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析讀大衛(20) ~擇善不捨

sermon-sharing

析讀大衛(20) ~擇善不捨
(代上 29:1-21)

大衛很想為神建殿,但神卻否決了他的計劃,他順服但並不因此而完全放棄此計劃,他協助其兒子所羅門籌措,使他建殿時可以更早順利完成,這份對神的愛、堅持贏得神特別的祝福。

我們看大衛怎樣籌措建殿:

1. 獨力難支
大衛定意為神建聖殿,但他深深知道這絕不是一件輕而易舉之事,更非朝夕可成之工程,因是為神而做豈可輕率、豈可馬虎、豈可隨便。偉大的事工絕非一個人可以完成──縱使這人才能橫溢,亦不能可以憑己力去完成。因此他便召集不同的人來參與這事工「大衛招聚以色列各支派的首領和輪班服事王的軍長,與千夫長、百夫長,掌管王和王子產業牲畜的,並太監,以及大能的勇士,都到耶路撒冷來。」(28:1)。結果他們在群策群力下去建造聖殿。按記錄「所羅門就挑選七萬扛抬的,八萬在山上鑿石頭的,三千六百督工的。」(代下 2:2), 「所羅門建造耶和華殿和王宮,二十年才完畢了。」(代下 8:1),我們看到動員的人手是很多很多,時間亦很長但卻是必需的。

每每一些重大的工程是要不同的人彼此配合才成,聖殿不單有人鑿石、搬搬抬抬;更要有技巧的人雕刻,所羅門甚至要輸入專才,差派人往海外找技術人材協助「所羅門王差遣人往推羅去,將戶蘭召了來。他是拿弗他利支派中一個寡婦的兒子,他父親是推羅人,作銅匠的。戶蘭滿有智慧、聰明、技能,善於各樣銅作。他來到所羅門王那裡,作王一切所要作的。」(王上 7:13-14),共負主工才成。

2. 強勢領導
共負主工並不是人人均是領導,當你研讀聖殿被建的史實,你看到這絕對是強勢領導。大衛有此心意,神調整他的思維──他順服,於是帶領全國向這目標邁進。整個過程他沒有與甚麼人商量,徵詢甚麼意見,子民順服。若每事均詢問意見,設計樣式定有不同──事工定會拖延。

強勢領導卻非強權領導,強權領導是用高壓手段,只會引來反抗。大衞的強勢領導乃在於他的生命及榜樣「我為我神的殿已經盡力,預備金子做金器,銀子做銀器,銅做銅器,鐵做鐵器,木做木器,還有紅瑪瑙可鑲嵌的寶石,彩石和一切的寶石,並許多漢白玉。且因我心中愛慕我神的殿,就在預備建造聖殿的材料之外,又將我自己積蓄的金銀獻上,建造我神的殿,就是俄斐金三千他連得、精鍊的銀子七千他連得,以貼殿牆。」(29:2-4)。他不單要求群眾奉獻,他自己先獻上。俄斐黃金由海路運來,三年一次「因為王有他施船隻與希蘭的船隻一同航海,三年一次,裝載金銀、象牙、猿猴、孔雀回來。」(王上 10:22)故極為珍貴。三千他連得即102公噸、銀子238公噸,這是大衞自己的珍藏。他雖然是王,其他邦國的進貢不算多──不及所羅門年代,故此大衞的獻上也不是輕易「我在困難之中為耶和華的殿預備了金子十萬他連得,銀子一百萬他連得,銅和鐵多得無法可稱;我也預備了木頭、石頭,你還可以增添。」(代上 22:14)。他宣告”在困難中”並非虛言,因剛登基故此他的財富有限,且仍要面對不同戰爭,故有一定難度。

他將自己的財富獻上,這不單是對神的愛慕實際的表達,更可以藉此奉獻激勵子民。結果眾首領也同樣受感染作出相同的回應「於是,眾族長和以色列各支派的首領、千夫長、百夫長,並監管王工的官長,都樂意獻上。他們為神殿的使用獻上金子五千他連得零一萬達利克,銀子一萬他連得,銅一萬八千他連得,鐵十萬他連得。」(29:6-7)。真正的強勢領導乃是以德服人,用生命去激勵他人!

3. 無私參與
今天很多「善工」背後卻摻雜了不少雜質,有不少私心。大衞被神所愛、大大祝福乃因他真的渴慕神,是次他樂於為神擺上卻完全沒有私心。

他本想為神建殿,但神卻不許「我心裡本想為耶和華我神的名建造殿宇,只是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你流了多人的血,打了多次大仗,你不可為我的名建造殿宇,因為你在我眼前使多人的血流在地上。』」(代上 22:7-8),他定會失望,但他卻沒有放棄,他仍盡心竭力為神擺上
他召集外邦人作粗重的工作 向西頓、推羅購買香柏木(代上22:2-4),「於是,大衛在未死之先預備的材料甚多。」(代上 22:5下) 又不斷教導、勉勵所羅門(代上 22:4-16)召集以色列的眾首領來請他們日後要好好協助所羅門(代上22:17-19)。

他那麼費神盡力,但他清楚知道自己完全沒有機會看到聖殿完工,他私毫不能分享到當中的成果,他不能沾上當中的榮耀,他那樣作從某程度而言是沒有私毫利益。很多人是本著「事不關己,己不勞心」更有不少人甚至「事雖關己,仍不勞心」但大衞卻不是如此,他的奉獻是那樣真實、寶貴,這正是我們要學習的!

今天面對教會的使命及事工,我們需要有如大衞般的心態。我們會否抱著我只是「過客」而不會參與、投入,但若我們看到教會的異象、方向是朝著神而去,是有價值的,縱使我們不知我們留在此教會多久但我們仍不應保留而不去奉獻、事奉。縱使你只是「過客」但奉獻是給神的,若一天離開便帶著奉獻離開吧!但今天留在此便需在此投入。大衞同樣清楚自己是客旅、寄居的,他活在地上是暫時的但他仍積極投入「我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與我們列祖一樣。我們在世的日子如影兒,不能長存,耶和華我們的神啊,我們預備這許多材料,要為你的聖名建造殿宇,都是從你而來,都是屬你的。」(代上 29:15-16)。

有誰可以肯定自己會一生一世留在一間教會呢!正如銘恩堂是我開始、建立,但我也不會肯定自己會何時離開──只要神清楚的呼召要我離開往別處,我會順服。但只要我一天仍在此事奉,我仍要盡力,不會保留。同樣,當我到外地事奉,我會很投入、關心人,我只是過客仍如此,因為服侍的是人,事奉的是神。若我們太多保留、太多顧慮,甚麼也不會做成。

大衞無私的心──只為神、竭力擺上。神不單祝福他,更祝福他的後代,他的後代世世代代坐在寶座上,這是神的信實與公義。我們若同樣有無私的心、不計自己可否享受到成果仍樂於投入、共負主工,神的祝福同樣臨到我們身上及我們的下一代!

願你我如大衞般愛主、事主、經歷主!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