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禱告裡有神的感動?

回應網友電郵:朋友從禱告中的領受是來自他自己,還是神透過他向我說話?那為何神不直接感動我,叫我明祂的心意?…

國(黃文國)基(麥基)
國:Hello基哥,又來了,人生多面睇。要跟聽眾說聲不好意思,(節目)停了兩個星期。
基:真的對不起,主要是因為基哥年老體弱。
國:不是不是,你不是很少生病的嗎?
基:因為膽有問題,我一直都不知道,那日我痛得很厲害,痛了二十多個小時。男人是會裝強的,但最後还是撐不下去,要到醫院看急症,一檢查,他們說要立即入手術室,進的是ICU,說看到我的膽有兩粒2 cm大的膽石。
國:2cm 很大的了,就膽石來說。
基:將膽管塞住了,所以我痛个不停,痛了二十多三十個小時,他們說要動手術,要找一條管接通之後,然後再用消炎藥(因為發炎),過一兩日沒有痛之後,那就痊癒了。也就是痛,通一通就好,急痛就二十多個小時。
國:痛二十多個小時,你硬撐?
基:硬撐,死撐,結果做完手術後還是覺得痛,因為還要吊消炎藥(抗生素),再過一日才慢慢平靜下來。這是第一個手術,第二個手術是三個星期後還要再去取走那條膽管,然後想辦法取走那些石,要做這個工程。現在就暫時還可以,膽沒有割,跟正常人一樣。
國:現在还可以,感謝主。
基:即是有石,很多人也有石,只是沒有塞住就可以。痛之前,我太太告訴我我的臉是黃的,黃色兼橙色。
國:是的,沒有塞住,現在就很正常。
基:小便就好像普洱茶的顏色。
國:普洱茶。
基:很厲害,我們要忠告一下聽眾,雖然我不是經常有病,但如果你的腰或者腹部痛,查不出是什麼原因的話,很大機會是膽有問題,因為是很難照的,我照過很多張照片,都照不到是什麼問題。
國:是的,即是那些石照不到。
基:照不到,第一是膽有問題,第二是如果膽有問題的時候,你進食會經常覺得沒有胃口,好像經常有東西脹著脹著的。
國:這是連帶的。
基:它的病徵是這樣,未發作之前,不想吃東西,肚子經常覺得脹著,所以經常被你太太罵,你吃東西罷,怎能不吃東西呢?但是肚子脹著,怎吃呢?原來是膽作怪。做完手術後,胃口立即好了,可以吃食物。
國:加上我見基哥你臉色都非常好。
基:非常好就是假的,身體慢慢好起來,今日也好了一點。
國:所以今日也移師到你的家中。
基:還有,我也要跟這麼多聽眾講,首先謝謝葡萄樹和你,路途遙遠來到我家跟我錄音,這間村屋,我住了幾十年。
國:不遠,很舒服,村屋背山面海。
基:這兒的環境是頗好的,不過有時會有環境聲、鳥聲、狗吠聲或者有時會有車聲,如果你聽到,你就當在自己的家有背景音樂,因為你主要聽的不是那些聲,如果你要聽那些聲,你就不需要聽基哥說話,所以如果你聽到或者這些聲音騷擾、滋擾到你們的話,請你們包容包容。
國:哈哈。應該可以的,我們監製的技術是很高的。
基:咪(麥克風)的質素高。
國:是的,咪的質素高。基哥,今日想回應一下一位姊妹,她有一些問題雖不是很特別,但是背後又可以帶起我們去討論,又是好的。一位姊妹,她的署名真的叫「一位姊妹」,她留言給我們,問基哥一些問題。她的情況就是有一次到靈恩派的朋友那兒聚會,那些弟兄姊妹就為她祈禱,跟她說在祈禱中有神的感動,就鼓勵她繼續在現在的崗位上一直做下去–她是一位小學老師–不要隨便放棄,神要她留在這個行業必定有祂的心意。原本的問題其實比較正常,有時也會出現這些情況,背後所帶出的問題基哥可以回應一下。其實,祈禱裡有神的感動,這件事基哥又怎樣看呢?
基:我告訴你,首先,每個人的感受不同、領受不同,神會通過很多種不同的方法去使一個人明白祂的旨意,有一些通過第三者、有些通過第四者、有些通過第二者,有一些就直接告訴你。我的經歷就是不能靠別人,我一定要自己真真正正感受到神叫我這樣做,我才會承認這是神的旨意。
國:是的。

基:那麼怎樣才是神的旨意呢?怎樣才是真正的感受呢?現在就跟弟兄姊妹分享。每個人都不同,聖靈的恩賜是不同的,所以就不要說我要學誰,不要。我開始,也就是正式做侍奉之前,就是差不多讀那本聖經之前,我就說天父,我這輩子很愚蠢的,很信人的,聽人家講兩句我就會掉在裡面,所以被人害得很慘。如果以後你要我做什麼,要我怎樣行,祢一定要很清晰地告訴我,用什麼方法我不知道,祢一定有祢的方法讓我真正明白到是祢的意思,那麼我就會去做。有些人是翻聖經、有些人是做夢,有些人就好像「一位姊妹」那位靈恩派的弟兄替她祈禱受感動神一樣,這些事信還是不信呢?或者神真的感動那位弟兄叫他這樣說,他有這個領受,但是我有一些懷疑,只是懷疑,在那件事是關乎你自己的情況下,為何神要通過第三者而不直接告訴你呢?你本身也是基督徒,你也是神的兒女,為什麼他會這樣呢,這是一個大問號。他是為了安慰你而加上自己的意思,知道嗎?我也試過,我不是試驗或者是考驗人,我也認識一些弟兄姊妹是靈恩派,我不反對靈恩派。有一位朋友說是建一間福音酒店,他就看了一個地方之後跟對方談,談得很好、很投契,預備拿下這間酒店來做。
國:簽約的了。
基:差不多簽約。另外,沒過多久,在他們的教會裡,有一位弟兄(或姊妹)就說–例如那位弟兄叫阿國,他就說–阿國,我昨晚祈禱,神告訴我(不知道是祈禱還是造夢),你找一間酒店做福音酒店,改什麼名字、在哪裡都跟他的那間酒店完全一樣。嘩,我就覺得真的很厲害。
國:但是他之前有沒有聽過,等你先講罷。
基:那麼,真的會有這樣的事?我就覺得很厲害,由第三者去證實你的酒店是正確的,在何年何日簽約到現在,已經十年了,連影子都沒有。為何那個人會有這樣的領受呢?那個弟兄和姊妹,為什麼呢?因為如同別人問我夢是怎樣來的,夢是很飄忽的,夢怎來的呢?為何我們會做夢呢?夢究竟是怎樣形成的呢?這當然是一個謎。人們就說是平日所見所聞到睡覺的時候釋放出來。
國: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基:其實這個我不反對,但是我總認為我們人每日眼所見、心所想的就像資料一樣輸入到你的腦中,很簡單,例如你每日坐車經過的某處,你往外望,你望到什麼呢?你什麼也望不到,但是你有沒有看到事物呢?你自己也不知道。但是阿國問在路上有沒有見到藥房,你坐車經過好似見到有藥房,這樣,你會記起,這些資料不知不覺入了你的腦,但是你沒有刻意去記它。
國:在潛意識裡。
基:儲存在下意識裡,在做夢的時候,你心所想的,尤其是人,例如未完的心願、要做的、所想的,日間就沒有空,又辛苦又忙,夜晚靜下來的時候就希望處理一下自己心中的事,有多少事呢?就把深層的事釋放出來,所以夢是很飄忽的,忽然在日本、忽然在泰國,就是這樣。
國:忽然間在錄音。
基:因為你是沒有時間和空間,我試過,一個巴士站,我的那個夢做了一個小時這麼長。
國:是。
基:原來人的思考在一刹那里就儲藏很多很多事,再醒的時候,下個站也還沒有到,只是轉了一個彎,前後只是一個站, 那個巴士站一分鐘也沒有, 我腦海中裡有這麼多幻想、幻覺,好像做了一個很多的夢。至於這個弟兄,或者他平時他有講過,而這位弟兄聽到之類,就放在心裡。所以在禱告的時候–只是推測罷–這些巧合,你也可以說是很危險,如果單靠這樣的話,很多時候是有危險性的,因為第三者跟你本身是完全不同。
國:收錯(訊息)就大件事。
基:收錯訊息,叫你去跳樓,你不跳,叫你不要跳,你跳下去,就死人。所以我就懷疑這些事–不是不信,我們凡事相信–或者可能是撒旦,他是無處不在的,他為了要羞辱神的名,他故意叫你這樣說,這樣不兌現!
國:令人信心軟弱。
基:是,也會有。所以,最好就自己多一點祈禱,正式求神,神是很清晰的,你懇求祂,祂一定有一個很清晰的方法。
國:要印證。
基:印證是一定要這樣做。
國:我自己教會,我們一般都會教導弟兄姊妹,有什麼不明白或者有弟兄姊妹為你祈禱,他可能有一些領受,譬如一些是很方向性,譬如基哥我為你祈禱,神也愛你、鼓勵你,想你服侍,這些是很正常。就如剛才這位姊妹講的是很方向性的,你應該繼續做老師,繼續做下去,是很方向性的,我們教會通常一般叫弟兄姊妹最好就先聽,你自己回去祈禱,好似基哥所講的你自己回去祈禱,你再有不明白的時候,最好你就找你的牧者去分享,讓牧者為你祈禱,多些人守望你。通常關於我們做牧者的部分就永遠也不會講這些方向性的事。舉個例,基哥你是在教書,你問我們牧者牧者,我究竟在科大教還是港大教好呢?哪個才是神的心意。一般我們做牧者不會這樣告訴他,你在科大教就正確的了,千萬不要到港大教,我們都不會做這些事,因為我們覺得:第一,弟兄姊妹需要自己做決定,無理由要其他人替你作決定,你這樣也就是要人幫你作決定,對他來說都不是一個成長。另外,負責任的,其實坦白說就算我們牧者,也不能擔保我們所收的是對的、百分之百無誤,是嗎?我們覺得一個負責任的態度和精神是,我們都繼續為他祈禱、守望他,鼓勵他自己尋求,就好像基哥你所講的多求印證。
基:對,當然。這個有兩方面,第一方面是別人會出錯,領受錯誤;第二方面是不要墜入撒旦的陷阱裡,知道嗎?除了不準確之外,還羞辱了神的名。
國:不準確就大件事。
基:不準確最多也就是不作,但是原來你的神又說領受,他又說信心,他又說做夢告訴他何時何日怎樣怎樣做酒店,到現在十年,連影兒都沒有。我真的放眼去看你怎樣厲害,不是考驗別人的信心,我信,但是否真的可以這樣呢?但我始終信一件事,就是當神直接給你啟示的話,你所領受的就一定是真的。
國:那時,我們教會有一個笑話,真人真事,很好笑。有一位弟兄第一次學結他,他就對組長說,我早幾天祈禱,神感動我叫我對你說。組長當然會問是什麼事呢,神有什麼感動你。弟兄就跟組長說神感動我,叫我叫你將那支結他送給我,然後組長就呆了,接著就很有智慧,答他,神感動你,但是神沒有感動我。哈哈,然後就打發了他走。這個其實也是我們要去小心,我個人不反對我們祈禱或者會有領受,不過我自己就多是用在自己身上,祈禱尋求神,求神帶領我怎樣做決定,特別一些大的決定,請祢給我方向。不過,在為人祈禱的時候,我自己都會很小心,盡量不會講這些方向性的話語。我站在一個牧者的角度,我覺得未必是很有智慧和很負責任。
基:我覺得很多時候,牧者給人們的答案很廣,也就是模稜兩可,左又可以、右也可以,你不敢去誤導人們,你也不敢講哪一件事是對的、哪一件是不對的,所以那些答案不一定很清晰。在這樣的情形下,其實我自己也不很接受,因為沒有一個很明確的答案。因此,由於我自己不喜歡這件(沒有確定的答案),所以當別人問我,我一定有一個很清晰的答案,畫一條線,這條線是這樣的,不能過界,過了界就不可以,我認為這樣才是。這樣做或者是對的,或者是不對的,我也不是說你一定要這樣做,我只是將我的意見給你,你綜合你所有的意見作為一個參考。
國:是的,也就是最後你自己做決定。
基:對。
國:所以其實希望回應到這位姊妹的疑問。問多一點,最後也是,我覺得有什麼不明白就捉住你的牧者。
基:這樣沒有吃虧,起碼多幾個人知道。
國:跟長者分享,沒有吃虧。
基:三個臭皮匠,一個諸葛亮。
國:一人計短,二人計長。
基:三個人就計到很長。
國:計到盡,哈哈。
基:很快,時間轉眼又到,今集差不多到這裡。基哥,下一集又有好東西,又有聽眾要回應。
國:我就想找一些精彩的事,連我自己也未思想過的事、問題,我就最喜歡。其實我就間接跟發問者來交流。
基:互動,希望聽眾給多些難的問題我們,刺激我們,所以也呼籲聽眾多些回應,多些問題給我們。我們盡量就在節目中與基哥一起回應大家。你們真的不需要客氣,你認為有什麼不對,你可以寫信來大家談談。大家弟兄姊妹一家人無所謂,你小過我,是我的弟弟、妹妹、兒子、女兒,我不在乎,你指證得對的話,我是百分之一百接受,但是要合理。什麼是合理呢?就是真理在神那裡。從人的角度去看一般也要合情合理,是嗎?
國:所以我們也是帶著一個開放的態度去做這個節目,如果你覺得不是十分對和妥當,歡迎聽眾問我們,一起求教、賜教。

支持我們


見證:

# TAG

12支派 Dr. Bisi Afolayan English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十二支派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堂與地獄 奇妙的創造 家庭 屬天啟示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復活 愛情 憂鬱 抑鬱 敬拜 星球大戰 月朔 梁永善牧師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猶太節期 琴與爐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靈修文章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