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神聖的渴慕

音訊:廣東話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字整理:Betsy So/校對:Fanny

分享:馬健明牧師

很高興有今天和明天的時間,在座很多人我也認識,因為都是教會的人,可能聽我講道已經有很多次。不過每一次聽,好的東西不怕聽多一次,是不是?有很多人也在這裡遇上。今次講的題目,是我很想講的題目,所以我完全沒有後悔答應到這裡分享。在我講的時候,我求聖靈一同幫我預備。我面對的問題不是沒有話說,而是太多話想說,不知該說什麼。

講到《新婦》這個主題,其實是太豐富。第一太多資料,不知道什麼適合大家,聖靈是要大家聽,所以我便祈禱。來之前是「聖靈求祢幫我去預備」,來到以後,上到台上,我的禱告是「聖靈祢要說什麼,祢可以說,不要被我所預備的限制。」所以大家應該有個彈性,就是說有時不一定跟隨我的筆記,大家可能手上沒有筆記,是不是?我是有的,我不會跟不到我的筆記,大家都不知道我筆記的內容,講完了大家便會知道。

開始之前,我們作一個祈禱:「聖靈,我求祢幫助我們去明白,因為這個題目不只是講,用頭腦去明白,而是要用我們的心去明白。求祢在這個時間,祢來掌管這個時間,講員和每一個弟兄姊妹的心。叫我們今天晚上在當中,能夠真的知道神祢要我們知道的,不只是頭腦知道,並且我們的心被感動,我們的心被激動。叫我們更加明白神是多麼愛我們,更加明白我們的身份如何。我們這樣祈禱,奉靠耶穌的名而求,阿們!」

剛才我說為何我這麼喜歡講這個題目,因為這個《認識神是新郎》改變了我整個人生和事奉。如果不是這個認知,我現在不會站在這裡講這些事情,我現在也不會做我正在做的事。不是說我以前做的事情不好,是很好的,我在教會裡做主任牧師,二十五年的時間,很努力地在教會服事,每星期預備講道,也很忠心去講道。但是這兩天所講的,改變了我和家人,和很多人的生命。或者這樣說,改變了這一代很多人的生命,因為神來到,祂不要看到一間不冷不熱的教會,祂要一班很熱心愛祂、火熱的、為祂瘋狂的人,去迎接耶穌第二次回來,所以這是聖靈的工作。

其實要離開,至少對我自己來說,如果不是聖靈使我變成這樣,我不會離開工作了二十五年的浸信會。因為在那裡太過安全,教會對我也不錯,因為我所需要的都得到供應,被照顧得很好。為什麼要離開這麼安全的環境,去到一個你完全未知之數,就是因為對神的愛,並且既然做人未為神瘋狂過,現有機會,死之前為祂瘋狂,為何不瘋狂一下呢?反正也要死,信了一世都沒有什麼瘋狂的事情做到,為耶穌的緣故,死就死吧!這樣便得生,因為聖經說,你為耶穌死,一定得生命。

所以我鼓勵大家,你如果未曾為耶穌癲過,一生人你總要為祂癲一次吧!如果不是,你的信仰就好像鹹魚一樣,如果不是,你的信仰,你又為何要信?就只是每星期回去聽道,那也是好的、不錯的,不過又不能行道,想這樣做又做不到。所以這個我們的認識,我希望這兩天不只是頭腦的認識,而是我們的心被神的榮美,祂的美麗所奪取,以致當我們被神的美麗所奪取時,我們便會瘋狂,因為唯有愛使人瘋狂,你知道嗎?

因為你愛一個人可以為他瘋狂,我們都明白,拍過拖的人都明白。當你追一個女孩的時候,你會為她瘋狂。我其實只追過一個,其實也不只一個,認真只追過一個。有更多,是的,我已交待清楚,是有更多。應該那麼說,以前有很多人追我,不過真是我追人,認真只追過一個,是瘋狂的。我沒有很多經歷告訴大家,大家會有的,你會知道我說什麼。你愛一個人,你愛你的太太,你愛你的丈夫,你會為他瘋狂,你會做一些令他覺得嘩然的事。

為什麼我以前可以那樣做,現在卻做不到?為什麼可以那樣做?這是愛令人瘋狂的特性,為什麼有那特性?其實,神這樣做是用來叫人愛祂愛得瘋狂,不是叫我們愛這個世界愛得瘋狂。你愛這個世界愛得瘋狂,便死定了,是不是?因為這個世界的回報,就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就是焦慮。但愛神,對神瘋狂的回報就是你永遠,你一世人,有生之年都墜入神長闊高深的愛裡。

為何今天我們變成這樣?為何香港的教會變得不冷不熱?為何今天教會只是講多過做?為何仍然有這麼多人未信耶穌?為何敬拜時肉在動而皮不動?為何只懂講而不做?為何聽這麼多講道而行不出來?其實我們基督徒是很想做,不過沒有那種動力,什麼動力?是愛的動力,是那種愛神的動力。所以聖經說「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去愛主你的神」,就是這個意思。你有這個動力的話,你可以為神去瘋狂。當我們認識神,神讓我們認識祂是我們愛人那一面的時候,我們就可以為祂瘋狂。

不過在這裡剛開始便要澄清,我講這個認識耶穌是bridegroom,是新郎,或者認識神是新郎,我們不是說人世間的情愛,人世間男女的情愛。所以你不要說:「Oh!耶穌是我的男朋友。」耶穌不是你的男朋友,耶穌是你的主,是你的神,祂是新郎。聖經裡用這一種描述,是要告訴我們,我們的位置,是要告訴我們,那一種很pure,很單純,很純潔,好像一個新娘等候新郞,那一種純潔。是要告訴我們,我們有那麼一個位置,一個地位,一個identity,一個身份,是可以和神建立一個很親密的關係。

所以當我在講下去的時候,你不要想:「Oh!耶穌是我的男朋友,真是好了!」那麼男士們怎麼樣?「Oh!耶穌是我的女朋友?男朋友?」我們不可以用這樣的比喻,所以我們要有一個靈裡的超越,Amen!所以我一早便開始講明,以致我們有一個這樣的超越。我們是在講一個地位,一個身份,我們是可以走近,去到神的面前,和神有一個很親密的溝通和關係,Amen!

在末後的時候,什麼令我們瘋狂呢?敬拜會令我們瘋狂,敬拜是什麼?敬拜就是全心全意,什麼是敬拜?就是你去拜那些值得你表達敬意和欣賞的,和你對它的迷戀,你去拜它。末後的時候,有兩個敬拜運動,一個就是撒旦的敬拜運動,一個就是耶穌──神的敬拜運動。

聖經裡啟示錄十四章九到十一節,那裡告訴我們:「有第三位天使,他大聲說:『如果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手上受了印記,這些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這些酒倒在神憤怒的杯裡,是純一不雜。他要在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和硫磺裡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他名印記的人,晝夜不得安寧。』」

有兩個敬拜運動,一個是拜獸的敬拜運動,一個是拜神的敬拜運動。所以在末後的時候,我們沒有機會選擇中間路線,你或是在這邊,或是在那邊。因為你如何認識你的身份,便驅使你去那一邊。如果你不認識你是神的新婦,你便很自然會去拜獸那一邊。因為我們都是活在天空屬靈氣惡魔爭戰的底下,我們活在一個巴比倫的系統底下。所以這裡告訴我們,在末後的時間,有一些人,他們是拜獸的,這些人會和獸一同面臨一個很悲慘的結局。那些拜過獸的人,他們是受了印記,是永不得安寧的。同樣,那些拜耶穌的人也受了印記,神給他們新的名字,也是直到永永遠遠,但不是永不得安寧,而是永遠在永恆裡,去驚歎我們所信的那個神的美麗,和在永恆裡去驚歎祂的作為。

所以兩個運動,在現在是可以選擇,但也是沒有選擇,為什麼?你認識你是誰,便決定了你的選擇是什麼。所以如果你認識你是耶穌基督的新婦,很自然你會選擇去愛這個新郎,很自然你會選擇去敬拜這個新郎──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不過如果你沒有這個認識,你便會被這個世界的風氣所影響,被這個巴比倫的系統得著你,你很自然去敬拜這個獸。到最後你沒有機會回頭,你不能回頭,因為你已經泥足深陷。

在啟示錄第五章第九節至第十四節:「他們唱新歌,說:『祢配拿著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為祢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來的人,叫他們歸於神,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他們在地上執掌王權。』我又聽見,我又看見且聽見,寶座與活物並長老的周圍有很多天使的聲音,他們的數目有千千萬萬,他們大聲說:『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我又聽見天上、地上、地底下、滄海和天地間,一切所有被造之物,一齊都敬拜神,說:『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四活物就說:『阿門!』眾長老也俯伏敬拜。」

這裡是說一個永恆的敬拜運動,永恆的敬拜運動不是在永恆開始,是現在就開始。是那些能夠心裡承載永恆的人,我們已經做一個地上的預演,Amen!我們在做一個地上的預演,我們是在預演天上那個永恆的敬拜運動。所以這個我們對神的認識,這個認知──祂是新郎的這個認知是多麼重要。因為當我們明白我們的身份時,我們就和眾天使一同敬拜。今晚我們在敬拜,眾天使和我們一起敬拜,千千萬萬的天使和我們一起敬拜。所以我們在神裡面被這個感動,就是說:「主啊!我們要,我們現在就要決定,進入那個永恆的敬拜運動,敬拜耶穌的運動裡面,Amen!」

是由現在開始,是從今日開始,所以敬拜不是剛才一小時多的敬拜,或在星期日一小時多兩小時的敬拜。敬拜根本就是我們的生命,根本我們的生命就是一個敬拜。當我們的生命在敬拜時,其實我們就是活在永恆裡面,或者這樣說,是永恆已經入侵了我們的人生。所以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我不須要懼怕,因為永恆已經在我們當中。你知不知道永恆已經在我們當中?我們不須要懼怕,因為聖經告訴我們,我們和天上面是連線的,icloud、iheaven、ieternity,Amen!我們是連接於永恆的,所以我們看事物,是從一個永恆的角度,我們讀聖經,是一個永恆的夢想。我們相信聖經的話語,能夠幫助我們,帶我們進入永恆。

剛才我講第一個,就是未後有兩個敬拜運動,今晚是一個引言,所以其實今晚不應該講得那麼激烈,因為是一個引言。如果今晚很激烈,那麼明天怎麼樣?如果今晚講得很激烈,明天失了聲,那麼怎麼辨?但當你站在這裡,就不由你控制,是不是?聖靈就劫持了你,即是綁架了你,是不是?你看得到你便做到,你看得到你將來在永恆裡,和神一同敬拜,你現在就能活出這樣的生命。

你如果看不到,現在就好像一條蛇那樣,不像人那樣,因為你看不到。怎樣能看得到?就是憑信心,就看得見。你是否看到?我們是正和長老和眾天使在永恆裡,在驚奇裡敬拜神。你看到的就是這樣,你看得到便活出來。所以不是我們看得到的東西,控制我們的生命,是我們看不到的東西,控制我們的生命。是屬靈的東西,控制我們今天怎樣做一個基督徒,怎樣去過我們的每一天。

教會是基督的新婦,這一個啟示,其實教會在新約聖經裡,或者在舊約裡,都有不同的表達,特別在新約裡。當聖靈開始了教會,當耶穌基督講關於教會,當保羅論述關於教會,有超過一百種不同的表達方式,有不同的圖畫,去描述教會是怎樣,是軍隊,教會是一個聚集,教會是戰士的集會,教會是一班信主的人走在一起,好像一個家,有不同的表達。但今天我們集中去思想的,就是教會是基督的新婦。

馬太福音第二十二章第二節,很容易記得222。耶穌講一個比喻,祂說天國好比一個王,為他兒子擺設一個娶親的筵席。如果這個比喻,為他兒子,這個王就是天父,他兒子就是耶穌,是不是?這些解經101,你不要說:「不是,我有另一個領受。」那麼便祝福你,因為我看不到這樣多釋經書有第二種領受,我們都說:「阿們!」耶穌講這個比喻,就是說天父的兒子擺設娶親的筵席。

馬可福音二章十九至二十節:「耶穌對他們說:『新郎和陪伴的人同在的時候,陪伴的人豈能禁食呢?新郎還同在,他們不能夠禁食。但日子將到,新郎要離開他們,那天他們就要禁食。』」這是因為有一些法利賽人去挑戰耶穌的門徒,為什麼施洗約翰的門徒時常禁食?禁食成那樣子,為什麼耶穌的門徒大飲大食?又去婚筵,又去吃罪人請的飯筵,是不是?鮑魚、魚翅應該都不會吃,那被視為不潔的,全部都不吃的。門徒一直去吃飯,為什麼不用禁食?為什麼不用遵守摩西的律法去禁食?

耶穌說什麼?祂說新郎同在的時候,便不須要。耶穌在說誰?一定是祂自己,是不是?解經101都懂,101即是最基本課,任何人都懂。這裡是說耶穌,他和我在一起時,便不用禁食,我走了就要禁食。那麼今天我們便要禁食,真是可憐!是不是?但耶穌一班門徒,為什麼不用禁食?因為他們和新郎在一起,所以就不用禁食,和新郎一起便開心,是不是?

啟示錄第十九章第七至九節,那裡說:「我們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祂!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那些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天使吩咐我說:『你要寫上,凡被請赴羔羊婚筵的是有福的。』又對我說:『這是神真實的話。』」啟示錄說這個羔羊的婚筵,我們正在預備,我們一生人正在預備,就是羔羊的婚筵。嘩!多麼好!

你有沒有預備過婚筵?我預備過兩個婚筵,一個是我自己的,一個我的女兒。是不是很開心?當然很開心,預備自己那一個,不懂得很開心,是不是?那時二十三歲,是不是二十三歲?是,沒有很多錢,但也很興奮。我們的媽媽說:「不用花錢的。」飲宴了兩天,把我們的積蓄,兩晚便吃光。但很開心,覺得值得。因為我們結婚後便立即讀神學,我們工作了六年,積蓄了一些錢,然後讀神學。原來我結婚的條件──我求婚,其實我沒有求婚,那時不流行求婚。現在為什麼人求婚搞得那麼大件事,又post上Facebook,又刻意,又有直昇機,又有旗,沒有這些也在沙灘搞。

我們以前好像沒有求婚那回事,我和女朋友交談間,「不如我們結婚吧!」「好啊!」就是這樣。「我們結婚吧!」「好啊!不過有條件的。」「什麼條件?」「如果結婚要和我一起去讀神學。」「結婚和讀神學是一個package嗎?」她說:「是的,我一直很想讀神學,不過我未結婚,媽媽不大放心,如果結了婚,有人一起便要去讀,而且結了婚如果還不盡快去讀,便不用去了。」也是有道理,妻子說的通常都很有道理,我覺得很有道理,那時無心思想,想多些便不會做。所以結婚之前,我們多少積蓄了一些錢,擺婚筵,然後給媽媽,已經沒有錢去讀神學,但是還是很開心,很奮興。

第二次是女兒結婚,也是很奮興,和她籌備這個婚禮,不在香港,在台灣籌備婚禮,和她很開心。當然很開心,台灣的酒席是香港三份一的價錢,香港要一萬元一圍,那裡只要港幣三千多一圍。很開心,已經很豪氣,可以很豪氣。嘩!五十圍是不是可以很豪氣,香港則不可以,沒有那麼多錢。真是很開心,而且能夠見到這麼多弟兄姊妹,這樣多朋友一起來,真是很開心。

如果我們基督徒的人生,其實就是籌備羔羊的婚筵,你說是不是很開心?那會扭轉你整個對事奉的形像,那種刻苦,那種痛苦。喂!我們在籌備婚禮,誰說是婚禮?耶穌的婚禮,誰是新郎?耶穌,誰是新娘?我們。我們自己籌備自己的婚禮,並且在籌備的過程中,被耶穌搞定我們,怎樣搞定呢?除去玷污,皺紋等類的病,Amen!嘩!是不是很好?即是我們在籌備的過程中,被神淨化了。我們成為一個無瑕疵的新婦,去迎接新郎,你說這不興奮嗎?你說那個啟示和認知,不是叫我們做基督徒做得很興奮嗎?不是拿走所有的沉悶嗎?

哥林多後書十一章第二節,那裡說:「我為你們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給一個丈夫,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保羅說:「我真是很jealous,很憤恨,很忌邪。」你是一個什麼?是許配了的童女,一個貞潔的童女,要獻給基督。保羅正在和那一間教會說話?和哥林多教會,哥林多教會是什麼背景?是一間很淫亂的教會,你看哥林多教會,在哥林多前書,你會看到那間教會是一間很多問題的教會,是一間很污穢的教會,是一間沒有希望的教會。但是聖經這裡說,嘩!保羅說:「我jealous for you,為你而很嫉妒,很憤恨。」因為這間教會,這一班人是許配給一個丈夫,好像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

以弗所書五章三十一節:「為這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人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是一個奧秘。這個奧秘是什麼?是指著基督和教會。原來我們人世間的婚姻,這個二人成為一體,這個合一,這個連合,這一個奧秘,是指著基督和教會的合一和連合。所以我很想說,其實我們面對一個漸進、一個續步的啟示。就是在聖經裡,發現原來在舊約和新約裡,神在不同的時間,祂就揭開一些奧秘。

奧秘的意思就是說神的revelation,神的啟示。神的感動來到,那個以前不知道的現在被揭開。所以一直以來,教會對它身份的認知,是藉著不同的時間,有不同的認知。所以今日有不同的教會,被建立起來,包括羅馬天主教會。它開始時也是由信耶穌一直傳下來,是不是?就是他們所認知的主,他們如何去表達出來。所以在歷史上,教會對它自己的身份,有不同的認知,也對神的身份,有不同的認知,以致今日我們成立了不同的宗派,有這樣多不同的表達方式。但如果我們查看,我們相信聖經,有一個一路、一路、一路的啟示。

意思就是說,聖經裡的啟示,聖靈會做一件工作,就是會叫我們愈來愈明白,在末後的時間,神的心意是什麼?所以我們說這個漸進的啟示,就是如果舊約的人,去看希伯來文聖經,去看五經,未必看到原來有一位救主彌賽亞。在先知書,那些寫書的先知,比如以賽亞先知,他寫下預言,有一位僕人的君王要來。他寫的時候,可能沒有很多人明白,他指的是什麼。但今天我們站在這位置,我們會明白先知以賽亞,所預言的那一位彌賽亞,就是今日那個愛我們的耶穌,是為我們死的耶穌。我們愈來愈明白,耶穌的身份,和神在祂生命裡的那心意。

我想說的就是,我們今天明白,要認識教會是基督的新婦,其實就是去到一個末後的時間,我自己覺得我們對教會,是一個最後對教會身份的認知。因為這一個認知,能夠幫助我們面對這末後最艱難,和最黑暗的時間。所以為什麼我們這麼多人,過去十年,可能過去十五年,我們對這個認知,是完全不突出的。我們讀聖經,我們會讀到這些經文,但是我們不覺得,嘩!這個是這麼重要,那是在過去十五、二十年前。突然之間,我們對於教會是神的新婦,是基督的新婦,這個認知和感動,愈來愈強烈。

因為這個緣故,我們在這裡去講這件事,我們盼望能夠扭轉我們對神的認識,以致我們整個生命會被扭轉。我們對神的認識,可能是一個君王,可能認識是一個很公平、公義的神,是一個慈愛的神。但是今日聖靈要我們知道祂是新郎,祂會回來迎接我們,祂是我們的丈夫,神是新郎。所以這個我們說循序漸進的一個啟示,叫我們今天來到末後的時間,我們對這個 bridal paradigm,一個新郎的認知,一個新郎的模式,我們對神是新郎這個認識,我們要好好掌握得到。就是說:「是的,我真是很願意去明白更多。」

那麼究竟一個對教會是新婦,耶穌是新郎這一個認知,是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說由現在開始,本來我們沒有帶眼鏡的,我們要帶著眼鏡,那裡有一個鏡片,透過那個鏡片,我們會對我們和神有一個嶄新的看法,並且知道明白神對我們也有不同的看法。是兩面的,一方面我們對神有一個看法,另一方面神對我們有一個看法。其實這個看法,在永恆之前已經是這樣,不過來到末後,我們說神揭開這個面紗,這個veil,攔阻我們明白的面紗,為什麼?因為去到這個時間,神讓我們知道,我們已經是在很末後的時間,這是一個很末後的時間,所以神就揭開這個最後的面紗。

我自己覺得,這應該是最後的面紗,就是讓我們認識到原來我們所信的耶穌是新郎,祂很快要回來。原來我們的神,是這樣看我們,我們可能以前知道神是愛、神是公義、神是聖潔、神是充滿憐憫恩慈的,但我們知不知道,神是新郎呢?我們知不知道,祂是我們的愛人,是丈夫呢?也者我們只是可能看耶穌基督是我們的救主,這些都是對的,但是我們會不會看到,原來耶穌基督就是那個要接我們的新郎呢?

啟示錄第廿二章第十七節,有一天,快到了,聖靈和新婦都說什麼?「來!」是聖靈和教會align,對齊,對得整整齊齊,可以一齊發出這個呼籲:「來!」嘩!這個呼籲,不得了。現在聖靈和教會未align,未對齊,很多時候聖靈要這樣做,噢!教會自己做自己的事,教會忙於自己的事,也不去察驗聖靈在做什麼。你說教會很難改變,是不是?五十年不變,真是形容教會最貼切,不是形容香港。

香港正在變,而且變得很快。我知道有錄影,所以我不講很多香港的問題,我現在是講屬靈的問題,OK?我教會的人都怕我題起香港,不停地講下去。我們正在講屬靈的問題,是不是?其實神一直都這樣看我們,其實神對我們的看法沒有改變,不過是我們對神的認識改變,以致我們能夠面對這末後的境況。剛才說教會五十年不變,真的不變,很難改變。那麼聖靈要變也很難,根本沒有空位給聖靈改變,是不是?沒有任何空位給聖靈改變,所以很沉悶,大部份都沉悶,少數不沉悶。其實我人很怕悶,我以前牧會,現在也牧會,不過現在很多人幫手牧會。以前每星期坐在教堂裡,嘩!那椅子也很不舒服,講臺上那些椅子,很想打瞌睡。但怎可以打瞌睡呢?你是主任牧帥,你打瞌睡,下面的人便一起睡,雖然你不打瞌睡,他們也會打瞌睡,是不是?不過如果你打瞌睡,他們便更加打瞌睡。

非常沉悶,為什麼?沒有聖靈那種動力和激動在當中。每個崇拜都是如此過去,每個崇拜都是如此,五十年不變,做事不變,很難容納聖靈在我們當中,去改變我們,因為我們很少問聖靈。我們開很多會議,但很少問聖靈,但今日神要改變我們,Amen!祂要改變我們對祂的看法,以致我們整個教會的表現都要改變。所以我們說,如果神是新郎,是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我們要換上一個鏡片,或是戴上一個鏡片,我們便看到不同。並且我們知道神看我們,原來是這樣看我們,原來一直都是這樣看我們,不過我們不發覺,現在我們發覺。

我們原來是基督的新婦,原來聖靈和新婦會有一天,一起同心合意說:「來!來!」這是聖靈和教會發出一個最強勁,最有力量的呼籲,就是說:「來!耶穌祢再一次回來,新郎祢再一次回來。」我們有一個很好的,和我們同行了很多年的戴冕恩牧師,他今次剛好由高雄回來。一直以來,他讀這節經文,祈禱的時候,當他讀經的時候,很渴望的時候,聖靈和他說:「還不是時候,還不是時候,教會和聖靈還不同心,還沒同心,還沒同心。」直至大約兩個月前,他在埃及,有一次敬拜,和埃及的教會一同敬拜的時候,突然聖靈跟他說話,敬拜的時候,好像他不在敬拜,但其實他人在那裡,但好像被提到另一個地方。他一同敬拜的時候,聖靈說:「這個是時候了,聖靈和新婦很快會在一起,一起說:『來!』這個時候快到了,就是現在的時間。」

嘩!我們聽到很感動,為什麼?埃及就是一個highway 19,幹道19。以賽亞書十九章那裡說,三個國家,一起敬拜神,亞述、埃及、敍利亞和以色列,一起敬拜神。這是一個最後、最後頑固的營旅,是我們華人回歸耶路撒冷最後一個终點。原來他在埃及,戴冕恩牧師在埃及敬拜時,聖靈說:「很快,很快,很快,我和教會一齊cry out,一齊呼喊說:『來!來!』」很快便會align,聖靈和教會很快便會對齊。

感謝主!你今天在這裡聽了這兩天,如果你沒有改變,你真是回去睡覺好了,不要再參加特會了,沒有用的。不是說我講得好,而是如果這個真理你現在掌握不到,現在耶穌很快回來,你沒有時間了,你沒有時間和耶穌建立一段愛情的關係。如果你的生命還是充積著很多事工,很多服事,你完全不覺得神是我的至愛,這有什麼用?如果你做一切都是當作一個工人去做,不是因為愛人去做,有什麼好處呢?所以神興起一個什麼呢?一個因愛成病的新婦,然後將一個恩典給她,什麼恩典?就是新婦的親密,給我們這一代的基督徒bridal intimacy,一個新婦的親密給我們,叫我們從來沒有試過這麼貼近耶穌,Amen!

你有沒有這一個夢想,一個冒險?耶穌給我這一生,叫我從來未試過這麼貼近祢,叫我從來未試過和祢有這麼親密的關係。忘記所有的事奉,忘記所有的ought,那些必須,我只是要愛,要瘋狂的愛祢,足夠嗎?夠了,如果我們不能夠這樣去愛耶穌,不如不愛。耶穌最不喜歡那些不冷不熱的,把他吐出來,是不是?一是冷,不用你理,魔鬼撒旦和耶穌都不用你理。一是熱,瘋狂為耶穌。不冷不熱,做什麼也沒意義,聽演唱會好了,去旅行好了。神要興起什麼?因愛成病的一班人,love sick,即是愛耶穌愛到病,發神經病,愛到病。祂要拿走什麼?拿走那些屬靈上的沉悶,和那些被動,沉悶和被動,是雙胞胎,是一個銀子的兩面。

嘩!別人敬拜時,你坐著。嘩!別人感動到想哭,你一滴眼淚也沒有。別人敬拜時一同起立,你慢慢起立,好像快要死的樣子。別人一齊呼喊三聲「哈利路亞!」,你覺得那麼幼稚。和鄰座的人說:「耶穌愛你!」你還發怒。我有一次在一個教牧聚會,全部都是牧師,請我去講道,我也忘記講什麼題目。一上講台,當然是破冰,請他們和鄰座的說:「耶穌很愛你!」在座有一位立刻被冒犯,很憤怒,然後散會後衝上前面,說:「耶穌一直都這樣愛我,為什麼要和鄰座的說:『耶穌愛你?』」發生什麼事?吃錯什麼藥?為什麼向我發脾氣?你和太太吵架?更年期?男性更年期?為什麼這樣?很過份!這個時代的人,以後請我也不去了。

那時我不是那麼屬靈,那時有些血氣,是不是很過份?還要是牧師,怎樣牧養?心想:「算了,不來了,我又不是一世對著你,算了吧!」請我來的人向我道歉說:「對不起,那個人一直是這樣。」一直是這樣也是藉口嗎?請我來的人和我很熟絡,一直是這樣也是藉口嗎?不懂得教他,不懂得說他兩句,不懂得幫他做牧師嗎?教牧團契,同一個宗派,怎麼可以這樣?我是請來的講員,怎樣這樣沒有禮貌?一直是這樣就表示有道理嗎?是不是很過份?我覺得這樣駡人也很過份,算了,這麼多年還記著,我有一種想法,為什麼你是這樣的?救命呀!香港教會真是不正常,很多怪人在這裡,救命呀!

屬靈的沉悶,要拿走,屬靈的被動,要拿走。是一種興奮,是一種雀躍,是一種耶穌說:「無人say yes,我say yes。」就是源於我們對耶穌的認識,有一個很大的改變,就是祂是新郎,祂要來了,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在我們今生的生命。我們的心孕育出一種神聖的激情,對耶穌這種神聖的激情。約翰衛司理說:「給我十個這樣的人,我可以改變世界。」 Holy passion,給我們一種神聖的雄心,可以去為耶穌得著那些不冷不熱的人和教會,扭轉他們對神的看法。

馬太廿五章有個比喻,馬太廿五章一至十三節,這個比喻我們也很熟悉,有十個童女。我有一篇這樣的講道,有些牧師請我講道。「如果我講這篇講道,你教會就少了一半人,五個聰明,五個愚拙,你想清楚?你請我來講道,我講這個,你就少了一半人。」有一間教會說:「你來吧,不用害怕,你講吧!」我未出這篇講道,已經多了一倍人。

十個童女,我們很熟悉,今晚有誰覺得自己是聰明的,請舉手。嘩!沒有人,你覺得自己應該是那個聰明的童女,愚拙那些呢?也不是,那麼你們是什麼?你們是半夜有人聲喊著說:「新郎來了!」那一些,那些人很可憐的,我不會做那一些,那些叫watchman。那些人不可以睡個好覺,我們所有人睡著了,你也不可以睡覺,那麼你們做吧,我做聰明那一個,你們做watchman。現在舉手,那些就是全部人睡著了,仍然有些半夜有人聲喊著說那一個。好,阿門!

你們那樣認定,耶穌真是知道,到時不要推諉於我。為何睡不著?為何今晚睡不著?因為神要你祈禱,因為你是那些半夜有人聲喊著說,要喊出來的。這個比喻就是有十個童女,是主要的,那些半夜有人聲喊著說的只是配角,是不是?我們要知道誰是主角,誰是配角。翻譯這些比喻的時候,天國就好像這樣,五個聰明,五個愚拙,為什麼愚拙呢?沒有預備油,為什麼聰明呢?預備了油,都是有燈,都在等新郎到來。你不要說那個愚拙的沒有等,也都在等。然後那些愚拙的問聰明的,借一些油,不夠用了,燈要滅了。

聰明即是聰明,聰明在不借給她們,聰明的不在乎她有那麼多。如果你愚蠢的話,你擁有但你借了給別人,你便沒有了。那才是聰明,所以這個世界聰明的便愈聰明,愚拙的便愈愚拙。我再問誰是聰明的請舉手,現在舉手,都說你聰明,是不是?現在不做半夜有人聲喊著說的那個,做聰明的,對呀,做聰明的,和鄰座說:「你真是聰明!」大家都沒有油,聰明的如果給了別人自己就沒有,所以不給自己就有。當愚拙的買油的時候,門就關了,其餘的童女隨後也來到,請主幫她們開門,我們都很熟悉這個比喻,聰明的她們的燈充滿油。

大家明白這十個童女的比喻,教會或者我們在地上的服事,我們今天的服事,其實我們是一同這樣服事,不過去到一個階段,耶穌回來之前的那個服事,是一個很關鍵的服事。意思就是說,以前你預備了,以前你一向這樣服事,以前你在教會一向這樣做基督徒,不過到末後那個時間,你可能按照你以前的方式去做,是會捱不住,因為你不夠油。意思是說耶穌回來之前那些ministry,那些服事和那些教會一定要改變。

怎樣改變?其中就是對耶穌的認識要改變,什麼認識要改變?就是要認識祂是新郎,OK?要改變,然後那些聰明的就是有油,當然這個油是聖靈,可以說是聖靈的同在,但也是說什麼?是他們在神裡面有一個很隱閉的生命,一個生活。就是說他們和神那個愛,他們和耶穌那個愛情,是很隱密,很intimacy,很親密,和耶穌的親密履歷和歷史,做成他們在末後裡,能夠可以渡過最黑暗,最艱難的時間,可以迎見主。

那些愚拙的,他們一直有服事,一直有事奉,但是他們只懂得事奉和服事,做事是最重要,他們沒有將愛耶穌,放在首位,他們可能放在次要,所以他們不夠油,所以他們進入不到婚筳之中。順帶一提,我為什麼可以和你分享,我和耶穌的愛情故事呢?我怎可以賣給你呢?這是那麼私人,是在我的房間裡和主那種呼求,有時對主表達的愛,有時對祂表達的疑惑,有時對主表達心裡那些激情,有時對主表達那種心裡的不舒服,去到最底,主啊!我仍然很愛祢。

那些怎可以和你分享呢?怎可以借給你?如果你現在不開始去建立,你和耶穌這個愛情關係,去到最後,你怎麼能夠可以捱至最後呢?你不夠油,所以明白新婦的身份,就是最有效的,使我們的心能夠時刻灌注一種激情和力量。當我們進入末後最黑暗,和最邪惡的時代,在人類歷史裡,我們目睹最黑暗和最邪惡的事情發生的時候,在我們的世界有這麼多騷擾,和不同的聲音的時候,我們仍然很專注。因為我們因愛成病,我們已經病了,因為愛耶穌以致病了。聖經形容是鴿子眼,其實不是鴿子,是一種叫班鳩的眼,那種雀,它們只看見對方,即是它愛另一隻鳥,甚至有車來到把它輾斃,它還是看著對方,不會看車。

聖經告訴我們,這一種對主那樣的凝視和愛的專注,你不要告訴我你做不到。聖靈今日已經興起很多年輕人這樣做,聖靈已經興起很多成年人這樣做,聖靈已經興起我們這些四十多五十歲的人,快快改變,去建立這個愛情的歷史。如果不是這樣,到最後耶穌說:「我知道你,但不認識你。」西灣河街175號是我的辦公室,我每星期到那裡,我住在那裡二十多年。「我不認識你」,為什麼不認識?沒有愛情的故事建立起來,那便很痛苦。我的生命旅程,今晚講到這裡便結束了,只是引言。我的心情可以用一句說話講完,就是由工人改變為愛人,就是由一個無愧的工人,變為一個激烈的愛人。這是我神學院的院訓,提摩太後書二章十五節:「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我是1986年那一屆,我近期收到一個Whatsapp,我們一班同學,記念三十週年,三十週年,因為我1986年畢業。嘩!原來三十週年,三十年,這裡有些人,還未出生,廿多歲那一些。這個院訓,我一直都忠於這個院訓,竭力作無愧的工人,這個也是保羅勸勉提摩太,我也覺得應該這樣去做。但去到末後,主要我們改變我們的身份,由一個無愧的工人,要變為一個激烈的愛人,因為惟有這樣,我們才可以捱得住這個末後。

我不是說做工人不可以,我不是說不可以做工人,我做了二十多年工人,是時候做愛人,那些不用做廿多年。現在一開始便做愛人那一些,你說是否很好呢?我告訴你做愛人,他做的是超越工人所做的,那標準是高過工人,那時間可能長過工人。因為愛,我做這些不是因為我是個工人,因為我愛神,所以這樣做。我這樣奉獻是因為我愛神,我不這樣奉獻不可以,因為我愛,我不是一定要這樣奉獻,你知不知道這是很大的分別?

求主幫助我們今晚不只是聽,如果真是生命裡有一個醒覺,其實我的醒覺,我真是現在覺得,如果早些有這個醒覺便好了,不用捱了這麼多年,後來才有,別人有這個醒覺,你還說別人有沒有搞錯了,為什麼有這個醒覺?開始時這一條道路,走在這個醒覺當中,都不是我做主動。我告訴你,如果神改變了我,祂不可能不能改變你,為什麼?因為主任牧師是最難改變的,改變一個主任牧師,我想成千上萬的天使歡呼。很難改變,因為很驕傲,即是你身在其位,你以為自己什麼都懂,而你沒有什麼空間,給神去介入做一些你頭腦想不通的事情。只有感謝主,憐憫我的生命,給我有機會更多明白主對我的愛。

我想都有十年了,十多年,開始是在國際禱告之家,即IHOP。他們開始二十四小時,他們現在記念第十六年,第十六年記念他們開始廿四小時七天的祈禱、敬拜、讚美,啟動了這末後的禱告運動,我明天會講。我不大明白他們做什麼,我讀過Mike Bickle那本書,叫The Passion for Jesus。讀他的書,寫得不錯,聽他講道,一個字也不明白,不明白他說什麼。後來,我的太太,她對我說要去IHOP,很遠的,去到Kansas City,沒有人去那裡的,那裡只有IHOP。

她乘飛機去,我不去,她帶幾個人一起去。回來瘋狂了,鎖自己在房間裡,讀經、祈禱、敬拜。那時女兒還小,我心裡有一種嫉妒。你祈禱這麼長,顯得我祈禱很少,你這樣努力讀經,顯得我很少讀經,你那麼瘋狂為耶穌,顯得我很貧乏。但我是主任牧師,開始講些不好的說話,「不用照顧家庭嗎?」「不用照顧女兒嗎?」「去聚會帶兩樽水,為何要帶兩樽水?」「那聚會很長時間的。」「很長嗎?我們教會的聚會準時完的。」「他們的聚會不準時。」很瘋狂。

最後我決定要去找出原因,那一班人是否異端?是否邪教?為何我太太去了幾天便改變了?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在那裡一個月。現在我講的東西,大部份在那裡學習得到,bridal paradigm ,甚麼是新郎的神。但那時頭腦想,也是講聖經的,這班人也不是那麼邪。嘩!有一晚帶我去night watch,什麼叫night watch?就是凌晨十二時到六時,在祈禱室祈禱,我說:「好呀!去看看。」

嘩!二百多個年輕人,然後那個night watch的負責同工說:「這是最黑暗的時間,沒有人祈禱的時間。」我在想:「你這裡沒有,香港有,時差,你不知道這個地球是圓的嗎?」你是不是驕傲?做主任牧師是否驕傲?讀過少少神學,自以為了不起。我心想:「這種神學,night watch神學,沒用的,怎可以建立一個神學,怎可以說所有人睡著了,地球有另一半人沒有睡覺,那些人都在祈禱。」但那個重點不在這裡,那個重點就是最黑暗的那個時間,有一班年輕人,有一班人他們願意為耶穌,為愛耶穌的緣故。

嘩!二百多人,他們不是一晚,是半年過這樣的生活,即變了蝙蝠俠,是不是?是在晚上,夜出夜入。我去了一晚,好像要死的樣子,jetlag,明天怎麼辨?攪亂了我的時間。那些人半年在那裡。嘩!有沒有搞錯,是什麼激動他們?是什麼推動那些年輕人,十多二十歲,滿有精力,荷爾蒙作怪的年紀,壓制了荷爾蒙的衝動,到來祈禱、禁食、讀經,到底是什麼事?大部份都是美國的年輕人,我就知道,這事情不是這麼簡單,我知道有事發生。你有一種屬靈的觸覺,你知道不是邪教,你知道他們是因為愛耶穌的緣故。那一年去了一個月,然後回來,好像骨牌效應,今晚沒有時間一直數算下去。骨牌效應,以致我被捲入這個末後禱告宣教運動的旋渦,弄致教會也沒有了,感到很開心,感謝主!

回應:

獻詩:單純聖潔熱心
賜給我單純聖潔熱心
求賜給我偉大榮美的著迷
賜給我生命中最榮耀的尋求
是認識祢和緊緊跟隨祢

要認識祢和緊緊跟隨祢
在真理中成長作祢門徒
世界是空虛與灰暗
沒法與認識祢相比

帶領我 我便快跑跟隨祢
帶領我 我要快跑跟隨祢

今晚很想有一個呼召,我想最神聖的雄心,就是我們要更加認識這個新郎的身份。我們要和他開啟一段愛情故事,渴望認識神,渴望認識那個新郎的神,這個是不是你神聖的雄心。當我們再唱的時候,如果這個是你的雄心,你說神啊!我很想明白你的感情是怎樣,我很想明白你的想法如何,我很想知道你的心意如何,我很想明白你的愛,對我的愛如何,我很想進入這個愛裡面。以前你說我也很愛神,但今日神說我是你的新郎,你是我的新婦。神啊!我很想因愛成病,我很想為祢的原故,我有一種瘋狂的神聖的渴慕。或者很多年,你沒有什麼感動,很多年你的心,未試過感動,未試過流淚。

你說神啊!我很願意去改變我的心,聖靈祢改變我的心。

聖靈求祢現在來澆灌天父的愛在我們心裡,給我們對神有更深的體會和認識,使我們對於耶穌是我們的新郎,有一個更深的體會和認識。愛我們的神,我們有很多弟兄姊妹有這樣的渴慕,我們奉主的名為他們禱告,開導他們的心,開啟他們的心靈,去認識這個新郎的神。

祝福:

主耶穌啊!我們的新郎,我們愛祢,我們口說不出,我們頭腦不明白,但今晚我們的心向祢打開,求祢叫我們對祢有一個嶄新的認知。就是祢不只是我們的救主,祢也是我們的良人,祢也是我們的愛人。我求聖靈現在將這個因愛成病的病毒給我們,聖靈求祢將這個病給我們,使我們對主祢愛致生病。好像發了瘋那樣,好像瘋狂了那樣,好像一種瘟疫那樣。在我們這一代傳開去,就有一代興起,是因為受新郎的愛去激勵,瘋狂去愛主。

所以今晚在我們頭腦仍然未明白的時候,這一個愛便來到我們心裡。叫我們今晚出來領受禱告的,或在座位沒有出來的,我們繼續編寫與主祢的愛情故事,我們繼續在主裡面成熟,對主祢的愛愈來愈成長和成熟。主啊!我們將今晚撒出的種子,求祢藏在我們心裡,不致被敵人取去,叫這些種子能夠結出很多很多果子,改變香港的教會,成為一群瘋狂愛主的教會。叫人想起香港的教會,不是再想到多麼有效率,多麼大,多麼好,而是想到是瘋狂愛主的一群教會,幫助我們,垂聽我們的禱告,奉主名求,阿們!

承蒙尼西基金會授權播放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