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十字架的分界

作者: 倪柝聲著
這世界的國度並不是神的國度。神在祂的心意裏有一個世界的系統-祂所創造的宇宙-這個宇宙是以祂的兒子基督為元首。(西一16~17。)但是撒但藉著人類的肉體,建立了一個敵對的制度,聖經稱之為『這世界』-在這個制度裏面,我們也都被包含在內,這世界為撒但自己所治理。所以撒但在事實上就成為『這世界的王』。(約十二31。)

兩個創造

因此第一個創造,在撒但的手裏已經成為舊造。所以神現在所關心的,已經不再是頭一個創造,祂乃是關心第二個創造。祂引進一個新造,一個新的國度,與新的世界;舊造和舊國度以及舊世界裏面的任何東西,都不能帶到這個新造的裏面。現在的問題就是,在這兩個敵對的國度中,我們究竟屬於那一個?

當然,使徒保羅並沒有讓我們懷疑,事實上現在我們是屬於那一個國度。他告訴我們,神藉著祂的救贖,『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祂愛子的國裏。』(西一 12 ~ 13。)

但是為著要帶我們進入祂這個新的國度,神必須先在我們裏面作一件新的事情。祂必須先使我們成為新造,否則我們就不配進入新的國度。『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約三6。)『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不能承受不朽壞的。』(林前十五50。)無論你受了怎樣的教育、薰陶、和改良,肉體仍然是肉體。我們是否適合新的國度,完全在於我們屬於那一個創造。我們是屬於舊造呢,還是屬於新造?我們是從肉身生的呢,還是從靈生的?我們是否適合新的國度,最終的根據乃是在乎我們的來源問題。問題不在於好或壞,乃在於是肉體呢,抑或是靈?『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肉身絕對不會生出別的東西。舊造裏面的任何東西,絕對不能進入新造的裏面。

我們若真的明白,神為著祂自己所尋求的,完全是新的事,我們就會清楚的看見,我們絕不能以舊造裏面的任何東西,來貢獻於新造。神為著祂自己要得著我們,但是祂不能把老舊的我們,帶到祂原初的計畫裏面。所以祂首先以基督的十字架來除掉我們,然後藉著復活,給我們新的生命。『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原文是一個新創造;)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既成為新造的人,就有了一種新的性情,和一套新的官能,我們就能進入新的國度,與新的世界。

十字架是神結束『舊事』的方法,祂把我們的『舊人』完全放在一邊;神又藉著復活,將我們在那個新世界裏生活所必需的一切交給我們。『所以我們藉著受浸歸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裏復活一樣。』(羅六4。)

宇宙中最大的否定就是十字架,因為神藉著牠掃除了一切不屬於祂自己的東西。宇宙中最大的肯定乃是復活,因為神藉著牠,將一切祂所要的東西帶進新範圍。所以復活站在新創造的門檻上。一個人看見了十字架已經結束凡屬於第一個國度的事物,復活帶進了一切屬於第二個國度的,這是一件有福的事。凡是開始於復活以前的一切,都必須除盡,因為復活是神的新起點。

現在在我們面前有兩個世界,一個是舊的,另一個是新的。在舊世界裏,撒但有絕對的統治權力。可能在舊造裏你是一個好人,但是當你屬於舊造的時候,你是在死的定罪之下,因為凡屬於舊造的,沒有一點能帶到新造的裏面。十字架是神的宣告,一切屬於舊造的必須死。凡屬首先的亞當的一切,沒有一件可以帶到十字架的這一邊來,甚麼都要在那裏結束。我們越快看見這件事越好,因為神是藉著十字架,為我們開闢了一條逃避舊造的途徑。神將屬於亞當的一切,歸結在祂兒子的身上,然後把祂釘在十字架上;所以在祂裏面,一切屬於亞當的都已經被除掉。神彷彿向整個世界宣告說,『我已經藉著十字架,把一切不屬於我的擺在一邊;你們這屬於舊造的,也都包括在裏面,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了!』我們沒有一個人能逃避這個判決。

這一點就引我們到受浸的問題。『豈不知我們這受浸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浸歸入祂的死麼?所以我們藉著受浸歸入死,和祂一同埋葬。』(羅六3~4。)這些話有甚麼重要的意義呢?

在聖經裏面,受浸是與得救相聯的。『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可十六16。)我們雖然無法根據聖經說受浸的重生,卻能說受浸的得救。甚麼是得救呢?得救與我的罪沒有關係,與罪的權勢也沒有關係,卻與這世界的系統有關係。我們是陷在屬撒但的世界系統裏。所以得救乃是從撒但的世界系統裏出來,進入神的世界系統。

對於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保羅這樣說,『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六14。)彼得曾記載有八個人,『藉著水得救。』(彼前三20。)這豫表更闡明了十字架的意義。挪亞與他一家因著信進入方舟,就從敗壞的舊世界裏出來,進入了一個新的世界。這不重在說到他們因此得以免去淹死,乃是重在說到他們從敗壞的世界出來了。這就是得救。

接著彼得又說,『這水所表明的受浸,現在藉著耶穌基督復活,也拯救你們。』(21。)換句話說,藉著十字架的那一方面,就是受浸所表明的,使你從這個邪惡的世界裏被拯救出來,並且藉著你的受浸,確定了這一點。受浸的一面是『歸入祂的死』,結束了一個舊的創造;但是受浸的另一面也是『歸入基督耶穌』,進入了一個新的創造。(羅六3。)當你下到水中,你的世界,也和你一同下到水中。當你在基督裏起來的時候,你的世界已經淹滅了。

保羅和西拉在腓立比的監牢裏對禁卒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們並且把主的道講給禁卒和他全家的人聽。禁卒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浸。(徒十六31~34。)他們這樣作乃是在神、屬神的子民、和屬靈的權勢面前,見證他們實在已經從被審判的世界中被拯救出來。結果他們『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

因此,受浸的問題不僅是灑水或浸入水的問題。受浸是一件太大的事,與我們主的死和復活有關;並且與兩個世界有關。凡在信奉異教的國家工作過的人,都知道受浸所引起的問題是何等的大。

埋葬就是結束

彼得又繼續說,受浸是『求在神面前有無虧的良心』。(彼前三21。)如果沒有人問我們,我們就不能回答。如果神沒有說甚麼,我們便無須回答。但是祂已經說了話;祂藉著十字架對我們說了話。祂藉著十字架告訴了我們,祂對於我們、以及世界、和舊創造、舊國度的審判。十字架不只是基督個人的-不是一個『個人』的十字架。牠是包羅萬有的十字架,是一個共同的十字架,包括著你和我。神已經把我們各人都放在祂的兒子裏面,並且在祂裏面把我們釘了十字架。在末後的亞當裏面,祂已經把屬於首先亞當的一切都掃除淨盡。

我要怎樣回答神對於舊創造的判決呢?要求受浸就是我的回答。為甚麼呢?在羅馬六章四節裏面,保羅解釋說,受浸就是埋葬:『所以我們藉著受浸歸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受浸的本身雖然不是死,也不是復活,但受浸卻是與死和復活相關聯,因為牠是埋葬。甚麼人有資格被埋葬呢?當然只有死了的人!因此我若要求受浸,那就是宣告我已經死了,所以我只配放在墳墓裏。

可歎有人竟以埋葬作為致死的方法;他們想藉著埋葬自己而死!讓我著重的說,除非我們的眼睛蒙神開啟,看見我們已經在基督裏死了,並且與祂一同埋葬了,我們就沒有權利受浸。我們所以下到水裏去,是因為我們已經承認,在神的眼中看來,我們已經死了。我們就是為著這事作見證。神的問題簡單又明白。祂說,『基督已經死了,我已經將你包括在祂裏面。對於這件事你現在要說甚麼呢?』我的回答是甚麼呢?我要說,『主阿,我相信你已經釘了十字架。對於你已經將我交付給你的死與埋葬,我只說是的。』祂已經將我交給死亡和墳墓;我請求受浸,就是公開承認這件事實。

在中國,有一個婦人的丈夫死了。她因為悲痛而癡狂,拒絕埋葬她的丈夫。一天又一天,他的屍體留在房子裏有兩個禮拜之久。她說,『他沒有死;我每天和他說話。』這個可憐的女人不願意埋葬她的丈夫,因為他不相信他已經死了。我們甚麼時候纔願意埋葬我們親愛的人呢?乃是當我們絕對的相信,他們已經死了。如果他們還有一線希望,我們絕不會埋葬他們。因此我們甚麼時候要求受浸呢?那就是當我們看見神的方法是完善的,而我是該死的,並且當我真正相信神已經把我釘了十字架。當我這樣完全相信我在神面前已經死了,我就請求受浸,我說,『讚美神,我死了!主阿,你已經殺了我;現在把我埋葬罷!』

在中國有兩個緊急救護機構,一個是紅十字會,一個是藍十字會。紅十字會的工作是救護,並醫治那些在戰場上受了傷卻還活著的人。藍十字會的工作,乃是埋葬那些由於饑荒、水災、或戰爭中死亡的人。神在基督的十字架裏所給我們的對付,遠比紅十字會的工作猛烈。祂從來不作彌補舊造的工作。祂甚至把還活著的人釘死,並且埋葬,使他們從死裏復活而有一個新生命。神已經作了釘十字架的工作,我們現在已經被算為死者,但是我們必須接受這件事,服從藍十字會的工作,用埋葬來印證死的事實。

今日有一個舊世界,也有一個新世界,在這兩個世界之間,有一個墳墓。神已經將我釘死,但是我必須同意被交給墳墓。我的受浸證實了神在祂兒子的十字架裏,所給我的判決,並且確認我已與舊的世界分開,現在屬於新的世界。所以受浸不是一件小事。牠對於我乃是與舊的生活方式作一個自知確定的分離。這就是羅馬六章二節所說,『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保羅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你們要繼續在舊的世界裏,為甚麼還受浸呢?如果你們還打算在舊的世界裏活下去,你們根本就不該受浸。』我們一旦看見了這一點,我們就同意把舊造埋葬,而為新造奠定根基。

羅馬六章五節的話,仍然是對那些受了浸(3)的人說的,保羅說到我們是『在祂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因為藉著受浸,我們在象徵上承認,神在死與復活的事情上,已經完成了我們與基督密切的聯合。有一天,我試著向一個弟兄強調這個真理。那時我們正在一起喝茶,我將些些糖放在我的茶裏,然後攪一攪。幾分鐘之後,我問他說,『你能否告訴我,現在糖在那裏,茶在那裏?』他說,『不能,你已經把牠們放在一起,牠們現在已經無法分開了。』這是一個簡單的解釋,但是卻幫助他看見了我們在死裏與基督聯合的密切定局。是神把我們放在那裏的,神的作為是不能反轉的。

那麼這個聯合在事實上,有甚麼意義呢?受浸後面的真實意義,就是我們藉著十字架浸入了基督那歷史性的死裏,以致祂的死就成為我們的死。因著我們的死與祂的死如此密切的相聯為一,就無法分開。當我們下到水裏,我們乃是承認這個歷史的『浸』就是神所作成與祂的聯合。我們今天在受浸時當眾所作的見證,就是承認二千年前基督的死,乃是一個包羅萬有大能的死,牠的大能和包羅,已經除去並結束我們裏面一切不屬於神的東西。

復活進入新的生命

『我們若在祂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也要在祂復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羅六5。)

在復活上現在有了不同的象徵,因為有些新的東西引進來了。我是藉著『受浸歸入祂的死』,但是我卻不是同樣的藉受浸進入祂的復活。讚美主!是祂的復活進到我的裏面,將新的生命分給我。在主的死裏面,我們所著重的,乃是專在『我在基督裏面』。關於復活,雖然我也是在祂的裏面,但所著重的卻是『基督在我裏面』。基督怎麼能彀把祂的復活生命交通給我呢?我怎樣接受這個新生命呢?保羅用『與祂聯合』這幾個同樣的字,給我們作了一個很好的說明。因為在希臘文裏面,聯合這一個辭也有『接枝』的意義,這給我們看見一幅美麗的圖畫,說出基督的生命,藉著復活交通給我們。

在福建的時候,我曾去訪問一個龍眼園的主人。他的龍眼園約有三四畝地,其中約有三百棵龍眼樹。我問他說,你的樹接過枝麼?他回答說,『你以為我會種一些沒有接過枝的果樹,浪費我的土地麼?對於沒有接枝的老樹榦,我能彀盼望牠們有甚麼價值呢?』

我於是請他解釋接枝的過程,他欣然的告訴我說,『當一棵樹長到一定的高度,我就把樹頂砍掉,然後在上面接枝。』他指著一棵特別的樹對我說,『你看見那棵樹麼?我稱牠為父樹,因為所有接枝用的枝子,都是從那棵樹上取來的。如果我任憑那些樹自己生長,不給牠們接枝,牠們的果子就像楊梅那麼小,而且皮厚核大。那棵父樹的果子卻有梅子那麼大,並且皮很薄核又小,所有接過牠枝子的樹,也都結出牠那樣的果子。』我又問他說,『怎麼會這樣的呢?』他說,『這很簡單,我將一棵樹的性情,移到另一棵樹上。我在那棵樹身上切開一條裂縫,把一條好樹的樹枝插進去,然後綁好,讓牠去生長。』我問說,『牠怎樣能生長呢?』他說,『我不知道,但是牠實在生長了。』

他又指給我看一棵樹,在接枝下面的老樹榦上,結了一些壞果,在接枝以上的新樹榦上,結了許多好果。他說,『我留下這些結壞果的舊枝,來表示二者的不同。從這棵樹的身上,你可以明白接枝的價值。現在你一定明白了,我為甚麼只種植接過枝的樹。』

一棵樹怎麼能結出別棵樹的果子呢?一棵壞樹怎麼能結出好果子呢?只有藉著接枝,就是把好樹的生命接進去。人尚且能把一棵樹的枝子接在另一棵樹上,何況神,豈不更能將祂兒子的生命,接到我們裏面來麼?

有一個中國婦人,她的手臂燒傷得很厲害,被送到醫院裏去。為著防止傷處結疤時厲害的收縮,必須在受傷的地方上面,移植一些新的皮膚。醫師曾試著從那個婦人自己身上取一塊皮膚,來移植在她的手臂上,但是沒有成功,因為她的年紀太大,而且營養不良,她的皮膚不能用來移植。後來一個外國護士,捐贈了一塊皮膚給她,手術就因此得以成功。新皮膚與舊皮膚縫在一起,婦人的手臂完全好了,她就出院了。但是在她的黃手臂上,卻留著一塊白色的皮膚,說出了這一個故事。如果你問我說,別人的皮膚,怎樣能長在那個婦人的手臂上?我只能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牠實在是這樣長了。

如果地上的一個外科醫生,能彀從一個人的身體上取下一塊皮膚,移植在另一個人的身上,難道神這更大的外科醫生,還不能把祂兒子的生命,接種在我們的裏面麼?我不知道這件事是怎樣作成的。『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那裏來,往那裏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約三8。)雖然我們不會說,神怎樣在我們裏面作了祂的工,但是神已經在我們裏面作了。對於這件事我們不能作甚麼,也不需要作甚麼,因為神藉著復活已經作成了。

神已經作了每一件事。世界上只有一個結果子的生命,這生命已經接種在千千萬萬人的生命裏面。我們稱之為新生。新生的意義,就是人接受他從前所沒有的生命。那並不是說,我天然的生命已經完全改變了,乃是另一個生命,一個完全新的生命,神的生命,已經成為我的生命。

神已經藉著祂兒子的十字架,除去舊造,為要藉著復活帶進在基督裏的新造。祂已經關閉到那個舊的、黑暗的國度去的門,把我們遷到祂愛子的國度裏。我的榮耀就是在這件已經作成的事裏面-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六14。)我的受浸就是對於這件事的公開見證。正如我藉著口作的見證,是為著使我得救-『口裏承認,就可以得救。』(羅十10。) 倪柝聲著
摘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承蒙[臺灣福音書房]授權轉載
轉自[水流職事站]線上閱讀
《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 倪柝聲著 – 出版:臺灣福音書房 »»» 購買 »»»

甚麼是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關於基督徒的生活,使徒保羅在加拉太二章二十節,給了我們一個他自己的定義。他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 著。』他不是講些特別或奇異的事,來作為基督徒高峰生活的標準。他乃是說到,神對於基督徒所定正常生活的準則。扼要的說,就是我不再活著,乃是基督在我裏 面活出祂的生命。這正是本書所闡明的。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