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堅強

生活在多倫多的表姐,寫了一篇長文,記念我母親,其中提到,當我小學的時候,母親每次回娘家探望外婆,都與親人提到我讀書不成的問題,十分擔心。結困花了無數心血,才把我這頑劣兒子帶回正路,完成學業。

回想起童年的日子,我對香港那種壓迫式的小學教育,十分反抗,既不想交功課,也聽不清老師的各種要求。只喜歡繪畫和作文,最怕的是算數與默書。那是從不覺得讀書是一個責任,最享受是下課後,拿坐巴士的一毛錢買一支雪條,或在大排檔吃一小碟銀炒河,然後坐車回家。經過路邊一些草地,就和同學們跑進去翻滾,或用泥沙互拋,打野戰。

結果留級了兩次,母親非常緊張,每天下班後,即拿起雞毛掃坐在桌旁,監督我溫習功課、計數、背書、寫字、學英語。不聽話就用雞毛掃打手。有一次我無論怎樣溫習都不明白,不入心,她就自己打自己,痛哭說自己沒用。

童年這段痛苦的日子,印像深刻,香港的教育確是為毀滅人創造的。母親那時一面要應付父親的性情改變,一面又要外出工作維持家庭,還要回家教養我這不爭氣的兒子,充分表現了女性的堅強和忍耐。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