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醫生帶來的反省 (三)

  謝婉雯出殯時,基督教各宗教均派牧師到場,向記者表達了一個觀點,就是盼望。謝婉雯能對香港人的價值觀帶來一些新的方向,這的確是發人深省的。   不少香港人的價值觀,是一種價值中立的虛無主義。問香港人信甚麼,很多人說甚麼都不信,只信自己。其實自己既不是真善美的代表,也無任何崇高理想與人格,有甚麼可依恃的呢?一個人如果已沒甚麼可以信,只剩下自己,實在是十分可憐的。   這觀點不外是自我中心的哲學,並非西方的個人主義精神,香港的自我中心主義,很快會演變為紙醉金迷,貪食醉酒的現實享樂思想,缺乏濃厚的責任和義務意識。   我從前用過〝平面文化〞(one dimensional culture)來描寫香港,除了借用馬古沙的名詞以外,還強調了孟子的〝小體〞觀念,即人落入〝耳目口鼻之官〞,陷身於感覺的世界,而沒有運用〝心之官〞去思考。   從一般平民到各種時事評論,很多都缺乏深一層的思考和洞察,更遑論理性和道德的反思了。    謾罵的氣氛遠遠蓋過一些真正有內涵的評論,盼望謝婉雯的愛心與犧牲,為香港價值觀感帶來一些深意。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