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30,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138 析讀大衛(22) ~ 欲蓋彌彰

析讀大衛(22) ~ 欲蓋彌彰(撒下十一章)

今天我們看到一段似乎熟悉但令人痛心的經文,大衛被稱為「合神心意的王」,但他生命中留下最大的污點是他犯了姦淫的罪,然而聖經對這事只用了五節經文簡單描述,但卻用了很長篇幅描述他犯罪引來的後果,撒下 11:6-12:25便是記述這事的連續後果及長遠影響(撒下 13-20章)。今天我們會看他犯罪的原因、經過及怎樣掩飾,而當中給我們甚麼的提醒。

1. 糜爛生活
雖然聖經只用寥寥數節經文講述大衛犯罪,但從中卻給我們一些蛛絲馬跡探討他失敗的原因。

「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床上起來,在王宮的平頂上遊行,看見一個婦人沐浴,容貌甚美」(撒下 11:2),「日頭平西」即黃昏日落,一個正常生活的人應是早上起床工作,黃昏應是工作完回家休息的時候,但大衛那時才起床,為何如此?相信他是晚上沒有如正常人般入睡,但肯定他不是打理朝政、批閱文件而至深夜不能眠,合理的推論是夜夜笙歌、飲酒作樂。再者,他起床後卻似是無所事事,在王宮的平頂上閒遊,人沒有目標過生活便會隨便,隨便便會鬆懈,鬆懈便會容易犯錯。昔日以色列的屋頂是平台設計,使空間增多,故此在律法中有定規,在房頂的四周要加上欄杆以防人跌下(申 22:8),故人可以在房頂上睡覺,甚至守住棚節(尼 8:16)。而他居高臨下看到附近民居一個婦人沐浴從而犯錯。

但請留意那時國家並非全無問題,「過了一年,到列王出戰的時候,大衛又差派約押,率領臣僕和以色列眾人出戰。他們就打敗亞捫人,圍攻拉巴。大衛仍住在耶路撒冷。」(撒下 11:1),他們仍要戰爭,但因國勢穩定、手下猛將如雲,他便不用再御駕親征,只要派遣部屬作戰便游刃有餘。而這數年他不斷享受著錦衣美食,過豐裕生活,甚至每戰必勝,聲望日隆,如日中天,而使他失去危機感。正因此種生活使他漸漸遠離神,缺乏了依靠、親近神及警覺性。

一些考試或在困難中的肢體我不太擔心,因他們自知在困境中自會發奮努力、依靠神,但往往一些人考完試放長假或一切已上軌道、穩妥了才會出現問題,故更需小心。

「飽暖思淫慾」正是大衛失敗的寫照,若他仍被掃羅追殺,不斷逃亡時他一定不會犯這樣的錯。

2. 先腐蟲生(撒下 11:3-4)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大衛因生活糜爛,當他在平台上看到婦人沐浴而動淫念,但大衛絕對不是因為性衝動而犯下這錯,因為他看見那婦人沐浴,若要解決其生理上的衝動,他有不少後宮妃嬪應可解決其性需要。他差派人打探那婦人是誰,再打發人接她入宮中,這是一段頗長的時間,足夠他「冷靜」下來,足夠他有所反省:若真的與這人發生關係會有甚麼後果,若犯姦淫,特別淫人妻子是死罪,可惜因他的生活已經腐敗不堪,故此他便繼續犯錯!從某程度而言,看到婦人沐浴並不是罪,因或是無意地看到,但是停步注視,再要找人打聽,當他打聽後得悉其丈夫是他屬下將領已上了戰場便覺有機可乘,採取行動這才是罪,這正正如雅各書所記載:「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的。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雅 1:14-15)

今天一些外在環境並不是我們可以控制,但我們由被動變成主動才是大問題。當我們面對罪的試探時聖靈一定會提醒我們,靈與慾一定會相爭,若我們順服聖靈的提醒、督責而臨崖勒馬便不會出問題,故我們順服聖靈否是關鍵,「你們當順著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慾了。」(加 5:16),若一個人平日缺乏與神有好的交往,又怎會敏銳於神的提點呢!這也是為甚麼我著緊肢體有好的靈修原因。

這婦人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市民,聖經用「她是以連的女兒,赫人烏利亞的妻」稱呼,這是聖經較少有的描繪,因一個已嫁了別人的人,只會稱是某人的妻子。這顯示拔示巴的父親是一個有名望的人,撒下 23:34中記載勇士名單中的以連若是同一人他便是一個勇士,而烏利亞也是在大衛三十個勇士之名單中(撒下 23:39),故拔示巴絕不是一個普通婦人。

拔示巴被接到宮中,她可曾有拒絕王的邀約,甚或侵犯?聖經中沒有提及,或許沒有,因為稍後我們看到暗嫩侵犯她瑪,她瑪也極力抗拒(撒下 13:12-14),事實有不少女性也有婚外情,也會放縱。若是王的邀約會否因此使自己身價提升、得益呢!故此拔示巴可能不曾抗拒。

其實聖經只用了一節經文講出他們的姦情,「大衛差人去,將婦人接來;那時他的月經才得潔淨。她來了,大衛與她同房,她就回家去了。」(撒下 11:4),大衛或許只是想與拔示巴發生”一夜情”,不會是長相廝守,豈料拔示巴卻因此成孕,「於是她懷了孕,打發人去告訴大衛說:『我懷了孕。』」(撒下 11:5),這斷不是大衛會預期到的。

3. 掩飾罪行(撒下 11:6-13)
人類的天性是犯罪後不是即時承認、悔改,而是盡量去掩飾、隱瞞,希望可以蒙混過關。

大衛知悉拔示巴懷孕,他即時便想將責任推到烏利亞身上,於是他召烏利亞回來,他先問候約押及各士兵安好及查詢戰事進展如何(撒下 11:7),但這些問安只是一個幌子,虛假面具。隨即吩咐中帶命令的語氣著他回家休息並送上一些食物給他享用(撒下 11:8),可惜這位忠心的烏利亞卻沒有遵從王命,因他覺得自己的同僚在前線拼搏,自己怎能回家與家人共聚。大衛估計一個出征日久的人當他回家自然會與其妻共享魚水之歡,但烏利亞知道若要在前線打仗便不應與配偶享受夫婦之樂(撒下 11:11),故此他竟然與其他僕人一般睡在宮門外(撒下 11:9)。

若不是被罪所蒙蔽,若不是一心想掩飾自己的過錯,大衛應該大大讚賞烏利亞才是,可惜因罪的緣故他失去了理性,他再問烏利亞為何不回家,烏利亞的回應是何等美好,「烏利亞對大衛說:『約櫃和以色列與猶大兵都住在棚裡,我主約押和我主的僕人都在田野安營,我豈可回家吃喝、與妻子同寢呢?我敢在王面前起誓:我決不行這事!』」(撒下 11:11)。這裡指出約櫃已隨軍出征,故這是聖戰,戰士們必須保持自潔,不能縱慾──縱使是與自己妻子發生關係。烏利亞尊重神,重視自己的同胞,甚至抗拒王命,這順從神不順從人的精神藉得我們欣賞。

大衛無奈地第三次與烏利亞一同進膳並使他喝醉,可是酒醉仍有三分醒,烏利亞雖然醉倒卻仍沒有回家(撒下 11:13),但他這樣的忠貞堅持卻成為他死亡的原因。

4. 借刀殺人(撒下 11:14-17)
若不認罪只會用更多謊話、行動掩飾,若不對付罪只會使我們越陷越深、越犯越多錯,此刻大衛惡向膽邊生,他竟要除掉這位忠心將領。

大衛面對忠心的烏利亞應該汗顏、羞愧,但已麻木的心只想怎樣掩飾其罪,於是他寫信給約押叫他讓烏利亞上前線然後讓他單獨一人面對敵人使他被殺(撒下 11:15)。當日大衛剛作猶大家的王,掃羅的元帥押尼珥為了政治利益投誠,但約押卻用計謀將他殺死,大衛很憤怒,恨約押,因這會破壞他統一江山的大計,但又礙於他執掌軍權,無奈只有在背後咒罵他,「願流他血的罪歸到約押頭上和他父的全家;又願約押家不斷有患漏症的,長大痲瘋的,架柺而行的,被刀殺死的,缺乏飲食的。」(撒下 3:29),但現今卻要用一個他憎恨、唾罵的人去完成自己的計謀,這是何等可悲呢?「罪」真的可以使人屈服。約押的愚忠便順從大衛,但約押並非單留烏利亞一人在前線而是留下數人,結果不單烏利亞,連其他一些戰士也陣亡,可憐的烏利亞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被犧牲。

及後大衛得悉此事內心當然是高興,因為障礙好像除去了!他只是表面的勸勉約押不要為此愁煩,「王向使者說:『你告訴約押說:「不要因這事愁悶,刀劍或吞滅這人或吞滅那人,沒有一定的;你只管竭力攻城,將城傾覆。」可以用這話勉勵約押。』」(撒下 11:25)

烏利亞的妻知悉丈夫去世便為他哀哭,當守節的日子(七天)一過她便接進宮中成為大衛的妻子,且為她誕下一個兒子,但這兒子卻不久死去,烏利亞陣亡,他娶其亡妻稍後她誕下孩子對大衛而言好像是一個完美結局,他用自以為聰明的手法遮蓋自己的罪,但這章聖經的結束很清楚的指出:「但大衛所行的這事,耶和華甚不喜悅。」(撒下 11:27下)

5. 欲蓋彌彰
大衛以為這事可以隱瞞到別人,但其實不然,是隱而昭揚。

他派人查詢那婦人是誰,派人接她到宮中與她發生不倫關係,再派人送她回家,拔示巴派人告之大衛她懷有其身孕,大衛寫信命令約押除掉烏利亞,難道這些人不知事情的底蘊嗎?難道這些人不會私下議論,甚至往來傳舌嗎?難道他以為除掉烏利亞便可以無人知悉嗎?難道拔示巴丈夫一死去,他即時娶她為妻,子民豈不覺奇怪嗎?難道拔示巴嫁與大衛不久即誕下兒子,子民不會惴測嗎?大衛怎可能掩飾其錯,他所作的一切均是自欺欺人!

大衛短暫的縱慾、不肯面對自己的錯失帶來不少無辜人受苦──不單烏利亞及將領被殺,他因此引來的刑罰及後果既深且遠及廣,是他始料不及的。

聖經毫不留情地揭示大衛的錯,大衛不斷忍耐掃羅的追殺,一直苦心經營自己成王之途,與他人建立良好的關係,亦已成功,怎料一次的錯失卻使他差點失去一切。以後的記載是他家變,逃難的描述,我們再看不到他有甚麼豐功偉績了!這給我們看到罪的可怕──與罪扯上關係便有連鎖性、毀滅性的效果。

大衛一直是一個敬畏神的人,但仍會有軟弱、失敗之時,故我們更需求神幫助我們過儆醒的生活,絕不因生活平順而鬆懈;當我們犯錯便及早認罪、對付,不要以為用方法掩飾便可以瞞天過海,這只會使我們在罪的深淵中越陷越深,求神憐憫。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