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拆毀後柔軟的情形

作者: 倪柝聲著

意志的破碎與柔軟

神拆毀我們外面的人的路並不一樣,所以,聖靈的管治所擊打的點也不一樣。有的人,神是在那裏對付他自愛的心,一次、十次的藉著環境對付他的自愛。有的人,神是在那裏對付他的驕傲,一次、十次的藉著環境擊打他的驕傲。有的人,神是在那裏拆毀他的智慧,拆毀他倚靠自己的聰明行事為人,神叫他在環境中沒有一件事作得對,沒有一件事不失敗。神讓他一直的失敗,就叫他學習不相信自己的聰明,到了一個地步,能說,『我活著不是靠人的智慧,乃是靠神的憐憫。』有的人,也許聖靈在他身上所安排的管治又是一種,聖靈藉著環境所擊打他的,乃是他這個人的主觀。有許多人就是充滿了意見,就是充滿了主張,就是滿了辦法。聖經裏有一句話說,『耶和華豈有難成的事麼?』有的弟兄的態度,好像在他也沒有難成的事。沒有一件事落在他的手裏,他能低下頭來說,我不知道,我不能作。因此,主的靈在環境裏就要對付他這一點,讓他一次過一次的受擊打。他說他能作事,卻沒有一件事能作成。他所看為很容易的事,卻沒有一件不作壞,沒有一件不失敗。聖靈是從這條路來擊打他。總之,聖靈對於每一個人所擊打的點並不一樣。

聖靈擊打人的速率也不一樣。有的人,主在他身上是接二連三一直的擊打,一點不放鬆。有的人,也許主有一個時候對付他,有一個時候不對付他。不過,主心裏所愛的人就沒有不被責打的。我們能從神的兒女身上尋到許多聖靈擊打的點。每一次擊打的點雖然不一樣,但每一次所成功的卻是一樣的;不管外面所擊打的是甚麼,裏面受傷的總是人的自己。神對付我們的自愛也好,神對付我們的驕傲也好,神對付我們的聰明也好,神對付我們的主觀也好,不管神在外面是對付那一點,每一次對付的結果,總是叫我們的自己比從前更軟弱。一次過一次,總有一天叫我們的自己被打傷了,叫我們的自己軟下來。有的人在情感上特別受對付,有的人在思想上特別受對付,不管他這個人所受的對付是那一點,那最終的結果總是叫他的意志被破碎。他所受的擊打也許是某一點,但被破碎的總是他的自己,他的意志。我們每一個都是剛硬的人,我們的意志都是剛硬的。來維持我們剛硬的意志的,乃是我們的思想,我們的主張,我們的自愛,我們的情感,我們的聰明。維持我們剛硬意志的東西並不一樣,可是我們的意志在神面前的剛硬都是一樣的。聖靈所擊打、所對付、所拆毀的,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好像不一樣,但是,在最終,最裏面的那一個對付,都是一樣的,都是要對付我們的自己,要擊打我們的意志。

所以,每一個因著啟示而倒下來的人,或者因著管治而倒下來的人,都有一個基本的特點,就是他變作一個柔軟的人。柔軟是被破碎的人的特點。所有被神破碎的人,在神面前都變作一個柔軟的人。我們所以能剛硬,所以在外面有這個殼子,乃是因為有許多維持我們剛硬的東西。我們好像一所房子,有許多柱子在那裏把牠撐著,叫牠不倒。神把這些柱子一根一根拆掉之後,房子就一定倒下來。外面支持的東西一拆掉,裏面的自己就自然倒塌了。我們不要以為聲音輕的人,他的意志不剛硬,不要以為在人面前不大說話的人,他的意志必柔軟。許多聲音輕的人裏面頂剛硬。剛硬是性情的問題,剛硬不是聲音的問題。有的人在外表上好像比一個脾氣急的人、聲音大的人柔軟得多,但事實上,他在神面前是一樣的固執,一樣的剛硬,一樣的自私,一樣的相信自己。我們所靠著來撐住裏面的建築物的東西不一樣,但是裏面的建築物完全是一樣的。我們的那個自己,那個意志,是同樣的剛硬。主要把維持我們剛硬的東西,一樣一樣拿走,一個一個打破,所以祂一次對付我們,兩次對付我們,幾十次對付我們。也許蒙神恩典,有一樣東西從我們身上失去了。因為我們所受的責打是這樣的厲害,所以就叫我們下一次要再作這件事的時候,心裏就有一點害怕。我們知道,如果再作,主要再打,如果再說,主要再打,我們不敢像已往那樣任意而行了。神所對付的似乎是外面的一點,可是事實上我們這個人就軟下來,在那一點上就爬不起來。你覺得,在某一點上,不敢違背主,不敢再堅持自己的主張。你怕主的擊打,你不敢動。你敬畏神,你就在那一件事上柔軟。當神的對付越增加的時候,你的柔軟也增加。神在你身上拆毀的工作作得越多,範圍越廣的時候,你就越柔軟下來。所以柔軟就是經過破碎的現象。

有的人,當你和他來往的時候,你能說某某弟兄的確是一個有恩賜的人,但同時你常常覺得他是沒有被破碎的人。許多人就是這種情形,是一個有恩賜的人,卻沒有被破碎。那個沒有破碎,人看得出來,人一碰就知道他硬得很。人被破碎了,就必定柔軟;人沒有被破碎,就必定剛硬。人在那一點上受過神的鞭打,就在那一點上不敢誇口,不敢驕傲,不敢隨便,不敢放肆,就在那一點上敬畏神,就在那一點上變作柔軟的人。

在聖經裏對於聖靈有許多比方,說聖靈像火,說聖靈像水。火是說到祂的力量,水是說到祂的潔淨。在說到聖靈的性情時,乃是說祂像鴿子。換句話說,聖靈的性情是鴿子的性情,乃是柔軟、安息、溫和的性情,而不是剛硬。當神的靈將祂的性情一步一步建造在我們裏面的時候,我們就要有更多的鴿子的性情。敬畏所產生的柔軟,乃是被聖靈破碎的記號。

柔軟的情形

人一被聖靈破碎,就自然而然有因著敬畏神而產生的柔軟。當人和他接觸的時候,他就沒有那麼硬,他就沒有那麼兇,他就沒有那麼厲害,他就被主帶到一個地步,聲音是柔軟的,態度也是柔軟的。他從裏面敬畏神,就自然而然在態度上、言語上流露出他裏面的敬畏來,他自然而然變作一個柔軟的人。

容易對付

甚麼種的人是柔軟的人呢?柔軟的人是容易對付的人。柔軟的人是一個容易說話,容易請求的人。一個人在神面前一被破碎,連他的認罪也容易,連他的流淚也都是容易的。有的人要他流淚是何等的難。這不是說流淚有甚麼特別的用處,乃是說一個人受過神的對付,他外面的性情給神磨碎的時候,他的思想、他的情感、他的意志被神磨碎的時候,他就容易看見他自己的錯,也很容易認罪。他不是一個難說話的人。在他身上的那一個殼子打破了,叫他在情感上、在思想上,都容易接受別人的意見,容易讓別人告訴他,容易讓別人教訓他。從那一天起,他就要被神帶到一個新的境界裏,能事事處處都得著造就。

容易感覺

一個柔軟的人也是容易感覺的人。因為他外面的人被破碎的緣故,他的靈就很容易出來,並且他也容易摸著弟兄姊妹的靈。人的靈稍微有一點動作,他就知道。他的感覺變得非常敏銳,能一下子就知道一件事的對不對,人的靈一動,他這一邊就有反應。他就不會作一件木頭木腦的事,不會作一件得罪人感覺的事。許多時候,別人的靈覺得這件事不對,但是我們還能繼續去作,這是因為我們外面的人沒有破碎,別人的靈有感覺,我們卻沒有感覺。許多時候,有的弟兄姊妹在聚會裏禱告,別人覺得厭煩,覺得他應該停下來,但是他仍然繼續下去。別人的靈已經出來說,不要禱告下去,但他沒有感覺。人所感覺的,在他身上沒有反應。這就是因為他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人如果是一個破碎的人,他的靈就很容易摸著別人的靈,也很容易感覺別人所感覺的。他不會像一個沒知沒覺的人,他不會作一個許多人都知道,而他自己不知道的人。

只有外面的人被破碎了的,他纔起首知道甚麼叫作基督的身體,他纔能摸著身體的靈,摸著別的肢體的感覺,不至於你作你的,他感覺他的。一個人如果沒有感覺,他在身體中就像一個假的肢體,就像是裝上去的一隻假手一樣。假手也能隨著身體活動,但是牠缺少一個東西,牠沒有感覺。有的人是沒有感覺的肢體。整個身體都感覺了,但是,他這個肢體沒有感覺。外面的人一破碎,他就能摸著教會的良心,能摸著教會的感覺。他的靈是開起來的,他能讓教會的靈摸著他的靈,讓教會把所感覺的交通給他的靈。這是一件非常寶貴的事,每逢我們錯了,我們就能知道自己錯了。外面的人的破碎,並不是叫我們從今以後不會錯,乃是有了一個機關,叫我們很快就知道自己的錯。弟兄姊妹知道你的錯,他們口還沒有開,你卻一碰他們就知道自己的錯,你只要一碰他們的靈,就能知道他們對這件事是反對或是同情。這乃是身體生活裏基本上所需要的。沒有這個,身體的生活就不可能。基督的身體,不是大家在那裏商量了纔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乃是像我們這個身體那樣,不必商量,自然而然各個肢體有共同的感覺。那個感覺是表示身體的意思,那個感覺也表示元首的意思,頭的意思。元首的意思乃是通過身體的意思而表明出來。我們外面的人被破碎了,我們就容易被更正,容易有身體的感覺。

容易得造就

最大的幫助還不在我們的錯誤能得到校正,最大的幫助,乃是我們外面的人一破碎,我們的靈就變作敞開的靈,能顯出來,同時也能叫我們得著眾靈的供應。我們的靈不只能出去,並且叫我們無論到那裏都能得著屬靈的幫助。如果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就不容易得著別人的幫助。比方,一個弟兄,他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是因為他思想特別強。這個弟兄來到聚會裏,就很不容易得著造就。因為一個思想強的人,除非給他更強的思想,他不能得著幫助。別的弟兄在那裏說話,他感覺這個思想也不行,那個思想也不行,他以為這也沒有意思,那也沒有意思,這也不能幫助他,那也不能幫助他。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也許他一次的幫助都沒有得著。他有一個思想的殼子,他只能從思想裏得著幫助,他不能得著屬靈的造就。但是主如果進來,一次、十次、幾十次,一年、二年、幾年的工夫,把他思想的殼子拆光,給他看見他的頭腦是何等無用,結果,他就變作一個嬰孩,很容易聽人說話,再也不敢那樣輕看別人了。他在那裏聽一位弟兄講道的時候,不是聽他念的字音如何,不是聽他道理講得對不對,意義講得明白不明白,乃是在那裏用自己的靈去碰他的靈。主在講的人身上有一點工作,他裏面的靈有一點出來,他裏面的靈動一動,聽的人的靈就得著甦醒,就得著造就。如果一個人的靈是破碎的,每一次弟兄的靈一出來,他就得著造就,不是道理上得造就,那是另外一件事。人的靈在神面前受的對付越多,外面的人的破碎就越徹底,所能得著的幫助也越多。在任何弟兄姊妹身上神的靈有一點動,他就能得著幫助。他也就不再用道理來批評人,不再用字句來測量人,他不是注意某弟兄講的意思好不好,某弟兄的口才好不好,或者解經解得好不好。他的態度完全改變了。所以,我們能得著多少人的幫助,就看我們的靈如何。許多時候,人從我們面前經過,因著我們的殼子硬得很,我們就不能摸著人的靈,就不能得著造就。

甚麼叫作受造就?造就不是思想的增加,造就不是意義的增加,造就也不是道理的增加,造就乃是我的靈多一次和神的靈接觸。不管神的靈藉著甚麼人出來,無論是在聚會裏,或者是在平日的交通裏,神的靈在別人身上輕輕的動一下,我就喫了一頓飽,我就得了甦醒。我們的靈像鏡子一樣,每一次我們得著造就,就像有人把我們的靈擦一擦叫牠亮一下。造就的意思沒有別的,就是我們的靈被別人的靈摸著,我們的靈被聖靈摸著。聖靈藉著別人的靈摸我們一下,我們就得著造就。從靈出來的東西,一碰就亮,就像電燈一樣,不管燈罩的顏色是紅的綠的,不管電線的包皮是白的黑的,電通過來的時候總是發亮。燈罩如何我們不管,我們注意的是電的出來。別人的靈稍微出來一點,你就已經亮了。你把你所知道的神學都忘記了,你只知道在這裏有靈出來;感謝神,你得著了甦醒,你在神面前喫了一頓飽。這樣,你就成了很容易得著幫助的人。有些人是何等不容易得著人的幫助。你想要幫助他,你要花多少工夫去禱告,你要花多少力氣纔能幫助他。剛硬的人非常不容易受幫助,柔軟的人纔容易得著幫助。

所以,在這裏有兩條完全不同的路。一條路是外面的,思想進去,道理進去,解經進去,有人也能說他得著了幫助。另一條,完全不同,乃是靈和靈的接觸,靈接觸了,就在靈性上得著幫助。你摸著後一條路,你纔摸著真實的基督教,這纔真的叫作造就。你如果只知道聽道,今天你聽過了一篇道,到下個主日你又去聚會,剛剛好又遇見這個弟兄,又聽見他講這一篇道,你就有點不耐煩,你就想走。你覺得同樣的道只要聽一次就彀了。你以為基督教是道理,你是把道理裝在腦子裏。但是你要知道,造就不是道理的問題,是靈的問題。那個弟兄上一次在那裏講的時候,如果他的靈出來,把你整個的人摸一下,碰一下,你就好像被他洗過一下,你就得了甦醒。你下一次又去,這個弟兄的靈又出來,你又在那裏得著幫助。儘管題目是舊的題目,道理是舊的道理,但是他的靈又出來一下,你就又得著一次潔淨,像被水洗過一樣。我們要記得,造就就是靈和靈的接觸,不是思想的增加。造就是靈和靈的事,不是一個外面的人給你得著了多少道理,給你得著了多少教訓。一切的教訓,一切的道理,如果不是有靈的接觸,那個教訓,那個道理,我們只能說牠是死的。

你外面的人被破碎之後,你就變作容易得著造就的人,你所得著的造就就會很多。有人來問你一個問題,你能從他身上得著造就。一個罪人來尋求主,你和他一同禱告,你也得著造就。一個弟兄大錯,主叫你和他說很重的話,責備的話,你摸著他的靈出來,你又得著造就。你能得著許多方面的造就,你能得著許多方面的供應,你覺得整個身體都在供應你這個肢體。無論那一個肢體都能供應你,無論怎樣你都是得著。你成了能彀接受的人,全教會都是你的供應。這是何等的豐富!你就真的能說元首的豐富是身體的豐富,身體的豐富是我的豐富。這與思想和道理的增加是何等的不同,這一個不同是太大的不同。

一個人得著的幫助越多,得著的幫助越廣,就越證明他是破碎的人。一個難以得到幫助的人,並不是他比別人更聰明,而是證明他外面的殼子比別人更硬,所以甚麼都不能吸引他。主如果憐憫他,把他這個人打破,重重的打破,多方的打破,到了有一天,他就能得著全教會的供應。我們要問自己,我們能不能得著別人的供應?你如果是有硬殼子的人,就當聖靈從別的弟兄身上出來的時候,你不會遇見靈。你若被神打碎,只要人的靈一動,你就得著幫助。雖然細微得很,但不是細微不細微的問題,是遇見不遇見的問題。就是這個靈的遇見你叫你得著甦醒,得著造就。所以,弟兄姊妹們,千萬要看見這個外面的人的被拆毀,乃是我們在神面前到底能不能得著幫助,到底能不能得著造就,到底能不能作工的基本條件。

靈裏的交通

交通不是思想和思想的交通,交通不是意見和意見的調和,交通乃是靈和靈的接觸。我們的靈摸著別的弟兄的靈,靈的接觸是交通。所以只有當我們在主面前蒙憐憫,把我們外面的殼子打破,把我們外面的人拆毀了,我們的靈纔得出去,纔能摸著弟兄姊妹的靈。從那一天起,我們纔開始明白聖徒的交通,從那一天起,我們纔開始明白聖經裏為甚麼說靈裏的交通,纔開始明白交通是靈裏的交通,不是彼此看法的交通,靈裏有交通,就能有同心的禱告。多少人的禱告是用頭禱告,這樣就難以尋到同心的人,因為要找到人的頭和他的頭相同的話,也許跑遍天下都沒有。事實上交通乃是在靈裏有交通。一切得著重生有聖靈住在裏面的人和我們都能有交通。如果讓神把攔阻除掉,把我們外面的人拆掉,就我們的靈是打開為著所有的人。我們的靈能打開接納任何弟兄的靈,我們的靈能被任何弟兄的靈摸著,我們的靈也能摸著任何弟兄的靈。我們能摸著基督的身體,我們也就是基督的身體,我們的靈就是基督的身體。詩篇四十二篇七節說,深處與深處響應(『深淵』也可譯作『深處』),深處的的確確是在呼喊深處。你裏面的深處在那裏呼喊,盼望能摸著我的深處;我裏面的深處也在那裏呼喊,盼望能摸著全教會的深處。這是深處和深處的交通,深處和深處的呼喊,深處和深處的響應。如果我們外面的人被拆毀,裏面的人能出來,我們就能摸著教會的靈,我們就能在主面前作比較有用的人。

不能效法

我們所題起的外面的人的拆毀,只有聖靈能作,人不能效法,效法沒有用。我們說人要變作一個柔軟的人,但並不是勸人從明天起就去作一個柔軟的人。你如果這樣去作,有一天你要看見,你自己所造出來的柔軟也要拆毀。人自己造作的柔軟沒有用,必須是聖靈工作結果的柔軟纔有用。一切在我們身上的成功,不是靠著我們,乃是靠著聖靈。只聖靈知道我們的需要,祂在環境裏替我們安排遭遇,祂在那裏替我們拆毀。

我們的責任乃是求神給一點光,叫我們能知道,能承認聖靈的手,能作一個服在神大能手下的人,承認祂所作的都是對的。我們不要作一個蒙昧無知的騾馬,我們情願把自己交給主拆毀,我們情願接受主的工作。你把自己交在主大能的手下,你就要看見,這個工作也許前五年前十年已經開始了,可是在這五年十年中,在你身上沒有顯出果效。今天你將自己交在主手裏說,『主,我從前好像瞎子,你要從那裏帶領我,我不知道,你要把我帶到那裏,我也不知道。今天我知道你要拆毀我,今天我把自己交給你。』這樣,也許前五年十年沒有結果的,今天要有結果。主在你身上能彀拆掉許許多多已往你所不知道的東西。有了這些拆毀之後,你就在那裏不驕傲,你就在那裏不自愛,你就在那裏不高抬自己。這個拆毀,叫你的靈得著自由,叫你的靈能出來,叫你變成有用。到了這個日子,你纔能使用靈。

在這裏附帶要題起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外面的人的破碎需要聖靈的工作,用不著自己去效法,那麼,我明明知道有一個活動是出於肉體的,還是我自己去阻止牠活動呢,還是等候聖靈來打破,或者等候大的光照,我一點也不去約束牠?

關於這一個問題,我們是這樣看:所有肉體的動作,我們都應該停止牠。這和裝作不同。今天我要驕傲,我拒絕我的驕傲,但是我不裝作謙卑。今天我要發脾氣罵人,我拒絕發脾氣,但是我不裝作溫柔的樣子。停止是停止消極方面的,裝作是裝作積極方面的。如果消極的方面要爬起來,我就在那裏拒絕牠,不放鬆牠,但是我絕不裝作積極的方面。驕傲是消極的,我要對付牠;謙卑是積極的,我不能模倣牠。比方你這個人本來是頂剛硬的,聲音是硬的,態度是硬的,今天你受對付拒絕這個硬,但你並不裝作溫柔。所以你所認識的一切肉體的活動和行為,你要停止牠,但是積極方面的美德,你不用效法來得著,你可以將自己交給主說,『主,我不用力量去效法,我仰望你作工。』你看見神就在那裏拆毀,神就在那裏建立。

外面的效法,不是神作的,乃是人自己作的。所以凡是追求的人,要從裏面學,不要從外面效法。要讓神從你的裏面作成了,而在你的外面彰顯。凡是人在外面作的,都不是真的,人造出來的都要拆毀。一個人有了假冒的東西,不只別人會受欺騙,連他自己也會受欺騙。我們外面的模倣一多,造作一多,結果我們就相信自己是這樣的人。有一天,你就是指明給他看,這不是真的,要除去,但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所以我們千萬不要在外表上效法,作人還是自然一點的好,讓神在我們身上建立。我們簡簡單單的作一個自然的人,我們不在外面模倣、效法,而是天天盼望主將我們所該有的美德加在我們身上。

第二個問題是:有的人在他天然方面也有一些美德,比如說溫柔罷,有的人天然就是溫柔的,這樣,從天然而來的溫柔與從管治而來的溫柔有甚麼分別呢?

關於這一個問題,我們可以題起兩點。第一,所有天然的東西都是獨立的,都不需要靈和牠聯絡在一起。從聖靈管治而來的東西,是受靈的支配的,靈動牠纔動,靈不動牠就不動。天然的溫柔也會成為靈的攔阻,而一切攔阻靈的都是剛硬的。換句話說,我天然的溫柔都會變作剛硬。一個人如果天然是溫柔的,他那個溫柔是獨立的,是他自己溫柔。假定說,主需要他站起來說兩句重話,他天然的溫柔就能變作攔阻,他會說,『唉!這個我作不來,我一生一世都沒有說過這樣的話,這話只好請別人來說,我不能。』你就看見,他天然的溫柔,不能受靈的管轄。任何出乎天然的東西都是有牠自己的意志的,都是剛硬的,都是牠作牠的,靈沒有法子用牠。從破碎而來的溫柔就完全兩樣,那一種的溫柔是靈所能用的,牠沒有抵擋,沒有反對,也沒有一點意見,牠完全受靈的管轄。

第二,一個天然溫柔的人,你順著他的意志的時候,他是溫柔的,你要他作他所不願意作的事,摸著他所不樂意的事的時候,他就不溫柔了。所以人一切天然的美德都不能叫他捨己,人一切天然的美德都是給他利用來建立他自己的。這是一定的,所有天然的美德,不只是溫柔,每一件都是給他本人用來建立自己的。所以,甚麼時候摸著他的自己,他所有的美德就都不見了。天然溫柔的人,你一摸著他那個命根的時候,他就溫柔不來。甚麼時候摸著一件事是他所不願意的,他那個謙卑就沒有了,他那個溫柔就沒有了,他甚麼都沒有了。從管治而來的美德就完全兩樣。乃是你的自己被拆毀了,纔有那些美德。甚麼時候神在那裏拆毀你的自己,你那個美德反而出來。你的自己越受傷,你就越溫柔。天然的美德和聖靈的果子是有基本上的不同的。

應當剛強

外面的人必須被拆毀,這一個,我們沒有法子裝作,也沒有別的東西可以代替。我們必須服在神大能的手下,接受祂在我們身上的對付。外面的人一被拆毀,裏面的人就剛強。也有少數的人外面的人雖被拆毀,裏面的人還不彀剛強。但是裏面的人是應當剛強的。如果你外面的人被拆毀了,而裏面的人還不剛強,你就不是要去禱告求剛強,你乃是要說,『我要剛強。』聖經是命令我們『應當剛強。』頂奇妙的事就是,你外面的人一被拆毀,你說剛強就剛強,你要剛強就剛強,你定規剛強就剛強,你試試看,你在那裏說我要這樣,就是這樣。外面的人的問題一解決,剛強的問題也解決了。要剛強,就剛強,必定剛強。從今天起,誰也不能攔阻你。就是你要一下,定規一下,就是這麼一下,奇妙的事就發生。主說『要剛強。』你說,靠著主你要剛強,就是這樣,你剛強了。

外面的人必須被拆毀,裏面的人纔能自由,這是學習事奉神的基本的路。 倪柝聲著
摘自《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承蒙[臺灣福音書房]授權轉載
轉自[水流職事站]線上閱讀
《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 倪柝聲著 – 出版:臺灣福音書房 »»» 購買 »»»

基督的僕人需要學習的一個基本的功課,就是被主破碎外面的人,好讓靈能彀出來。惟有出乎靈的工作,纔是神所要的工作;也惟有破碎外面的人,纔能讓靈自由的工作。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