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憂谷-上

音訊:廣東話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稿整理:Kimmy Chan/校對:Fanny

講員:鍾志賢牧師 (美國信心華人浸信會)

今晚與大家思想的題目是「走出憂谷」,就是怎樣去幫助別人離開 depression,有人繙譯作「抑鬱」,我特別運用「憂鬱」或「憂谷」字眼取其意思。

翻看數據,於1990年憂鬱症在世界排名第四位,並預測在2020年此病症將會僅次於心臟病,排名第二位。十多年過去,憂鬱症一直在漫延。單看美國而言,每年約有1,800萬人患憂鬱症,佔整體人口9.5%,數字可算是很利害。年齡介乎18至74歲的患者尤其多,而25至45歲所佔百分比最多。

從聖經神學看盼望(溫偉耀博士) (圖1)

於2001年,世界衞生組織指出大約有1億2,100萬人患憂鬱症,患其他情緒病及神經失調的大約有4億5,000萬人。這些數字都非常驚人。時間關係我今天只談香港的情況,我得到的資料約於2005年,一份美國報紙刊載港大一項調查指香港約有一成人有憂鬱症的症狀表現。現在的數字可能不止,因為沒有實際數字記載。今晚與大家思想憂鬱症時,我們看看究竟憂鬱症是甚麼意思呢?是甚麼呢?憂鬱症是一種常見的情緒病,有時會被稱為感冒,最近開始有人說自己患上感冒,對嗎?其實很多人患上憂鬱流行性病,情緒會起伏不定,是由於腦部的情緒區受到干擾。

從聖經神學看盼望(溫偉耀博士) (圖1)

美國精神醫學會歸納憂鬱症屬「情緒失調」方面,意味著憂鬱症是整個人的疾病,包括影響到我們的身體、我們的神經系統、我們的情緒、我們的思想及我們的行為。當我繼續探討下去時,大家就會看到有許多方面的影響,是整個人的失調。剛才談及到,每個人的情緒都有起跌,讓我們回想一下,有快樂的時候,亦有不快的時候,有憂愁的時候,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但憂鬱症是人維持一至兩星期仍然處於不快樂、不開心的狀態,很有可能人開始患上憂鬱症。所以我們要注意自己的心情如何。

跟大家思想憂鬱症一般的事實,憂鬱症與個人IQ無關。並不是說IQ高就不會患上憂鬱症,或者EQ高就不會患上憂鬱症。婦女憂鬱症患者多於男性患者,憂鬱症攻擊到老老少少,無論你年齡多大,性別是甚麼,我們亦不能預防,特別婦女得病者比男性為多。當婦女生育過後,當中約10%女性都會經歷產後抑鬱症或情緒低落等等……

另外已婚婦女比單身女子患憂鬱症的機會更大,婦女患憂鬱症最頻密在25至44歲這階段,但男性的自殺率比女性高出三倍。退休人士患憂鬱症的風險更高,當人退休後無所事事,不懂得如何去安排退休生活,人有時會胡思亂想,亦沒有渠道抒發,就會變得很糟。

憂鬱症從情緒簡單的波動到深度地進入精神病。通常憂鬱症是由悲劇產生。有些人童年不快樂,過去相關個案如美國有不少人生產孩子後,父母便將孩子送回中國,父母兩人一同工作,拼命賺錢。到孩子4至6歲時便將他接回到美國,有許多小孩在這段最需要父母栽培的時間失去了父母的教育及陪伴,他們回到美國後總會有不少毛病。若日後他們在14歲前父母離異或家庭經歷不愉快事件時,他們患上憂鬱症的機會則更大。

憂鬱症的類型

有些人性格較為悲觀,凡事都會感到糟透了。若然你凡事都感到悲觀及負面,患上憂鬱症的機會亦愈大。憂鬱症有不同類型,稍後我跟大家思想幾方面的類型,詳細資料大家可以看參考書或上網查閱。通常憂鬱症於產後患上機會很大,分為三類,包括「產後情緒低落」:約50%至80%的婦女於產後三天至十天內發生,她們不知道自己為何不快樂,感到自己容易發怒、疲累、經常哭泣等等的不愉快情緒。這類型的患者只要有朋友輔導及幫助,不需要藥物治療,很快就會痊癒。另外有真正的「產後抑鬱症」,通常於產後幾個月內發生,病患的時間較長,甚至會哭泣、失眠、感到疲累、擔心孩子將來如何;孩子剛出生已想到許多問題。還有「產後精神病」,這病症深度更大,根據例子約有一千分之一至一千分之二的人才會得這精神問題。

另一方面有「有非典型憂鬱症」,屬慢性憂鬱症,輕度性質。部份患者會體重突然增加,食量增加。當人食量增加,體重自然會增加。部份患者接著會想睡覺,愈睡得多仍感到精神不夠,繼續睡下去。起床時感到手腳疲累,亦有些患者在人際關係當中長期感到被別人排斥,感覺而已,其實並不一定有人排斥他。有時患者會過度敏感,別人說些少話,便會懷疑別人在說自己不是,變得不喜歡某些人,有時甚至令自己惱怒。這些都屬「非典型性憂鬱症」,是輕度的憂鬱症,但隔一段時間就會變成深度憂鬱症。

有一種「季節性情緒失調」,在香港較為少見。在非美洲、加拿大地區有很多人都患有「季節性情緒失調」,每年約有一千多萬人患有此病症。因為當地人居住北面,冬天時極度寒冷,時常下雪。你們也許十分渴望欣賞雪景及滑雪,久不久這樣倒不錯,但居住在北美的人就不想看到這情況。因為天氣寒冷時又要開暖爐,窗簾閉緊,見不到光,很少陽光。我住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加拿大人在夏季來臨就會到我那處去享受陽光。因為環境黑沈的話,人們會感到很鬱悶、整個人低沈,一見到陽光會感到非常開心。所以要治療「季節性情緒失調」最好提供陽光予他們,不要讓自己處於黑暗當中。

另一方面躁鬱症及憂鬱症是十分相似,但並不屬於憂鬱症。英文Bipolar Disorder (躁鬱症) 是僅次於「精神分裂」這方面,當中分為第一型、第二型及第三型等等……不少人會覺得別人有depression (憂鬱),就是患有depression (憂鬱症)。例如有次一名女患者到我家,我讓她做輔導軟件,完畢後我發現她有可能是患有深度憂鬱症。我以此方式慢慢向她輔導及交談。但一段時間過後,她的情緒表現變得完全反覆,說話變得非常快,思想亦很快,腦海中滿有創作力,有時她會忘記自己說過的話、作過的事。甚至變得非常自信,她亦只須睡兩、三個小時已經足夠。慢慢發現她所患的並不是憂鬱症,而是「狂躁抑鬱症」。這病症患者多數需要依靠服藥治療。嚴重的「狂躁抑鬱症」患者需要入院,例如有些患者最終需要入院,因為他到達有自殺傾向的階段。每當患者有自殺傾向時,便一定要送入醫院,輔導員不敢背負這黑鍋。我們會將此病例視作嚴重個案,當然會先衡量過他的情況,在醫院內會有專人照顧,特別若然他有掙扎情況出現的話,會將他綁起來,待他慢慢痊癒才放開綑綁,並一直有專人在閉路電視中看管他,這是美國的造法。

不知道今晚大家來到是為了解憂鬱症這問題,或者感到自己可能有憂鬱症的問題。好像昨日我跟一位牧師交談時,他告訴我:「我都好像有憂鬱症吧﹗」我們不少人都可能在一生當中會患有憂鬱症,而我們不知道。據說全世界約四分一人口一生之中都可能患有憂鬱症,不同是程度的深淺。我們首先要了解究竟憂鬱症的成因是甚麼?大家可記下有好幾方面。

憂鬱症的成因

第一是「生物因素」:可能是遺傳,有時問問家人有沒有患憂鬱症的紀錄,如媽媽的家屬或爸爸的家屬有沒有呢?通常我們都能追溯得到,很大可能是親人患有憂鬱症。有時是因為腦內物質不平衡,當腦神經放射物質出來時,中間的傳道物不足夠,因此不能傳播下去,影響致人們情緒失調。或者是荷爾蒙失調,女性患者較多。剛才談及到產後、周期性、更年期等等……這些都會有影響,甚至甲狀腺出現問題都會引起情緒問題。

第二是「處境因素」:我們看到人生當中經常會遇到壓力。試問問自己現在正遇著甚麼壓力呢?就業人士有工作壓力、家庭有壓力、子女帶來的壓力、婆媳之間有壓力,在限期前完成工作或功課的壓力,人際之間的張力亦是一種壓力。在街上會遇上各類周圍環繞著我們所產生的嘈音亦帶來壓力,身邊的人講電話聲浪太大會成為一種壓力,遇到交通擠迫亦成為一種壓力。我們在掛慮甚麼?未能置業、財務問題、失業、工作困難等等……每一天我們都可能正面對著種種不同的壓力。有新工作是一種壓力、搬遷是一種壓力、對前景不明朗是一種壓力……當許多事情加起來時,我們會感到很大壓力。若事件是分散在不同時段發生,一段時間發生一件事,我們的感覺會較為好一點。但若是突然之間幾件事情同時發生,例如是遇到親友離世、遇上失業、再加上人際關係的問題、例如與丈夫關係出問題。在一連串的問題同時發生時,人所感受到的壓力就會更大,很容易會患上憂鬱症。

第三是「個人成長及發展因素」:有許多事情為我們帶來憂鬱。會想到最近有朋友過身,最大壓力是配偶過身、失去所心愛的人、遇到挫折、失敗、無助、被人排斥、負債累累、精神問題、緊張等等……許多都會令到我們有憂鬱問題。另外有身體的因素,經常缺乏睡眠,不知大家有沒有足夠八小時的睡眠。香港人多數甚麼時間睡覺呢?在場有人會晚上十一時睡覺嗎?十二時?一時?二時?我自己十時左右睡覺,六時起床。我認為自己早睡早起較為好一點。每個人的生活不同,有時十一時睡的話,會顧慮肝臟需要排毒,遲睡會影響肝臟,所以我承諾自己最遲十一時要睡覺。每個人的生活習慣不同,但身體健康十分重要。若然我們又沒有做運動,亦不注意飲食習慣,不少人都愛吃煎炸食物就令身體更差了,我會選擇吃有營養的食物。許多時我們工作過勞;你們早上甚麼時間上班、下班,工作佔了多少個小時?這星期有位年青人告訴我:「我最多願工作九小時。」我們上一代的人拼命工作十多個小時,現今的年青人認為最多工作九小時,不願超時工作。

「身體因素」:有時人身體患有疾病,如患有癌症,自然令整個人情緒低落。其實我們身體當中許多毛病都會導致我們有這問題。有人使用藥物,飲酒,這些都會影響我們。

另外亦有「社交因素」:人與人之間有許多問題,同事與同事之間、朋友與朋友之間、親人之間、夫妻親子之間,這些溝道都會成為極大的壓力、生活節奏。

另一方面是「心理、人格的因素」:有些人是完美主義者,如我過去是個完美主義者,當做性格測驗後我就感到糟了。完美主義者事事都力求完美,遇到不如意時會變成不快樂,亦會影響到身邊其他人。所以當知道自己有這性格後就知要改變。一方面自己會不快樂,二方面影響到別人。許多時候自己遇到挫折、變得憤世嫉俗、充滿敵意時,會為大家帶來很大的張力。

另一方面是「認知因素」:我們的思考形態不同,有些人思想負面,會自我批評。帶著悲觀的思想。當你與他交談,感到事情悲觀的時候,他們的想法會從負面角度想:「不行了」、「很慘」、「沒可能」、「我不想幹了」等想法。有人甚至感到內疚。

另一方面是「靈性因素」:若是基督徒的可能會想到是否神離開了自己?我犯罪,我受到試探,神會原諒我嗎?心內帶著罪疚感,未想到會得到神的饒恕。

我們再看憂鬱症的症狀,有情緒上的表現,行為上、認知上、身體方面、以及精神方面。首先是「情緒表現」的影響:會感到憂傷,對許多事情失去興趣–過去對某些事情感興趣,但現在沒有興趣。控制不到自己,突然間不知為何會不斷哭泣,沒有原因,不知何解。我對許多事情失望,坐立不安,感到自已毫無價值,自我形象低,我很氣憤,有很多憂慮,有很多揮之不去的不快,有情感的失落。心內抑壓了很多憤怒未能宣洩,並會感到自責等等……

其次是「行為表現」:極度依賴別人,甚麼都依靠別人替自己解決,推卸責任。有些人會有遲鈍感,叫他做的事情只會慢慢做,沒甚麼反應。對人漠不關心,不理會別人的事情。逃避接觸別人,不想見人,對許多事情都沒有興趣,自己應該做的事情,甚至如是工作、家務都不理會。忽略了人正常應有的責任,甚至會不刷牙、不剃鬚、頭髮不經常清洗、不梳理整齊,不注重個人外表衞生。

在「認知方面」:會思想悲觀,有負面自我概念,怪罪自己;「我無用」、「我無能」、「我沒有希望」等等……難以作決定,當你叫他作決定時,他會叫你處理,全盤為他計劃吧!或是他不懂得作決定,因為他專注力很差,不能集中做一件事情,或是做得很慢。甚至會健忘,有些事情會突然忘記,並不是自己人年紀大,年輕人都會忘記事情,隔一陣子就會忘記了。最糟糕的是他會想死。我們做輔導工作最怕是輔導對象向我們說想死,我們會接著問他們;「你甚麼時候想過死?曾經做過甚麼呢?你企圖怎樣離開?」我會先作自殺評估,再想如何轉介處理。有時會感到神不再愛我,對將來沒有希望,無論人怎樣努力將來都不會好過來,感到身體到處有病痛,人有很多掛慮。這些都屬於認知方面。

另外在「身體方面」:會有食慾的改變。出現厭食的情況,不吃東西結果導致體重下降,人變得消瘦。另外有些人會暴飲暴食,結果變得肥胖,體重愈來愈增加。影響到有失眠或會渴睡–睡很長時間仍然感到需要睡,又或者一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有些人會性慾減退,缺乏精力,日間情緒起伏不定,經常感到自己沒有精力,女性經期不穩定,渾身都不舒服,便秘等等問題出現。

在「精神方面」:會出現幻覺、妄想,這些都是憂鬱症五方面的症狀。

毀滅性憂鬱

從聖經神學看盼望(溫偉耀博士) (圖1)

通常我們有正常的狀態,但當遇上情緒因素、身體因素、生物因素、社交情境發展以及靈性因素。當我們患憂鬱症多是由一件事情觸發──有一個誘因,接著在腦海中不斷盤旋。當人落在谷底時就最糟糕,就會變成毀滅性的憂鬱,想離開世界、想死。當人在谷底時,別人想去幫助他所遇的困難亦更大。在較早的階段時會容易很多,但當在谷底時要花上很長的時間的幫助都未必幫到他。我們普通的人幫不到他,特別需要醫生,輔導員、心理醫生幫助他。所以要先了解對方處於甚麼階段,例如處於輕度時,我們可以幫助他。今天晚上想跟各位分享的特別是遇到輕度憂鬱症患者,我們應如何去輔導他們呢?或者如何自己幫自己呢?若是中度或是深度的患者盡量最好找醫生協助,或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自助的方式,尋求輔導,參與小組,見醫生,服用藥物等等……

憂鬱症的檢查清單

在憂鬱症的檢查清單中,問問大家,現在你有沒有悲傷呢?在過去兩個星期當中,數算符合了以下多少項: 悲傷; 悲觀; 失眠; 感到罪疚、沒有盼望、沒有價值感; 沒有精力,常感到疲倦; 以前喜歡的活動變得毫無興趣; •在工作或學習上表現減退; 難以集中精神及作決定、以往思想敏捷都變慢了; 變得沒有食慾或食慾增加; 體重增加或減少; 想遠離朋友; 遇到親人或朋友離世、長期哀傷; 自殺念頭,或有實際計劃及行為。大家符合了多少項?持續於這兩個星期,如你符合了五、六項的話,那麼你至少患有輕度的憂鬱。要去鑑定憂鬱症時有好幾個方式,其中一項是「憂鬱測量表」,稍後大家可以在後方位置取一張測量表,你可以詳細自己看看,當中有寫得到多少分數屬正常範圍,輕度、中度及重度的分數。這只是測量表,有沒有患憂鬱症是由醫生決定。還有從美國帶來的英文版本,有需要亦可以試做。倘若發現自己真的患上憂鬱症,便需要去尋找幫助。

憂鬱症的治療

憂鬱症的治療有好幾個方式:

第一是服用抗憂鬱藥;

第二是心理治療,心理治療有很多方式,因為心理治療當中有不同學派,而每個學派亦有自己獨有的方式,今個晚上我不會詳述各種認知學派、認知行為,或人際關係的方式;

第三方面是電激,迷走神經治療法,經絡磁場治療,或另類治療等方式。部分人不喜歡接受電激,因電激過後很容易失去記憶。不過若遇到重度的憂鬱,醫生或會需要進行電療;

第四項治療「迷走神經刺激治療」屬電療的一種;

第五種「經顱磁場治療」較新,我本人亦少見,因最近看到一些醫學報告記載,屬磁場方式,這並不是電療,是近幾年新創的治療方法,好像掃描一樣的方式,稍後會談及「另類治療」這方面。

談到第一種治療方式–服用藥物,有人會避忌服用藥物,覺得藥物對身體不好。但當你病到中度或深度情況時,很可能需要服藥。因為一下子未能透過輔導或者自己幫自己跳出來。若人長期處於憂鬱當中跳不出來時,藥物可能會有幫助。有些人不贊成基督徒服藥,我自己都不喜歡服藥,當然我沒得此病亦不需要服藥。但每種抗憂鬱藥都有許多負作用,雖然能幫你治療,但會帶來許多後遺症及負作用,當人隔一段時間沒有服藥,就會感到渾身不對勁,稍為我會舉例說明。傳統老牌的抗憂鬱劑如TCA(三環型抗憂鬱劑)、SSRI(選擇性的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SNRI(選擇性血清素及正腎上腺素再吸收抑制劑 )、NDRI(NE和DA再攝取抑鬱劑),NaSSA(去甲腎上腺素和特異性血清素的抗抑鬱藥)及MAOI(單胺氧化酶抑制劑)。有不少患者會服用第一種或第六種藥物。我簡單介紹六類藥物,但每一類都有不同的名稱。

我在美國生活時,每天一到六時半會邊吃飯邊看新聞,我不喜歡在新聞期間賣廣告,因都是有關治療抑鬱的藥物。藥廠會在那段黃金時間賣藥。美國有很多人患有抑鬱,需要服用藥物。有數十種治療抑鬱的藥物,而每一種均有不同負作用。向大家舉例:第一種「三環素」,即TCA(三環型抗憂鬱劑),負作用是口乾、冒汗、視野濛糊、便秘、排尿困難、昏昏欲睡、注意力不能集中、最糟的記憶力會衰退,心跳突然加快、性功能障礙–其實每種抗抑鬱藥都會令人性慾減低、痙攣。再舉另一種例子,有嘔吐、腹瀉、失眠、頭暈,不同類型的負作用。

從聖經神學看盼望(溫偉耀博士) (圖1)

憂鬱症的自助方法

今晚我最想與大家分享這方面,就是如何去幫助自己對抗憂鬱症。我曾輔導許多人看得最重要的一環就是首先對自己的承諾,要願意走出來。有些人身處憂谷之中:「我不想幫、我不想走,你拖我出來吧!」你嘗試把他拖出來,他都一動不動,踢他走都踢不動,那你怎樣幫助他呢?第二方面避免做某些事情,可以做的事情包括食物治療、草藥或補充劑、穴位按摩、屬靈資源或專業人士的幫助…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