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闊窄難選.真偽難辨

sermon-sharing

讀經 – 太7:13-20

闊窄難選太7:13-14

人生有很多機會選擇,一些選擇雖然錯了但很快可再來過,或影響不太大,但一些錯誤選擇則可能影響一生。主耶穌在登山寶訓的尾聲中指出一個重要的抉擇,我們必要面對,但可惜事實人面對這抉擇卻很難取捨。(太7:13-14)

主清楚指出只有一個選擇,寬的門或窄的門,永生之路或滅亡之路,並沒有中間路線。人歡喜較多選擇,同樣信仰亦然,民間宗教是融和的,但事實信仰卻非如此。主指出通往滅亡的路:門是寬的、路是大的,而且選擇的人亦多,罪──使人有一定的好處及快樂,這便是聖經所描繪的“罪中之樂”,在這條路上似乎沒有什麼規限,禁條,真的是隨心所欲。放縱是不用怎樣學習,不用培養、訓練,而且會帶給我們興奮,表面是不用付什麼代價,因此進去的人是多的!

但要跟隨主進到永生的路卻是難走,啟示的真理限制了基督徒可相信的事情,啟示的良善限制了基督徒可以行或不可行的事情,這便是難行的原因。

今天不少人不是因理性上難以接受神的真理存在──因其他民間信仰,他們也同樣在理性情況下難以接受,只是他們不想用理性面對,人云亦云而已,因他們接受不了我們的神若要跟從祂、委身於祂便需接受一些的規範、限制,所以不少人頭腦上接受我們的信仰是好的但卻不願跟從,這正正是“找著的人也少”的原因。

主不是用天堂去吸引或地獄去恐嚇我們。永生不單是時間的問題,乃是質素,不信的人也有永恒的生命,「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惡的,復活定罪。」約5:29,永生乃因我們可以與神交往,看見及分享神的榮耀,生命更絢爛,那天我們人生得到完全的實現,拒絕選“窄路”的人將來是永遠與神生命隔絕,是永遠在痛苦中。

我們不能單從這經文看──得救的人是少的。神的救贖工作,使歸向祂的人是「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啟7:9下,因這兩節經文均有一個相同的字「進」這表示兩群人均清楚問題之所在。每一個人均有選擇的權利,這經文針對的是那些清楚知道擺在他前面的福音內容,他們有機會決定順服或反對主的人而言,而非那些從未聽聞過福音的人。

我們的主完全沒有欺騙我們,我們不是單為逃避地獄而相信,若是如此一天我們面對諸般試探、利益的引誘,地獄又似是遙不可及「唔見棺木唔流眼淚」的情況下,我們便豁了開來,於是放棄信仰,或給自己一個藉口要作“浪子”以為必然可以回家,但其實這卻非絕對,十字架的路是窄的,是難走的,是要付代價的,是難受的,但卻值得我們踏上。

可惜一些“基督徒”卻只是頭腦上的認知,往往只是盡上當盡的基本義務──認罪、守主日、奉獻──便深覺已足夠。但卻對事奉、交往有很大的保留──絕不會“盡心盡力”去愛,不會是一個“拼盡”人生,結果便成為一個軟弱無力的基督徒,這樣只能發出一點暗晦的光,淡而少味的鹽,一個脆弱不堪一擊的士兵而已!這對絕非神的期望與要求呢!神是要我們作鹽-味濃的鹽,作光-耀眼的光及精兵-能抗敵的精兵。

主已清楚的給我們看到,前面是兩條路──易的路、難的路──沒有兩者之間的路;兩道門──寬的、窄的──沒有另一扇門,有兩群人──多的、少的──沒有中立的,兩個目的地──滅亡、永生──沒有第三個選擇,問題是我們怎樣選擇:「看哪,我今日將生與福,死與禍,陳明在你面前。」申30:15,「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申30:19,問題是我們看眼前,或用信心看將來而作出適當的抉擇。

真偽難辨太7:15-20

今天不少東西是魚目混珠,在信仰上撒但亦會使用這方法使人被蒙騙而遠離真道,故我們要小心防備。

特別在這末世的日子,不少假師傅、假先知、假使徒,甚至被稱為敵基督會興起迷惑眾人(太24:11-14),我們今天會奇怪為什麼一些人──甚至有很高知識水平的人──一樣會受騙,使徒保羅亦發出同樣警告(徒20:29-30),在今天的教會中會否也有這些情況出現?“假”“pseudos”即說謊的意思,當主提醒我們要防備“假”先知時,即下了另一個假設,就是有一種客觀的標準存在,可界定真理,可分辨真偽。

那些假師傅不一定是窮凶極惡、使人憎惡的姿態出現,反之或許是一個慈愛的樣貌,受人歡迎的身份出現。他們是披著羊皮的狼,表面純良內裏凶殘。

好牧人是用真理餵養群羊,假師傅是用謬誤道理使羊分裂,偏離真道,這些假先知其中一個主要特徵是他們常有非道德性的樂觀主義,他們否認神的審判,只宣講平安的信息,只強調神的慈愛與憐憫,而不會指出神的公義,賞善罰惡,不會宣告神的烈怒與刑罰,而這些宣告是有罪的,會被刑罰(耶23:16-17)「他們輕輕忽忽的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8:11。甚至他們沒有嚴正地執行神的指令,見到子民犯錯而不理,且是一位信仰的融和論者,只給信徒一種虛假的安全感,使他們沉睡在自己的罪中,沒有警告,沒有責備,只迎合他們的喜歡,這些假先知混淆、曲解福音,使人找不到進窄門的路,這「殘暴」是指極端危險,這危險不單是由於他們貪圖利益、聲望或權勢,乃是將人領進他們不會宣講的滅亡中。

因此我們要有辨識、判別的能力,甚至深入探討、評論的機會,不能照單全收,要好好的思考、細味、咀嚼那些信息,甚至互相分享、評論。

主給我們一個辨別之法:祂將羊與狼的比喻轉為樹與果子的比喻,由似是無法辨別的危險──披羊皮的狼,進而談到辨別的方法──樹結果子。

沒有一棵樹能長久隱藏它的身分,總有一天會藉果子“原形畢露”。荊棘、蒺藜一定不會出產葡萄、無花果。樹本身的生命,內裏的質素,便決定了它的特色與狀況。無花果樹不會生葡萄,脆弱的生命不會結出豐盛的果子「這樣,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太7:17-18,所以從他們的生命──不是單單言論,便可分辨出來「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荊棘上豈能摘葡萄呢?蒺藜裡豈能摘無花果呢?」太7:16, 20,(同樣的言論可以參考太12:33-37,路6:45。)「果子」便是他們生命的表現與流露,是其德行,他們可有委身、盡忠、真誠、謙讓、愛心、忍耐、仁慈、良善...這使是真的使徒、牧者。若缺乏這些表現,縱使其宣講如何動聽,怎樣言之有理(動聽不一定是真理),怎樣高學歷,自命不凡,卻可以是一個假使徒。

這教導另一個意思是其“影響力”。果子能使人得益、生命成長,保羅提醒我們(特別是牧者),「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但要遠避世俗的虛談,因為這等人必進到更不敬虔的地步。他們的話如同毒瘡,越爛越大。」提後2:15-17上,假師傅「敗壞人的信心」提後2:18下,使人過「不敬虔的生活」提後2:16,甚至使信徒間產生分裂(提前6:4-5)、爭競(提後2:23)。但真使徒其宣講,生命能激勵人心、產生信心、愛心與敬虔(提前1:4-5,4:7,提後3:16-17)。

但這果效並非一時間可以察驗到,因為果子是需要長時間才能可以生長及成熟,正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我們必需忍耐、等候、細察──我們不能遠眺便可以看到那是什麼樹,結出什麼果子,或那樹有什麼病徵或果子可有蛆蟲。故此分辨真偽時,我們不是單看那人的表面,在教會的地位,而是靠近細察他的品格、行為、信息、動機與影響力。

我們信徒不單要追求一個“動聽”的講員,乃是要有生命力的牧者,外來的講員,我們只能聽其言而不能觀其行,但教會的牧者卻可被我們“審察”,一個牧者在教會越久,越容易流露出他生命的強與弱,及不希望肢體作流浪者,只求在一些信息上得到滿足,而是讓牧者生命影響你。

主給我們這警告並不是鼓勵我們去懷疑人,或以“掃蕩異端為消遣",或借此而作出不公平的批評、背後論斷,而是嚴肅的提醒:撒旦的工作利害,我們需提高警覺,慎防魔鬼破壞性的攻擊。

保持教會的純正責任不單在教會的領袖身上,也同樣是在會眾身上,「防備假先知」是對所有人而說的,若每位信徒均有這樣的警覺,便不會使教會在信仰、神學及道德上混淆,真的能作鹽、作光了!


反思、討論:

  1. 今天我走的信仰路是“窄”或“闊”?為什麼有此感覺?
  2. 信仰給我一些什麼的規範,叫我感到不安、不自然?
  3. 當我見到一些不信的人好像很“自由”,我有什麼感受?可羨慕?我是否一個“自律”“神律”的基督徒?
  4. 我能分辨信仰的真偽嗎?我分辨的基礎是什麼?
  5. 我對聖經的真理認識有多少?若我對聖經真理沒有深切認識,怎樣有生活上、信義上準則?
  6. 我覺得我們教會的牧者的生命如何?我可以怎樣記念他們?
  7. 我會否單追求一些“講員”,我如何對待我的“牧者”?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