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黑暗中的明燈(上)

音訊:廣東話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分享講員:張慕皚牧師

當大家講到教會的時候,我不知道大家會想什麼。有一些人講到教會的時候,是指那個建築物;有一些人講到教會的時候,是說那些在教會裡的當權者,所以當批評教會的時候,是那個教會的人怎樣怎樣,是指那些教會的執事理事、牧師傳道。聖經都有不同的角度來去看神的教會。教會很多年前在我們的信箋那裡有一節的經文,他們問我可不可以選一節的經文印在教會的信箋上呢?我就選了以弗所書第一章最後一節,教會是他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神將榮耀尊貴的地位給予教會,今日的我們有很多時候看不起教會,我們要從剛剛提到的經文裡一起思想在這個末世裡教會的地位、身份和教會的功能,究竟我們怎樣在今日的時代裡成為神心目中的教會呢?我想這是重要的,教會就是你和我的,你和我的就是教會。

我們加起來就是基督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剛剛我們讀的經文,大家都知道是使徒約翰被放逐去到拔摩島的時候,我想他被放逐到拔摩島是一件十分悲傷的事情,他很有抱負想傳福音、栽培信徒,但他不能再這樣做了,被放逐到拔摩島這個地方。拔摩島大概是在離亞細亞海岸四十里的一個小島,面積是十乘五里的一個很小的島。當時信徒、信耶穌的人被視為是罪犯,所以其他的人被放逐到那個島可能就只是被放逐,但作為信徒好似使徒約翰,他又是教會的領袖,被放逐這個小島前是會被毆打,鎖上手銬腳鐐,然後被人送去拔摩島。在拔摩島上,他只有很少的衣服、很少的食物,睡在又濕又硬的地上,在黑暗的牢房裡過日子。日間外出工作的時候,在警衛的鞭撻下做苦工,神所愛的使徒約翰就是這樣被放逐到這樣的一個孤島上,做這樣的苦工。

啟示錄開始的時候,使徒約翰看到一個異象,這個異象對約翰來說是非常重要,對我們這些屬神的人今日在這個末世侍奉神也是非常重要,我相信給少少的想像,使徒約翰是在何時看到這個異象呢?很可能就是他在孤島上看到遠方的海岸,看不看到我也不知道。他這樣的看著,然後夕陽西沉、夜幕低垂,在那個時候,他思想到他身處在一個孤島,不能夠去做神所呼召的工作,同時他思想到在彼岸的羅馬帝國,羅馬強權暴政、道德淪落、異端邪教充斥,在一片的黑暗裡,他想不到還有什麼盼望,我相信在那個時候,他想到沒有盼望的時候,他老淚縱橫,就在那個時刻,可能就是在那些情境中,神就給他這個異象,是今日我們所讀到的經文,1:12, 我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既轉過來、就看見七個金燈臺。這個異象對當時在這樣的情境裡、在這樣的心情裡的使徒約翰是非常非常寶貴。當他感覺到教會沒有盼望,在這麼黑暗的羅馬帝國裡,教會在他看來差不多是絕望的,但是神給他異象,告訴他不用失望,教會不會失敗,教會必定得勝,因為主耶穌必定得勝的。

我記得有一個神學生在神學院,夜晚運動完之後就走到更衣室裡更衣,在更衣的時候,更衣室內有一個讀書不多的看更,他在那裡看守,他發現那個看更在讀聖經,他問:你在讀什麼呢?他說正在讀啟示錄。他又問:你明白嗎?他說他明白。那個學生就嚇了一跳,心想,作為神學生的自己讀了啟示錄很多遍也不明白,你竟然說你明白,那麼,你明白啟示錄是在說什麼呢?耶穌基督是得勝的主。說對了,就是這麼簡單。啟示錄告訴我們耶穌基督是末世時代、黑暗時代得勝的主,最終勝利是屬於主的。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代表基督在這個末世的時代將救恩實施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裡,教會不會失敗,教會必定是得勝的。我想當神給他看到的異象是金燈臺的時候、七個金燈臺的時候,使徒約翰心裡得到極大極大的安慰。我們從這個金燈臺來看教會的身份和地位。

大家都知道啟示錄在這裡是向七教會說明耶穌的說話,七個金燈臺是代表七教會,解釋聖經的時候經常有很多不同的爭議,我相信在不同的時代也有這七種不同類型的教會存在,是代表每一個時代不同類型的教會,特別在末世的時代,七,我們說是完全的數目,所以聖經講到七教會的時候,當然有歷史性的七個教會在當時不同的地點,七個教會也代表到歷世歷代在這個末世的時代神的教會,首先,我們看到為何神要給約翰看到七個金燈臺呢?

燈臺盛載這個燈光,是黑暗的時代才需要的,即是告訴我們時代是黑暗的,就是我們昨晚所說的,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是假設了這個世界是黑暗的,耶穌基督給使徒約翰看到七個金燈臺,也是告訴我們末世的時代是黑暗的時代,我們在聖經的新約裡看到耶穌說祂再要回來的時候都是一幅幅黑暗的圖,十個童女迎接新郎,夜晚手拿著燈,是黑夜的圖畫,主回來的時候好像夜間的賊一樣,不是用耶穌跟賊子比較,而是夜晚突如其來的,我們想不到時候,賊就來了,就好像耶穌基督,我們意想不到的時候,祂就回來了。信徒在世界上是鹽、是光,因為這個世界是黑暗的。黑暗是聖經裡是代表無知。當關了燈,問你某人在哪裡,你會說我不知道。某東西在哪裡,你不知道。黑暗是代表無知、黑暗代表混亂、黑暗代表沒有出路。在聖經裡,我們看到末世的黑暗,主要是四方面的黑暗。特別在啟示錄第六章我們看到那四匹馬所代表的四種趨勢,所謂末世在聖經裡不是耶穌快要回來那幾日的末世,耶穌第一次來的時候就已經是末世的開始,已經開始了末世,所以今日我們在末世的末世裡,我們相信耶穌快要回來。這四匹馬是告訴我們當這四種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的時候,我們知道耶穌回來的日子就近了。

第一匹馬在啟示錄第六章是一匹白馬,白色的馬我相信在這裡是代表了異端邪教的出沒、異端邪教的盛行,當人和神的關係崩潰的時候,人心靈空虛,而我們又不肯積極努力傳福音的時候,魔鬼撒旦就藉著異端邪教虜略人心,這是今日的情況,只是在北美洲就聽說有差不多三千至五千的異端邪教,今日是一個異端邪教出沒的時代。

第二匹紅馬是代表暴力和戰爭,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崩潰;白色的馬是代表人與神的關係崩潰了,紅色的馬是代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崩潰,以致家庭不和睦,社會有很多爭鬥,國際之間有很多的戰爭暴力。

第三匹黑馬是代表經濟的崩潰,所以很多人也很害怕今日的貨幣出現很多的競爭等等,貧富懸殊極端的情況,手裡拿著天秤的,一錢銀子買一升麥子,一錢銀子是當時一個人做工一日的工資,一升麥子是一個人一日的糧食,不過家裡還有其他人,所以一錢銀子要買三升的大麥才能令一家人吃飽,油和酒也不可以糟塌,有人在那裡大富大貴食到酒和油都糟塌,是一個極端貧富懸殊的情況,所以末世是一個經濟大崩潰的時代,因為大部分大部分的財富集中在很少數人的手裡。

第四匹灰馬是代表天災人禍,名字叫作死,有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末世的時代是一個充滿天災人禍的年代。所以這四匹馬代表末世四方面的黑暗,白色的馬代表靈性上的黑暗;紅色的馬是代表人際關係上的黑暗;黑色的馬是代表社會經濟上的黑暗;灰色的馬是代表我們破壞大自然環境所帶來的天災人禍的黑暗。在一個這麼黑暗的時代裡,我們看到神要使用改變這個世界的七個金燈臺,七個金燈臺是代表神的教會,金是代表神的尊貴和榮耀的本性,教會是屬神的,是基督的身體,是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是基督的新婦,是神的殿,在黑暗的世界裡需要這樣的燈臺,是黑暗世界唯一的出路。神沒有給過政府有這樣尊貴的地位和身分,神沒有給過教育界有這樣尊貴的地位和身分,神沒有給過科技界有這樣尊貴的地位和身分,神沒有給過今日的傳媒有這樣尊貴的地位和身分,而是給過神自己的教會。當我思想到今日的教會的時候,我發現外間的人看不起教會,當社會有什麼問題的時候、家庭慘劇的時候,報紙往往問一句社工去了哪裡呢?我從來沒有看到報紙說教會去了哪裡呢?牧師去了哪裡呢?別人根本看不起教會,不覺得教會在這個社會上起到什麼作用。在美國曾經有過排位,哪些社會機構是對社會最有影響力呢?教會被排到相當後。排那些被尊重的人呢?牧師和傳道都被排到相當的低。

今日世界的人看不起神的教會,但最可惜的是今日教會裡的人都看不起教會,如果我們真的是看得起教會的時候,我們會將最好的給神,今日我們檢討自己有沒有將最好的給神呢?每天最好的時間是給誰呢?我們的金錢,我們要給的時候是給在哪裡呢?很多基督徒寧願將錢去做很多其他社會的事業,也不給教會做福音的工作,今日教會的人看不起教會。我做了神學院院長很多年,以前,現在不是了,以前的年代,如果子女到神學院讀書,做父母的淒涼到不得了、慘到不得了,很悲哀,沒有了兒子、沒有了女兒,感謝主,這個情況今日已經改善了,但我們仍然沒有將最好的給神,會不會我們也好像瑪拉基先知的時代,我們將一些殘疾的,將一些我們自己也不要給教會呢?從我們給什麼教會,我們可以看到我們對神的態度是怎樣。

以前我在加拿大侍奉的時候,我們教會比較細,有些人看到教會的需要,那時我不是教會的牧師,只是在教會裡作侍奉,我在神學院裡教書,有些人因為家裡換地毯,就會問將家裡的舊地毯拿來教會,好嗎?家裡的洗衣機有少少壞,要換新的,將舊的拿來教會,好嗎?我們不是將最好的給神、給教會。我們自己不要的,就教會要。我們要想想這個想法好不好呢?我們相信在今日的時代裡,外間的人看不起教會,但我們,教會裡面的人又看得起教會嗎?我們又有沒有將最好的給教會、給神呢?這是今日我們在教會自己衡量的一個問題。我也感謝神當社會真正有問題的時候,我們又看到有些人都頗欣賞教會的,譬如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就曾經負責帶領香港差不多一半的司長、局長來全力對付索K毒品的問題,有一次聚會裡,他講到教會是掌握了解決毒品問題的鑰匙。為何他會這樣說呢?我相信因為他是一個基督徒,他看到教會在這裡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他看到,毒品的問題,政府怎樣都解決不了。

別人也看到教會應該有辦法,但對於這些問題,我們做了多少工夫呢?今日我們相信當外面的人看不起教會,教會裡面的人看不起教會的時候,我們應該好好地檢討自己對於教會的看法。可能在教會裡,我們仍是一班蒙赦免的罪人,所以我們有很多問題,教會辦起事來有很多的爭執,特別我們今日講言論自由、講民主,所以教會裡也有很多的爭論,我也時常有機會到很多不同的教會講道,時常都有人找我說教會有什麼問題、什麼問題,講之不盡,我最記得有一次我去澳洲講一個靈會,有一個信了主沒多久年輕的姊妹還是在學中,她就將教會的情況告訴我,教會有多混亂、有很多爭執等等。她邊談邊流淚,然後她最後跟我講了句說話,將來我有兒女的時候,我一定不會容許他們在教會裡做牧師,教會這樣艱難,很可惜的事情。

待續…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