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尼希米記析讀(8) 恃勢求福

sermon-sharing

尼希米記析讀(8) 恃勢求福
(尼 5:14-19)

尼希米不單面對外敵侵擾更要面對內部的腐化,一些有錢人剝奪窮人的權利,賤價收買其田地,更因他們家窮而販賣其兒女,尼希米當面指責這些貴冑外,更召開大會叫群眾來當面指出他們的不是(尼 5:7),並要求他們當著群眾面前承認自己的錯,並要修正其所作的:不單不能再放債取利,並要贖回那些被賣的同胞。這也給我們樹立一個原則:若一個人犯的錯只是其個人而不涉及群眾或多人,那麼便可以「私下」責備、指正,但若所犯的是涉及不少人,那便需公開處理,而不能私下了斷。

但尼希米清楚知道他這樣做不會有好結果,因那些人是有權、有財、有勢,此刻他們或許礙於群眾壓力下才無奈承認自己的錯,他們在壓力減輕後便會作出反撲,故此尼希米只有仰望神,求神給予他祝福。

我們可有向神求祝福,我們求甚麼福呢?而更重要我們憑甚麼要求神祝福我們,我們基於甚麼因素有把握神會垂聽我們求福的禱告呢?我們從尼希米的生活看他恃著甚麼勢頭向神求福。

尼 5:14-19這段經文記載了當時的歷史及尼希米的生活、政績。

1. 不受俸祿
「自從我奉派作猶大地的省長,就是從亞達薛西王二十年直到三十二年,共十二年之久,我與我弟兄都沒有吃省長的俸祿。」(尼 5:14)

尼希米於445B.C.受王委派成為特別行政區──猶大省──省長之職,433B.C.回朝廷述職,共擔任省長之職十二年之久,他享有豐厚的俸祿,但這俸祿是由該區人民的稅項所賦予,故官員收入的多寡是直接影響子民的生活,波斯政府的稅務是很沉重,成為人民極重的負擔,這些稅項往往是實物量度,可以是五穀、油及酒,但尼希米及他的團隊──他的弟兄──均沒有收取俸祿,尼希米全由自己過去收取豐厚的俸祿所儲下的財富作其生活費。

更感恩的是他的團隊──「弟兄」可指是親屬──均同心能同甘共苦,一同付上代價,這委實不易。尼希米本人不要俸祿還容易,但他的跟隨者也要如此則困難,因他們不一定如尼希米般富有,現在已跟隨他回故鄉事奉,或妻兒留在波斯,他們要承擔其家人的生活,很現實若不收俸祿其收入會減少,家人生活質素會降低,故很多時其家人會反對,要說服他們要同心是不易,但他們做到了!

2. 與前不同
「在我以前的省長加重百姓的擔子,每日索要糧食和酒,並銀子四十舍客勒,就是他們的僕人也轄制百姓;但我因敬畏神不這樣行。」(尼 5:15)

尼希米與前任及更之前的省長有所分野,那些省長不理會子民的死活而要糧食、酒外,更要加上四十舍客勒銀子,他們只是肥己而輕民,可惡!

很多時「有怎樣的領袖便有怎樣的手下」,當然領袖好未必下屬會好、會認真工作,但反之若領導不好,其下屬則會有樣學樣,不會拼命工作,因知不會被其賞識,有些甚至仗勢欺人,狐假虎威。昔日那些刮民脂民膏、中飽私囊的省長,其下屬也仗勢欺人,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小心!

3. 敬神行義
「在我以前的省長加重百姓的擔子,每日索要糧食和酒,並銀子四十舍客勒,就是他們的僕人也轄制百姓;但我因敬畏神不這樣行。」(尼 5:15)

尼希米更指出他前任的省長們不理會剛回歸的子民艱辛生活收取豐厚的俸祿,或許是合程序、合理,但卻沒有憐憫的心,前省長刮民膏飽私囊,其僕人則仗勢欺人;但尼希米截然不同乃因:「但我因敬畏神不這樣行」。

心態決定行動,他心中的惟一目標是代表神去救那些身陷困境、心情沮喪的百姓。尼希米敬畏神,知道神的心意是要子民行公義、好憐憫──「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 6:8),此經文之前是指出神不是單人要到祂面前呈獻,乃是有好的生命表現,「我朝見耶和華,在至高神面前跪拜,當獻上甚麼呢?豈可獻一歲的牛犢為燔祭嗎?耶和華豈喜悅千千的公羊,或是萬萬的油河嗎?我豈可為自己的罪過獻我的長子嗎?為心中的罪惡獻我身所生的嗎?」(彌 6:6-7),隨即神指責他們犯了甚麼錯,「惡人家中不仍有非義之財和可惡的小升斗嗎?我若用不公道的天平和囊中詭詐的法碼,豈可算為清潔呢?城裡的富戶滿行強暴;其中的居民也說謊言,口中的舌頭是詭詐的。」(彌 6:10-12),特別指出富戶行強暴,舌頭是詭詐。故此尼希米不單不加重子民負擔,更放棄自己的權利,他深信神是公義、公平,他有信心神會補回給他。「敬畏神」是他行義的重要動力。敬畏神使他忠於使命,不以私人利益來事奉神,其利益乃是天上的財富。故這些團隊很值得我們羨慕。

4. 放棄投資
「並且我恆心修造城牆,並沒有置買田地;我的僕人也都聚集在那裡做工。」(尼 5:16)

尼希米為神、子民專心作工。「專心」是很重要,當尼希米面對敵人的言語譏諷、行動攻擊,他不反唇相向、只以咒報怨,因專心工作而使城牆很快起好一半,「這樣,我們修造城牆,城牆就都連絡,高至一半,因為百姓專心作工。」(尼 4:6)。現今他也專心工作而不作投資,其實投資不是錯,問題是我們的心態會否被其牽引,常常想著那些價位,而使自己不能專注,這些投資便需檢討。

尼希米「並沒有置買田地」,這句話是看似簡單,但其實背後有深層意義,若他以權謀私置買田地,他定能使自己有豐厚的財富,因為他們回到被滅的國土,百廢待舉,那時的田地一定很平宜,他可以用平宜價錢購地,當重建該城時他可以規劃那已購的地方大力發展,那麼日後地價必然高漲,這樣他早前的投資便能有豐厚的回報,故此有權的人自然有很多獲取利益的機會,這些投資或許表面是合理,但事實卻非如此,但尼希米沒有如此行,他完全委身是值得我們欣賞。

因他的嚴謹、自律,被他帶領的僕人同樣受感染有其良好態度及作風,忠心耿耿,殷勤作工。

5. 貼錢工作(尼 5:17-18)

尼希米不單沒有收取豐厚俸祿,沒有趁機發災難財,更貼錢工作,因為身為省長必有很多有需要的酬酢,如外賓到訪豈能不接待,尼希米在經濟困難情況下竟每日預備一頭公牛,六隻肥羊,並一些飛禽,那是供應150人的飲食,價值不少,他可以按需要取回,但因百姓「服役甚重」,尼希米不想增加子民的負擔便自掏腰包自己付出這些支出,這是愛子民的表現,這位行政長官豈不是我們所羨慕嗎?

正因尼希米為子民全心全意的付上,他放棄了自己應有的權利、應得的俸祿、可賺錢的機會,更積極地付出,這是很龐大的開支,故此他便向神呼求,求神給他祝福。

6. 恃勢求福(尼 5:19)
尼希米知道自己面對的惡勢頗大,他求神幫助他、祝福他:「我的神啊,求祢記念我為這百姓所行的一切事,施恩與我。」(尼 5:19),這是尼希米第一個為自己求神「記念」的禱文。第一章的偉大禱告中的記念是為子民求,是次是為自己求福,那是錯麼?不是!因他已為神盡力,付上能力可付上的,因此他有把握可在神面前得祝福,他期待公義的神施恩,他相信只有神才能補償他所付出的,他並不是在此誇耀自己的行為,乃是對神的信靠。

還有值得我們學習的是其禱告內容,一般人向神求福是物質豐厚,甚至清楚陳述,但尼希米的禱告卻很簡單,「我的神啊,求祢記念我為這百姓所行的一切事,施恩與我。」(尼 5:19),沒有指要祢補回我那十二年的俸祿,還有我宴請他人所付出的,要祝福我的家人…,他相信神是有其計劃,他相信神是賞善罰惡,他相信神是公義,故此他不需要有具體的要求,因他更深信神所賜的是最好的,我們可有這樣的信心呢?

今天我們可有如尼希米這樣的禱告?若有,我們可有他背後美麗的生命、委身的行動?若沒有,難怪我們不敢這樣禱告,尼希米這樣的祈禱並沒有受到神責怪,可見我們有好的行為,合神心意能討神歡心的生活,我們的祈禱定蒙垂聽。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