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的歷史懷想

過萊茵河大鐵橋,即進入荷蘭安恆市(Hnnhem)。安恆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場,當年盟軍欲提早結束大戰,策劃傘兵飛渡戰線之後,奪安恆橋,直入德境,不料傘兵被德軍圍剿,全軍覆沒。我在一九九○年時曾應荷蘭華人的邀請,在夏令會演講,於安恆戰場核心的山頭營地住了一星期,看了不少博物館和古堡。當年荷蘭著名的牧師兼僑領陳啟猶開車送我縱橫西歐,專看古戰場,包括安恆、納美恆(Nijmegen)、比利士的列治(Liege)、盧森堡的山谷地底秘堡、法國的凡爾登(Verdun),最後看巴黎的拿破崙軍事博物館,很多都是旅行團不看的歷史遺蹟,可說大大滿足了我的歷史狂熱。

這次我帶了歷史狂大頭仔,兩父子有談有講,大家都過足了歷史癮,至於長髮姑娘,雖幼承父親庭訓,熟知歷史、哲學和藝術,偏偏是女兒身,對戰爭害怕,嫌哲學太理性,只對音樂有興趣,買了支義大利笛,掛著到處吹,想學父親年青時,背起行囊去流浪,但又怕應付難題,倒是在德國見到一精美的小丑娃娃,買回家放在床頭,已心滿意足。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