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自身難保

sermon-sharing

自身難保 (撒上23:1-13)

一. 仗義相助
「有人告訴大衛說:『非利士人攻擊基伊拉,搶奪禾場。』所以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去攻打那些非利士人可以不可以?』」撒上23:1-2上,基伊拉是在一個高原(內有一堅固的城,附近土地肥沃,農產豐富,約海拔450米,它是在亞杜蘭南方約五公里,希伯崙西北方約13公里),這城自古以來就是猶大山地與非利士平原統治者必爭之地,這地在約書亞時代已分配了給猶大支派(書15:35, 44),但猶大支派仍未能完全取得這地,而當時基伊拉是一個獨立的城邦有其城主,而城中的居民並非猶大人。

有人向大衛報告基伊拉的禾場被搶奪。禾場是一個空曠地方,是農夫將收成的禾榖曝曬及打果實,很多時也是城中長老、君王議事之地。非利士人在他們收割時便來搶掠──這也是他們慣常所作的。

大衛是一個有正義感的人,他聽到這消息便「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他預備去解救這些被欺凌的人,但他並不是魯妄行事,也非單憑匹夫之勇去打這場仗,他首先要作的便是求問神,看看這是否神給他的異象去解救這些人。大衛並不曾因自己已受到先知撒母耳的膏立便認定自己打仗一定會得到勝利,他知道每一個境況均會不同,每處境均是新的,他要尋問神的心意。當然幫助人是好的,但是否一定是神要他給予援手呢?神會否讓其他人去幫助他們呢?故此他便向神求問,這態度是我們應效法的。

結果神給他一個很清楚明確的答案:「耶和華對大衛說:『你可以去攻打非利士人,拯救基伊拉。』」撒上23:2下

二. 反對聲音
大衛很清楚得到神的指引,但這只是他個人的領受要打仗,面對重大事件,並非單憑他個人的努力、獻身便可以成功,是要群體合作才能產生好的果效,可惜跟隨他的人卻極力反對「跟隨大衛的人對他說:『我們在猶大地這裡尚且懼怕,何況往基伊拉去攻打非利士人的軍旅呢?』」撒上23:3。

按撒下23章記載當時跟隨大衛的有一些是勇士,驍勇善戰,但其餘的卻是污合之眾,散夫游勇,他們本身有很多問題、缺憾「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裡;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撒上22:2,而短短一段時間他們又增加了200人至600人,當大衛向他們宣告要解基伊拉之困時他們即時反對。

他們的反對不是無理的,他們這群體只是被人視為欺君叛國的邊緣人,他們正面對掃羅王及其正規軍的追剿,而這次要幫一些與自己無關的基伊拉人,肯定會挑起非利士人的怒火,他們已自身難保,要東奔西躲的逃避追殺,此刻竟然要強出頭,真是愚不可及,故此他們即時反對是有其理由的。

三. 尋求確認

大衛沒有漠視他們的感受,沒有壓制反對的聲音,沒有強硬地指出已有神明確指示而不理會他們,他再次到神面前尋求神的心意,尋求確認並非沒有信心,反之要藉此增強信心,當要求別人與我們為一些特別重要事情禱告並非軟弱的事,乃是藉此使更多人共同面對。大衛深信神會引導帶領樂於跟隨祂的人「祂必按公平引領謙卑人,將祂的道教訓他們。」詩25:9,「因為這神永永遠遠為我們的神;祂必作我們引路的,直到死時。」詩48:14,面對重大的事情要決定時,我們不是單單開會討論,更重要是同心禱告尋求神的心意。

若留意掃羅同樣用神的名字去確定自己的論據「有人告訴掃羅說:『大衛到了基伊拉。』掃羅說:『他進了有門有閂的城,困閉在裡頭;這是神將他交在我手裡了。』」撒上23:7,若我們留意同樣有人告訴掃羅有關大衛的行蹤,他知道大衛已進了有門閂的城,這豈不是甕中捉鱉,他宣稱是神將大衛交在他手中,但他不曉得自己已陷入嚴重的靈性錯覺中,他不知道神已因他多次的違命而唾棄他,他又怎會清楚神的心意呢?

很多時一些事工會引起一些人反對,但反對者應先檢視自己的靈命如何,而非單憑自己的學識、經驗、表面數據去分析、分辨。誠實面對自己與神關係如何,是否很清楚神的心意呢?若不常禱告,不順服神心意的人常會歸納出不同的錯謬結論。同樣提出建議者不應自以為是,遇到反對不是反駁而再尋求神的心意。

結果大衛再次得到神給他肯定的答覆「大衛又求問耶和華。耶和華回答說:『你起身下基伊拉去,我必將非利士人交在你手裡。』」撒上23:4,大衛帶著六百人終戰勝了強悍而人多的非利士人,解救了基伊拉的居民(撒上23:5)。

其實大衛此舉亦奠定了他作君王的身份,按當時近東一帶的君王觀念,君王首要的責任是保護百姓的安全,故大衛拯救基伊拉的居民,及後來在南地的活動作猶大人的保障(撒上25:16)便顯出他縱使沒有君王的名義卻已實踐君王的職份了,這也顯出大衛的優良質素。

四. 神人相助
撒上23:6是我們常忽略了的一節經文,它似乎是插在兩段歷史中間,若抽走也好像無礙,但神的啟示定有祂的意思,亞比亞他拿著以弗得投靠大衛(以弗得有三種不同的用處,一是穿在祭司身上(撒上22:18),一是如一座那些人拜的偶像般(撒上21:9),另一種是拿在手中作為求問神的工具(即本節)),亞比亞他的投靠表示正統的宗教力量站在大衛那邊,大衛可以透過亞比亞他求問神,可以與神有更好的溝通(撒上23:9),同時亦反映掃羅已失去與神溝通的渠道,他日後只有靠人給他情報、指示,故此這是神給大衛另一個肯定。

五. 好心惡報
大衛因為拯救了基伊拉人,行蹤便暴露出來,有人給掃羅通風報訊,於是遠在北方基比亞的掃羅即時帶兵圍剿大衛。之前大衛在曠野可說是行蹤飄忽,但現在他們居於罕有城牆有門閂的大城,要走也不容易,掃羅大喜,他第一句的說話是「神將他交在我手裡了」,但他所用的神字並非”耶和華"──神人立約的名字。

大衛得悉掃羅的行動便透過亞比亞他求問神,掃羅會否真的兵臨城下,基伊拉人會否出賣他將他交在掃羅手中,大衛稱神為”耶和華以色列的神"是神與人立約的稱呼,這也反映大衛已經把自己看作是以色列人信仰傳統的繼承者,他自稱為僕人,他曾多次在掃羅面前如此自稱,但現今開始他已轉為神的僕人了,而且他是重複求問兩次。神的答案一定使到大衛感到氣餒與失望,因為神清楚告之掃羅必會到來,基伊拉人亦會出賣他。(撒上23:10-12)

基伊拉如此作是為了自保,若他們不將大衛交予掃羅,很可能會被掃羅滅城,另一方面他們如此作也乎合當時社會狀況,因為當時掃羅是正式的君王,大衛被視為叛變者,反他的外父,這些人是當時社會的邊緣人,故他們不會給大衛們提供任何保障──縱使大衛們曾給他們解救。他們反而有義務將大衛等人交給掃羅王,否則他們也成為從犯,如掃羅所說這些人是「結黨害我」(撒上23:8)。

結果大衛又只好落荒而逃「大衛和跟隨他的約有六百人,就起身出了基伊拉,往他們所能往的地方去。有人告訴掃羅,大衛離開基伊拉逃走;於是掃羅不出來了。」撒上23:13,在亞杜蘭時跟隨大衛的只是四百人,據歷代志上12章記載,大衛在山寨期間有便雅憫和猶大勇士前來幫助他立國,掃羅也是來自便雅憫支派,他本族的人也開始反對他,短短一段時間增至六百人,但與掃羅正規軍相比仍有很大差距,若正式交鋒,他便真正犯上叛國罪,故此大衛常常逃避掃羅的追殺,甚至有兩次大好機會殺掃羅他也放棄。而且大衛不想因自己而使基伊拉人受傷害,他剛剛將他們從非利士人手中解救出來,若他意氣用事,覺得這班人忘恩負義而堅持留在城中,他只會使自己及基伊拉人受傷害,他便一手摧毁他曾用性命建立的事,故他便黯然離開──「往他們所能往的地方去」,直譯是「去他們去的地方」,這是希伯來人慣用的說話,即不確定往那裡去,只是飄泊到那裡便那裡。他們引退的結果是「於是掃羅不出來了」,他們又再次解救了基伊拉人。

我們可會想到當大衛從神那裡知悉基伊拉人會出賣他,他及其跟隨者有什麼感受?我相信他的跟隨者一定會忿忿不平,他們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下仍給基伊拉人援手卻落得此下場。他們甚至會埋怨大衛的決定,但我們看不到大衛有什麼埋怨,因為他事前曾兩次求問神應否在自身難保下拯救基伊拉人,神清楚告之大衛應如此作,既有神的保証,故有此後果又何妨呢?!

神從來沒有應許我們愛祂為祂盡力就必然安穩過活,事事順利,逢凶化吉,反之會面對更多挑戰,故大衛宣告「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我就默然不語。」詩39:9,只要確認所作的是出於神的心意,後果怎樣便不應再斤斤計較了。

撒旦最歡喜用仇恨、舊事、計較,挑起我們的怨憤、怒氣及情緒,使我們陷在苦毒、鬱澀中。神不會塗抹我們過去不幸的往事,但卻能透過我們對神的信靠、信心,使我們從過去的苦澀、癱瘓中救贖出來,大衛便因深深經歷是神的指引,故他便能豁然離去。事實神亦不會虧待他,一天他終成為以色列的名君,願大衛在基伊拉的經歷成為我們及教會的榜樣與提醒。

六. 個人應用
當我們面對一些重要抉擇一定要尋求神的指引,聆聽他人意見──包括反對者的聲音,再尋問神,若清楚是祂的心意,放心踏上。 雖是神的心意,但並不表示事情一定順利,即時的結果一定美滿,但肯定這些過程對我們是一個上佳的磨煉。 不要因為”自身難保"而推卻我們應該或可以承擔的責任,今天當我們面對事奉時,我們會即時想到很多問題(功課/家人/力量不足/經濟/時間),我們往往想一切均處理妥當後才參與這些事奉,但請問在我們人生中可否真的如此呢? 檢視內心有否一些苦澀的歷史記憶如鎖鍊般纏繞著我們,使我們未能釋懷。讓神的愛、聖靈觸摸我們的心,使我們這些枷鎖除去,對神的信心不單驅使我們為主作大事,更使我們生命得煉淨。
七. 教會應用
開設週六早堂崇拜:當我們考慮開早堂崇拜時,我們當中有不少憂慮,事奉人手不足,會否有人參加,最重要是應付四堂崇拜已很吃力,還加第五堂,我聽了這些聲音,禱告肯定神的指引便繼續下去,今天有目共睹,剛剛一年,結果只有四週少於一百人出席。 開設第四間銘恩堂:明年一月九日我們便會開設第四間分堂,我們不少人會質疑銘恩堂(包括分堂)仍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若要數真的罄竹難書,為什麼還要去?故此我們要求肢體們多禱告、尋求共識,我們不會漠視教會的問題,我們會盡力修補、改善,但我們絕不應以為”自身難保"便停滯不前,當我們用信心踏上,我們便有更多經歷,神亦會興起更多亞比亞他幫助我們。 銘恩中心服務果效,正如大衛幫助基伊拉一樣,結果仍是被基伊拉人出賣般,當我們開設中心,我們付出不走少,但仍有不少人不懂珍惜,使我們有不少失望,神豈不是因為愛基伊拉人,故藉大衛救他們嗎?我們可曾看到神愛這些區民,祂要藉我們去將福音、神的愛給他們認識、體會,故我們不應單看那些使我們失望的事件,因知是神的心意便心中釋然,努力前行。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