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佛門」進入「基督」裡永遠生命的追尋

<起始「永遠生命的追尋」> 我出生在一個信仰一貫道的家庭;從小的記憶是父母長期茹素;偶爾他們帶我去「聽講道理」,實行「千叩首」的跪拜儀示。並且告訴我:被點傳了以後,就在「無極老母」的生命冊上掛了名。這在我小小的心靈,種下了對未知人生「追尋」的渴望。   大學時期,讀的雖是外文系,卻常喜愛閱讀哲學書籍:因感我的生命中有空缺,想藉由哲學探討或許能有解答。然而遍讀古今中外名著;西方古典如荷馬「史詩」、但丁「神曲」、「浮士德遊地獄」……等,近代存在主義如尼采、叔本華……等的作品。乃至中國老子道家思想的無為而治。我心靈上的空虛與無助卻更與日俱增。 <遁入空門,卻叫「白布染成黑布」>   大學畢業第二年,與一群「寫作研習會」的同學到花蓮旅遊,被接待到一座佛寺;當晚參加他們的「晚課」,經文中說:人生無常,當速求解脫。讓我悲從中來。後來又翻閱了「大藏經」,就決定出家,期許能專心修行、了生脫死、究竟涅槃(修得永遠生命)。   二十六歲至四十九歲,二十三載人生的黃金歲月,在出家的日子裡匆匆飛逝;出家生活沒有想像中的清淨;不免還是俗事纏身。曾在佛教會擔任行政工作,也看盡人際關係的虛假。後來有機會在佛學院從事教職有十多年,比較有時間專心佛學理論的研讀與實踐,及密法的修練。竟然還是遇見有人為了名利,明爭暗鬥;心想空門尚且如此,何處還有淨土?害怕自己將不再如當初學生般的單純;硬是要一塊白布被染成了黑布。這世界我認為沒有指望,就和一般老年人一樣說:「念佛就好」;只能寄望來生「極樂淨土」。這樣閉門修淨,約有半年,直到美國一位老和尚,請我到美國與他籌辦佛學院。我似乎又重燃希望,懷抱作育英材的理想,於一九九七年九月三日遠征美國,欲展開我對佛學教育的抱負。   再度我遭遇的是良心的取捨:揀擇不願同流合污,我不想再背負這種「多作多錯」的責任重擔了。我決定四海雲遊,希望能尋訪、巧遇某位高僧大德,有幸得蒙指點,纔不枉費這半生辛苦的修道。 <「因信稱義」得獲新生> 在離開美國之前,我和大學時一位最要好的同學碰了面。她特別告訴我:她已信了主耶稣基督。並邀請我與她同去聚會。我思想:美國是一個基督教國家,何妨前往一探究竟,就答應和她同往參加。 聚會中,我聽傳講「認罪悔改,唯有信靠主耶稣基督救恩,就得永遠生命」信息的同時,心中感觸良多。思想佛教不也勸人要常常「懺悔」,可是何以眛著良心、虛假為善的,卻大有人在。原來真是沒有義人;一個也沒有。這是一個「因信稱義」的福音。過去在佛教;是不承認有一位創造宇宙、天地、萬物的神。今日得知祂還是「自有、永有」、「昔是、今是、以後永是」的神。而當時的我,卻真願意相信「祂真就是」。於是我心中默禱說:「主耶稣!如果祢是真的,祢來找我」。 當時的我,仍是一個穿著袈裟的尼師;會後,同學仍然送我回「佛教精舍」;只是手上多了一本包裹著的聖經。得空我就翻閱它,非常阿們聖經上的字句。不意心中興起另類的呼喚,聲聲叫我要信靠主耶稣。可是人生,活近半百,要作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誠非易事。為了抗拒神的呼召,我急忙跑去臨近的一位弟兄家裡,告訴他說:「我不可能信耶稣、除非我瘋了」。我認為我說完這話就沒事了;並很篤定不再跟同學去聚會。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接下來的日子,全不在我的預定裡。我竟然順服地跟著同學,再去參加主日聚會,也莫知所以地答應作見證;竟說:「我今日在眾人面前承認主耶稣基督,主耶稣基督必定在天父面前承認我」。此時,我真經歷到一位有權能、主宰我的神。於是禁不住,我主動要求受浸。 <主耶稣是永遠生命、道路、實際與活泉>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六日,我脫卻袈裟、喜樂地受浸;歸入主的名下。至今,將近九年,「聖靈」一直親手在帶領我,積極四處傳福音、為主作見證。那怕佛教徒說我背叛,或惋惜我修行不夠堅定、不該中途退敗。但是感謝主!「主的靈」在我裡面,「那靈」以「神的話」親自來安慰我、加添我力量,並一次一次更多光照我;原來過去、未信主以前,自以為是、或經上師印可的修行境界,全是「撒但」的詭計;「邪靈」在我身上作的工。如今,主自己來將牠們一一驅趕出去,拆毀我的己、老舊。並有「聖靈」澆灌,「那靈」開通我「神的奧秘」,纔驚覺神對我的呼召何其浩大。若非祂的憐憫,我不過是如一隻井底之蛙一樣,以管釐窺天;自得意滿地陶醉於吐吶、禪修,以至終了吹破肚皮,寂寞孤單地死去罷了。讚美主豐富恩典,「是神用祂全般的智慧和明達,使其向我洋溢」,這恩典讓我看清過去的我,何其可憐、愚眛;人的「自義」不過仍是在律法之下、肉體的死亡裡。這恩典是「那靈」,以「生命之靈的律,在基督耶稣裡,已經釋放了我,使我脫離了罪與死的律」。對於人的「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總算有了答案;我同情那些不認識主、又喜歡虛假為善的人;因為他們是「被肢體中罪的律」擄去,他們死在罪與黑暗之中;自己在作甚麼,他們自己不知道。若不是神的恩典,叫我們白白領受祂所賜的「永遠生命」-「神的奧秘」,誰能參透?主又光照我:半輩子修行,只讓我有如一口枯乾的井。如今有了祂這活泉,祂會叫我肚腹流出活水江河來。                                 <傳福音、作見證,是我喜樂與滿足> 感謝主,這九年來使用我這卑微的器皿,也能見証祂的榮美,走往國內外傳楊神國的福音;記得第一次向我過去的一位佛教徒傳福音,她很快地願意相信;後來她見證說:我對她說:「不要再修行了,沒用的;唯有倚靠『聖靈』」的帶領。」感謝主,神記念她單純的心,如今她喜樂地活在召會生活裡;她說還好有主耶稣的救恩,解除了她曾經有過,修行上的矛盾和衝突。另有人聽了我的見證,也願和我一樣;就呼求主名,求主自己來找他。果然一星期後,他打電話告訴我說:他真的遇見主了。我又遇見一位準備要出家,為了發願度化眾生的家庭主婦;我告訴她:「只有『神是愛、神是生命、神是光」沒有祂,妳只是耗盡妳屬人、有限的生命,終其一生徒勞無功而已。」她信了、得救了;也挽回了她的婚姻。有一位師父不願再與教團同流合污;躲在家裡寂寞地修行。我鼓勵她要走出「撒但」黑暗權勢的挾制;有很多弟兄姊妹特別為她禱告。她終於信主了。每次當我打電話給她,她都必先開口說:「讚美、感謝主!」,我就與她一同歡喜快樂。又有一位佛教居士會會長(國內外很多佛教大法師,認識她,卻不見得認識我);她在佛教的奉獻超過千萬;當她聽到我說:「『神是自有、永有的』;信的就是這一位。」她竟然說:「好,那我信了。成佛,有沒有,誰知道?」不久他們夫妻都受了浸,歸入主的名下。 <如今我活在「永遠生命追尋」的盼望中> 主的恩典數算不盡,祂的見證要遍及全地,眾聖徒藉著信靠耶稣基督、「那靈」內住、分賜、膏抹、交通,叫我們能領略「神那闊、長、高、深;超越知識的愛」,「使我們被充滿,成為神一切的豐滿」。讚美,感謝主!越早信入神的恩典,日子越久,領受的也就越多;如經上所記- 「你們既聽了真裡的話,就是那叫你們得救的福音,也在祂裡面信了,就在祂裡面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這聖靈是我們得基業的憑質,為使神所買的產業得贖,使祂的榮耀得著稱讚」(弗一13,14)。 哈利路亞!讚美主!神「永遠生命」;何等實際、何等豐富、何等榮耀!祂讓我追尋祂作永遠生命,永不止息。感謝主!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