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1,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比喻人生 #15:回頭是岸

回頭是岸(路加福音15:11-32) 1

2003年4月1日,在禽流感席捲香港的時候,一則關於超級明星張國榮自殺的消息被報導出來。最初人們認為這是一則殘酷的愚人節玩笑。服務員還記得,當日張國榮叫一杯冰檸檬汁、一杯冰水、一個蘋果和一包香煙。然後他吩咐服務員在陽臺上為他擺了一張桌子,並為他預備一枝筆和一張紙。就在這張紙上,他寫下了自己的遺言。大約下午4 點左右,他從酒店24樓跳下去。他的自殺遺書的第一句是「Depression (抑鬱)」。遺書是這樣寫的:「Depression。多謝各位朋友…這一年來很辛苦,不能再忍受……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2

更難過的是,在張國榮死後那天的深夜,在香港短短的九個小時內,有六人因失業、債務和健康的理由,也選擇跳樓自殺。3

人生往往以朋友的身分去款待我們,但不久之後,這位夥伴就迷惑我們,然後放棄我們,似乎凡事都與我們作對。但是,難過、悲傷、不幸不是必然的結局。浪子的比喻是所有聖經比喻中的桂冠,是聖經中最長的比喻,也是許多讀者最喜歡的故事,並且也是耶穌向法利賽和文士、稅務員和罪人,所講的三個比喻中的頂峰。故事是關於一位任性的浪子、一位久候的父親和一位發怨言的大哥。浪子揮霍金錢,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很快便一無所有,但當他走頭無路,回心轉意投靠父親的時候,沒想到,卻受到父親貴賓級的招待,這種招待甚至還使他的哥哥大為不滿。

何處是破碎心靈的歸宿呢?隧道後的陽光在那裡?人生的烏雲是否有個銀邊的結束?人生是否都有一個圓滿的結局?誰關心你生活的跌宕起伏?我們最後可以往哪裡去?從這個超越時空的故事裏,我們可以學到什麼永恆的真理?

可以有所不同,但切勿折磨自己
(You Can Be Different But You Don”t Have to Be Difficult)


15:11 耶穌又說:「一個人有兩個兒子。12 小兒子對父親說:『父親,請你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他父親就把產業分給他們。13 過了不多幾日,小兒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往遠方去了。在那裏任意放蕩,浪費資財。14 既耗盡了一切所有的,又遇那地方大遭饑荒,就窮苦起來。15 於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個人;那人打發他到田裏去放豬。16 他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充飢,也沒有人給他。(路15:11-16)

每個人都想要做特別的人,人最不喜歡過無聊的生活。網路上曾經有些人列出令人感到厭煩的事,其中包括:「人生令人厭煩」,「上學令人厭煩」,「教堂令人厭煩」,「棒球令人厭煩」,「我的婚姻令人厭煩」,「平凡令人厭煩」,「數學令人厭煩」,「完美令人厭煩」,「夏天令人厭煩」和「每個人都令人厭煩」。這樣下去,生活中沒甚麼事是有趣的。一個小孩甚至對他的父母說:「早餐是令人厭煩的。」。當然,你還可以在令人厭煩的事情上,再加上吃飯、洗澡和睡覺。

雷克‧吉里多 (Rick Giolito) 是一個設計電視遊戲的人,他抱怨說:「每一年,玩家的期望不斷增加。如果你現在推出的遊戲和三年前推出的遊戲很類似,他們就會說這個遊戲很無聊。」一位心理學家 (Rex Julian Beaber) 說:「人類的大腦就是會被新奇事物所吸引。當我們被一些東西所吸引,不久之後,這個東西就失去它的吸引力。有一件事情,人們必須瞭解,那就是,無聊是生活的一部分。無聊可以被控制,但沒辦法消除。」4

就像老話說的:「有去就有回」和「有上就有下」。

我們太強調「與眾不同」。人們很努力地要受人歡迎、爭取自由、被人接納或被人所愛;他們找錯了東西,交錯了朋友與走錯了地方,很快地,他們便迷失了方向,彷彿從地球邊上掉了下去,從此無蹤無影地在地上滅亡。最終,他們不明白「做不同」(doing different) 與「是不同」(being different) 的道理;他們只是前者!

浪子相當叛逆,他的叛逆沒有什麼原因或線索,就是無聊和煩躁。他想要大幹一場、解放自己,並瘋狂行事;他努力圖謀不同的事,嘗試不同的可能性,做不同的人,但是,到了人生的盡頭,卻是令人驚恐地停頓下來,而且是晦暗的結局。

「追求與眾不同」是過於誇張、過於簡化且過份迷惑人;不幸的是,這種思想會促使人標新立異,要求每次都要有新的花招,但是每次這種追求都會產生一個新的受害者,這個受害者往往是年輕、天真、盲目的跟隨者。世界上的浪子是傾向於流浪,執著於破壞,並在永無止盡地標新立異中感到絕望。他們認為鼻環、染髮、誇張的服飾、營養補充劑、走捷徑、快速操控和冒險的快感,會帶給他們優勢,儘管他們其實不知道他們超越了什麼,做這些有什麼用,並且這些要持續多久。有人就說:「你是獨特的,像別人一樣!」

浪子花錢如水,就像玩「大富翁遊戲」裏的錢,他的鈔票像是長在樹上或是用影印機印出來的一樣。但很快地,樹變得光禿禿的,墨水會乾掉,他的遊戲就要結束。浪子到處「耗盡」他的財富 (13節),就像散財童子。「耗盡」這個字,在希臘文當中用來描寫羊的「分散」(太26:31),種子的「撒播」 (太25:24),或教會的「四散」(約11:52,徒5:37)。浪子的生活放蕩、遊手好閒、自甘墮落、玩世不恭。他是一個花花公子、一個揮霍者和一個無知的人。

當浪子到了「銀也空,金也空」、「山窮水盡」的地步,他的豬朋狗友就散去了。一個非洲的諺語說:「當你富有時,你被人討厭;當你貧窮時,你被人蔑視。」中國有句俗語:「富在山中有遠親,貧在鬧街無人問。」如今的浪子是個「窮光蛋」,沒有朋友,也無家可歸。他找不到要尋求的美滿人生,相反的,他很孤獨,在恐懼中四處奔跑,卻無處可去。

浪子「恨不得拿」(16節) 的心態,在希臘文中也用來描寫拉撒路「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 (路16:20) 時的心態。他的處境悲慘,尤其當一個非猶太人的農夫打發他到田裡去放豬的時候,他就過上了豬狗不如的生活。對於猶太人來說,餵豬比洗狗更卑賤。豆莢 (16節) 在聖經只出現在這一處-這種果子在巴勒斯坦是用來作動物的飼料,只有窮人才會吃豆莢。5 浪子和豬搶著吃那只給豬或其他動物吃的豆莢,而他的生活過得卻比豬還卑賤,因為連豬都可以吃吵雜碎,不夠還可再吃,有同伴而且還消化得好!

可以心灰意冷,但切勿欺哄自己
(You May Be Disappointed But You Must Not Be Deceived)

15:17 他醒悟過來,就說:『我父親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裏餓死嗎?18 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裏餓死嗎?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裏去,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19 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20 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裏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21 兒子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22 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23 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吃喝快樂;24 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路15:17-24)

我所讀過希爾弗斯坦 (Shel Silverstein) 的作品,其中最感人的故事,名字叫做《愛心樹》(The Giving Tree),描述一棵樹對一個小男孩的友情與愛心:

當男孩還小時,和樹一起玩讓他很滿足-他搖晃樹幹、盪鞦韆,享用樹所結的蘋果,並在樹蔭下休息。有一天,那男孩忽然消失,過了很久以後,當他回來時,已是一個青年人。他回來要求那棵疼愛他的蘋果樹,給他錢去買他想要的東西。那棵樹給了它所有的蘋果,讓他變賣蘋果,從中得利,好去買他想要的東西。但是年輕人拿到錢後,又再度離開了樹。

下次回來的時候,年輕人已經成為一個成年人。那棵樹開心的不得了,但是那成年人回來不是來吃蘋果,和那棵樹盪鞦韆,或在樹下打發時間。他反而向樹要求一棟房子,以便能夠成家。樹說可以砍斷它堅固粗壯的樹枝,好去建造房子。於是那人就拉走了樹枝,再無蹤影。

又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後,那成年人變成一個傷心的老人,他立刻要求樹給他一條船離開那裡。樹把他最後的東西-他的樹幹獻給那個人,讓他做成一條船。可預見地是,那老人開船就這麼離開,無影無蹤了。

那人下次歸來的時候,他已經變成一個老態龍鐘的老翁。傷心的老樹跟他說,它再也沒有甚麼東西可以給他。那個人就告訴樹,他很疲倦,他唯一需要的就是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坐著休息。於是樹就興奮地回答:「過來坐在我的樹墩上,你就可以休息了。」

父親的家是最好的地方,甚至連雇工都有足夠的食物可吃。17節的「雇工」和22節的「僕人」在希臘文中是不同的字。雇工賺得的錢比僕人更少,雇工是按小時計費來算工資,他不像僕人一樣,有免費食物、住處或其他的待遇。即使如此,雇工所擁有的還是比浪子更好;他們不僅僅有食物吃,他們還天天有餘,希臘文中用「豐富」(17節) 來描寫他們的有餘。在真理中坦白承認「我得罪了天」(18節),總是很有能力。只有猶大在新約聖經的原文中,說了同樣的一句話,但可惜地是,他不是向神說的,而是對祭司長和長老說的 (太27:3-5)。

父親的行動一個接著一個,在原文裡描寫他所採取的行動卓實驚人 (20節):他的父親看見他,『和』有同情,『和』跑,抱住浪子的脖子,『和』親吻他-那個又臭又髒的兒子。浪子聞起來味道像豬、像臭鼬或像臭鞋子。這是聖經唯一一次記載神親吻人的形象,這個形象是由浪子的父親為代表。神的整體形象該是冷靜、鎮定,不慌不忙的。而在此故事中,這形象徹底地被父親的身體語言推翻了。沒有人的眼睛 (「看見」) 比那位父親的眼睛更明,沒有人的心 (「慈心」) 比那位父親的心跳得更快,沒有人腳的步伐 (「跑」) 比那位父親的跑步更快,沒有人的擁抱 (「頸項」) 比那位父親的擁抱更「實」,也沒有人的親吻 (「親嘴」) 比父親的親吻更真。他不介意自己的面子、外表、名聲,他並不隱藏自己的愛。當那兒子還沒表達他的不配並要求當雇工 (19節) 之前,他的話就被父親打斷了。

如今在家中最大的爭議就是那隻肥牛犢 (23,27,30節)。每個人都議論那隻肥牛犢。父親命令僕人宰了它 (23節),僕人向哥哥提到它 (27節),而哥哥也向父親提到它 (30節)。那宰殺肥牛犢的慶祝,是在天上、地下、在所有記錄中,最快樂的時刻。「慶祝」或是「快樂」這字,在此比喻中共出現四次 (23,24,29,32節)。這個原文字,是路加福音所特有的,隨後它在路加福音中還出現兩次(路12:19,16:19)。浪子的父親非常興奮,以致於他不停的發出命令:「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來『和』給他穿,『和』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和』鞋穿在他腳上,『和』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和』我們可以喫喝快樂。」他可憐的僕人也幾乎無法記得或跟上或抄下他所吩咐的一切。他繼續說:「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失」這個字是比消失、混亂或迷失的意思更為嚴重。在希臘原文中,它的意思是「毀滅」、「摧毀」或「死了」。

不要再受蒙蔽,神家的門絕不會關閉,神家的燈也不會熄滅,神更不會休息去睡覺。祂總是在看顧、等待,並且為失喪靈魂憂傷哭泣。

可以行為正直,但切勿自以為義
(You Should Be Decent But You are Never Deserving)

15:25那時,大兒子正在田裏。他回來,離家不遠,聽見作樂跳舞的聲音,26便叫過一個僕人來,問是甚麼事。27僕人說:『你兄弟來了;你父親因為得他無災無病地回來,把肥牛犢宰了。』28大兒子卻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就出來勸他。29他對父親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30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31父親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32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路15:25-32)

當我小的時候,很沒有安全感,總覺得自己毫不重要,感覺自卑,永遠不及別人。我父母有三個小孩-倆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對我來說,作為老么,充滿失望又沒什麼好處。我沒有得到通常老么會享有的特別優待。我的姊姊總是在吃飯的時候,獨享雞腿,我的哥哥則是家裡話語的權威,而我總是用他們用過的東西。我不覺得自己在家的地位是第一位,第二位,甚至是第三位;我感覺自己在家裡沒有地位,很倒楣。我父母的離婚,更增加了我的痛苦與自卑。

我最後一次看到父親是他來美國參加我的婚禮時。我哥哥和父親在美國住了將近一個多月。我哥哥簡直是樂不思蜀,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到美國。他想在這裡多住一至兩個星期,但是我父親的身體欠安,並且因來美的行程而暈機。

在我的婚禮結束後,我堂哥送我哥哥一張從洛杉磯到華府的來回機票。這使整個事件變得更複雜:哥哥試著在緊湊的行程中擠出到華府的時間,而我們試著說服他按時帶爸爸回國。但因如此,他爆發出對我和住在美國的姐姐的控訴和埋怨,這使我們大為驚訝:「我為甚麼不能多留下幾天?你們倆個離開了多久,這麼長的時間是我陪著父親;當他生病的時候,我照顧他;當他與後母爭吵的時候,我受他的遷怒與責罵;無論有甚麼問題,我就是去照顧爸爸;我跟他一個星期吃好幾次飯;當他孤獨的時候,打電話給我,其實想著的卻是你們;他一直抱怨我,但卻一直思念你們。」

哎,我還一直覺得我是家裏的醜小鴨!

好行為不是得救的關鍵。神不是因著你的端正行為而救你。摩根 (G. Campbell Morgan) 在談到浪子回頭故事中的老大時說:「他守住他父親的規矩,他忠心地服事父親;但是他完全沒有體諒父親憐憫的心。」6

布魯斯‧拉森 (Bruce Larson) 提到那個大兒子的時候說:「他是一個悲劇人物。他不知道自己已經迷失。他從未偏離左右或犯過錯誤,儘管如此,他仍忽略父親那偉大的愛的禮物。」7

當然,老大發怒了。他認為他是忠於家庭,應該受獎賞。那慶祝的「音樂」就是特別激怒又困擾著他。路加福音15:25 是《新約聖經》希臘原文中惟一一次記載作樂或跳舞的事件。那天誇大的歡鬧聲充滿了整個天空,到處充滿了濃烈的愛。音樂不是救恩,但救贖卻是佳音!難怪老大的眼睛突然睜大又充滿血絲,也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聽錯,他的心裏充滿了苦毒與嫉妒。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和感覺。和他的父親相反,他沒有跑去迎接弟弟;反之,他質問僕人家裡發生了什麼事。他對於「你兄弟來了」或「他無災無病的回來」的話根本不進去,只聽到「肥牛犢宰了」(27節),他就失去控制。那「肥牛犢」可能是很特別的東西-可能是一頭得獎的牛或廣告中的「快樂牛」!哥哥極其憤怒,火冒三丈到幾乎瘋癲的地步。經文沒有說他生氣多久,但是他後來的表現導致一個轟動又相當混亂的場面。沒人膽敢安撫他。他不願進屋打招呼,以致於父親必須出來叫他,因為沒有哥哥的參與,慶祝就不完美。

對耶穌而言,用「勸」(28節) 這個字,極不簡單。在祂的一生中,未「求」過任何人的幫助;相反地,只有別人求助於祂。這個字的希臘文也同樣描寫百夫長求耶穌醫治他的僕人 (太8:5)、病人求摸著耶穌的衣裳繸子 (太14:36)、長大痲瘋的向耶穌求得到潔淨 (可1:40),和睚魯為著女兒而求耶穌 (可5:23)。

但是哥哥反駁爸爸,並強調自己過去良好的紀錄 ─ 多年的服務,沒錯什麼事,又公平地對待別人。老大力爭公道,他埋怨自己被虧待,不斷地叫「我很可憐」。他兩次使用「沒有」這個詞 (29節),來表達他強烈的不滿-「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和「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這兩次的「沒有」,在希臘文中不是通常所用的「不」這個字,這字在希臘文聖經中只出現了14次,光在這段就出現了兩次。「沒有」(英文的 “never”) 這字出現在馬太7:23-「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罷」,還有彼得兩次固執地說:「眾人雖然為你的緣故跌倒,我卻永不跌倒」(太26:33)、「凡俗物,和不潔淨的物,我從來沒有喫過」(徒10:14)。這個字也同樣用於「愛是永不止息」(林前13:8)。老大第二次用到「沒有」這字,揭露他自大的問題-原文不是「『你』並沒有給我」而是「『我』並沒有你給。」哥哥實際是揚聲尖叫,大鬧一場,爭奪他的權利。

哥哥為了表達他的不滿,故意將一隻「山羊」(29節) 與「肥牛」(30節) 做比較。哥哥埋怨他甚至連一隻山羊也沒有得到過,何況是「綿羊」、「小牛」或「肥牛」!他繼續指控:「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30節)。他用了「娼妓」這個非常尖銳的字眼,而這個原文字很明顯地也描寫喇合的身分和地位 (來11:31)。

弟弟的回來,對一心想要保護自己利益又害怕失去自己的權力的哥哥,形成了偏執狂的心態,導致他胡思亂想。他根本不關心弟弟的悔改、從罪中被釋放和蒙拯救。他也沒有看到,父親的做法根本不是在獎勵小兒子;他只是接納浪子重新回家而已。父親沒有稱讚、補償或鼓勵弟弟。而且,現在不是責罵或管教的時候。況且,也沒有錢再移交到小兒子的手裏;父親也沒有答應小兒子再得到家產,也沒有要把大兒子的的產業再分給小兒子,哥哥的身價更沒有被貶低。一切都只是大兒子單方面的想像和恐懼。雖然他的父親公平地稱呼大兒子「我兒」(32節),並且他的僕人客氣地告訴大兒子:「你兄弟回來了。」但是,大兒子近乎苛刻和尖銳的挑戰父親,他竟然說:「但你這個兒子」(30節)。

法利賽人和文士雖有好的行為,但是沒有愛心的好行為就是假冒為善,是奴僕的心態,也很悲哀。難怪大哥聲明他服事了父親這多年-「服事」(29節) 這個字和26節的「僕人」是相同的根字。雖然他是兒子,但他與僕人的「服事」沒有分別。

結語:當天父為你展開雙臂、伸出雙手、跥著雙腳 (20節) 時,你是否回到祂的懷抱?是否我們友善、溫柔猶如父親般的神,正在等著你呢?不要認為你的行為正直,其實,世人都犯了罪,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你知道嗎?無論你是多麼不對、犯了什麼錯、失敗多少次、離開神多遠和多久,神總是願意寬恕、醫治、接納、想念、歡迎且要擁抱你。

討論問題 (由洪同希弟兄提供的):
為何小兒子要離開父親和這個舒適的家,到一個遠方和陌生的地方闖天下? 「他醒悟過來」(17節) 是什麼意思?一個人怎能醒悟過來呢? 「相離還遠 ,他父親看見 ,就動了慈心 ,跑去抱著他的頸項 ,連連與他親嘴 。」(20節)?父親看見小兒子回來,是巧合嗎?這情景讓我們知道這父親是怎樣愛他的兒子呢?天父又是怎樣愛我們呢? 為什麼大兒子對父親怎樣對待弟弟有這麼強烈的反應?他與父親多年的相處,到頭來有什麼的欠缺呢? 思想問題:
1. 你曾否有這二位兒子的經歷?今日你是否享受著與神同在的喜樂和寶貴?——————————
1 本篇由余甜甜整理。
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C%A0%E5%9B%BD%E8%8D%A3
3 世界日報 4/3/03「1日深夜9 小時內6人跳樓」
4 Los Angeles Times, 2003年2月22日,”Is Boredom Bad?”
5 I. Howard Marshall, Commentary on Luke 608, Eerdmans
6 G. Campbell Morgan, Gospel According to Luke 184
7 Bruce Larson, Luke 230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