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舊約祈禱系列(14) 愛的傷害

sermon-sharing

舊約祈禱系列(14) 愛的傷害
(王上 17:1)

因面對攻擊、壓迫無力反抗下,受壓者可以「以咒報怨」發出一些咒詛敵人的禱告。今天,我們看一個類似的禱告,但動機卻截然不同,是以愛作動機,但禱告內容卻是要被禱告的對象受苦,為何如此?我們從一件看似熟悉但卻忽略了當中一些真理的事件中探討。

以利亞是一個很特別的人物,雖然我們不知他的出身、背景,但卻是一個很獨特的人物,猶太人──不是當世代的人──對他非常尊敬,盼望他的來臨。舊約聖經最後一卷《瑪拉基書》最後的一段經文是:「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裡去。」(瑪 4:5);當主耶穌登山變像與主一同傾談的便是摩西與以利亞;施洗約翰的服事也是像以利亞般,故此以利亞是很值得我們探討、學習。

以利亞給我們最深印象是在迦密山叱吒風雲戰勝拜巴力的假先知,他的禱告可算是呼風喚雨,我們可曾想自己能否如他般有這樣的能耐,但聖經清楚告之我們是可以與他一樣,「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他懇切禱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他又禱告,天就降下雨來,地也生出土產。」(雅 5:17-18),故此我們要好好的研讀。

以利亞被神呼召向亞哈王宣告:若不禱告便不會有雨降下(王上 17:1),之後他便被神指示下往基立溪旁隱藏,及後因溪水乾涸又被指示投靠撒勒法寡婦。當中有一些特別事發生,這些其實是藉此教導以利亞。

1. 背境
自從耶羅波安帶領十個支派子民背叛所羅門王的兒子羅波安,使國家分裂,成立以色列國,稱為北國,但由耶羅波安至亞哈共七個皇朝,約歷七、八十年時間,可惜當中沒有一個敬畏神的王,這是因耶羅波安為免北面的以色列人往南面的耶路撒冷敬拜神而驅使他們回歸,從而建立金牛犢,至使陷以色列人於罪惡中。

亞哈的父親是暗利,作惡多端,其子亞哈更青出於藍。他娶了西頓王女兒耶洗別為妻,使國家陷入拜巴力的災禍中,「犯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他還以為輕,又娶了西頓王謁巴力的女兒耶洗別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王上 16:31)。西頓王「謁巴力」意即「巴力活著」之意,據歷史記載他是殺了推羅王希蘭一世的後人而奪取王權,他更是亞舍拉的祭司,他要與暗利──亞哈之父──建立邦交,抗拒亞述而進行此政治婚姻,但卻因此使巴力敬拜得以在以色列國推廣。

其實在亞哈之先,以色列人已受迦南宗教影響,有子民已拜這些假神(士 3:7),但現今由政府推動,在全國各地興建巴力、亞舍拉的廟宇(王上 16:32-33),又給予那些「神職人員」福利等,故更多市民會受感染。

巴力是大袞(撒上 5:2)的兒子,為眾神之王,是掌管風、雨水、爭戰及繁殖的神,而它的配偶便是亞舍拉。故此當時農作業及要多有後代的社會便會膜拜這些神,而他們更在膜拜的過程中會與異性有性行為,認為這樣會討這個神的喜悅,然而這些行徑正中人性的喜好,因而受到子民的歡迎。

2. 可怕宣告(王上 17:1)
「基列寄居的提斯比人以利亞對亞哈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起誓,這幾年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不下雨。』」(王上 17:1)

先知的職份是為神的代言人,此信息雖短但意義重大,而且這信息內容對亞哈、以色列民及以利亞本人均是痛苦的。

以利亞清楚指出他事奉的是「永活」的神,神永存活,其宣告永遠有效,也必會成就。以利亞不會無緣無故自己「傻更更」走到亞哈面前宣告這奇怪的信息,他是受神所呼召而作,故他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起誓」,這表示他這樣宣告乃是向神負責,而隨後他的禱告也是照著神的心意去禱告,相對地,他這樣的禱告也是神所支持及同意的。

及後在十八章一節,神準備降雨予以色列人時,又吩咐以利亞去向亞哈宣告將會降雨,「過了許久,到第三年,耶和華的話臨到以利亞說:『你去,使亞哈得見你;我要降雨在地上。』」(王上 18:1),這便証明以利亞求降雨及求不降雨是按神心意求。他「指著神起誓」表示神必按其所說的成就,若以利亞這幾年不「命令」天降雨,這幾年必定不會下雨,這明顯挑戰他們拜的巴力──暴風雨的神。但一個農業社會若沒有雨水一定會失收,整國的經濟、生活一定受到嚴重的影響。若真的如此,國民不單受苦,更會憎恨他,故這職份不易擔當,這信息不易宣告。

這宣告其實是再次提醒他們神及其祖先所宣告過的事:「你們要謹慎,免得心中受迷惑,就偏離正路,去事奉敬拜別神。耶和華的怒氣向你們發作,就使天閉塞不下雨,地也不出產,使你們在耶和華所賜給你們的美地上速速滅亡。」(申 11:16-17)。所羅門在獻聖殿時的禱告也有這方面的祈求(王上 8:35-36),故藉這旱災讓子民重新反思自己所行的,希望他們可以回轉歸向神。

以利亞的禱告是以一種公開宣告方式為開端,他的宣告誠然具有很大的屬靈權威,但這權威並不是來自自己的地位、權勢──事實他沒有這些,他不是發洩心中積憤,更不是一時衝動,或肉體的熱心,乃是對神旨意的順服,若我們肯定以神心意而行,我們也有這屬靈的權威能力。

以利亞指出「這幾年」暗示神已有計劃怎樣對付亞哈及拜巴力的子民,神不會無限期地等候,祂會在一段日子後採取行動,但以利亞的宣告並未即時產生果效。

經文沒有記載亞哈的反應,但我們可以推想到亞哈並不會因以利亞的警告有所懼怕,他只覺先知「隨口噏」,口講無憑,而且他仍深信巴力會祝福他們。那時的百姓亦會有這樣的思維,亞哈沒有即時捉拿以利亞將他下監,也反映出亞哈並沒有將這話放在心上,他不會認為其所說真的會實現,及後真的面對長時間旱災他便下令全國要輯捕以利亞。

3. 愛的傷害
亞哈年代差不多整個國家均陷入拜巴力、亞舍拉的罪中,但仍有忠於神,不肯向巴力屈膝的人──最少有七千人未向巴力屈膝(王上 19:18),這些人是無辜受累的,這是否神不公、殘酷呢?以利亞雖然或許不知有七千忠心之眾,但估計他仍會相信有些人是沒有受污染,他如此宣告是需要很大的信心與勇氣才成,因他面對的是不敬畏神的王,他的勇氣乃是遵守神的旨意而來,這絕不是隨便說出來嚇嚇人,因其他人也可以這樣說,但要長時間不下雨,甚至兩、三年則不容易,若忽然下雨他便成為假先知,故此以利亞不單宣告也繼續禱告求神不要下雨:「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他懇切禱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雅 5:17),這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今天我們知道神的心意,知道神會達成祂的美意,但在等候過程中我們可有繼續懇切地禱告求神成就?

這是一個可怕的禱告,因禱告成功大地會受乾旱、饑荒打擊,百姓在肉體、生活上受痛苦,國家的繁榮、經濟會受損,但他也不願他事奉的神被子民輕視,甚至捨棄。但這可怕的後果相對子民忘掉、輕蔑祖先的神──耶和華而沉溺於巴力、亞舍拉的淫蕩祭典中,生活荒誕、家庭制度受損,這可怕後果是值得的。肉體上的痛苦比道德上的過犯、經濟的損失比信仰的錯謬,前者只是小災難;這種痛苦像割除有毒的腫瘤般,割除它使它不再為患、使生命受損甚至死亡,但卻會引至身體有痛楚,甚或日後行動不便,但仍需要割除,而這痛苦是需忍受的。

今天我們生命中或會遭受一些悲慘的事使我們陷入低谷中,或許背後的原因是神的愛,要藉這些事使我們有所反省、醒覺、回轉,這是「愛的傷害」。或許我們生命正落在可怕的乾旱之苦,一切清澈的泉源已漸漸乾涸,屬靈生命已很久沒有得到恩露與福雨的澆灌,這並不是偶然,我們需反省。神是愛,祂愛我們,捨不得我們,故會盡力找回我們,重建我們,而使我們受到「乾旱」之苦,目的乃是迫使我們到迦密山重建祭壇,但記著神是愛,祂如此作祂自己也同樣是受苦,「他們在一切苦難中,祂也同受苦難;並且祂面前的使者拯救他們;祂以慈愛和憐憫救贖他們;在古時的日子常保抱他們,懷搋他們。」(賽 63:9)

今天當我們看到所愛的人陷在罪惡中,多次的規勸、提醒、哀求但他/她仍充耳不聞,且有越陷越差的境地,我們可以作出同樣「可怕的禱告」,求神出手,使他藉苦難回轉,當然這是出於愛。當對方知道你如此禱告,他一定會反感而不一定會自省,正如亞哈、子民在旱災中要追捕以利亞、指責他,而不是反省為何會在此境地中,但我們不應害怕他們反感而沉默,詩篇50篇便給我們好的教導:「你行了這些事,我還閉口不言,你想我恰和你一樣;其實我要責備你,將這些事擺在你眼前。」(詩 50:21),因詩人不單不願同流合污,更想他們改弦易轍(詩 50:17-20)。

我們此刻藉這事可以給我們再深思此事對我們這時代的意義。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