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黑暗中的明燈(中)

音訊:廣東話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講員:張慕皚牧師

雖然是這樣,但是耶穌基督仍然告訴我們教會是有盼望的。我們不要因此就看輕教會,覺得教會沒有盼望。在神的恩典中,神繼續使用祂自己的教會,所以這裡講到神所看重尊貴的,在末世的時代最能夠徹底解決社會問題的七個金燈臺,能夠解決黑暗的問題,但是要記得這裡只是講到教會是燈臺,燈臺不會發光的,燈臺是盛載燈光的。當教會肯高舉耶穌基督的時候,是教會裡我們所高舉的耶穌基督能夠成為今日黑暗時代解決問題的那個真正的源頭,所以你看接下來講到在燈臺中間行走的那位耶穌基督,所以教會能夠被神使用得著,在一種我們被人看不起、自己又看不起的情況裡仍然能夠被神使用得著,就是當我們肯在教會裡高舉耶穌基督的時候,讓人來到這個地方,他們遇見主耶穌基督的時候,教會就有盼望,神就能使用得著。所以13節講到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這個都是在舊約裡形容那些最尊貴的人、形容神的形容詞,我們可以看到在七個金燈臺的中間行走的那一位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頭髮皆白是講到聖潔、講到智慧。今天我們又不喜歡白頭髮,我們會去染色,但是在舊約的時代白頭髮是尊貴、智慧的象徵;眼目如同火焰是講到神那種審視和刺透人心的眼光。所以在四福音裡,講到耶穌基督怒目四圍看那些不信的人的時候,我們看到是多麼的可怕。腳如銅代表審判踐踏罪惡,聲音如同眾水,以西結書 43:2講到只能夠使用我們理解的東西去形容神發聲時候的那個聲音是怎樣的。

我們在這裡看到神在末世的時代,祂選擇使用教會解決人類黑暗的問題,這個講法我們看是一個預言?是一個應許?我相信是一個預言又是一個應許,因為當時真的在拔摩島的使徒約翰是沒有可能的,教會又很軟弱,教會沒有能力面對這麼強大的羅馬政權,教會怎樣發揮它的力量呢?我想如果沒有足夠信心的時候,不能領受異象裡的訊息,教會是末世時代最需要的金燈臺,有這麼尊貴的身分和地位,這是一個預言、一個應許。這個預言應許過了二千多年了,有沒有在教會歷史裡實現了呢?在人類歷史裡實現了呢?這個是重要的,因為還沒有實現到的時候,我們今日說教會是時代的金燈臺只是講,所以是很重要的,當耶穌在這個異象裡講到教會是黑暗世界的金燈臺的時候,祂在預言教會歷世歷代會產生改變社會、改變政治、改變這個世界的作用,而且這是應許,如果沒有成就的時候,你不需要坐在這裡,我也不需要站在這裡講道。我們感謝神,當我們看回過去二千年的時候,我可以這樣講,耶穌在這個異象的預言和應許是完全應驗了。這給我們帶來鼓勵,如果完全沒有應驗,完全沒有實現的時候,我們今日就是空口講白話,自己欺騙自己,所以你看過往二千年的歷史,不過如果要講,你今晚不用睡覺。我們講一些在教會屬神的人在過去二千多年來怎能成為神的金燈臺,改變文化、改變社會、改變政治。

只是在羅馬帝國的時候,在耶穌基督之後的年代,我們看見教會已經產生很大的作用,看顧孤兒寡婦,今日所謂的福利制度是教會開始的,當時羅馬家庭的制度,父親的權是很大的,爸爸說怎樣就怎樣,有生殺之權,所以當時一個嬰孩出生,第一時間是抱他見爸爸,如果爸爸覺得這個孩子有什麼不妥的時候,他們就會將這個嬰孩掉在溝渠裡、荒野裡,沒有人會開口控訴的,因為爸爸有這樣的權利,誰會收留這些小孩呢?是教會的人會將這些小孩收留,也有人會拾取這些小孩,將他們養大後做娼妓、做奴隸,但是教會是收養這些人、幫助這些人。當時的羅馬帝國是在希臘的文化裡,我們今日講同性戀的問題,同性婚姻、同性戀行為,我們覺得真的很離譜,但是在羅馬帝國的年代還要離譜。亞里士多德就是一位同性戀者,柏拉圖寫文章、寫詩歌歌頌這些婚姻。前十五個羅馬君王裡,十四個是同性戀的。在這種的情況下,教會起來說這種婚姻,這種行為是不妥當的。在新約裡,保羅說可以得醫治的,可以得幫助的,信了主之後這些問題是可以得到解決的。

君士坦丁──神給他看到的異象,後來他的兒子開始提阿多修 (Theodosius the First) 將基督教提升成為國教。提升成為國教之後是否好事呢?我想有好有不好,可能回頭看歷史,不好的更多,但無論如何,不單是羅馬帝國的時代,教會在君士坦丁所看到的異象,打完仗之後,幫助清理異端,又將信徒被迫害、被充公的產業歸還,他也幫助建教堂,在財政上支持教會的事工,政府也重用一些信徒,這就變了不是十分好。歷史上信徒教會做光做鹽,這是我們可以數之不盡的,譬如主後八十年,羅馬興起鬥獸場這種娛樂,那些教父、有心的基督徒極力的反對,最終是被禁止。我還可以說很多事情。在歷史上,教會在推行一夫一妻的制度,在當時歐洲所謂黑暗時代裡,是教會的人保存西方的文學作品和對文化上有貢獻的作品,而教會對於教育的貢獻很大,今日我們讀書一級級地升上去,這些都是一些信徒、教會辦的學校開始的、將教育普及化。這是教會的功勞。現在著名的歐美的大學是教會或者熱心的信徒所創辦的,譬如牛津、劍橋、哈佛、普林斯頓、耶魯、巴黎大學、Heidelberg大學、Basel大學,這些出名的大學全都是教會和熱心的人所創辦的。美國立國之後,頭123間的大學都是教會的人所辦的,所以你看教會是黑暗時代的光,透過教會所辦的教育是提升了人類的文化,也將教育普及化。這是教會的功勞。還有,今日我們講孤兒院、麻瘋病院,這些都是教會熱心的人所創辦的。廢除奴隸的制度,也是教會熱心的人士,好像衛斯理約翰、特別是William Wilberforce這個英國議員窮一生的能力來通過這些法例不再可以出賣奴隸。為工人爭取利益的所謂工會組織都是基督徒所開始的。近代美國爭取黑人民權最出名的馬丁路德金牧師,他是一位牧師,甚至爭取動物權益也是William Wilberforce開始的,他是為到這些動物爭取權益。 今日如果你研究科學的時候,有一個爭論,很多人認為現代科學最大功勞都是教會和屬神的人。但是有些人卻不同意,但是我就覺得有一件事關於近代科學的發展是不可以爭論的,所謂近代歐美各類科學的所謂科學之父也是來自基督教文化裡面的人,不是在佛教文化裡帶來近代科學,不是在回教的文化裡帶來近代科學,而是在基督教的文化裡帶來近代科學,所以有一位科學家叫Whitehead,他稱基督教為科學之母,因為他相信聖經裡面講到我們的神是一位理性的神,神按著祂的形象做人做成我們有理性,我們能夠去發掘神放在大自然裡的定律等等。以前當時製造原子彈很出名的Oppenheimer這位科學家,他曾經當過普林斯頓Institute of Advanced Studies 的一個主管,他承認現代科學在基督教的世界觀裡誕生的,所以你看所謂近代科學很多出色的人,他們開始的時候也是一些熱心的基督徒,培根,英國培根,科學方法之父,是一位熱心的基督徒;Robert Boyle現代化學之父;John Dalton現代原子理論之父,他們全是熱心的基督徒。John Ambrose Fleming被稱為現代電子科學之父,他也是基督徒。研究天文、星球運轉的Johannes Kepler,一個德國的科學家,他也是一位熱心的基督徒;Mendel,遺傳學之父;牛頓,地心吸力是他發現的,還有巴斯卡 (Pascal),法國著名的,很年輕就離開世界,他出名的是或然率方面的研究、流體靜力學那方面的研究,但還有一些東西,我們今日每人也享用,也是他所發明的,就是集體運輸的制度,即是巴士、火車的制度,都是巴斯卡所開始發現的。細菌學的Pasture,他也是熱心基督徒。這班近代科學創始者都是基督徒,所以我們看到基督徒的貢獻是大的。在政治方面,教會屬神的人是否真的做了黑暗時代之光呢?在政治上都有著相同的情況,譬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因為經過兩次大戰,以前上個世紀初的時候,那些所謂歐美有識之士就認為我們進入的年代就是不能逆轉的進步,但是沒有多久之後,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沒有人敢講這句說話。

人類、科技不斷地進步,但人類的道德越來越淪落,所以有些人稱人類是科技的巨人,但是在道德上卻是侏儒。道德有否改進了呢?沒有。我們教育這麼發達,但人類的道德沒有任何的改進。美國淪落到一個地步,在教育方面,進入學校前要經過那些金屬探測器才可以進入學校。如果孔子知道這些事,你猜他會怎樣想呢?尊師重道這回事全都失落了。香港也是如此。有幾年開學的時候就問尊師重道的問卷,結果是沒有了,再也沒有尊師重道這回事。在科技上面我們可能很發達,是一個巨人,但是在道德上面,我們淪落為一個侏儒的身材。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有個英國記者去了非洲訪問,有一次他在山頂上望去山谷的時候,見到一個非洲土人要殺一個小孩子來獻祭給他的邪神偶像,他看見之後就搖搖頭,很感嘆,甚至寫文章,我們很感激我們能夠生活在英國一個這麼文明的地方,不是像非洲似的還要殺小孩子來獻祭給假神。在他沾沾自喜的時候,沒多久他回英國,在牛津有很多書店、賣書的地方,有一日,他在牛津的書店打開一個畫冊是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一幅幅的圖畫都是骷髏骨頭,當他看到這樣的圖畫的時候,他就聯想到沒多久之前他在非洲所看到的山谷下的景象,他發現人類的文明沒有任何進步,可能比非洲的那些土人更不道德。

人類的政治經過兩次大戰之後,不知所從。歐洲當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就興起了一種政黨叫基督民主黨,很多國家也有,現在已經不再用這些名稱。所謂基督民主黨,歐洲當時理論很盛行,是結合了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加上社會主義的國家計劃和指導的經濟,再加上基督教社會關懷的觀念,這三方面湊合而成。雖然現在在歐洲沒有了這些基督民主派,但是它的影響今日我們可以看到在英國的保守黨、美國的共和黨都仍然是奉行這一套的。基督徒、西方基督徒,他們認為是好的那種政治制度。我們看到在政治上,教會是黑暗時代、末世時代的光,直到今天,我想我們仍能這樣說。中國近代的文化,如果你有研究的時候,你會知道在禁煙的運動裡,戴德生,楊格非,這些宣教士,還有James Maxwell,他們在英國寫很多文章評撃政府輸出鴉片,力量不夠的時候就來到中國設立一些戒煙的機構,「天招局」等,二三十年代很努力地幫助中國人,容中國人不要受鴉片之害。我們很感謝神從歐美來中國十九世紀二十世紀初的宣教士,很多都很熱心,有些人說很多宣教士做了些不應該做的,我們也相信手指有長短,樹大多枯枝,但是在宣教士上,我們不要忘記一些真的很虔誠愛神、為中國人犧牲很多很多的宣教士。特別在上個世紀初的時候,我們發現第一間在中國的現代醫院是宣教士所建立的,在那個年代,宣教士中有特別多的醫生和護士。在教育方面,1923年的時候,他們的統計,九分之一的大專生是就讀基督教所辦的大學裡,當時基督教大概辦了13間大學。這些基督教辦的大學在上一個世紀初,中國邁向現代化的過程裡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我們看到基督教無論在西方,就算在上一個世紀初,中國的現代化過程裡都對社會作出了一定的貢獻,所以我們可以說耶穌基督在這個異象裡給約翰所看見的教會是時代的金燈臺,無論在科學、政治、文化方面,音樂不用說了,以前傳統西方的音樂就是教會音樂,都是熱心基督徒寫的、為教會寫的音樂。我們可以看到教會被視為黑暗時代的金燈臺,耶穌所講的完全的應驗。

待續…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