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幸福的所在

我渴望有情人終成眷屬,像童話裡的公主王子,像電視劇裡的男女主角,步入教堂,從此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我相信這就是幸福的所在,於是這幅圖畫成為了我一生所盼待和追求的,最後我卻發現那不過是一個幻影、一場夢,咫呎天涯,原來幸福就在原處。

我喜歡童話故事,因為它們都是甜蜜而美好的,那些圖畫都很漂亮,王子都是英勇並情深一片,公主都是漂亮而善良,我渴望像那些公主一樣,遇上我的王子,然後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我想一直以來,我對愛情的想像大部份都是來自童話故事,這些故事帶給我對男女關係的幻想和一種深切的渴望。

我是一個行動型的人,從來都不會坐著空想,我認為有幸福就要去追,有計劃就要有行動,我身體內就是有這麼一種DNA。大概是因為我學習能力太強,並且懂得舉一反三(哈哈哈﹗:p),所以六歲讀一年班的我已經起來追求這個「幸福的美夢」,急不及待要找到我的王子。你一定很好奇,一年班的我到底是怎樣找王子呢﹖

童話故事裡的王子和公主都是在舞會認識的,小學時代沒有舞會,只有在學校裡才會接觸到其他男生,我就順理成章把學校當成了童話世界,把小息當成結識王子的時間。

那麼,王子是誰﹖當然是班上成績最優秀的男班長啦﹗於是,每逢小息,我便跟在他的後面,直到小息完結的鐘聲為止﹗我也忘了我這樣跟著他跟了多少日子,他見我時常跟著他,有一次終於忍不住跑開,他跑我也拔足去追,當年像一粒「小豆釘」的我就是這樣追著一個男同學在操場上跑來跑去。哈哈哈﹗

有一天,他有點不耐煩,不知怎地我們吵了地來,他沒我那麼好氣,情急下把我推倒在地上。我從地上爬起來跟他說:「哼﹗你打人﹗我要告你﹗」我很生氣,便沒有再跟他玩。很好笑吧﹗是的,小時候的我就是這樣「低能」。

中學時代,對愛情的認識「增多」了,開始在電視劇裡見到一些跟童話故事不同的愛情故事,這些故事曲折一點,多一點生活化的元素,有時候是古裝背景,有時候是時裝背景,然而,離不開都是一條公式,男女主角經歷了許多波折之後,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步入教堂,然後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那時候,英皇道天后一帶有很多婚紗店,每一次坐在電車上,電車一邊開動,我的眼睛便一邊緊盯著櫥窗內的婚紗,彷彿自己就是那個快要出嫁的新娘子。

第一章:幸福的所在 (圖1)

升上中學,媽媽要我選讀女校,事實上我也要為她這個決定感恩,要不然,以我的性格應該更早失身和懷孕。那時候,沒有男生可以暗戀,後來我留意到一些高年班的同學,她們的打扮、行徑像男生,在球場上馳騁無敵手,我恍如在舞會上遇上了英俊瀟洒的王子一樣,不禁芳心暗許,順理成章成為了她們的小粉絲,天天在操場上觀看她們打球,為她們吶喊。

她們是高年級生,我只可以做個小粉絲,別說追求,就是做朋友也不太可能。沒想到後來我身邊出現了一個「貌似」男孩的女同學,

那時候我剛搬了家,跟這同學成為了同路人,每天坐同一路線巴士回家。她屬好動的類型,熱愛運動,一頭清爽的短髮,我們每天在路上總有說不完的話題,漸漸地我對她產生了好感,終於有一天,我鼓起了極大的勇氣向她告白。

「我發覺我有點喜歡你……」

「吓﹗我信耶穌的,不會跟女孩子拍拖。」我沒想到她會這樣回應我。

「信耶穌便不可以跟女孩子拍拖嗎﹖」

「是啊﹗」

我當時根本完全沒有這個概念,便追問下去:「為什麼信耶穌便不可以跟女孩子拍拖﹖」我是那種「十萬個為什麼」一定要尋根究底的人,她抵不過我的追問,便邀請我參加慕道班,決定要把我這個問題少女交給修女。

參加了慕道班,我很快便把對她的那一份感覺拋諸腦後,我好像發現了「新大陸」,開始積極參與學校內的宗教活動。我很喜歡上慕道班,慕道班的修女跟另外兩位擔任校長和訓導主任的修女不一樣,她很好人、又很關心我們,慕道班的氣氛跟平時上課不同,修女會循循善誘地跟我們講解聖經,我很喜歡聽修女講聖經的故事,往往是班上最留心和最踴躍發言的一個。

我還參加了學校的聖母軍,跟同學們一起去醫院探訪病人,在彌撒當中收集奉獻,有時候從公教進行社購置一些物品來,讓參加彌撒的信徒選購。有時候,我會一個人走到教堂祈禱和唱詩歌,我又會把我的心事都告訴天父,因為我常常都會得到天父的幫助,所以我很相信祂。

上了慕道班一段時間,修女問我要不要領洗,我當然立刻說好,可是因為我未滿16歲,要先徵求家長同意,我滿心歡喜的回家請示媽媽,卻得到了一個令人失望的回覆:要等到18歲才可以決定自己的信仰。

媽媽不贊成我領洗,因為她自己信日本佛教,覺得自己女兒未成年,應該跟她信佛。那時候我什麼也不懂,媽媽信佛便跟她到佛堂,媽媽唸經,我也就跟著唸。那本不知何方言語的經書,我可以從頭到尾原汁原味的誦出來,我卻從來得不到什麼回應和幫助,可是到後來參加了慕道班後,我卻愛上了祈禱,因為我不單感受到一種奇妙的平安,更經歷到上帝一次又一次的幫助。

我很想靠近這個天上的父親,我很想事奉祂,很想幫助別人,我很想變得像修女一樣溫柔又慈祥,那時候,我一心以為等到18歲便可以領洗,豈料沒多久我便離開了。

我離開了,繼續去找我要的幸福,追那「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的美夢,我以為只要能夠走快一點、認真一點、付出多一點便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結果走到了天涯海角,甚至付上了生命的代價,到最後卻發現咫呎天涯,幸福就在原處。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