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馬照跑舞照跳

八十年代有一句話叫「馬照跑、舞照跳」,所有香港人都會掛在口邊,因為這句話關乎我們的前途。這句話用來形容當年的我也不錯,回到父母身邊以後,我便忘記了天父聽了我的禱告,繼續「馬照跑、舞照跳」的生活,結果到危機再次發生的時候,立即被殺個措手不及。

「馬照跑、舞照跳」這句話出自當時的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的口中,所指的是香港回歸中國之後享有「一國兩制」,香港可以享有高度自治,社會制度、司法制度、以及市民的生活方式都不會改變,不單是回歸後不變,鄧小平更大膽承諾五十年不變,香港人可以「馬照跑、舞照跳」,繼續這些以往只會出現在資本主義社會的娛樂活動。

隨著社會氣氛穩定下來,經濟再次蓬勃起來,我的父母又再次在投資上獲利,他們的磨擦也減少很多,我們一家人沒多久便搬回香港,後來又從那舊區的小房子搬到跑馬地一間比較大的房子居住。

那時候,每逢星期六上午爸爸都會帶我去芭蕾舞學校上課,有時碰到下午是賽馬日,爸爸便會到投注站「買馬仔」,他在裡面排隊的時候,我就在外面等他。小時候的我當然不知道什麼是「一國兩制」,我只知道「爸爸的馬照跑,我的舞照跳」﹗
第三章:馬照跑舞照跳 (圖1)
爸爸媽媽的磨擦雖然減少了很多,可是他們的感情仍然淡如水,小學的時候,他們都是分房睡的,那時候我跟爸爸一間房,媽媽跟弟弟一間房。爸爸在我心目中是一個溫文儒雅、風度翩翩的男人,他穿的是剪裁恰當的西服,他出入的是高級的地方,聽的是英文歌、古典音樂,看的是《明報》、《信報》、《新晚報》,他從來不會說三道四,他喜歡賭錢,可是很會節制。

初小的那幾年我都是跟爸爸一起睡的,他會給我買許多童話故事、寓言故事的卡式帶,我們睡覺之前會一起聽故事、聽音樂、談談天才悄然進入夢鄉。一間房子、兩個房間,媽媽和弟弟的房間又是另一個我所不知道的世界了。

小時候,我不太喜歡媽媽,覺得她老是在同一些問題裡打轉,令我感到非常煩厭。她時常跟我和弟弟哭訴爸爸如何如何欺負她,自己如何淒慘,時常哭哭啼啼,說要不是為了我們兩姊弟,早就了結自己的生命。

我覺得媽媽很傻,我總是很努力嘗試幫助她用一個理性的角度去分析事情:「既然爸爸那麼差,那你為什麼不離開他呢﹖」她便會回答說因為他是她第一個男人,17歲的時候傻呼呼的跟了他。

「但既然你認為他這麼差,你可以選擇離開。」

「我根本沒可能跟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我只愛你爸爸一個人。」每一次的對白幾乎都是一樣。

「既然是你自己選擇跟他在一起,請接受他是這樣,哭哭啼啼也無補於事,不見得事情就會改變過來。」

一直以來,我對媽媽的遭遇非常同情,我也不是沒見過爸爸意氣用事之下出手打媽媽,可是我認為她自己也有責任。記得當時曾經有一個喪妻多年的男人追求媽媽,那個男人很關心媽媽,對我們也很好,當時年紀小小的我非常衷心地提議她改嫁,可是媽媽還是選擇留下來跟著這個她深愛、卻總是令她不快樂的男人。

媽媽喜歡以分享心事來方式來處理平日的生活壓力,每一次家長日,就是我如臨大敵的日子,不是因為我的成績不好,害怕被老師和媽媽責罵,因為我的學業從來都不用家人擔心,而是媽媽又再令我陷入尷尬難堪的場面。

每次家長日,她總是纏著老師不放,把老師當成盡訴心中情的對象,老師一日之內要見三、四十個家長,每個時間其實只有十分鐘,最初老師當然會適當地安慰一下,然而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老師見情況不妙,便非常努力地打完場,我不知道媽媽到底是太過遲鈍、抑或過份投入,她總是完全沒有反應,又繼續把話題扯回她的悲情世界,完全不理我和老師的感受,又令其他家長和同學久等,令我感到非常尷尬,試過很多次,我們因此吵起架來,甚至當場灑淚,我不明白,我的成績那麼好,為什麼每次見家長都要弄得這麼不愉快。

這還不止,有時候我的同學打電話來找我,碰上我不在家,她便會拿著我的同學不放,人家尊重她不敢掛線,她不明白只顧不停吐自己的苦水,回到學校的時候,我的同學便拿著那些材料來取笑我,那時候我真的感到無地自容。

幾十年來,她跟很多人吐過了很多苦水,可是事情仍是在同一個圈圈來打轉,作為女兒的實在無奈,我曾經發誓說:「我長大以後一定不要像我的媽媽,我要做一個比她出色的女人。」

哈哈﹗結果,我長成了一個跟媽媽一模一樣的女人,甚至過之而無不及,這真是一件讓人非常沮喪的事啊﹗大家一定很好奇吧﹗為什麼會這樣呢﹖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現在,讓我先向大家介紹我的「高能弟弟」。

我的弟弟是一個很善良的男孩子,小時候我們感情很要好,我很愛他,他也很愛我,幼稚園的那段日子,爸媽常常不在我們身邊,我們總是互相照顧,到那裡都是手拖手,很多人都以為我們是攣生的。

小時候的他大概是因為看了童話故事和電視劇,以為結婚就是愛,所以常常跟爸媽說:「我愛姐姐,長大後要跟姐姐結婚。」哈哈哈﹗他不知道什麼是結婚,更加不會知道什麼是亂倫,因為那時候的他是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男孩,比他大一歲的我便告訴他:「姐姐愛你,但不會跟你結婚,我會跟另外一個男人結婚的。」可是自從爸爸媽媽分房睡後,我們也不再像幼稚園時期那麼相親相愛了。

我和弟弟在同一間小學唸書,他在學校是出了名的搗蛋王,總是給老師惹來很多麻煩,老師有時候也會走來找我詢問弟弟的情形,我總是十分無奈,覺得自己好像有點責任似的,可是我也束手無策啊﹗

基於我的弟弟在課堂裡不受控制,老師認為弟弟很可能有智力問題,於是安排媽媽帶他去做一些測驗,誰知結果告訴我們他是「IQ爆棚」的資優兒童,我們知道後都感到很驚訝。後來,弟弟被轉介到一個機構,我們也因此認識到原來香港有不少像我弟弟一樣的孩子,他們都是智商奇高,卻缺乏一般社交能力的孩子,他們的IQ也沒有真正反映在他們的學業上。

另一方面,父母的感情問題也引致我和弟弟的關係出現了無形張力,因為爸爸比較疼我,媽媽和弟弟很多時都會感到被忽略,他們「有冤無路訴」,不知不覺便會把情緒發洩在我身上,而我因為感到媽媽比較偏心弟弟,因此惱怒他。過了幾年,爸媽重新把我安排跟弟弟同房,可是那個時候我們的感情已經無法回到最初了。

那些年來,週末跟爸爸一起「馬照跑、舞照跳」的日子就是我最快樂的時光,這是我一個星期當中最期待的事,爸爸待我像小公主一樣,又會教我很多東西,有時候還會帶我去一些高級的地方吃飯。爸爸的愛成為了我的避風港,我享受著這種親密無間的關係,殊不知我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掉進了一個漩渦當中,引致日後我在建立男女關係時,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我渴望找回當初那一份被寵愛的感覺,我渴望找到一個如我父親一樣的男人,結果卻換來滿身傷痕,直到後來我回到主耶穌的懷抱,認真查考聖經、研讀了不少有關男女關係的屬靈書籍,才漸漸明白過來,了解到這份帶著缺憾的父愛如何影響我跟異性的相處。

這種「馬照跑、舞照跳」的生活亦令我不知不覺遠離了那唯一信實不變的主宰,我像很多被寵愛的女兒一樣,把所有的感情和安全感都投放在爸爸的身上,結果當我們的感情因環境變遷而改變時,我的世界便一下子崩潰了。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