苦,痛痛哭泣,她祈禱耶和華並許願說:「祢若垂顧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賜我一個兒子,我必使他終身歸與耶和華,不用剃頭刀剃他的頭。」(撒上1:10-11) 哈拿情詞懇切、不住地祈禱,祭司以利竟以為她喝醉:「妳要醉到幾時呢?妳不應該喝酒。」原來當以利在示羅,擔任會幕的主理祭司時,有不少喝醉酒的人誤入會幕範圍,甚至在節期及平安祭的日子,會眾吃祭肉和喝酒,出現醉酒的情況。祭司以利教導無方,醉酒胡混的局面就發生在會幕那裏。

祭司以利活像一個空有權威和位份的人。他人在高位,卻沒有把領導、教訓及牧養的職份做好,反倒以貧乏的屬靈判斷力,以及狹窄的目光,來定義身邊的人。敘事者清楚交代醉酒的不是哈拿,我們不禁反問,那真正「醉酒」的人可會是以利?作為祭司,以利縱容一個醉酒的世代,出現在會幕那裏,他自己彷彿成為一個「醉酒」的祭司,輕忽使命和責任,失去正確的判斷力,更遑論作為把人引導到上帝面前的屬靈嚮導。

哈拿回答以利:「主啊,不是這樣。我是心裏愁苦的婦人,清酒濃酒都沒有喝,但在耶和華面前傾心吐意。」也許對以利來說,他不常聽見向上帝傾心吐意地禱告的人,卻看見太多醉酒的人在會幕那裏。以利極可能以他的專業口吻,來回應哈拿:「妳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願以色列的神允准妳向祂所求的!」(撒上1:17)

到底以利說這番話的時候有多麼誠懇,並不是敘事的焦點所在。故事的轉折點,在於祭司以利看似平平無奇的兩句話,聽在哈拿的耳中,卻轉化為上帝已經垂聽禱告的確據。次日清早,以利加拿和哈拿就在耶和華面前敬拜,然後返回家鄉拉瑪。到了家裏,夫妻同房,上主顧念哈拿,她就懷孕了,日期滿足,真的生了一個兒子,就給它起名叫撒母耳,撒母耳的名字就是神垂聽的意思, 哈拿要告訴那個任意而行的世代:「這是我從耶和華那裏求來的。」(撒上1:19-20)

親愛的弟兄姊妹,哈拿求子之心可能與那些非常渴望成為母親的婦人相若,但哈拿最獨特之處,是她許願自己的兒子,要在那個任意而行的世代,終身歸予上帝,並樂見兒子終身事奉上主。哈拿不單滿足於成為一個母親,她期許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叫人蒙福的女子,因為她的兒子要將上帝的話傳予這個信仰道德破落的萎靡世代。

上主當然揀選撒母耳,成為祂的時代僕人,但我們不要忘記,是上主先揀選哈拿,才成就了撒母耳的人生。是的,上主離開那坐高位,披著祭司外袍的宗教領袖以利和他的家庭。

香港基督徒工商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3年6月23日


市井心靈默想

但哈拿最獨特之處,是她許願自己的兒子,要在那個任意而行的世代,終身歸予上帝,並樂見兒子終身事奉上主。哈拿不單滿足於成為一個母親,她期許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叫人蒙福的女子,因為她的兒子要將上帝的話傳予這個信仰道德破落的萎靡世代。

經文默想及祈禱……


哈拿就懷孕。日期滿足,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撒母耳,說:「這是我從耶和華那裏求來的。」 (撒母耳記上1章20節)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