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盼望

與我們一起去滑雪的十三歲女孩Clare在我們原訂歸還滑雪器具前一個鐘頭撞上柱子,頭部及左腳受傷,救護車送達醫院時就離世了。剛知道Clare發生意外時,我們已經很難過,但因為滑雪場的工作人員急救時,不讓我們接近Clare,沒有人知道傷情究竟如何,還以為頂多手或腳要上石膏,不方便一兩個月罷了。等到知道Clare死了,我們全部驚訝地難以相信,剛剛才看到的Clare,竟與我們永別了。

在去醫院的路上,我們都說不出話來,只有15歲的老大一連發出了許多問題:「現在成績,成就都不重要了」。Clare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各方面表現都很傑出;兒子對成績一直也都很在意。但面對死亡,連對他們這個年紀最重要的成績也變得無足輕重了。接著他又說:「父母埋葬他們的孩子,真是一件很傷心的事!」「Clare才13歲,跟弟弟一樣,我沒有辦法想像她這麼年輕就死了!」「Dougherty家現在只剩下3個小孩,我沒有辦法想像這件事發生在我們家。」「我們以後是不是不回Shanty Creek這個滑雪場了?」

我想起我自己小時(三個月大),我們剛搬家後沒多久,就在我們家門前的大馬路上,有一個騎腳踏車的小孩子被大卡車壓死了。我爸爸因此不讓我學腳踏車。我是一直到大學二年級時,有兩堂課教室相距很遠,兩堂課中間的十分鐘走不到,這才學會騎腳踏車的。我還記得剛學會騎腳踏車時,騎在腳踏車上,好像從另外一個高度看世界,覺得特別新鮮;但這感覺不能與別人分享,只能藏在心裡,因為實在是太後知後明了。我們的孩子都很喜歡滑雪,今年是我們第九年在Shanty Creek滑雪場過聖誕節了,兒子們早已認定這是我們家的一個傳統。現在決定明年是否還來Shanty Creek當然太早,但我由衷希望他們,甚至他們的孩子還能繼續享受滑雪的樂趣。

到了醫院,我們五家的孩子們留在醫院為他們準備的房間,大人們則去陪Dougherty夫婦。我們彼此相擁而哭,為Clare的死傷心,也為Dougherty夫婦失去愛女而傷痛。David Dougherty一開始就說,不願意家人朋友因為Clare的死而有隔閡。乍聽之下,覺得有一點奇怪。繼而一想,就知道這是一個很明智的決定。有很多家庭發生意外之後,因為彼此互相指責過失或疏忽而分裂。這個時候,怨己責人於事無補,只有彼此傷害,是再一次的傷害。David的這個決定讓我們一開始就遠離這條路,並且立刻開始彼此安慰並開始心靈療傷,讓我們彼此更加緊密。

事情發生後,醫院徵詢Dougherty夫婦同意後,請來一位附近教會的牧師來安慰輔導。Pastor Jeff不斷的用聖經的經文來安慰我們,提醒我們由於耶穌的救恩,我們在主耶穌基督裏面是有盼望的,將會再見Clare的。我們幾位父母談論我們對Clare的認識及不捨。離去前我們手拉手圍著Clare作禱告。書堤第一個禱告,一開始就出乎我意料地感謝神,繼續聽下去,原來他感謝耶穌的救恩讓我們有確據Clare現在在天上,與神同在。

我想起15年前,我懷延恩時有輕微流血,請書堤為我禱告,他引用約伯的禱告,「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當時我聽了的第一個反應是生氣,覺得他胡亂禱告,應該求神醫治才對阿,怎麼好像一下子就放棄似的。但奇怪的是,開始思想起神的主權之後,卻得到極大的平安。我也因此學到只有俯伏在神的主權之下,在瀕臨失去的時候,才能得到安慰。第二個禱告的是Lucy Dougherty,她也因為神將Clare給她,有13年的歡樂而感謝神。這為我們接下來每一個人的禱告立了榜樣,我們每一個人禱告時,都是為了Clare而感謝神。

當孩子們知道Clare去世後,有一個孩子說,「但今天是聖誕節啊!」一個父親回答,「Clare在天上與神一起慶祝聖誕節!」老二聽後,覺得得到很大的安慰。Clare已經接受了主耶穌的救恩,我們確信她目前在一個沒有痛苦也沒有眼淚的地方,與神在一起。面對死亡,這是我們唯一可以抓住的應許。Clare只是比我們早一步去了天堂,有一天我們也要去天堂與主同在,必要再與Clare相見,並且不只是三天的滑雪假期,而是永遠在一起。

但是面對目前暫時的分離,讓人仍是非常地不捨。當夜我躺在床上,身體非常疲累,但卻了無睡意。下午Pastor Jeff引用的經文似乎安慰不了我。我求神給我一段經文來安慰我。於是我想到主耶穌上十字架以前,面臨與父神及門徒暫時的分別,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時,祂也「心裡憂傷,幾乎要死。」我一直想不通,主耶穌難道不知道再三天祂就要復活了嗎?何至於「心裡憂傷,幾乎要死?」今天終於明白,讓主耶穌「心裡憂傷,幾乎要死」的原因是祂即將面對與父神完全的隔離。當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時,祂背負了所有世人的罪,與全然聖潔的父神是完全的隔離(馬可15:34)與父神的隔離,即使只是短短的三天,都讓主耶穌心裡憂傷,幾乎要死。

除此之外,主耶穌也面對與門徒,家人暫時的別離。有愛,面對分離,自然就會憂傷。但難道因為會「心裡憂傷,幾乎要死。」耶穌就不上十字架嗎?不,耶穌依然為我們上了十字架,好除去阻隔人與神的罪。祂以短暫的分離,換取永恆的同在,凸顯出祂更深的愛。也讓我們知道祂是可以信任的。主耶穌說祂去,是為我們預備地方,我們也就可以相信祂必再來接我們到祂那裡。

在葬禮的時候,David為他的女兒作Eulogy。他提到許多Clare留給我們的美好的回憶,它們再美好,也只是Clare送給我們的禮物,沒有一樣會讓她想留在地上,因為在天上更是好得無比。Pastor Bruce提到當他詢問David他當給怎樣的證道時,David請他針對三種人證道。清楚重生得救的人,自以為重生得救,卻沒有與所蒙的恩相稱的行為表現的人,以及尚未認識主的人。Clare的名字是「清楚」的意思。David希望透過Clare的死,這三種人都可以像Clare一般清楚如何預備好迎見造他們的主。世人都犯了罪,處於神的憤怒之下。只有接受耶穌的代死,才能逃離神的憤怒,Clare雖然年輕,但她已經接受救恩,已經預備好面對神。使我們出死入生的救恩,我們是否都得到了呢?

來參加葬禮的人非常多。除了教會的弟兄姊妹以外,Clare的親戚,學校的老師同學,以及一起去大陸「尋根遊」的朋友,來的很多,他們都聽到主耶穌的救恩。Pastor Bruce提到我們的生命氣息都在神的手中,神量給Clare 13年的壽命,因為在神的永恆計劃中,Clare扮演的角色已經結束。我忽然很羨慕Clare起來,如果所有我關心,也關心我的親人朋友都聽到耶穌的救恩,都一同得到耶穌的救恩,有一天都在天上永永遠遠在一起,我相信我在神的永恆計劃也完成了。

兒子們告訴我,葬禮過後,他們都沒有那麼難過,感覺好多了。白髮人送黑髮人是非常難的;但沒有盼望的葬禮就更難了。基督徒的葬禮,多了一點平安,多了一點安慰,多了一點盼望。主耶穌以祂的死,換取世人永遠與神同在的福份,而祂的復活,戰勝了死亡,使我們更有永生的盼望,是我們在短暫今生唯一的指望。

死阿,你得勝的權勢在那裡?死阿,你的毒鉤在那裡?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毒鉤就是律法,感謝上帝,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
(林前 15:55-57)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