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世上的光(中)

音訊:廣東話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講員:張慕皚牧師

神的話語本身就是光,在這裡,我要跟大家分享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就是我們怎樣領受神的話語去成為光。

我們看見很多的教會,包括我自己牧養了很多年的教會,我覺得都是很失敗的。我們有很多人很懂得去講道、很懂得去教聖經,但我也發現很多信徒喜歡查經,認為在教會聽道也不足夠、主日學也不足夠、教會裡的成長班也不足夠,他還會到外面讀很多神的話語。這是可喜可賀的事實來的。不過,問題就是為何那麼多信徒喜歡去查經、去聽道、去聽講座;很多的傳道人很懂得去講道、很懂得去帶領查經,但教會為何還是不興旺的呢。這個問題我也思考了很久,想到我也退休了,我才能想通。

原因其實很簡單,耶穌基督在約翰福音14 章說了一句說話,有了我命令又遵行的這個人就是愛我的。耶穌在那裡說他要跟父神去到他那裡去與他一同屋住、要向他顯現。雖然這句話很簡單,不過這裡將我們幾千年追求的屬靈操練、追求生命長進,一句說話就包含了。有時,我們看看歷世歷代的屬靈操練的方法,看很多也看不明白,不知道他們所講的是什麼。如果不知道他們所講的是什麼的話,我怎樣屬靈操練呢?他們講得很玄妙、很特別。若我們翻開聖經就會發現耶穌的教導很簡單,有了我命令又遵行的,也就是你聽道之後、查經之後,不是聽了就罷,你聽了後刻意去遵行。當你刻意去遵行的時候,神的話語就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

問題就是有很多喜歡聽道的人,缺少肯去行道的人,所以今日的教會不能得以復興,教會軟弱的基本原因。是聽道加行道,不過聽道加行道也是不足夠的,耶穌還講到愛,有了我命令又遵行的這個人就是愛我的。我們有團契美好的生活,天父要我與祂同在,跟祂有團契的生活。這跟我們所講的怎樣成為光、領受光就是聽道加行道,足夠嗎?不足夠,聽道加行道就變成法利賽人一樣,法利賽人行道比我們還要厲害。在舊約,田間的出產就獻上十分之一,他們還將買回來的東西也獻上十分之一。在舊約裡,一年一次贖罪日的時候,禁食一次就夠了,不過他們一個星期就禁食兩次,星期一和星期四,他們行道行得很好,為何主還要苛刻地責備他們呢?他們忘記了第三個元素,聽道行道,當然他們行道也是有問題的,聽道加行道加愛心,我們才真正成為一個得著神的光,成為光的基督徒。請你記得不要只是聽道、不要只是查經,你要喜歡去行道。今日的教育理論是如果你只是聽,你只可領受百分之十,你聽又看的話,你就可得著百分之五十,你聽又看又做,執意去做,你得著百分之九十五。

這是今日的教育理論,耶穌早就這樣說了,有了我命令又遵行的,這個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有美好團契的生活。教會能夠切實地鼓勵弟兄姊妹每天去行道的時候,我相信教會必定復興。因為我們有太多只是聽道的基督徒,聽了道又不記得,我想我今晚講了這麼多,明天晚上給你一個考試,你會忘記了百分之九十五,再多隔一個星期,你連講題也忘了。除非我們肯去看、除非我們肯去做,不然的話,我們所聽的全都成為損失。領受光的呼召,我們真的領受光嗎?

第二我們要看的就是進入黑暗世界的呼召。為何耶穌會光來說屬他的人呢?就是因為這個世界是黑暗的。如果這個世界是光明的,耶穌不會說你們是世上的光,沒有意思的,都已經那麼光明了,為何我們還是做光呢?就是因為世界是黑暗的,所以我需要做光進入黑暗裡去照亮這個黑暗的世界。我們作為世上的光要改變這個世界,將黑暗的世界改變成為光明的世界。可惜的是我們基督徒是不喜歡黑暗,這是正確的。但是有時我們不喜歡黑暗就要想一個問題。我很喜歡司徒德牧師所講的一句說話,他說當你進入一個房間的時候,你發現這個房間是漆黑一片的,沒有燈的。很多人看見黑暗的時候詛咒黑暗,為何會這樣漆黑的呢。

就好像香港回歸後就出現一連串的問題,很多基督徒就指責那些特首、高官他們拜偶像,他們做這壞事、做那壞事,所以香港變成這麼亂。香港這樣黑暗就是因為有人吸毒、香港這樣黑暗就是因為老師教得不好、做生意的人又貪污、假貨、假藥,什麼也不好,我們只是責備黑暗、責備罪、斥責罪。從某程度上是對的,但是主耶穌告訴我們,當你進入一個房間是黑暗的時候,你要做的不是在罵、在責備為何這麼黑暗,你要做的是問光在哪裡、燈在哪裡,這是我們在今天要問的。當我們看見這個時代黑暗的時候,我們真的要問光在哪裡,世界的人也會問光在哪裡,耶穌已經有答案了,你們,強勢代名詞說你們這班屬我的人,這班領受了光的基督徒,你們就是世上的光、世上的鹽,你們需要進入黑暗的裡面去成為世上的光。當耶穌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聖經告訴我們黑暗的世界不喜歡主耶穌基督,因為這個世界是黑暗的。約翰福音1:5,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

耶穌基督祂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弟兄姊妹,黑暗世界的人不會喜歡我們這些光明之子。這是必然的,但是我們必須進入黑暗的世界。這個黑暗是代表道德、靈性的沉淪。道德靈性沉淪帶來一切的災難。約翰福音3:19,主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因為人不喜歡光,人喜歡黑暗,人在歷史上自以為我們人類才是光。人類慢慢到達一個地步,如果你信聖經、信神、信耶穌基督,那你就在黑暗裡,人是反過來看的,覺得人類的智慧才帶來真正的世界的光要改變這個世界。當我們談到西方文化、西方歷史的時候,以前的時代,西方的文化以神為中心的,以聖經為依歸的,但後來人說不可行了,慢慢覺得相信聖經、相信神是一種迷信的,說我們要得著復興,要把注意力不再放在神和聖經那裡,我們要把注意力放在人的身上,他們稱之為文藝復興.(Renaissance)。

在十八世紀的時候更高舉人的理性,透過人的理性、透過科學的昌明,我們要帶人類脫離愚昧、無知和迷信,不再被聖經綑綁、不再相信神,不再需要相信神,我們已經進入一個他們所謂啟蒙的時代、開明的時代,最明顯就是他們的代表作法國大革命,不用相信聖經所說的,我們不用跟隨聖經所教的。聖經說六日工作一日休息,我們不喜歡,不用遵照聖經,那些是愚昧、無知、以前的事,大革命就讓我們改變,文藝復興,我們人類思想進步了、我們啟蒙了、思想開發了,十日工作一日休息,可行嗎?不行。神很早在創造的時候已經定了,是神創造的秩序,人是改不了的。英國很久以前有醫生做研究,人體內某一些荷爾蒙,你工作六日後就跌到最低點,你需要休息一日,那種荷爾蒙才會上升,然後人就明白,這是神很早的設計,是神創造的秩序,你違反了是你自己的損失,不過人總是認為靠自己可以找到真理,靠自己可以找到人類的進步,不再相信聖經,聖經是迷信的。到了一個地步,我們又說後現代文化了,所謂現代文化裡高舉理性、理性透過科學,我們能夠找到真理。因為尋尋覓覓也找不到,就不如放棄罷了,今日宣稱真理已死。今日我們又宣稱多元文化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發現,就是我們能夠互相尊重。你的價值觀與我的價值觀不相同是不打緊的,我們是多元文化,大家彼此互相尊重就沒有問題了。那很多人類的問題又怎麼辦呢?可是,人類是要得救的,這麼多罪惡、這麼多社會問題、個人問題,我們又怎能得救呢?人類就說我們自己救自己,我們這麼厲害,可以自己救自己。

之前,有一份雜誌做了一個調查,問了一個問題:你覺得你是屬於聖人還是罪人呢?給你選擇的話,你覺得自己與哪一方比較相近呢?你的結論是什麼呢?大部分人也覺得自己是聖人,不是罪人。人自己救自己,如果還有什麼地方有問題,是進化某些地方落後了追不上,時間可以讓我們慢慢追上去解決這些問題。有些人說藉著社會改革,我們可以剷除這些問題,有些人甚至說我們沒有錯,有些人是喜歡犯罪的、有些人是很麻煩的,是社會裡的滋事分子,我們也有辦法用科學的方法去解決他的問題,就是用一些手術或是電極的刺激去消除他腦部裡一些敗壞和犯法的衝動,這可以解決這些人的問題。這可行嗎?當然是不可行。

不可行的時候,今日的我們講基因,我們找到那些犯罪的基因,找到不好的基因,我們醫到很多病;找到犯罪的基因,我們就可以醫到犯罪的人,追究基因解決人的問題成為我們的拯救,有很多科學家覺得很有盼望,但可惜幾年前美國加州一間大學有個很出色的科學家被稱為基因治療之父Anderson,他有一年差點被時代雜誌選為 The Man of the Year,那一年的風雲人物,大家也很欣賞他,覺得他的基因治療將會有突破性的進展,甚至將來會成為諾貝爾獎的得獎者,怎料當他事業最高峰的時候,警察把他拘捕,因他性侵犯一個跟他學跆拳道的韓國少女,結果被定罪,現在還在監獄裡。在他坐牢的時候,有很多出名的科學家寫信要求可否網開一面,他是一個很好的科學家,好讓他繼續研究,但是法律不容許。這給我們證明如果他能夠用基因去改變一個人,他就會先改變他自己。改變不了的,所以求主憐憫。

在今日的世界裡,當人離開神、沒有神的時候,人在極大的黑暗裡,人說道人死如燈滅,什麼也沒有了,我們怎樣可以靠自己去改變這個黑暗呢?就算人死如燈滅,那麼我們在今生也可以帶來一個比較快樂的人間烏托邦,這又能夠成功嗎?也是不成功。

英國有一個很出色的哲學家叫羅素,1970年的時候離開世界.在1950年的時候得到諾貝爾文學獎金,63歲的時候,他設立一個罷素和平基金,一生致力於研究哲學。在他96歲,他快將離開世界的時候,他說哲學一無是處,沒有給人們帶來人生的方向。他說自己所構思的、所聽過其他哲學家的思想,沒有一樣是能夠為世界帶來絲毫的改進,很失望地離開世界。這個世界離開神,在黑暗裡是無可救藥的。我們發現人的知識和各種的技能都突飛猛進,但道德卻越來越淪落,改變不了人性。問題就是人的自信越來越大,但人心靈的平安卻越來越小,今日人最需要的兩個字就是平安,香港人也是。維園找一些出名的人寫揮春,最多人找這些專家寫的就是平安。

人需要平安,但人今日找不到平安。人的自信越來越大,但心靈的平安越來越小,人類的成就越來越可觀,但卻是失去了目標和意義。失去目標意義之後,人將自己的成就用來破壞社會和自己,因為沒有真正科學研究的目標、準確的目標,所以就用來破壞社會和破壞自己。上一個世紀的時候,開始的時候,人類就覺得我們進入一個極樂世界,所以當時的哲學研究就叫做不可逆轉的進步。但是,在兩次世界大戰後,不可逆轉的進步成為泡影,沒用了。人怎樣的努力也不能夠自救。弟兄姊妹,神呼召我們進入黑暗的世界裡面,這是神給我們的呼召,我們進入的是一個沒有盼望、混亂、黑暗、失控的世界,這是神給你的呼召、給我的呼召。我們不能夠只在教會裡舒舒服服的獨善其身,神要我們成為光,神要我們進入這個黑暗的世界裡去。

待續…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