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彼前析讀(8)──另類過客

sermon-sharing

彼前析讀VIII──另類過客(彼前 2:9-10)

一個人的身份是直接影響他的生活,我們曾看到基督徒不同的身份
活石成靈宮──合一見證
被選的族類──為主結果
聖潔的國度──順服主權
屬神的子民──為神寶貴、敬拜奉獻
君尊的祭司──宣揚主德、為人代禱
客旅寄居者──(彼前2:11-12)
大家會很熟悉客旅這身份,因為我們常會經常出外旅行,我們身在外地旅遊但那不是我們長久居住的地方,終會回到自己所屬之地。

彼得指出我們另一個身份是世界上的客旅、寄居者因我們有另一個永恆的家。我們是另類過客,雖然如此但我們並非困於世界無奈地等候上天堂,若是如此我們便不會盡上任何責任──在此經文彼得指出我們的公民責任、工作態度、夫婦相處等。

我們不是被棄於世界之內,乃是神差遣我們,我們是帶著使命居住在世上,要完成任務。這世界是我們基督徒實踐信仰、彰顯基督的場景,因我們絕不可能在世界、我們的社會環境外傳講我們所信,也沒有可能在世界以外地方再作見証,所以這世界對我們仍有意義、有價值!我們是赤身出於母胎,沒有帶任何金錢到世上,縱使那人有億萬財富,但離世時也沒法帶走一分一毫,但並不表示在世上活著沒有意義,他/她仍會留下美麗的烙印在一些人的心坎中,仍可以留下美好見証及讓其所作的影響後世的人。

但作為一個客旅、過客真的不少事值得我們反思:

1. 沒有權利:
客旅不是當地居民,所以沒有合法的權利,正如一個旅客若有意外受傷要進入當地醫院,他住的房間、所食用的食物與當地居民是一樣的,但收費卻截然不同,是貴很多,因為他們沒有此權利,我們不能要求什麼。我們從舊約律法中看到神的愛,神要求我們不能剝削外傭要給他們溫飽(申24:14-15)。

我們本不屬這世界,受到不公平對待是無可奈何的,在世上我們會因信仰的緣故而遭受各樣不公平的待遇,輕則忍受譏笑辱罵,重則受逼迫,我們若積極投入信仰,對所信的堅持而做了很多世人看為愚蠢或失去對自己有利的機會,我們不應因而忿忿不平。我們既然放棄「會籍」便會如此。

2. 世事短暫:
作為客旅,或許那地有很多美好事物或許是明媚風光、美食、刺激的玩意吸引我們,但最終要回自己的家,一切均是短暫的,瞬即過去。當然我們活在這世上因工作辛苦出外遊玩,自然地不想回來工作,寧願長居於那地--而又不用工作。但我們是客旅、過客,我們有一個永恆的家。我們心中可有「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

不得不承認很多基督徒不會那麼羨慕這更美的家鄉,因這對我們來說是太抽象、太遙不可及,我們正享受著世上的樂趣又怎會捨得離開,正如旅行不想回港,故這是用信心眺望才有此心態。當然若我們在困苦、沒有出路、壓迫下,自然有這盼望,這不是錯但卻有偏差,昔日先聖先賢在困苦迫逼中盼望這美好家鄉──「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祂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來 11:16),「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來 11:13),這盼望是使他們有這份堅持、忍耐力去面對種種挑戰,因為知道這些苦難只是短暫,終會過去──正如自己是客旅、過客般。

另一方面既是短暫,便不應有太多的籌算或添置。故此我們不應被世上太多的俗務纏身,影響我們的”行程”,小心,很多在地上的追求都會減低了我們對天家的羨慕,我們重視客旅身份,便不會被短暫的世界觀影響自己有錯誤的價值判斷,我們不應被世事完全牽引,以至在世俗中浮沉,我們在世上擁有越多,對基督的關注、對屬靈的事、靈性生活及敏銳度便會減低,請反省。

再者,「在異地居住帳棚」,我們亦不會太執著,那樣你生活會過得更舒服、快樂。今天我們若存有是客旅、過客者的心,便不會太重視一些得失,而能輕鬆面對之。

3. 道德責任:
彼得指出我們是客旅,是寄居者的重點不單是在上面所論述,乃是我們的道德操守。

今天不少客旅一到外地旅遊便會放鬆自己,因為沒有太多熟人會遇到,飲酒作樂,更容易出錯,甚至過一些放蕩的生活,但彼得提醒我們,我們是過客,反而要重視自己的道德操守。

v.12指出福音除口傳外,更要將福音具體化表達出來,我們是福音可見的群體,在不同環境中表現出來,我們雖是客旅,但世界卻是我們基督徒實踐信仰、彰顯福音的場所,所以世界對我們來說是有一定的意義,不信的人會因我們所作的推斷我們所信的,我們所作的正彰顯了我們所信內容的好與壞。因此彼得勸戒我們:要「禁戒肉體私慾」,「肉體」在英文聖經《新國際譯本》(NIV)譯作「罪惡的」(Sinful)而”肉體的私慾”是”罪惡的慾望”(Sinful desire),這字在新約中譯作”私慾”共18次,”情慾”13次,亦有譯作”貪心”、 “自私”等。

而私慾不是單指男女間的情慾、性放縱的事情,其範圍更廣「情慾的事都是顯而易見的,就如姦淫、污穢、邪蕩、拜偶像、邪術、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分爭、異端、嫉妒、醉酒、荒宴等類。」(加 5:19-21上),當中不單涉及肉體的錯與罪惡,更包括了很多不明顯、潛藏內心的罪,如仇恨、爭競、忌恨、嫉妒等,而這些事的破壞性極強,會影響著我們將來在永恆的生活,故此要禁戒。

“禁戒”即”阻止”,原來意思是要保持距離,要劃清界線,或定下底線。神賦予人有自然慾望,但超越界限便成為私慾,這便破壞了神與人、人與人之關係。

世人對私慾的態度是放棄、縱容與遷就,並不是禁止,放縱時是會有短暫的享受,或許是觀感、或許是肉體的刺激;但會成為更大的試探,「罪」從肉體的角度看是可愛的,「好奇」不是藉口,因越開放對私慾胃口越大,不會終止的,每次的妥協會帶來更大的跌倒與傷害,撒旦不會用毫無吸引力的東西引誘人,因此「老我」與「新生命」便要經常爭戰,在爭戰中若順服聖靈、懂得計算、敬畏神、重視身份,便會逐漸建立起成熟的道德生命。

4. 善行果效:
v.12 基督徒生命的真正考驗很多時不是在教會內──教會很多時講愛心、包容、體諒、寬恕等,考驗乃是在外邦人中,在世俗中我們易失足受污染,未信的人時刻觀察我們,因此彼得提醒我們「品行端正」,不信的人不知我們該作甚麼,卻知道我們不該作甚麼,我們生命中可有些質素叫人羨慕呢?

毀謗、誣告、攻擊,不會因我們行為端正而停止,但卻不要因此而放棄或鬆懈。當日信徒被同胞拒絕,用很多無稽的控告誣衊他們,指控他們在席間吃嬰孩的肉,從事不道德的行徑--甚至亂倫,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領受聖餐”是甚麼,以為他們真的吃肉飲血,他們相聚一起是享用”愛筵”,便用自己的認知、文化投射在他們身上,因為異邦人拜偶像後便會放縱情慾,很多淫亂的行為,故聽到信徒舉行”愛筵”便推論他們犯淫亂的罪,他們又被毀謗信仰破壞家庭關係,因持守信仰與不信的家人很多時會有磨擦。當講求人人平等時,當時的奴隸制度是一極大挑戰,於是便被指責,促使奴隸反抗主人,更被指叛國,不忠於該撒──因不此跪拜皇帝的像,今天我們仍會被一些人毀謗、誣衊。我們要做到他們只是毀謗而非事實,我們不讓任何敗壞的證據落在攻擊我們的人手中,可悲的是現今這世代的基督徒不斷地提供不少證據給人攻擊我們,他們攻擊的不是捏造,或許只是被誇大,或被渲染而已!

信徒本身的罪惡、劣行、惡蹟比外面的攻擊更易破壞教會的存在與發展,而這些情況並不是任何護教技巧可以除去的,故此我們更要做得好,「叫那些毀謗你們是作惡的,因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在鑒察的日子歸榮耀給神。」(彼前 2:12下)。

當然要達成這情況並不容易,因我們人性是有犯罪的傾向,故彼得用爭戰作出描繪,「這私慾是與靈魂爭戰的」(彼前 2:11下),因人會傷害我們的靈魂,妨礙我們的得贖,故要”爭戰”,這字用的是現在式,即是一個漫長、終生的搏鬥。

若我們整體有美好的見証,那些毀謗、誣衊可以蒙騙人一些時間,但長久終會水落石出,那些誣告會不攻自破,而這也是歷史事實。第三世紀初葉一些不信者攻擊基督徒,取笑他們是無知、愚蠢、迷信等罪名,但再沒有用不道德的事控訴他們!故我們的好行為也會有一天能感化那些輕視我們的人。
我們的好行為是引領人歸主的媒介,別人從我們的行為中真正瞭解福音意義,神的恩典臨到,便會作出積極的抉擇。耳聞、目睹兩者之間,我們多數相信那些親眼見到的事實,人多數會聽聞福音,但若果他們聽的與所目睹的事實不符,便會用眼所見的去否定所聽見的,願你我小心!

5. 承擔責任:
我們是過客,但並不表示我們沒有責任承擔。昔日大衛同樣清楚自己是客旅、寄居的,他活在地上是暫時的但他仍積極投入建造聖殿,「我們在祢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與我們列祖一樣。我們在世的日子如影兒,不能長存。耶和華我們的神啊,我們預備這許多材料,要為祢的聖名建造殿宇,都是從祢而來,都是屬祢的。」(代上 29:15-16)。今天面對教會的使命及事工,我們需要有如大衛般的心態。我們會否抱著我只是”過客”而不會參與、投入,但若我們看到教會的異象、方向是朝著神而去,是有價值的,縱使我們不知我們留在此教會多久但我們仍不應保留而不去奉獻、事奉。縱使你只是”過客”但奉獻是給神的,若一天離開便帶著奉獻離開吧!但今天留在此便需在此投入。

有誰可以肯定自己會一生一世留在一間教會呢!正如銘恩堂是我開始、建立,但我也不會肯定自己會何時離開──只要神清楚的呼召要我離開往別處,我會順服。但只要我一天仍在此事奉,我仍要盡力,不會保留。當我到外地休息、事奉我會很投入、關心人,深夜仍可探訪,我只是過客仍如此,因為服侍的是人,事奉的是神。若我們太多保留、太多顧慮,甚麼也不會做成。

大衛無私的心──只為神、竭力擺上。神不單祝福他,更祝福他的後代,他的後代世世代代坐在寶座上,這是神的信實與公義。我們在世上所作的其實是投資在永恆的家鄉中,我們若同樣有無私的心、不計自己可否享受到成果仍樂於投入、共負主工,神的祝福同樣臨到我們身上及我們的下一代!

今天我們雖然享受外地的休閒,但你會否仍記掛著家中所愛的人呢!我們是世上的客旅,但會否記掛著神的家、永恆家鄉的事呢?

反思
我一直可有客旅、寄居者的心態呢? 我在世俗中追逐浮沉多或專注更美的家鄉呢? 我可有因別人得到好處而內心不忿呢? 別人可以從我身上嗅到基督的香氣嗎? 別人可有稱讚我的行為好呢? 我可有作了什麼使別人跌倒呢? 我個人經歷中,可常有情慾與靈魂爭戰?若沒有是什麼原因?已得勝或已麻木?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