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聖靈

作者: 倪柝聲著
我們已經說過,神永遠的目的,乃是祂在我們身上一切對付的動機與解釋。在我們再來看羅馬書所說基督徒經歷的各種階段之前,我們必須再一次離開本題,以便於考慮,在我們一切的經歷裏面,使我們的生命與服事成為有效,那不可缺少的力量。我所指的就是聖靈的同在與職事。

我們在這裏仍然要用羅馬書兩段落裏面的兩節聖經作為起點。一處是五章五節:『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裏。』另一處是八章九節:『人若沒有基督的靈,就不是屬基督的。』

神在賜人恩典的事上從來不胡亂,也不任意。神雖然白白將恩典賜給所有的人,但是神的恩典乃是在一個確定的根基上賜給大家的。不錯,神確實是『在基督裏,曾賜給我們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弗一3。)但是我們若要在經歷裏取用那些在基督裏所賜給我們的福氣,我們就必須知道,根據甚麼我們纔能取用牠們。

關於聖靈的恩典,從兩方面來看最有幫助,那就是聖靈的澆灌與聖靈的內住。我們現在的目的,是要明白根據甚麼基礎,聖靈這雙重的恩賜纔成為我們的。我相信把祂的工作分為外面的和裏面的彰顯是對的,當我們繼續往下看,我們會發覺這樣的區別是有幫助的。並且當我們將牠們比較一下的時候,我們不得不作一個結論說,聖靈在我們裏面的活動,更為寶貴。但是這並不是說,祂在我們外面的活動就不寶貴,因為凡神所賜給祂兒女的恩賜都是好的。不幸,由於我們的權利太豐富了,我們很容易輕視牠們。舊約時代的聖徒,他們沒有我們這樣有福,可是他們比我們更加欣賞聖靈澆灌的恩典。在他們的日子裏,這個恩典只給少數蒙揀選的人-主要的是祭司、士師、君王、和先知-而今天每一個神的兒女都可以獲得。試想一想!我們這些不足取的人,能彀得到聖靈降在我們身上,像降在神的朋友摩西、和蒙愛的君王大衛、大能的先知以利亞身上一樣。因著得到聖靈澆灌的恩典,使我們得以擠身在那些舊約時代蒙神所揀選的僕人之列。我們一看出神這個恩賜的價值,並且認識了我們對於牠深切的需要,我們就立刻要問說,我怎麼纔能得到聖靈的澆灌,讓祂以屬靈的恩賜來裝備我,使我有能力事奉呢?神根據甚麼給我們聖靈呢?

聖靈的澆灌

首先讓我們讀行傳二章三十二至三十六節:

『這耶穌,神已經叫祂復活了,我們都為這事作見證。(32。)祂既被神的右手高舉,又從父受了所應許的聖靈,就把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澆灌下來。(33。)大衛並沒有升到天上,但自己說,「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34,)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 」( 35。)故此,以色列全家當確實的知道,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祂為主為基督了。(36。)』

讓我們暫時把三十四節和三十五節擺在一邊,先來思想三十三節和三十六節。因為前兩節是引用詩篇一百一十篇裏面的話,實在是一句插句。如果我們先不顧那兩節,我們會更明白彼得的講論。在三十三節裏面,彼得說到主耶穌被高舉在神的右邊,結果怎樣呢?祂就『從父受了所應許的聖靈』。接著怎麼樣呢?五旬節就來了!祂高舉的結果,就把『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澆灌下來』。

那麼,聖靈首先賜給主耶穌,讓祂可以澆灌祂的子民,又是根據甚麼呢?那就是祂的被高舉到天上。這一節聖經說得太清楚了,因為主耶穌被高舉,聖靈纔澆灌。聖靈的澆灌與你我的功勞無關,牠只與主耶穌的功勞有關。在這裏完全不問我們是甚麼,只問祂是甚麼。因為祂被榮耀了,所以聖靈就澆灌下來。

因為主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我就得著罪的赦免;因為主耶穌從死裏復活,我就得著新的生命;因為主耶穌被高舉在神的右邊,我就得著聖靈的澆灌。一切都因著祂,沒有一點是因著我。罪的赦免不是根據人的功勞,乃是由於主的釘十字架;重生不是根據人的功勞,乃是由於主的復活;聖靈的賜給不是根據人的功勞,乃是由於主的被高舉。所以聖靈澆灌你我,不是為著證明我們是多麼偉大,不,乃是證明神兒子的偉大。

現在請看三十六節。裏面有兩個字我們需要特別注意,這兩個字就是『故此』。這兩個字是怎麼用的呢?這兩個字並非放在一句話的前面,相反的,牠們乃是放在已經說過的話後面。所以這兩個字的含意,常常是暗示我們,有些事情以前已經說過了。這個故此的前面有甚麼事呢?與甚麼事有關呢?牠們與三十四節或三十五節都沒有關係,很明顯的,是與三十三節有關係。彼得剛剛題到聖靈澆灌門徒們,他說,『將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澆灌下來。』他又說,『故此,以色列全家當確實的知道,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祂為主為基督了。』彼得對他們所說的,實在就是:『你們親眼所見,親耳所聽到的聖靈澆灌,就是證明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拿撒勒人耶穌,現在已經為主為基督了。』聖靈在地上的澆灌,乃是證明天上所發生的事-拿撒勒人耶穌被高舉在神的右邊。所以五旬節的目的,就是證明耶穌基督為主。

一個名叫約瑟的青年人,是他父親雅各所最愛的。有一天,雅各聽見一個消息,說約瑟死了,他傷心了好幾年。但是約瑟並不在墳墓裏;他乃是在一個有榮耀有權勢的地位上。雅各為他兒子的死悲哀了幾年以後,有一天忽然有人來告訴他說,約瑟還活著,並且在埃及得居高位。起先雅各不相信。這麼好的一個消息實在不像是真的。別人對他說,約瑟被高舉的事實在是真的。他怎樣纔相信的呢?他出去,看見約瑟從埃及打發來接他的車輛,他就信了。

車輛在這裏代表甚麼呢?牠們在這裏當然是代表聖靈。祂不只是被打發來,作為神的兒子已經在榮耀裏的證據,並且也是來接我們到榮耀裏去的。我們怎能知道那位將近在二千年前,被惡人釘在十字架上的拿撒勒人耶穌,不是僅僅殉道而死,祂如今乃是在榮耀裏父神的右邊呢?我們怎樣能確定的知道,祂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呢?我們能毫無疑問的知道這件事,是因為祂的聖靈已經澆灌我們。阿利路亞!耶穌是主!耶穌是基督!拿撒勒人耶穌是主是基督!

主耶穌的被高舉,乃是聖靈降下來的根據。主已經得了榮耀,而你卻沒有得到聖靈,這是可能的麼?你的罪得了赦免是根據甚麼呢?因為你禱告懇切麼?或是因為你一遍又一遍的勤讀聖經?還是因為你經常聚會呢?是因為你的功勞麼?不!一千個不!那麼你的罪是根據甚麼得到了赦免呢?希伯來九章二十二節說,『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赦免的惟一根據就是流血;寶血既然已經流了,你的罪就已經得了赦免。

我們得著聖靈的賦與,和我們得著罪的赦免,原則上完全一樣。主已經被釘死,所以我們的罪已經得了赦免;主已經得著榮耀,因此聖靈已經澆灌我們。神的兒子已經流了祂的血,你的罪豈能未蒙赦免?這是可能的麼?絕對不能!那麼神的兒子已經被榮耀了,你豈能沒有得著聖靈麼?那是可能的麼?絕對不!

有人要說,我同意這一切,但是我卻沒有這個經歷。如果我很清楚我甚麼也沒有,我能自滿自足的坐下來說,我甚麼都有麼?不,我們絕不能以客觀的事實為滿足。我們也需要主觀的經歷。但是要知道,我們若不倚靠神的事實,我們就不會有經歷。所以神的事實乃是我們經歷的根據。

現在讓我們再回到稱義的問題。你是怎樣被稱為義的呢?你的被稱為義完全不是因著你作了甚麼,乃是因著你接受了主已經為你作了一切的這個事實。你的得到聖靈,和你的得稱為義,在方法上完全一樣,都不是因著你自己作了甚麼,乃是因著你相信主所已經作成了的。

如果我們缺少這個經歷,我們就必須求神把聖靈的浸,就是被高舉的主所給教會的恩賜,那永遠的事實啟示給我們。我們一旦看見了這一點,我們便會停止一切自己的努力,而以讚美代替祈求了。我們所以不再為得著罪的赦免而努力,是因為神將主為世人所作成的啟示給我們。同樣的原則,當神給我們啟示,使我們看見,主為教會所作成的,我們就不會再為著得到聖靈的浸而自己努力。我們所以自己努力,自己工作,就是因為我們沒有看見基督的工作。一旦我們看見了基督的工作,信心就從我們的心裏油然而生;我們一相信,經歷就跟著而來。

若干時間之前,有一個青年人,他以前很反對福音,後來得救了。當他蒙恩不過五個禮拜,他就去聽我在上海一連串的講道。最後的一天,我所說的就是聖靈的澆灌。他回家之後,就懇切禱告說,『主阿,我實在需要聖靈的能力。你既然已經被榮耀了,為甚麼不在現在就把你的聖靈澆灌我呢?』稍後他又改正他的禱告說,『主阿,我完全錯了。主耶穌阿,我和你是終身的同伴,父已經應許我們兩件事-把榮耀給你,把聖靈給我;你既然已經得了榮耀,如果我還沒有得到聖靈,這是無法想像的。哦主,我讚美你!你已經得了榮耀,我也已經得著聖靈了。』從那一天起,他明顯的感覺聖靈的能力在他身上。

祕訣仍是信心

我們的得蒙赦免與得著聖靈,問題都在於信心。我們一看見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我們就知道我們的罪得了赦免;我們一看見主耶穌在寶座上,我們就知道聖靈已經澆灌我們。我們得著聖靈的根據,並不是由於我們的禱告、禁食、與等候,乃是根據基督的被高舉。那些注重等候開『等候聚會』的人,只會把我們帶錯了路,因為神的恩賜並不是僅僅加惠於幾個特別受寵的人,乃是給所有的人。因為神把聖靈的恩賜給我們,一點也不是根據我們的所是,乃是根據基督的所是。聖靈已經澆灌下來,為著證明祂的良善與偉大,不是證明我們的良善與偉大。

基督已經釘了十字架,因此我們的罪蒙了赦免;基督已經被榮耀,所以我們就得著從上面來的能力。這完全是由於祂。

比方說一個不信的人表示希望得救,你就對他解釋蒙恩的路,並且和他禱告。假如他這樣禱告說,『主耶穌阿,我相信你已經為我死了,你能彀洗淨我一切的罪。我實在相信你將來會赦免我。』你會相信這個人已經得救麼?不會。甚麼時候你纔確定的相信,他實在已經重生了呢?當然不是當他禱告說,『主阿,我相信你將來會赦免我的罪。』而是當他說,『主阿,我讚美你,你已經赦免了我的罪,你已經為我死了;因此我的罪已經被洗淨。』當一個人的禱告從祈求轉變為讚美的時候,你就相信這一個人得救了。這時候他不再祈求神來赦免他,而是讚美神已經赦免了他,因為羔羊的血已經流了。

同樣的,你可以為著聖靈祈求並等候多年,而從未經歷聖靈的能力;但是當你停止求神將聖靈澆灌你,反而用相信的心來讚美祂說,聖靈已經澆灌,因為主耶穌已經得榮耀,你會發覺你的問題就此解決了。讚美神!沒有一個神的孩子,需要經過力爭,甚或需要等候,纔能得到聖靈。要記得,耶穌不是將要成為主;祂乃是已經為主為基督了,祂現在就是主。因此我也不是將要得到聖靈;我乃是已經得到聖靈。這完全是一個信心問題,而信心又是由啟示來的。當我們的眼睛被開啟,看見聖靈已經澆灌,因為耶穌已經被榮耀,我們心裏的祈求就自然會轉變為讚美。

所有屬靈的福氣,神都是根據一個確定的基礎賜給我們的。神的恩典是白白賜給我們的,但是在我們接受牠們之前,在我們這一面也必須履行一些條件,使我們能彀接受。有一節聖經,很清楚的說到聖靈澆灌的條件,那就是行傳二章三十八至三十九節:『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浸,叫你們的罪得赦,就必領受所賜的聖靈;因為這應許是給你們,和你們的兒女,並一切在遠方的人,就是主我們神所召來的。』

這一節聖經說到四件事:悔改、受浸、得赦、聖靈。頭兩件是條件,後兩件是恩典。如果我們要得著罪的赦免,我們該履行甚麼條件呢?照著聖經的話,只有兩個條件,就是悔改與受浸。

第一個條件是悔改,牠的意思是心思的轉變。從前我以為犯罪是一件愉快的事,現在對於這件事,我的思想已經改變了;從前我以為世界是一個吸引人的地方,現在我明白更多了;從前我認為作基督徒是一件可憐的事,現在我的想法完全不同。有些事我從前以為是最快樂的,現在我認為是卑鄙的;有些事我從前以為毫無價值的,現在我卻以為牠們是最寶貴的。這就是心思的改變,也就是悔改。一個人如果不在他的心思上有這樣的改變,他的生命就不能有真正的改變。

第二個條件是受浸。受浸是裏面的信心在外面的表示。當我在心裏真的相信,我已經與基督一同死了,一同埋葬了,也一同復活了,我就要求受浸。藉此,我當眾宣告我私下所信的。所以受浸是信心的行動。

神所指定赦免的條件有兩個-悔改與當眾表示信心。你悔改了麼?你當眾見證了你與你的主已經聯結為一麼?那麼你已經得到罪的赦免與聖靈的恩賜麼?你說,你只得著了頭一個恩典,第二個還沒有得著。但是,我的朋友,如果你履行了兩個條件,神就賜給你兩個恩典!為甚麼你只要一個呢?對於第二個你怎麼辦呢?

比方說我走進一家書店,選擇了一部有上下兩冊的書,價錢是十個先令。我付了十個先令,但是當我走出書店的時候,不小心把其中的一冊留在書店收款檯上。當我回到家裏發覺了我的不小心,你想我應該怎樣作呢?我該立刻回到書店,取回那本我忘記拿的書,我不應該想到為那本書再付多少錢。我只要向書店老闆解釋,我已經付清兩冊書的錢,請他將第二冊給我;我不必再付錢,就可以愉快的挾著那本書回來。如果在同樣的情況之下,你會不這樣作麼?

但是你正好是在這種情形之下。如果你已經履行了條件,你應該得到的恩賜是兩個,不是一個。你已經拿到一個;現在為甚麼不立刻來拿第二個呢?快對主說,『主阿,我已經履行了你賜給罪的赦免和聖靈恩賜的條件,但是因為我的愚昧,我只要了前者。現在我回來向你要聖靈的恩賜,我為這件事情讚美你。』

經歷的不同

也許你要問說,『我怎樣知道聖靈降在我的身上呢?』我無法說出你怎樣知道,但是你會知道。聖經沒有告訴我們,門徒們在五旬節的時候,他們個人的感覺和情緒。我們無法確定知道他們當時的感覺,但是我們能知道,他們的感覺與行動,有一點異乎尋常,因為看見他們的人說,他們是被新酒灌滿了。當聖靈降在神的兒女們身上的時候,他們身上總有一些光景是世人所不懂得的。雖然那不過是一種無法抗拒的神同在的感覺,但也常隨帶著一種不可思議的超然能力。我們不能,也不該定規說,聖靈澆灌必定有甚麼種外面的表現,但是有一件事情是確定的,每一個受到聖靈澆灌的人,都會知道聖靈已經澆灌在他們身上

當五旬節的時候,聖靈降在門徒們的身上,他們的行動很特別。彼得引用神的話對看見的人解釋說,『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豫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作異夢。」』(徒二16~17。)那麼彼得那一天說了豫言麼?我們很難說,那一天彼得有約珥所說的豫言。那一百二十個人說了豫言,或看見了異象麼?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他們作了異夢麼?他們怎能作夢呢?他們豈不是都非常的清醒麼?那麼彼得引用一句與事實不大符合的話,是甚麼意思呢?彼得所引用的是約珥的話,(珥二28~29,)說到說豫言、作異夢、見異象,是隨著聖靈澆灌而來的,但是這些證據,明顯的在五旬節那一天,都沒有看見。

另一方面,約珥豫言聖靈澆灌時的光景,並沒有一句話說到『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也沒有說到『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但是這一切在那一天都出現在那一間小樓上。(徒二2~3。)你在那裏能找出約珥說到他們要說方言呢?然而門徒們在五旬節那一天卻說了。

那麼彼得引約珥的話是甚麼意思呢?試想一想,他引用神的話,要證明五旬節的經歷,就是約珥所說的聖靈澆灌,然而約珥所說的那些證據,在五旬節那一天一樣也沒有出現!約珥書上所說的,門徒們沒有;門徒們有的,約珥書上沒有說。彼得所引用的聖經,似乎是反駁他的論點,而不是證明他的論點。這個奧祕怎麼解釋呢?

請我們記得,那一天,彼得是在聖靈的管理之下說話。使徒行傳的記載是出於聖靈的感動,沒有一句話是隨便寫的,沒有一點不相合的地方,裏面完全是和諧的。我們要注意,彼得並沒有說,『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正應驗了先知約珥的話。』他乃是說,『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徒二16。)這不是一件應驗的事,這只是一種同樣事情的經歷。『這正是』的意思,就是說出:『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正是所豫言的同樣的事情。』如果這是一件應驗的事,那麼每一個經歷都必須應驗,必須有說豫言的,有作異夢的,有見異象的;但是彼得說『這正是』,那不是一件事重複另一件事的問題,只不過是一件事與另一件事屬於同一類的問題。在這一點上,聖靈藉著彼得,著重的說明了經歷的不同。外面的表現可以有許多,也可以不同,並且我們不得不承認,牠們有時是我們所未見過的;但是聖靈只有一位,而祂乃是主。(參林前十二4~6。)

叼雷(R. A. Torrey)作了幾年牧師之後,聖靈降在他的身上,他的情形是怎樣呢?讓我們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明罷:

『我還記得我跪著禱告的那個地點…那是非常安靜的一段時間,我從未經歷過那麼安靜的時間…然後神就對我說,(不是用聽得見的聲音,祂乃是在我的心裏對我說,)「這是你的。現在你去傳揚罷。」祂在約壹五章十四至十五節裏面曾對我說了話;但是當時我對於聖經,還不像現在這樣明白,神憐憫我的無知,就直接對我的心說話…我就去傳揚,從那一天直到現在,我成為一個新的執事…這個經歷之後(我記不起有多少時候了,)有一天,我正坐在我的房間…忽然…我發覺我自己大聲喊叫起來,(我自小從不大聲喊叫,我的性情也不喜歡大聲喊叫,但是那一天我像大聲喊叫的衛理會教友那樣大聲喊叫起來,)「榮耀歸與神,榮耀歸與神,榮耀歸與神,」我竟不能停止…但是這個並非是我受聖靈的浸的時候,因為當我根據神的話,用簡單的信接受祂的時候,我就受了聖靈的浸。』(叼雷著『聖靈是誰,祂作甚麼』一九八至一九九頁。)

在叼雷身上,聖靈澆灌時外面所顯出來的,與約珥或彼得所說的並不相同,但是『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雖然牠們不是一模一樣的,卻是同樣的。

當聖靈降在慕迪(D. L. Moody)身上的時候,他又是怎樣感覺的?他作了甚麼呢?

『我常常求神用祂的聖靈充滿我。有一天,在紐約市-哦,那是何等可記念的一天阿!我無法描寫,我也很少題到牠;因為牠太過神聖。保羅有一個經歷,他十四年之後纔說牠。我只能說,神將祂自己啟示給我,使我經歷祂的愛,甚至我不得不求祂停住祂的手。此後我再去傳道。我的講章並沒有不同;我並沒有說出甚麼新的真理;但是成百的人悔改信主。即使你把全世界給我,我也不願意回復到沒有那有福經歷之前的光景。 與這有福的經歷相比,全世界不過是天平上的一粒小灰塵。 』(慕迪的兒子W. R. Moody 所著『慕迪的生平』一四九頁。)

慕迪在經歷時外面所顯出來的,與約珥所說的,或彼得所說的,或叼雷所說的,都不相同。但是誰會懷疑慕迪的經歷,不是門徒們在五旬節那一天所有的那個經歷呢?他們的經歷在外面的顯出上雖然不同,但是在本質上卻是一個。

當聖靈的能力降在偉大的斐尼(Charles Finney)身上的時候,他的經歷怎樣呢?

『在我受到聖靈能力的浸以前,我從未想過這事,我的心裏也從來沒有這種思想,以為我能經歷這樣的事;我也記不起曾聽見過甚麼人說起這件事。當聖靈降在我的身上,祂好像透過我的身體和我的靈魂,言語不能表達那澆灌在我心裏的奇愛,我因著喜樂和愛,大聲的哭。』(斐尼自傳第二章。)

斐尼的經歷並不是五旬節的複本,也不是叼雷經歷的複本,也不是慕迪經歷的複本;但是他的經歷當然就是五旬節那一天的經歷。

當聖靈澆灌在神兒女的身上,他們的經歷往往是很不相同的。有些人看見新的異象,有些人在領人歸主上得著了一種新的釋放,有些人在傳講神的話時有大能力,有些人充滿了屬天的喜樂,和滿溢出來的讚美。無論是那一種光景,他們所經歷的都就是那一個五旬節的經歷。讓我們讚美神,因為每一個新的經歷,都與基督的被高舉有關,我們可以實實在在的說,『這個』就是『那個』的證據。神對祂眾兒女的對付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因此,我們千萬不要由於我們的偏見和成見,就替聖靈在我們自己身上或在別人身上的工作,造一個不漏水的隔室。這個原則同樣該應用在那些需要有特別的表現,(就如說方言等,)作為聖靈降在他們身上的證據的人,和那些否認有任何表現的人。我們必須讓神照著祂的旨意自由行事,並在祂的工作中隨祂所喜悅給任何的證據。祂是主,我們無權替祂定規一切。

讓我們為著耶穌已經在寶座上歡喜快樂,也讓我們讚美祂,因為祂已經被榮耀,所以聖靈已經澆灌了我們。當我們用簡單的信心,接受這神聖的事實,我們就能在我們的經歷中確定的知道,也能確信並大膽的宣告說-『這正是!』

聖靈的內住

現在我們要說到聖靈工作的第二方面,那就是聖靈的內住。當我們看到羅馬八章的時候,我們將要更多的說到這一點,因為羅馬八章的主題,就是聖靈的內住。就如八章九節說,『如果神的靈住在你們心裏…。』十一節又說,『然而叫耶穌從死裏復活者的靈,若住在你們心裏…。』

對於聖靈的內住,正如聖靈的澆灌一樣,如果我們要在經歷中,知道聖靈住在我們裏面的這一個事實,我們第一個需要就是神的啟示。當我們客觀的看見基督為主-那就是祂被高舉到天上的寶座-我們就要經歷聖靈降在我們身上的能力;當我們主觀的看見基督為主-那就是祂在我們生命裏,成為有效的統治者-我們就要認識聖靈在我們裏面的能力。

保羅鑑於哥林多基督徒的不屬靈,他就將聖靈內住的啟示,給他們作為救治。我們要知道,在哥林多的基督徒已經懷著成見,他們注意聖靈澆灌時那些看得見的徵象,並且高抬說方言和行神蹟,但是在他們的生活中卻充滿了矛盾,以致羞辱主的名。他們顯然已經得到聖靈,但是在屬靈方面,他們仍然是嬰孩,沒有成熟。神給哥林多教會的救治,也正是祂對於同病的今日教會的救治。

保羅寫信給他們說, 『豈不知你們是神的殿, 神的靈住在你們裏頭麼?』(林前三16。)對在以弗所的聖徒,保羅為他們禱告,求神照明他們心中的眼睛,使他們知道。(弗一18。)知道神聖的事實,不只是當日基督徒的需要,也正是今日基督徒的需要。我們心中的眼睛需要被照明,好讓我們知道,神自己藉著聖靈已經住在我們的裏面。神在聖靈裏與我們同在,基督也在聖靈裏與我們同在。因此,如果聖靈住在我們裏面,就父與子也住在我們裏面。這並不僅僅是理論或教訓,乃是一個有福的實際。也許我們已經知道,聖靈的確是在我們的裏面,但是我們是否已經知道,在我們裏面的聖靈,乃是一位成位的聖靈呢?我們是否知道,裏面有了聖靈,就是有了那一位活神呢?

在許多基督徒身上,聖靈似乎不很實際。他們以為祂不過是一種影響-無疑的,是一種使人傾向善的影響,但是只不過是這樣的一種影響罷了。在他們的思想裏,以為在他們裏面的良心與聖靈,多多少少是一些相同的東西,當他們作惡的時候,就指責他們,並且告訴他們怎樣作好。哥林多基督徒的難處,並不是因為他們缺少內住的聖靈,乃是因為他們不知道祂的同在。他們不知道那一位至大的神,已經住在他們的裏面。所以保羅寫信給他們說,『豈不知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裏頭麼?』是的,這正是對於他們不屬靈的一種救治-使他們知道是誰住在他們的裏面。

寶貝在瓦器裏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知道在你裏面的聖靈就是神麼?巴不得我們的眼睛被開啟,看見神的恩典是這樣的大!巴不得我們能知道,藏在我們裏面的富源是如此無限的巨大!那一位住在我裏面的,不僅僅是一種影響,乃是成位的一位;祂就是神!那無限的神,竟然住在我的裏面!當我想到這一個,我就要喜樂得高聲喊叫起來!我感覺沒有話語能彀說清楚,發現這件事,就是看見住在我們裏面的聖靈,乃是成位的聖靈,這是何等的福氣!我只能重複的說,『祂是有位格的!』『祂是有位格的!』哦,朋友,我樂意向你重複一百次-住在我們裏面的聖靈是有位格的。我不過是一個瓦器,但是在這個瓦器裏,卻裝著無價的寶貝,就是榮耀的神。

如果神兒女們的眼睛都蒙開啟,看見那藏在他們裏面的寶貝是這麼大,他們就不再有懼怕和擔憂了。你知道在你裏面的富源是彀應付你所遇見任何環境的需要麼?你知道你有足彀的能力,把你居住的城市都挪動麼?你知道你有足彀的能力,搖動這個宇宙麼?哦,讓我用最虔誠的話再告訴你:你這蒙神的靈重生的人-你的裏面裝著神!

如果神的兒女知道,藏在他們裏面寶貝之大,他們就不會再輕率了。如果你的口袋裏只有十個先令,你走在街上的時候會很輕快,你可以一面走一面輕鬆的說著話,同時又揮動你的手杖。就是你不慎失掉了你的錢,也不大要緊,因為沒有甚麼大不了的關係。但是如果你身上帶著一千磅,情形就大大的不同了,你的整個態度也就不同了。你的心裏雖然很喜歡,你在街上卻不隨便,你會不時放慢腳步,將手伸進口袋,輕輕的用手指去摸摸你的財寶,然後又一本正經的快樂著繼續向前走。

在舊約時代,在以色列的營中,有千百個帳幕,其中有一個與其他的很不相同。在普通的帳幕裏,你可以喜歡怎樣便怎樣-進食或禁食,工作或休息,快樂或嚴肅,嚷鬧或安靜。但是對於那一個帳幕你必須恭敬並敬畏。在普通的帳幕裏,你可以出出入入,隨便說話,大聲歡笑,但是當你一走近那個特別的帳幕,你自然就安安靜靜的行走;當你站在牠的前面,你會莊嚴並肅靜的低下頭。沒有人摸牠而不受刑罰。如果人或牲畜敢去摸牠,就必定死。為甚麼那個帳幕這麼特別呢?因為牠是活神的殿。帳幕的本身並沒有甚麼特別,因為牠的外面也是用很普通的材料,但是至大的神選擇了牠作為祂的居所。

你知道當你信主的時候發生了一件甚麼事麼?神進入了你的心,使牠成為祂的殿。在舊約時代,神住在石頭造的殿裏;今天祂住在活的信徒所建造成的殿裏。當我們真的看見,神已經以我們的心作為祂的住處,就我們的一生,將要何等的敬虔呢!當我們知道我們是神的殿,神的靈是住在我們裏面,一切的輕浮、淺薄和自滿,就都將終止。你是否真知道,無論你到那裏去,你都帶著聖靈同去?你不只帶著你的聖經,或者帶著關於神的許多好教訓,你還帶著神自己。

在許多基督徒身上,雖然聖靈實在是住在他們的裏面,但是他們沒有經歷到聖靈的能力,原因就在他們缺乏敬虔,而他們所以缺乏敬虔,又是因為他們的眼睛沒有被開啟,看見那成位聖靈同在的事實。事實的確已經在他們裏面,但是他們卻沒有看見。為甚麼有一些基督徒,過著得勝的生活,而另有一些基督徒,卻不斷的過著失敗的生活呢?他們的不同,不是由於聖靈的同在與否,(因為聖靈是住在每一個神兒女的裏面,)卻是由於有一些基督徒認識了祂是住在他們的裏面,而有一些卻不認識。一個人若得著聖靈內住這事實的真正啟示,他基督徒的生活將有何等的改變!

基督的絕對主權

『豈不知你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麼?這聖靈是從神而來,住在你們裏頭的;並且你們不是自己的人;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身子上榮耀神。』(林前六19~20。)

這二節聖經現在把我們又向前帶了一步,因為我們發現了我們是神的居所這個事實之後,接著我們就必定把自己完全降服於神。當我們一看見我們是神的殿,我們就要立刻承認,我們不再是我們自己的人。所以奉獻是隨著啟示而來的。得勝的基督徒與失敗的基督徒的不同,並不在於有些有聖靈,有些沒有;乃是在於有些知道聖靈住在他們裏面,而有些不知道。結果,那些知道的就承認神在他們生命中的主權,而那些不知道的,他們仍是他們自己的主。

啟示是達到聖潔的第一步,而奉獻是第二步。在我們的一生中,總得有一天,我們放棄自己的一切權利,把絕對的主權交給耶穌基督,這一天必須像我們得救的那一天那麼確定。可能神會興起一些實際的問題,來考驗我們奉獻的真實性,但是不管神是不是這樣作,我們總得有一天,把我們的一切毫無留的-我們的自己、我們的家庭、我們的財產、我們的事業、我們的時間,都交給祂。我們的一切所有和所是都成為祂的,從今以後完全由祂來支配。從那一天起,我們不再是我們的主人,我們只不過是一個管家而已。耶穌基督的主權,若還沒有在我們的裏面成為一件確定的事實,聖靈在我們裏面就無法作真正有效的工作。我們若不將我們的生命完全交給祂,由祂來管治,祂就不能有效的引導我們的生活。如果我們不讓祂在我們的裏面,有一個絕對的主權,祂雖然還可以住在我們裏面,但是祂卻不能顯出祂的大能,因為聖靈的能力受了攔阻。

你是為主而活呢,還是為你自己?也許這個問題太廣泛了,讓我問得更切實一點。神有沒有向你要一些東西而你不願意給祂呢?你和神之間有甚麼爭執之點麼?如果你和神的爭執不解決,不讓聖靈有充分的主權,祂就不能在你裏面,再生基督的生命。

有一位美國朋友,現在已經到主那裏去了,我們姑且稱他作保羅。他從小就懷著一個希望,有一天他能彀稱為保羅博士。當他還是一個很小的孩子的時候,他開始夢想,有一天他會進大學,他想像著開始讀碩士學位,然後讀博士學位。最後那快樂的日子就會來臨,所有的人會稱他為保羅博士。

後來主救了他,並且差遣他去傳道,不久他就成為一個大教會的牧師。那時,他已經有了他的學位,並且正在讀博士學位。雖然他的學業很有進步,牧師也作得很成功,但是他卻很不滿足。他是一個基督徒,但是他的生命卻不像基督徒。他裏面有聖靈,但是他卻沒有享受到聖靈的同在,或聖靈的能力。他對他自己說,『我是一個傳福音的人,是一個教會的牧師,我告訴信徒說,你們應該愛慕神的話,而我自己卻並不真正的愛慕牠。我勸他們禱告,而我自己卻不大喜歡禱告。我告訴他們要過聖潔的生活,但是我的生活卻並不聖潔。我警告他們不要愛世界,但是我的心裏卻仍然很愛牠,雖然我在外表上避開牠。』他為此非常憂傷,他求主使他知道住在他裏面聖靈的能力。但是他雖然禱告了幾個月,仍然沒有得到答應。於是他就禁食,求主指出,在他生活裏面,到底有甚麼攔阻的東西。很快的他得到主的回答。主說,『我渴望你能知道我聖靈的能力,但是你的心卻放在我所不願意你有的東西上。你已經把一切都給我了,但是還有一件,你仍留下給你自己-就是你的博士學位。』也許對於你我,人無論稱我們為保羅先生或保羅博士,你我都不在意,但是對於他,那個稱呼卻是他的生命。他從小就作夢,想著有一天能成為博士,他的整個青年時期,就是為著這件事盡力。現在他所最誇耀的東西,差不多就要到手,只要再過短短的兩個月,他就要成為博士了。

因此,他就這樣對神講理,說,『如果我成為一個哲學博士,會對我有甚麼害處麼?有一個保羅博士傳福音,豈不是比一個保羅先生傳福音,更能榮耀你的名麼?』但是神並沒有改變祂的心意,保羅先生那麼充足的理由,未能改變神對他所說的話。每一次他為這件事禱告,他都得到同樣的回答。當他和神講理失敗了之後,他就和神談條件。只要神答應他去得他的博士學位,他就願意到這裏或到那裏,作這事或作那事。但是神仍然不改變祂的心意。同時保羅先生卻越過越渴慕認識聖靈的豐滿。這種情形一直繼續到他大考前兩天。

那一天是禮拜六,保羅先生坐下來準備第二天的講章,但是他研究來研究去,卻找不出他要講的信息。現在他面臨一生的雄心將要實現的關頭,而神卻很清楚的告訴他,他必須選擇那因博士學位來的影響能力,或是神影響他生命的能力。就在那一天晚上,他屈服了。他跪著對主說,『主阿,我願意一生只作一個平淡的保羅先生,但是我要知道聖靈在我生命中的能力。』

於是他起來寫一封信給主考的人,請求不參加禮拜一的考試,並且說明他的理由。然後他就快樂的睡了,並沒有感覺到有甚麼特別的經歷。第二天早上,他對與會的會眾說,這是他六年來第一次沒有講章可以傳講,他告訴他們為甚麼會這樣。神祝福他那一天的見證,遠超過他已往任何一次準備好的講章。從那個時候起,神在一個完全新的方式裏祝福他,並得著他。

從那一天起,他知道與世界分別,不僅僅是在外表的事物上,乃是在裏面有更深的實際。以後在他每天的經歷中,他經歷了聖靈的同在和聖靈能力的福氣。

神一直等候著要解決我們與祂之間的一切爭執。在保羅先生身上,所爭執的問題是他的博士學位,在我們身上的問題也許完全不同。我們對於把自己絕對降服給主的關鍵,通常都繫於某一件特別的東西,而神就要那一件東西。祂所以一定要得著那一件東西,因為祂必須得著我們的一切。當我讀到一個偉大的國家袖領所寫的自傳,我深深的受了感動。他說,『為我自己我甚麼都不要;我要甚麼都為我的國家。』如果一個人甘願讓他的國家得著一切,而他自己甚麼也不要,難道我們還不能對神說,『主阿,為我自己我甚麼也不要,我要一切都為著你;我願意你所願意的,凡在你旨意以外的,我甚麼也不要』麼?我們若不自取奴僕的地位,祂就不能在我們身上作主。祂不是呼召我們來為祂作甚麼,祂是要我們降服祂的旨意。請問你是否願意,作任何祂所願意你作的事?

我另有一個朋友,像我的朋友保羅先生一樣,也與主有爭執。在他信主之前,他有一個愛人,他得救之後,立即想要把他所愛的人帶到主面前,但是她對於屬靈的事完全沒有興趣。主很清楚的告訴他,他與那個女子的關係必須斷絕。但是因為他非常愛她,所以他就避開這個問題,繼續著事奉主,為祂去拯救靈魂。漸漸的他感覺到對聖潔的需要,這個感覺使他步入黑暗的日子。他向神求聖靈的充滿,好讓他有能力過一種聖潔的生活,但是主好像一直不理他的祈求。

有一天早上,他到另一個城市去傳道,他所講的是詩篇七十三篇二十五節:『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他回家後,去參加一個禱告聚會,有一位姊妹讀了一段聖經,所讀的正好就是詩篇七十三篇二十五節。這位姊妹並不知道他剛剛讀過這一節聖經,讀完聖經以後,接著她又問說,我們能真的說,『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麼?她那句話帶著能力,正好擊中了他的心。他自己承認,他實在還不能從心裏說,在天上或地上,除了主以外,沒有所愛慕的。至此他就看出,他的每一件事,都繫於他之是否願意放棄他所愛的女子。

在有的人身上,對於這樣的事也許不會看得很嚴重,但是對於他,這件事太嚴重了。所以他對主講理說,『主阿,如果你允許我和她結婚,我願意到西藏去為你工作。』但是主好像不關心他到西藏去的事,只關心他和那個女子的關係。不管他怎樣講理,絲毫未能改變主所著重的點。這樣的爭執繼續了幾個月之久,當他再為著聖靈的充滿懇求主的時候,主仍然指著這一件事。但是那一天主得勝了,那個青年人仰著臉對主說,『主阿,現在我能彀從心裏說,「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那一天就成了他新生命的開始。

一個蒙了赦免的罪人,與一個普通的罪人,完全不同;同樣,一個將自己奉獻給主的基督徒,與一個普通的基督徒也完全不同。願主在對於祂掌權的問題上,把我們都帶到一個確定的地位上。如果我們真肯完全順服祂,當我們為著經歷內住聖靈的能力,求主的時候,我們都不必等候特別的感覺,或超然的表現,只要單純的仰望祂,讚美祂,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可以確信的感謝祂,神的榮耀已經充滿了祂的殿。『豈不知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裏頭麼?』『豈不知你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麼?這聖靈是從神而來,住在你們裏頭的。』 倪柝聲著
摘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承蒙[臺灣福音書房]授權轉載
轉自[水流職事站]線上閱讀
《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 倪柝聲著 – 出版:臺灣福音書房 »»» 購買 »»»

甚麼是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關於基督徒的生活,使徒保羅在加拉太二章二十節,給了我們一個他自己的定義。他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 著。』他不是講些特別或奇異的事,來作為基督徒高峰生活的標準。他乃是說到,神對於基督徒所定正常生活的準則。扼要的說,就是我不再活著,乃是基督在我裏 面活出祂的生命。這正是本書所闡明的。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