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教會大地震時

保羅

教會大地震時 (哥林多前書3:1-15)
整理:晏奎文

建立教會本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若碰到複雜人物的搗亂就更加困難,讓教會經常經歷衝突、不和、和誤解的事件。在哥林多教會中就有兩個重量級的風雲人物,一個是六百磅的人猿,另一個是兩千磅的大象,其名為保羅和亞波羅。他們的擁護者彼此不滿意、不尊重對方,且保持距離。這個現象導致他倆額外的壓力,並造成教會的氣氛緊張,福音工作被忽略,教會的名譽受損,雙方且不接受勸和的建議。

什麼事情造成教會有紛爭和分黨?教會領袖、同工們,和群體該如何一起事奉?我們如何彼此建立而不是互相拆毀?

看重好動機 (Prize Good Motivation)
3:1 弟兄們,我從前對你們說話,不能把你們當作屬靈的,
只得把你們當作屬肉體,在基督裡為嬰孩的。
3:2 我是用奶餵你們,沒有用飯餵你們。那時你們不能喫,
就是如今還是不能。
3:3 你們仍是屬肉體的。因為在你們中間有嫉妒分爭,這豈
不是屬乎肉體,照著世人的樣子行麼?
3:4 有說,我是屬保羅的,有說,我是屬亞波羅的。這豈不
是你們和世人一樣麼?(林前3:1-4)
就如哥林多教會所現,教會是衝突的溫床。保羅責備他們為「屬肉體的」和「嬰孩的」(1節)。「屬肉體的」的原文字僅在聖經出現11次,但可悲的竟然四次出現在這段經文中 (1,3,3,4節)。該字的對比是「屬乎靈的」和「聖潔的」(羅7:14,15:27,林前 3:1,9:11,林後 1:12)。一個屬肉體的人是已經賣給罪了 (羅7:14),他自私、膚淺,又自以為是。他並不尋求屬神的事,沒有在基督裡成長,也不樂意助人。

寶寶,只能咿咿呀呀地發聲或哭鬧。嬰孩僅能胡言亂語或發出喧鬧聲;不會走路,只會趴。他們必須坐推車,嬰兒椅和高腳椅。更糟的是有些嬰孩還需要人「抱」或「搖」才肯睡覺。

嬰孩最喜愛他的嬰兒奶粉,玩具和奶嘴。固體食物會使嬰兒哽住、嘔吐和不適。嬰兒只睡覺、吃奶和大小便。他們渴望人的注意,不允許你獨自睡眠或休息。其他負面有關「嬰孩」的希臘文的描述包括:無法像大人一樣說話、用理性思考──「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林前13:11);「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弗4:14);並且「只能喫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希5:13-14)。

哥林多信徒被稱「嬰孩」的理由或根源是基於他們屬肉體又嬰孩性的行為。兩個問題振動和困擾哥林多的教會:一為嫉妒,二為分爭 (3節)。嫉妒 (zelos) 來自「熱情」一字,這意味著他們對事情的投入、激烈的情緒,與高昂的熱心。嫉妒是內在的心情,這個情緒引致公開的爭吵。分黨、競爭,和批評就瀰漫在教會。因此,教會氣氛出毛病,人的關係緊張,事奉也受損傷。

促進好士氣 (Promote Good Morale)
3:5 亞波羅算甚麼?保羅算甚麼?無非是執事,照主所賜給
他們各人的,引導你們相信。
3:6 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
3:7 可見栽種的算不得甚麼,澆灌的也算不得甚麼,只在那
叫他生長的神。
3:8 栽種的和澆灌的都是一樣,但將來各人要照自己的工
夫,得自己的賞賜。(林前3:5-8)
為什麼保羅不願意介入哥林多教會中爆發的不滿和分裂呢?一批人說他們屬保羅,另一批人說他們屬亞波羅。亞波羅是新約教會中的知名人士,他的名子在聖經中出現十次,是一位有學問,最通曉聖經的猶太人 (徒18:24)。他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駁倒猶太人,引聖經證明耶穌是基督 (徒18:28)。他有自己的思想並且不容易被說服。在哥林多書的結束,保羅解釋他再三勸兄弟亞波羅到哥林多教會那裡去,但他決不願意去,要等到將來有機會才去 (林前16:12)。沒有很多人敢拒絕保羅的提議,但亞波羅是其中之一。可能亞波羅拒絕去是因為不願被捲入哥林多教會的爭吵中受連累。

保羅和亞波羅是主裡的兄弟 (林前16:12),他們之間從沒有不愉快的事 (多3:13),但他們的支持者就不同了。保羅在這裡提到亞波羅時十分持平,他先在第四節列保羅和亞波羅,然後在第五節反過來先列亞波羅再列保羅。他不想被別人指責輕視亞波羅的領導職分,惹起他的支持者的不滿。

保羅解釋說他們無非是執事 (diakonos) ──只是服務員或侍應生而已。聖經中有兩個主要的「僕人」用字,比較為人所知且專用的是”doulos”。此字的字意為奴僕,是在當時的文化以及神學中常用的字。另一字為”diakonos”,比較常用在事奉及政治背景中。舉例來說,政府當權者是神的「僕人/差役diakonos」(羅13:6)。保羅和亞波羅是「引導dia」他們相信主的執事/僕人,該「引導dia」的原文字是一個介系詞,意思是「藉著」或「透過」(dia的字根如 diameter – through/across)。他們倆只是使者,不是國王;是器皿,不是匠人;是管子,不是源頭。

保羅的責任是栽種,亞波羅的責任是澆水,神的責任是叫植物生長。保羅很謙虛地稱讚亞波羅實在比他更勞苦,做了不討好的事,就是澆水,因這是必須每天做的。我很明白這道理,因為懶惰的我在洛杉磯每年都把後院的番茄靠近灑水器栽種,以便我不需澆水。栽種的只需要一次的努力,就可以把其餘的工作交給園丁去每天澆水,加上施肥和殺蟲。保羅是哥林多教會的創辦人 (徒18:1),當他離開之後教會很有福氣來了一個亞波羅 (徒18:18,19:1)。最怪的是他們可能從來沒有碰過面。當保羅前往以弗所時,亞波羅在那裡(徒18:21),但亞波羅沒有見到保羅,反而遇到百基拉、亞居拉。其實,保羅和亞波羅 (林前16:12) 在此信寫下之時都不在哥林多。

「生長」的原文字也是形容施浸約翰和耶穌的「長大」(路1:80,40) 的同一個字。耶穌也以這個字描述農作物的自然增長──百合花 (太6:28,路1 2:27)、芥菜種 (太1 3:32,路13:19) 和落在好土裡的種子 (可4 :8)。這個字意味著量 (徒7:17) 或質的增長 (弗 4:15,西1:10),雖然較多提到質的增長。真正的收割者是神,祂等著果實、積聚作物、得著好收成。

每次論及「賞賜」(8節) 時,信徒的反應就很激烈。他們以「賞賜」造出教義和神學──賞賜是黃金、鑽石,或白金?有多少克拉?他們以物質的詞彙來丈量神的國。其實,保羅只是說一個「原則」而以,沒有提及其特性或細節;他只用人的比喻打個比方,而不是強調屬天的物質或天國的物體。

哥林多教會中的嫉妒與分爭有如保羅和亞波羅臉上被打了一記耳光,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保羅幾乎大聲喊說:「你們瘋了嗎?我們只是同工 (9 節),不是敵手。」「同工sun-ergos」是「sun (sync) 聯合」加上「工人ergon」一字。哥林多信徒乃是田地 (georgion,來自geo/地 + ergon /工作) 和房屋。保羅和亞波羅是互聯的農夫,而教會乃是聯絡於基督的身體之田地與房屋。

提供好材料 (Provide Good Material)
3:9 因為我們是與神同工的。你們是神所耕種的田地,所
建造的房屋。
3:10 我照神所給我的恩,好像一個聰明的工頭,立好了根
基,有別人在上面建造。只是各人要謹慎怎樣在上面
建造。
3:11 因為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此外沒有人
能立別的根基。
3:12 若有人用金、銀、寶石、草木、禾楷、在這根基上建
造,
3:13 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
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
3:14 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
賜。
3:15 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救,
雖然得救乃像從火裡經過的一樣。 (林前3:9-15)
保羅將自己與「工頭」或建築師 (architekton) 相比──該字只在聖經中出現一次。他的責任是立好根基 (themelios) 或底部構造,使根基有最穩固的基礎。他只可成功不可失敗;他對數學的計算要絕對正確,否者後果不堪想像。我教會中的一位工程師曾對我說:「工程全是物理學。」有別人在上面「建造」。「建造」的原文動詞附加了「epi上」介系詞,這動詞在這段經文出現四次 (10,10,12,14節)。根基與其上的房屋是互連的,不是脫節的;是連接的,不是斷開的;是聯合的,而不是無關聯的。

「謹慎」(10節) 的原文就是「看」,字不是指他的「心」要小心,而是指他的眼要留意。每個建築師都要睜開眼睛去建造,不要混水摸魚;其同工有義務努力工作,不可偷工減料。

接下來,保羅從「大到小」的比例作比較──金、銀(貴重 timios,由ti (貴重) 而來)、寶石、草木 (一綑)、禾楷 (一枝)。我強調,保羅這裡使用一個原則,而不是引指每一個材質代表什麼。我們惟一能確定的就是耶穌基督為教會的根基。教會只有一個根基,而不是幾層根基。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牧師、創辦人、領導人都只是工程師。他們並不決定根基;他們只須指出何人及何處是根基,並把別人指向那根基且在上面建造。「建造」和「耕種」兩字總共在這段經文出現四次。

保羅對「那日子」(13節) 的神學觀乃是「那日子」是神忿怒的日子 (羅2:5),也是神藉耶穌基督審判人隱秘事的日子 (羅2:16)。「火」的希臘文在聖經中出現75次,其中三分之一在啟示錄中。15節的「燒」(kata-kaio) 意味著「燒掉」,因為附加了 (kata掉) 的介系詞。沒有任何事能再隱藏,沒有藉口能如願。

結語:你是神國的和平之子、栽種者和建造者嗎?你是問題的解決者或問題的製造者?你委身於主,祂的身體和教會嗎? 你有謙卑的態度與和好的心靈嗎?

林前3:1-15 問題:
哥林多信徒「屬肉體」與「為基督裏的嬰孩」的特徵是什麼?這兩者相同嗎? 為何保羅形容「嫉妒」與「分爭」是屬肉體的?這些在今天的教會中也存在嗎?你的教會呢? 將你自己與某一團體、教會、宗派,或特殊的個人認同的差別在那裡 (好比保羅、亞波羅,或現代靈恩運動或受人歡迎的人物)? 雖然哥林多信徒以跟隨保羅或亞波羅為傲,但保羅如何看待自己和哥林多人? 保羅稱哥林多人為田地與房屋,他身為與神同工的僕人的責任是什麼?僕人與同工之間有差別嗎? 你建造在基督這塊根基上嗎?若是,你用的材料是什麼呢?你如何形容你的「工程」?你認為你的質量能夠通過測驗嗎? 你是誰?神的僕人、神的同工,或基督裏屬肉體的嬰孩?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