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恩賜-信心 (THE GIFT OF PROPHECY-FAITH)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翻譯及字幕稿的整理:Fanny / Frank

第一講:先知恩賜-信心
分享:Rev. Brian Hay

謝謝你們今晚邀請我們來到這裡。

我從牧養至今學習到一件事:任何機會都別把它視之為「理所當然」的事。

你可能覺得我今天晚上要說的,有點難懂。因為這是有關「先知的恩賜」。有一件事你必須學習,我們稱它為「自發性」(spontaneity),是一種即興性式的。大部分人都不喜歡這麼做,尤其是中國人。因為你們都很小心、很謹慎別人怎麼看你所說的話。

當你在聖靈運作的領域裡,你一定要學習「即興」。另一個我會把這個字連在一起用的,就是「啓示性」(inspirational)。啓示即是說出一些從沒想過的話,但確確實實地能夠幫助人、鼓勵人的。因此當你在聖靈運作的領域裡運用知識性話語的預言,你一定要願意從你的安全範圍圈內踏出一步,分享在你心中的感受,或是把聖靈要告訴你的,向人講說。如果你忘記我所說的話,你只要記得這兩個字:「即興」與「啓示性」。

有趣的是,你若果看看亞倫那兩個兒子,你會曉得他們的希伯來名字──拿答、亞比戶──這兩個年輕人,當聖經提到這兩個人的名字,兩個名字總是一起提說,而不會單單提到一個人。而且更有趣的是,他們的順序永遠就是拿答、亞比戶。主開始向我指示說,這當中是有一個意思,你去查查看吧!

因此我在希伯來文中查一下這名字的意思──拿答的意思就是:願意去說,而且即興地說;亞比戶的意思就是:當兩個人一起跑,是不得了的。因此他們兩個名字的意思就是:敬拜耶和華──兩個一起跑,是願意地、即興地敬拜耶和華。如果只提到其中的一個,就無法把整個意思完整地詮釋。如果你把他們的順序反過來,就變得沒意義。

聖經說,這兩個人應該常常在會幕裡帶領會眾敬拜的。我想告訴你,當你明白先知啟示的恩賜,以及在聖靈恩膏下作出先知性的預言,你必須放下你的驕傲和恐懼。如果你明白神帶領我向某些人說很多我根本就不了解的事情,我也不能完全明白它們的意思。但我按著我所感受到的,傳達出去。我要你們明白,當我說「神對我說」,在我一生中,甚少聽見神用「可聽見」的聲音對我說話。因此有些人就有點困惑說,你怎麼聽見神呢?你怎麼知道神的心意?你怎麼認得神的聲音?讀你的聖經吧!

如果你花時間讀這本聖經,你就會開始認識祂的聲音。讓我引述一段的經文:約翰福音14:26,耶穌說,聖靈會來把啟示帶給我們。祂說:「…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他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們、並且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

你這裡有一本書,已經記載了耶穌曾經說過的話。聖經說,耶穌對門徒說:「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祂會拉著你的手,引導你去到我那裡。

我們說,我們不知道神要我做些什麼?如果你讀了這經文,你就會知道。如果你花時間在聖經,你就會聽到祂的聲音。你要明白,這聖經就叫做 logos(神的道),logos的意思,是寫下來的紀錄、是一份文件。聖靈的工作,就是當你在閱讀這些寫下來的紀錄時,祂就來強調一些東西,就在你正讀聖經的時候,聖靈就來對你的心說話。那些的話不是叫作 logos,而是叫做 rhema(上帝在說話)。

耶穌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 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路4:4)那個「話」在希臘文裡,不是 logos,是 rhema──是一個活著的、有生命的話。我們不能聽見神話語的原因,是因為我們不曉得祂的「話語」。我們在祂的話語上所花的時間不夠。

在世界各地都有人這樣子問我:你怎麼知道該說的話呢?我其實很難去解釋,因為很多時候我不知道,在我心裡只有一點點的感覺,我問主:「主,給我一節經文、給我一幅圖畫。」有時候會是一首歌!我很喜歡敬拜,也會彈奏一些的樂器,像吉他就是其中一種,過去我也經常唱一些西方鄉村福音歌曲。我們過去經常也做一些事工,有時候我作主領或由合唱隊來唱一首歌,有時候只唱一節的經文、一篇浮在意念裡的詩篇,而那一句的詩詞,對於那個人、以及在那個時候可能是相當重要的,如同今天一樣。

神可以把一些的心思放在你的心裡(請留心聽我所要說的話),我在這裡要教導你們的,是基本的神學,為什麼我們常會犯錯呢?因為我們不明白。有些人來找我說:「神告訴我這個…。」我看著他們對他們說:「這不是神!」他們就會覺得被冒犯了!因為我拒絕他們所說的話。其中一次,有一個女人來找我,說:「神告訴我,你將會是我的丈夫。」我說:「很抱歉,這事不會發生的!我的太太不會允許的。」神的靈不會背乎祂所說的話。 耶穌說:當聖靈來、祂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祂不是憑自己說的,他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們、並且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約16:13、約14:26)。

因此當神的道從聖靈那裡得著能力,它就會活起來,對你的靈說話。有趣的是,當人在生命中要作出一些很重大的抉擇時, 有些人就會立刻跑出去做了,因為有人告訴他們要去做。但神並不期望你這麼做,聖經說:「總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纔可定案。」(申19:15)如果神給我一些很要緊的話,要對某些人說,我會說:「主啊!我要得到確據。」我不會行動,直到我得到了確據,我對確據是非常認真的。我會說:「主啊!如果這事是出於是祢,我就會對我的屬靈老師說,我不會告訴他任何事,而這些特定的話會從他的口中對我說出來。」神太好了,祂要做的,祂就確實地成就了!我有一位的屬靈父親,是現今世上公認為還活著的、最傑出的老師──Kevin Conner博士──他住在墨爾本,今年已經91歲了。在我生命到了交叉點的時候,我說:「主啊!若這是祢要對我說的話,我會去到墨爾本,我不會去自行籌劃,但如果這是出於祢,他會主動聯絡我、對我說:「Brian,你有話要對我說。」祢會把這句話放在他的口中,我要以此為確據。」神常常這麼做!

神不想你犯錯,因此,你必須要花時間與神在一起,沒有捷徑。你知道我學到什麼嗎?當你花時間禱告、與神在一起,把你的手錶拿下,放在一邊,因為我們常常就會說:「主,我只有10分鐘、我只有十分鐘,所以主啊,這就是我的需要… 這個、那個…,我要解決這個、解決那個問題。 10分鐘已過,主啊,不好意思,我要走了。」然後我們就會希奇,我們為什麼聽不見神的回應。

我的屬靈老師和父親曾對我說 :「要在神的面前等候,直等到祂的回應。」耶穌說:「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太6:6)照主的話而行,你知道我找到了什麼嗎?所有在我腦海裡的事,都不斷地在盤旋著有關這世界的事,實際上,就是把這些事帶進房間裡。你我的問題,就是要把世界關在門外,讓你的思想清晰,好讓神可以說話。主教了我一個祕訣,可以怎麼做。在舊約裡,你可以看見一幅大祭司的圖畫,他會來到神的面前,要做許多的事來親近神,聖經告訴我們,通往至聖所的門已經打開了,我們可以直接來到至聖所,尋得隨時的幫助。因為耶穌已經為我們開了一條從幔子經過的路(來10:20),所以我們所有人都可以來,你不再需要一個祭司了,因為你就是祭司,是屬於君尊祭司的族類,這是根據聖經的話,你可以在彼得前書裡找到(彼前2:9)。

所以我們是被召來到神的面前。大祭司是要穿戴合適,他要預備他的心,且以一個特定的方式來接近神。並不是像我們這樣子:主啊!我只有10分鐘,如果祢在10分鐘之內都不對我說話,我就離開這裡。

你要學習,在祂的面前等候。

當你這樣行的時候,也訓練自己這麼做,你就會聽到祂的聲音!祂就會對你說話!你只要單單花時間與祂同在!這就是你如何建立先知預言的恩賜,也是你如何開始在神裡面建立任何恩賜的事。

因此,我會想像自己好像祭司般來到神的面前,我查究聖經,確實知道大祭司是怎麼到神面前來朝見祂的。所以當我們禱告、花時間在神面前,但我們的禱告卻不斷重複相同的話語,思想就跑到另外一個地方,想著等一下午飯要找誰一起吃?大衛說:「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在你面前蒙悅納。」(詩19:14)

你必須將你的有意識的頭腦與你所說的話聯繫起來,因此當我進到神面前禱告的時候,我的目的就是要進到至聖所,聽聽神對我說話,回應我的祈求。這樣,我就會想像我自己是一位的祭司:站在祭壇的前面、罪被潔淨了,在我的腦海裡所想像的,就彷彿看著一副的圖畫,有一隻小羊為我而死──那就是耶穌。我的思想被我所做的、所說的來支配著──主,謝謝祢!謝謝祢所做的一切──當我的心開始感恩、感謝的時候,我就去到思想的第二個層面。這就是聖經所說,我們的心思意念,是靠著神的話語來洗潔乾淨。

接著,我就進入聖殿,以祭司的身份繼續走上階梯,至終我透過幔子踏進至聖所,我的敬拜也就停止了。詩篇100篇說,我們以稱謝進入祂的門、以讚美進入祂的院。我們又以敬拜讚美進入至聖所裡,當你進去之後,你就與主一同坐在施恩座上,那就是你與主的關係,那時你的說話、你的禱告、你的歌唱就止住了!你是坐在主的腿上,讓祂對你說話!你該學習怎麼做到這個。

讓我告訴你,假使你是我的女兒,你常常來到我面前說:「爸爸,我愛你!父親我愛你!」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都這麼做,我便知道你為什麼會過來,因為作父親的人曉得這回事的。我會問:「你到底想要什麼?」「既然你問了,我需要一個新的外套!」我因為愛我的女兒,我就會說:「好吧!這裡有些錢是給你的。」又或許我會這麼說:「不是現在,等一等吧!」她就會離開了!這又如同我的孫子(我有六個孫子),他們有時候會走過來說:「爺爺,我可不可以要這個?」我會說:「好的」。但有時候他們會過來,看我坐在那裡,就像我的孩子那樣對我說:「我愛你,爺爺。」我會問說:「你要什麼?」「沒有!我什麼都不需要!」我告訴你,他們的回應會把你的心給融化了!你會把更多的東西給他們,超過他們所要的──那就是二者的關係──當你學到這些,你就知道與神的關係是一生之久的事。

所以神不會說不方便就拒絕你的要求,祂總是與你同在的。我說過,我會很快地來教導你們這些神學觀念。

神本身有三個位格,就是有三而一的個體,或三位一體。關於神的事有三點你要明白,這三點是把你與神完全分別出來。你永遠不可能成為今天的你,除非祂這樣創造了你。祂永遠是神,就是因著這三點。你跟我永遠都是他的創造物。我為啥這麼說,我想要你明白,魔鬼跟你我都一樣,都是被造之物,牠不是創造主,牠過去不是、將來也不會是。牠跟你我都是一樣的。有時候我們會以為牠跟神是同等的。絕不!牠不是!牠過去不是、將來也不會是!牠只是一個被造之物!牠的能力不如神。如果你相信神的話,你會明白牠的能力還不如你呢!因為當你與基督同坐,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有能的,並掌管黑暗的屬靈世界時,你已賦予了能力。

這三方面,就是:

神是無所不能的 (Omnipotent)──「Omni」在拉丁文的意思就是「所有」;「potent」就是「能力」──神是全能的。 神是無所不知的 (Omniscient) ──「scient」是有知識的、知道的──神是全知的(知道一切的事情)。 神是無處不在的 (Omnipresent) ──可以在過去、現在、將來都存在的;在這個星球、那個星球;這個城市、那個城市。祂有能力可以出現在任何時空。

讓我跟你解釋一下,在舊約裡所提到的父神,就是那位全能者,祂是神能力的象徵。父差兒子來,是那位無所不知的神子,祂來了,道成肉身,祂的名就是「道」(logos)。現在我們認識父,是因為耶穌。因耶穌來,把知識帶來──將無所不能的父神展現出來。如此,藉著耶穌所教導我們的知識,使我們可以進到父神那裡去。

但是還有第三位格的神,祂就是聖靈。祂與神同等、與神一樣有能力,而祂特別的角色在於祂是那位「無所不在」的神。當門徒對祂說:耶穌我們不想祢離開我們。耶穌回答說:我必須離開你們,我若不去,你將永遠無法充分了解我所教導你的事。因為那位「無所不在的神」,祂的工作就是拉著你的手、或你們的手,無論你在世界的哪一角落,祂都可以確確實實的,在同一個時間之內引導你們所有的人。

所以,是聖靈在拖帶著你、引導你,也會帶你進入一切的真理,並且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耶穌明確的說,祂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約14:26、約16:13)

你正像我一樣,可能會看到人們說過的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怪異和稀奇古怪的東西,並說這是預言。比如一位女士走過來對我說,神告訴我你將會成為我的丈夫。我就說,這是謊言、這不是真實的。如果你們明白神的話語,你就會知道預言從來不會與神的話互相矛盾的。如果會的話,這不是從神而來的靈。那麼我們怎麼分辨哪些是從神而來的,哪些不是呢?你要了解你的聖經。

讓我引述希伯來書4:12-13給你們看看,這段經文告訴我們:「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它的意思是,當你學習了、了解神的話後,你可能會在某一種情況下,與我有相同的經歷。(對我來說,這些經歷已發生過很多次了)。主藉著祂的經文把我的眼睛打開。我看著某些人,我就知道他們不是誠實的,他們有一個隱藏的計劃。我一下子就看穿他們的內心,我就和知道他們的企圖了。這就是我所說的,我們要把經文放在我們心裡。聖靈就會使神的話活起來,你就會知道事情的真實了。因為聖靈會使你想起神的話,你立時就會明白過來。

所以我見過一些人,我不想做出論斷,請原諒我,我並不想批評什麼。要是他們覺得沒關係,那就沒關係吧。多年前我曾對主說過,我說:「主啊,我不想要這份的恩賜,我來自一個非常保守的基督教團體,我甚至不相信有先知。」主說:「我要使你成為一個先知。」我曾聽過人們說過許多的話,但卻從未應驗過。我就想,主啊,我不想成為他們的一份子,因為對我而言,要是我說過、做過的事是不真實的,怎麼辦呢?

我記得我曾經與主爭辯,主對我說:「你不知道人的未來,所以你也不知道事情會怎麼樣成就。」我說:「是的,但是主啊,你的話告訴我,如果一個人預言了一些事,但卻沒有發生,就要拿起石頭來把他打死,因為他是個先知。」(有人被扔石頭嗎?我希望那個不是我!)所以,我是非常、非常謹慎,也非常非常擔心,我根本不想這麼做。主開始對我說:「我會給你一點點的意念。」我說:「主啊,祢的話語是我的保障,祢給我經文,我就會從那裡出發。」

當我初次遇上我的妻子(她是五旬節派的信徒),她可以接受預言,但我不可以。我記得有一天晚上去參加了一個聚會,我被放在後座,是她帶我到那裡的。我坐在後面,不能出去。我看到所發生的事,就在想,「主啊,我不知道這些事是真還是假的?」這裡所有的人都講說一些奇怪的語言。我心想,「主啊,我想離開這裡!」但我不能。當我正坐在那裡時,主開始向我挑戰,因我無法離開。幾天後,我的內子再帶我去參加一次青年人的聚會。我來到這個聚會中,站在一扇門的旁邊,教會的牧師正站在那裡,他說:「這裡有人有有先知性話語要分享。」我環顧四周,心想他在說什麼?我什麼都沒說,只是站在那裡。然後有一段經文開始在我腦海中翻來覆去。牧師說:「這裡有人有一句先知性的話要說,請說出來吧!」所以我在等人說出來,但卻沒有人。

他說:「這裡有人有一句先知性的話,說出來吧!」經文在我的腦海裡不停地盤旋。我根本沒有把這兩種意念聯繫在一起。我認為神只是告訴我在這裡要非常小心。 所以我沒有出去說任何話,我只想離開。當我站在那裡時,這位牧師一直在強調這一點。你可知道,奇妙的事情就發生了。那天晚上還有另一個人,那天是他的第一次出席聚會的(他現在已是悉尼市的一位牧師了)。 他走出來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他繼續在這節經文上說預言,也就是我所領受的同一節經文。我想:「主啊,這讓我感到很震驚!」牧師說:「謝謝你!有人終於講出來了。」

後來我去了另一間教會聚會,這是我第一次開口說預言,但我仍在學習中。我走進了這間大教會,是我內人的牧師的教會,我坐在那裡東張西望,感到不安,因我還在學習。 這位牧師站在講台上敬拜,是一個很美好的時刻,不過我也不太確定。我站在那裡,他睜開眼睛,往下一看,然後說:「Hay先生,你有一句先知性的話,說出來吧!」我這一生從來沒有發過預言!但令人驚訝的是,有一節經文,出現在我心中,正在燃燒著,我說:「主啊,祢要我做什麼?」這是舊約中關於大衛的一節經文。所以我引用了這經文。牧師說:「謝謝你,Brian,這是我今天要講的經文。」我比他更覺驚訝。這就是我旅程的開端。

在我們還未結束這個聚會之前,請各位讀一讀下列經文,哥林多前書十二章到十四章。但我特別的要你們讀一下這一段,哥林多前書12:3:「 所以我告訴你們、被 神的靈感動的、沒有說耶穌是可咒詛的.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

所以我說,「你不能說出先知性的話,除非聖靈把話語放在你心裡,要是你是從心裡說出來,而你也是用心去做善事。」

讓我這麼說:如果你心裡只想做神要你做的──那是單純的。你所說的,就會是從神而來的。你聽到了嗎?保羅繼續說:「恩賜原有分別、聖靈卻是一位」──同一位聖靈,卻帶動著這一切的恩賜。

「職事也有分別…」 換句話來說,我們所做的各有不同。如果你的心是單純的、你只渴望服事神的話,那麼在你我裡面運作的聖靈也是同一位的。

「聖靈顯在各人身上、是叫人得益處」──是「顯在每一個人身上」──是同一個靈、 同樣的聖靈賜給每一個人,有能力做神要他做的事。我們怎麼使用出來,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不一樣的。因為我們都是個別的、獨一無二的,但同一位的靈,一顆純潔的心,以及對人仁慈。

保羅繼續講論關於這些屬靈恩賜。如果你繼續往下讀的話,他在這裡說道,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說方言,但「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

我不是說聖靈恩賜的講方言不重要,是很重要。但保羅在這裡所說的, 你如果可以說方言,你也就可以說預言。不只是你們當中的幾個人,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如此──「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

所以我想要你們明白,哥林多前書14:5那節經文的意義:「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因為說方言的、若不翻出來、使教會被造就、那作先知講道的、就比他強了。」

這節經文的意義是非常肯定的,因為你可以說預言。我們會說:「不是每一個人都作先知的。」但我要說,是的,的確如此。縱然你不是先知,但是聖靈仍可以降臨在你的身上,在那一刻觸摸你的生命,而且藉著你的口說出先知性的話。這樣做並不會使你成為先知。 但當你有需要時,藉著聖靈,神賜你一個能力說出先知性的話語。

作為一個先知的人,是常有這份恩賜的,只要有需要,他隨時隨地都可以運用這種恩賜──是常有的。我可在一個廣大的人群中實際運用這個恩賜,但當我要透過翻譯的時候,就會有一點困難,雖然問題不大,但我要說的是,這恩賜的運作速度不能很快。因著讓人聽得更清楚,我需要有人來翻譯。當我在一個說英語的團隊中,我會從最後一個人開始,接著往右手邊過去、再過去、再過去…然後對面那排。我可能在一場聚會,就接連的服事了80個人。

我要說的是,聚會後很多人走過來對我說:「你不曉得你對我說了什麼!」 透過那一句先知性的話,我見過神蹟醫治的發生──瞎眼的看見──我根本不知道他先前是瞎眼的。我坐在哪裡,我感覺到主對我說,你過去看那個人,他正在掙扎當中,因為他剛失去一位至親的人。所以我把他點出來,對他說:「你一位至親的人剛去世了。」眼淚從他臉頰流下來。神說,現在說吧!有人看見這事,就讓他們有信心相信,神知道他們、愛他們。

因此聖經說,先知預言是使每一個人得益處,建立人的生命。所以我想要你明白,許多人來到我的教會(我創立了許多間的教會)。當我開始出來服事的時候,我們建立的第一間教會,可以追溯到60年代後期至70年代初期。那時候我們都還很年輕,我太太大概22、23歲,而我大概24、25歲。我想,那些人怎麼能忍受我們呢?但我所學到的是,當你在先知預言上運作時,你開始如此去分享時:你是出於憐憫和愛心來行事。

在我還很年輕、不成熟的時候,我見過一些來到我們教會的人,他們真的透過先知性的話把人拆毀,撕得粉碎。很多人就離開教會,因為他們會被一些先知所絆倒。我當時候年輕、不成熟,所以我根本不懂得該如何去處理。我很年輕,不想糾正任何人。後來我才醒悟過來,我們是被呼召成為牧羊人。如果現在有人來到我的教會這麼做的話,我會立刻地去制止他們。

我會說一些話來糾正人、挑戰人,但我是用愛心說話。因為神領我經歷過一段非常、非常深刻的經驗,當我在經歷的過程,我禱告、尋求、呼求神說:主啊,這些事情怎麼會發生?我沒做錯什麼!但卻受到責備!這些事情把我的心撕碎了,我的名字公開地在報上刊登出來,所有的故事都圍繞著我。直到今天,我從未被平反。而且我覺得神離棄了我,是那麼的糟糕。

在我的國家新西蘭,我經常去狩獵,也有自己的自動步槍。有一天,在凌晨兩點鐘,我去放了一顆子彈在步槍裡,我站在步槍子彈的旁邊,準備把槍管放進我的嘴裡──我很受傷、我崩潰了──我要拉動扳機,我一直在向神呼喊,我做錯了什麼?但我什麼也沒聽到!上天聽見我的哭喊。當我正準備拉動扳機時,神的靈向我說話,祂對我說:對於人的批判,你的感受是什麼?我允許你經歷這些事,因為當我要你說我要說的話時,你就能感受到我所感受的。我說:主啊,我很對不起!我年輕的時候,曾經用這一些方法來對待人。我們首先成為羊的牧人,我們需要照顧神的羊群。當我讀到這些經文,我開始醒悟過來,所有的預言都是為了建立、造就人,這是神說的。

我要說,彼此要存喜樂之心去鼓勵、激發、幫助與輔佐。有時候有些人需要被糾正,但你要用愛心去做──用愛心說誠實話。我開始懂得怎麼去做,因為神開始教導我。我們多半害怕說話,因為我們可能會犯錯。我學了這個功課,我會去取一張紙或卡片,然後在那張卡片的背面寫下我禱告中出現的一些意念,就是我覺得神在我禱告中對我說的話。我會寫下一段經文、一個想法。當我站在會眾前,我就會說:「主啊,這個是給誰的?」在我來聚會之前,我已預備了我的心。這段經文是要講給誰聽的?既然我認得並感受到聖靈所說的哪一個人,那麼我就會分享。當我這麼做的時候,我會看到淚水開始從他們的臉頰上流下來。這便幫助我開始服事,有時我還用那句先知性的話來糾正人。而有一些我所說的話,真是千真萬確的。

我曾在一個聚會中,如同我今天地站在這裡一樣。我看見一個女人坐在大堂的最後一排,當時有神和我的太太在那裡作見證。我看著她,主的靈對我說:她殺了人。我立刻就知道了!我心想:主啊!我該怎麼處理這事?我不是害怕,但我不想把她趕出會堂,被人毆打。我看著她,心裡面想:主啊,她今天晚上在這裡一定是有原因的──內疚──我要謹慎的作出決定。所以我走過去,作了一個呼召,她走過來,我請妻子過來,我說:「親愛的,用你的手臂摟著她。」我於是問她:「你為什麼來這裡?」好讓她可以來認罪。她垂下頭說:「你已經知道了。」我說:「是的,我知道。但我不是那個需要聽你認罪的人,這是你的時刻。」我對我太太說:「你覺得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於是把耳朵靠近她的嘴邊,我太太說:「她殺了人。」

神可以向任何人說話。有耳的,就應當聽。

我對著那位站在我面前的女人說:「你只管說出來!」或許你們有些人會知道,在澳洲有一本雜誌叫做《新思維》或《女性周刊》。一名警察在該雜誌上寫了一篇文章,記述他如何將一名女子帶回蘇格蘭和英格蘭接受謀殺案的審判。這名年輕女孩,就是當晚得救及決志的人。這位警察帶著她回英國,她因謀殺罪被監禁了15年,她是暗殺的女兇手。另一個奇妙的地方是,她來到我們的教會,是因為她聽到了音樂。那位年輕的女士,因著極大的轉變,那裡的人都寫信給我們。我們會收到她寄來的信,這絕對是不可思議的!就像使徒保羅在監獄裡一樣。那裡的政府──監獄的行政部門,使用她去到最暴力的罪犯那裡。他們說,她是唯一一個可以接近他們、對他們說話,並使他們冷靜下來的人。這整篇文章都寫在雜誌上,並且雜誌去到哪裡,這故事就傳到哪裡。我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我所感受到的只是在我心中的那一點感覺,這只是我可以告訴你的一個小故事。神對我的恩寵沒有多過你們,我們各人都有一些恩賜,都是從同一位聖靈所賜予的。你只須拿起勇氣走出去分享。

我早年開始服事的時候,我會來找某個人,但我會怕得罪他們,因為他們不想聽。不過,我會這麼說:我感覺到主要我給你一些東西,我確信是從神來的,但我是人,我可能是有錯的,你能讓我跟你說些話嗎?好的。當我說話的時候,我會聽到從我口中所出的話,突然間,神引導我的思路,使我說出一些我這輩子不曾聴過最神奇的東西。

亞伯拉罕因著信,離開他本族,去到神呼召他去的地方,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那裡去。憑信心走出去。神看重信心。我能做到的,你也能。阿們。

(待續…)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