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破碎的緊要

作者: 倪柝聲著

讀經:
約翰福音十二章二十四節:『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希伯來書四章十二至十三節:『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並且被造的,沒有一樣在祂面前不顯然的;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係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

約翰福音四章二十三至二十四節:『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祂。神是個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

哥林多前書二章十一至十四節:『除了在人裏頭的靈,誰知道人的事;像這樣,除了神的靈,也沒有人知道神的事。我們所領受的,並不是世上的靈,乃是從神來的靈,叫我們能知道神開恩賜給我們的事。並且我們講說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語,乃是用聖靈所指教的言語,將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惟有屬靈的人纔能看透。』

哥林多後書三章六節:『祂叫我們能承當這新約的執事;不是憑著字句,乃是憑著聖靈;因為那字句是叫人死,聖靈是叫人活。』

羅馬書一章九節:『我在祂兒子福音上,用心靈所事奉的神,可以見證我怎樣不住的題到你們。』

七章六節:『但我們既然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了,現今就脫離了律法;叫我們服事主,要按著心靈的新樣,不按著儀文的舊樣。』

八章四至八節:『使律法的義,成就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只隨從聖靈的人身上。因為隨從肉體的人,體貼肉體的事;隨從聖靈的人,體貼聖靈的事。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原來體貼肉體的,就是與神為仇;因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屬肉體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歡。』

加拉太書五章十六節:『我說,你們當順著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慾了。』

二十二至二十三節:『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

二十五節:『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

(以上所引聖經中的『心靈,』按照原文都可譯作『靈。』)
第一篇、破碎的緊要

每一個事奉神的人,遲早都會發現,攔阻他工作的並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每一個事奉神的人,遲早也都要找出,他外面的人和他裏面的人不一致,裏面的人是傾向一個方向,外面的人是傾向另外一個方向。每一個事奉神的人,遲早都要感覺,他外面的人不能順服靈的管理,不能按著神最高的命令去作。每一個事奉神的人,遲早總要找出,他工作最大的難處就在他這個外面的人,這個外面的人就是攔阻他使用靈的。本來每一個事奉神的人,都能彀使用他的靈,都能彀用靈與神同在,用靈認識神的話,用靈摸人的情形,用靈將神的話送出去,也能彀用靈摸著和接受神的啟示,但是,因著這個外面的人的打擾,就不能使用靈。許多事奉神的人不能作基本的工作,就是因為他外面的人沒有在基本上受過對付。這個基本的對付一缺少,結果就不可能作基本的工作。任何的奮興、任何的熱忱、任何的苦求,都變作白花工夫。只有這個基本的對付,纔能使我們在神面前作一個有用的人。

裏面的人與外面的人

羅馬書裏面有一句話:『按著我裏面的人,我是喜歡神的律。』(七22。)我們裏面的人,是喜歡神的律的。以弗所書也給我們看見:『藉著祂的靈,叫你們裏面的人的力量剛強起來。』(三16,照原文另譯。)保羅在別的地方也給我們看見:『外面的人雖然毀壞,裏面的(人)卻一天新似一天。』(林後四16,照原文另譯。)聖經把我們人分作裏面的人和外面的人。神所住的那個人是裏面的人,神所住的那個人之外的人是外面的人。換句話說,我們這個人的靈就是裏面的人,一般人所感覺得到的人就是外面的人。我們裏面的人是穿上了一個外面的人,好像穿上了一件衣服一樣。神將祂自己擺在我們裏面,神將祂的靈擺在我們裏面,神將祂的生命、能力都擺在我們裏面,乃是擺在我們這個裏面的人裏面;在這個裏面的人的外面,有我們的思想,有我們的情感,有我們的意志;最外面有我們的身體,有我們整個肉體。

我們要知道,一個人能為神作工,就是他裏面的人能出來。裏面的人不能衝過外面的人而出來,這是事奉神的人基本的難處。裏面的人要出來,必須衝過外面的人。所以,我們在神面前必須認準,我們工作的第一個難處不是在對方的人身上,而是在我們自己身上。我們裏面的人是一個受監禁的人,像關在監牢裏一樣。我們的靈就像被罩子罩著一樣,不容易出來。如果我們沒有學習怎樣讓我們的靈衝過外面的人而出來,我們就不能工作。沒有一件東西能攔阻我們,像這個外面的人一樣。我們的工作能不能有果效,就是看我們外面的人有沒有被主打碎,讓裏面的人經過這個破碎的外面的人而出來。這是基本的問題。主要拆毀我們外面的人,讓裏面的人有一條路出來。裏面的人一出來,許多的罪人都要蒙福,許多的基督徒都要蒙恩。

死與結子粒

主耶穌在約翰十二章告訴我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生命是在麥子裏面;麥子的外面有一層殼子,相當厲害的殼子;這一層殼子一天不裂開,麥子一天不能生長。『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這個死是甚麼?就是地裏面的溫度、水分等等所起的作用,使這個殼子裂開。殼子裂開了,然後麥子纔能長出來。所以問題不僅是裏面有沒有生命,並且是外面的殼子有沒有裂開。這段聖經的下文又說,人如果愛惜自己的生命,就要失去生命;人如果恨惡自己的生命,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主在這裏給我們看見:外面的殼子就是我們自己的生命,裏面的生命就是祂所給我們的永生的生命。如果要讓裏面的生命出來,外面的生命就非損失不可。外面的不破碎,裏面的就出不來。

在全世界的人中間,有一班是有主生命的人。在這麼多有主生命的人中,有兩種不同的情形:一種是生命受限制,生命受監禁,生命受包圍,生命不能出來的人;一種是主在他身上打通了一條路,生命從他身上能出來的人。今天的問題,不是我們怎樣纔可以得著生命,乃是怎樣纔可以讓生命從我們身上出來。我們說需要主破碎我們,這並不是一種說法,也不是一種道理,乃是我們這個人是應當被主破碎。不是主的生命不能遍滿全地,乃是主的生命被我們鎖住了!不是主不能祝福教會,乃是主的生命被鎖在我們裏面,被監禁在我們裏面,沒有路出去!外面的人不被破碎,我們永遠不能變作教會的祝福,我們也不能盼望世人能從我們身上蒙神的恩!

玉瓶要打破

聖經告訴我們,有真哪噠香膏。神的話特意把『真』字放在裏面,是真哪噠香膏,實實在在是屬靈的。但是玉瓶不打破,真哪噠香膏就不能出來。希奇!許多人還在欣賞玉瓶,覺得玉瓶比香膏更值錢,許多人還以為他外面的人比裏面的人更可寶貴。這是在教會裏的難處。你寶貴你的聰明,以為你自己是了不起的人;他寶貴他的情感,以為他自己是了不起的人;許多人寶貴他的自己,覺得自己比別人好得多,口才比別人好,作事比別人快,下的斷案比別人準。…但是,我們不是玩古董的人,我們不是欣賞玉瓶的人,我們乃是要聞著香膏的人。外面的不破碎,裏面的就出不來;這樣,不只我們自己沒有路走,並且連教會也沒有路走。所以我們不能一直那樣的寶貴自己。

聖靈並沒有停止祂的工作,聖靈在許多人身上都沒有停止祂的工作。一個遭遇再來一個遭遇,一件事情再來一件事情,這些聖靈的管治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打破我們外面的人,就是要拆毀我們外面的人,讓我們裏面的人能彀衝得出來。但是我們的難處就在這裏:我們稍微受一點難為就不平,稍微受一點挫折就發怨言。主是在那裏豫備一條路要用我們,但主的手剛在我們身上摸一下,我們就不樂意,甚至就和神鬧意見,就消極。自從我們得救到今天,主多次多方的作工在我們身上,目的就是要拆毀我們這個人。不管我們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主的目的總是要拆毀我們這外面的人。

寶貝是在瓦器裏,但是誰需要你的瓦器?教會所缺少的是寶貝,不是瓦器;世人所缺少的是寶貝,不是瓦器。瓦器如果沒有打破,誰能看見裏面的寶貝?主在我們身上所作的事到底為著甚麼?就是在那裏打破我們這個瓦器,打破我們這個玉瓶,要把我們的外殼打破。主盼望在屬乎祂的人身上能有一條祝福的路通到世界去。這是一條祝福的路,也是一條有血跡的路,的的確確是有血在那裏,有傷痕在那裏。這個外面的人的破碎是何等的緊要。因為如果不是這樣,就絕對沒有工作。我們把自己奉獻給主,為著事奉主,我們就得豫備被破碎。我們在這裏不能放鬆,不能保留自己,要讓主把我們這個外面的人完全破碎了,讓主的工作有路可以出去。

我們每一個人都得替自己找出來,主在我們身上到底有甚麼用意。有一件非常可惜的事,就是有許多人,主在他身上作甚麼事,有甚麼用意,他自己不知道。但願我們每一個人能找出到底主對於我有甚麼用意。當主開我們的眼睛的時候,我們就看見,我們一生一世所經過的事,每一件都是有意義的。主沒有白作一件事。當我們明白主的目的是為著要破碎我們外面的人,我們就很明顯的看見,每一件的遭遇,都是有意義的,都是主在那裏要達到同一個目的,就是要拆毀我們這個人,要打碎我們這個人。

但是,有許多人,主的手還沒有動,他已經不樂意了。我們要知道,主所已經給的那些經歷,主所已經給的那些困難,主所已經給的那些遭遇,都是為著我們最高的好處。我們不能盼望主給更好的,這已經是最好的了。如果有人到主面前去求主,說,『主阿!請你讓我揀選一件最好的;』我們相信主要告訴他說,『我所給你的就是最好的;你每天遭遇的,就是你最高的好處。』主為我們安排的一切,目的就是要拆毀我們外面的人。我們外面的人被拆毀,靈能彀出來的時候,我們纔有使用靈的可能。

破碎與時間

主是用兩種不同的舉動來破碎我們外面的人,一種是積蓄的,一種是忽然的。有的人,主給他一個忽然間的拆毀,後來逐漸逐漸的再拆毀他;這是忽然的在前,積蓄的在後。有的人,是天天都有遭遇,天天都有事情,到有一天,主忽然給他一個大的拆毀;這是積蓄的在前,忽然的在後。一般人的被拆毀總是這樣,不是先忽然,後積蓄,就是先積蓄,後忽然。一般說來,路走得正直的人,主也總得花幾年的工夫在他身上,纔能作成拆毀的工作。

這個時間,我們不能叫牠縮短,卻能叫牠拖長。在有的人身上,經過幾年的工夫,主能彀作成這個工作;但是,在有的人身上,可能過了十年、二十年,這個工作還沒有作好。這是一件嚴肅的事!沒有一件事更可憐過於浪費神的時間。許多時候,教會不能蒙福,是因著我們!我們的思想能傳道,我們的情感能鼓動人來傳道;但是,我們不能使用靈,神不能藉我們用祂的靈來摸著人。這樣,我們把時間拉得太長,損失就非常大。

所以,如果我們從前沒有一次徹底的奉獻,我們盼望現在能徹底的將自己奉獻給主,說,『主!為著教會的前途,為著福音的前途,為著你的路,也為著我個人的生命,我把我自己無條件、無保留的交在你手裏。主!我樂意把我自己交在你手裏,我樂意你從我身上打出一條路來。』

十字架的意義

我們一直聽見十字架,十字架,也許聽得很熟了;但是,究竟甚麼叫作十字架?十字架的意義,就是破碎外面的人。十字架是使外面的人死了,是使人的殼子裂開了。十字架要把你外面的人的一切都毀了,要把你的意見毀了,要把你的辦法毀了,要把你的聰明毀了,要把你的自愛毀了,要把你的一切都毀了。你外面的人一被拆毀,你裏面的人就能出來,你的靈就能被使用。這條路是清楚的,是非常清楚的。

我們外面的人一被拆毀,我們的靈就容易出來。像有一位弟兄,認識他的人都承認,他是一個思想非常好,意志非常強,情感非常冷、非常深的人。可是遇見他的人,總覺得是遇見他的靈,不是遇見他那剛強的意志、聰明的思想、又冷又深的情感。人每逢與他交通的時候,是遇見一個靈,一個乾淨的靈。緣故在那裏?就是因為他這個人是被拆毀過的。又有一位姊妹,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非常快的人,思想快,說話快,認罪快,寫信快,撕信也快。可是遇見她的人,不是遇見她的快,而是遇見她的靈。她這個人是被拆毀過的。外面的人被拆毀,這是基本的事。我們不能一直保守我們的缺點,不能叫主在那裏對付我們五年、十年,還是同樣的味道。我們總得讓主從我們身上打出一條路來。這是主對我們基本的要求。

不能拆毀的兩個原因

為甚麼有的人經過多少年的對付,還是那麼一回事呢?有的人意志強,主能把他拆掉;有的人情感強,主能把他拆掉;有的人思想強,主也能把他拆掉;但是,為甚麼有的人已經有這麼多年了,還是沒有被拆掉?我們相信有兩個最大的原因:

第一,是因為他們住在黑暗裏,他們看不見神的手。神在那裏作,神在那裏拆毀,他們並不知道是神作的。他們缺少光,他們沒有活在光裏面。他們所看見的只是人,他們只看見人和他們作對;他們只看見環境,以為環境太壞,所以總是怪環境。但願神給我們一個啟示,看見這是神的手,跪下來對主說,『這是你,這是你,我接受。』我們至少得認識那對付我們的手是誰的手。至少要認識那對付我們的手,不是世人,不是我們家裏的人,不是教會裏的弟兄姊妹,乃是神的手。是神對付我們。我們要學習像蓋恩夫人那樣跪下來親那隻手,寶貴那隻手。這個光我們總得有,我們必須看見,凡是主所作的事,我們就接受,就相信,因為主所作的事不會錯。

第二,是因為他們太自愛。自愛是人被拆毀的一個大攔阻。我們必須求神除去我們愛自己的心。當神要把我們那個自愛的心除去的時候,我們要敬拜著說,『主阿!如果這是你的手,就讓我從心裏接受。』我們要記得,所有的誤會,所有的不平,所有的不滿,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們私下的自愛。因著我們私下自愛的緣故,所以我們在那裏想法子拯救自己。這是極大的難處。許多時候發生問題,就是因為我們又在那裏想拯救自己。

上了十字架而不喝苦膽調醋的人,纔是認識主的人!許多人勉強上了十字架,還是想喝苦膽調醋來減輕他的感覺。凡說『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的人,就不喝苦膽調醋的杯。他只喝一個杯,不喝兩個杯。這樣的人是完全不自愛的人。自愛是基本的難處。但願主今天在我們裏面說話,但願我們能禱告說,『我的神阿!我看見了這一切都是出乎你。過去這五年,過去這十年,過去這二十年,我所有的路都是出乎你;你這樣作,沒有別的,就是要達到你的目的,好使你的生命能從我身上活出來。但是,我愚昧,沒有看見。我因為自愛,作了許多事來拯救我自己,所以耽誤了你的時間。今天我看見你的手,我願意將我自己奉獻給你,我再一次將我自己交在你的手裏。』

盼望看見創口

沒有人能像一個被打碎的人那樣美麗。一個剛硬的人、自愛的人,被神打碎了之後,就顯得美麗。我們看舊約裏的雅各,他在母腹裏就已經與哥哥相爭,他是一個調皮、詭詐、多計多謀的人。可是,他的一生充滿了痛苦,少年時就逃到外面去,二十年之久受拉班的欺騙,心愛的妻子拉結中途死掉,心愛的兒子約瑟被賣掉,過了多少年,便雅憫又被扣留在埃及,他接二連三的被神對付,他遭遇了許多不順利的事。他一次被神擊打,兩次被神擊打,可以說雅各的歷史就是被神擊打的歷史。雅各經過神多次的對付,他這個人改變了。到他末了的幾年,他真是明亮得很。他在埃及回答法老的話是多麼莊嚴。他臨終的時候,扶著杖頭敬拜神,是多麼美麗。他為他的兒孫們祝福,是多麼清楚。我們讀他末了的一段歷史,我們要低下頭來敬拜神,在這裏有一個人成熟了,在這裏有一個人是認識神的。雅各經過幾十年的對付,他的外面的人被拆毀了,到他老年的時候,我們看見了一幅美麗的圖畫。我們各個人多少都有一點雅各的性情在身上,或許不只有一點,乃是有不少。我們就是盼望主在我們身上打出一條路來,把我們外面的人拆毀到一個地步,讓裏面的人能出得來、能看得見。這是寶貴的事,這就是事奉主的人的路。是這樣,我們纔能事奉;是這樣,我們纔能帶領人到主面前去;是這樣,我們纔能帶領人認識神。其餘的,沒有多大用處,道理沒有多大用處,神學沒有多大用處。光有聖經的知識有甚麼用?只有神能從他身上出來的人纔有用。

我們外面的人被擊打、受對付,經過各種的遭遇,留下創口在我們身上,留下傷痕在我們身上,就能讓裏面的靈從我們身上出來。我們怕遇見有的弟兄、有的姊妹,整個人還是完整的,從來沒有受過對付,從來沒有改變過。求神憐憫我們,把這條路清楚的擺在我們面前,給我們知道這是惟一的路,沒有第二條,並且也給我們看見,主在過去這幾年、這十年、這二十年,在我們身上所有的對付,都是為著這個,目的都在這裏。所以,沒有一個人能輕視主在我們身上所作的。願意主真是給我們看見,甚麼叫作外面的人被拆毀。外面的人如果不被拆毀,所有的都是在頭腦裏,都是在知識裡,那就沒有用。盼望主給我們一個徹底的對付。
倪柝聲著
摘自《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承蒙[臺灣福音書房]授權轉載
轉自[水流職事站]線上閱讀
《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 倪柝聲著 – 出版:臺灣福音書房 »»» 購買 »»»

基督的僕人需要學習的一個基本的功課,就是被主破碎外面的人,好讓靈能彀出來。惟有出乎靈的工作,纔是神所要的工作;也惟有破碎外面的人,纔能讓靈自由的工作。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