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一孤鵰

  鵰還是鵰   記得有一次九月到加拿大中部沙加都省演講,在公路上穿州過省,沿途見到漫天而來的雁群,一排排掠空而去,也有些聚在路旁,汽車一過,萬千鳥兒衝天而起,蔚為奇觀。   每到冬季,群鳥南飛,勾劃出大自然宏廓的景象,由此而感人之渺小,天地之雄奇。   然後到了春季,鳥兒又飛回來了,在水池沼澤深秀林木間,又再見百鳥回歸,棲息嬉戲,生態盎然。   今年特別跑到野生區觀鳥。先是在叢林中尋索白頭鵰,可惜已不多,倒是到了海邊和沼澤地帶,下有水中游弋的雁,上空卻盤旋著白頭鵰,還偶見罕有的白尾鵰。   鵰是一種傲慢的鳥,只肯停在樹頂,愛飛翔向高空,闖進藍天白雲中,很少下達紛擾的鴨鵝世界中搶食物。   我們把餵雀的飼料四撒,各類雁、鵝和海鷗,都洶湧而至,爭奪食物,互相侵啄,彷彿人間俗界之爾虞我詐。只有白頭蒼鷹,屹立樹頂,不屑下來俗界搶食,睥睨眾生。   鵰兒不食飼料,只追捕飛翔中的鳥,以示其高超技能。但其傲然獨立的英雄性格,仍帶著殘忍獸性。畢竟蒼鷹並非仁獸,生物世界仍是本能主導的鬥爭場,難講仁義。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