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主恩足用

保羅

主恩足用 (哥林多後書12:7-10)
整理:朱青鳥

很多人說人生對我不公平,或是人生對所有人都不公平。

我們如何處理一個似乎不公平的人生?如何確保我們生命中的熱情和目標,不會因為生命中的種種問題而被摧毀,被淡化或被攔阻?當我們肉體衰殘時,在基督裡有什麼屬靈資源能夠被我們使用?

接納自己的軟弱,不用躲藏 (Embrace Your Weakness; Don”t be Embarrassed of It)
12:7 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於自高,所以有一
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免
得我過於自高。(林後12:7)
保羅因哥林多教會複雜的屬靈背景,又面對這些屬世、幼稚和自負的信徒,對自身健康狀況的接受就更掙扎。他對靈命成長的強調,經常因他們對屬靈經驗的誇大言詞而受到攪擾,失去重心。哥林多信徒痴迷於分享和討論異象 (來自「眼睛」的原文,路1:22,24:23)、啟示”apokalupsis” (1節),與神蹟奇事異能 (12節)。使徒保羅將計就計,宣稱他也可因被提到樂園裡,聽見人不可告的隱秘言語而誇口 (4節)。

「誇口」(1,5,5,6,9節),或希臘文的「喜樂」(雅1:9),可以有正面或負面的意思。正當合理的「誇口」在聖經中包括「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羅5:2,5:11,林前1:31,加6:14)、「歡歡喜喜…患難生忍耐」(羅5:3,帖後1:4)、樂意奉獻的心 (林後9:2)、信徒信心增長 (林後10:13),並卑微的弟兄升高 (雅1:9) 等。基本上,這些誇口不是針對激情的宣稱或外在的表現。聖經中比較低等的「誇口」,包括指著律法誇口 (羅2:23)、誇口好行為 (弗2:9) 和個人未來的計劃或長壽 (雅4:15-16)。

自誇恩賜並無益處,因恩賜沒有將來 (1節)。「益」的原文是”sum-phero”,是由「共同」(sun) 與「背負、提攜」(phero) 構成,因此”sumphero”的字面意思是「共同背負」。自誇無益,因為它是單方面的,對群體無益,且榮耀自己不榮耀神。它不能延伸或分享給朋友或神。它也沒有長遠的增長潛力。它不會使人的人格得益,包括自誇的人本身。

只注重重大的啟示會導致人驕傲。第7節記載保羅的負面目的 (假設語氣) ─「自高」(動詞)。「自高」除了在此節出現兩次外,此字在聖經其它地方還出現過一次,被翻譯為「高抬自己」(帖後2:4)。這個希臘單數動詞是由介詞”huper”(高過、超越) 及動詞”airo”(提起) 組成。後者是中性詞,形容一個背起自己十字架跟從耶穌,或者負軛跟從主的人(太11:29,16:24)。但若加上”huper”(hyper),就描繪了一個自高自大、趾高氣昂、不知分寸的人。「過於自高」(huper-airomai) 很不幸地與同一節中的「甚大」(huperbole) 有關聯 (7節)。可悲的是,驕傲的人看不見「重大啟示」不過是言過其實的「誇大」(huperbole) 而已。

保羅身上有一根刺。沒有人確定保羅遭遇到什麼,對此刺的一些建議包括誘惑、敵對、殘障和疾病,如眼疾、瘧疾、偏頭痛和癲癇症。刺 (skolops) 的原文是希臘俚語殘障的意思,字面上由「腿」(skelos) 和「視」(optanomai) 兩個字根組合而成。所以這字可能指肢體或眼睛,或某種殘障。但下一詞「攻擊」,就是「以拳頭攻擊」的意思,同樣的詞記載了士兵「用拳頭打」耶穌 (太26:67,可14:65),保羅「挨打」(林前4:11),和僕人「受主人責打」(彼前2:20)。偉大的保羅也難免於肉身的苦難、痛楚和折磨。更糟的是,這些都來自撒旦,不來自神,雖然是祂所容許的。請留意神是我們的保障,不是我們的試探,所以保羅不認為他的殘障是受懲罰或瘟疫。

放開自己的軟弱,不要苦毒 (Exchange Your Weakness; Don”t be Embittered with It)
12:8 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
12:9 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
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
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12:8-9)
「求」(8節) 在聖經中有32次被翻譯為「勸」,20次為「求」,10次為「勸勉」,9次為「央求」。保羅最著名的一段話是勸羅馬的信徒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 (羅 12:1)。保羅喜歡殘障的遭遇,如歡迎拔牙一樣。雖然他決心和全力地「求」,但他並不是絕望或不順服;他堅持但不自私;他迫切但不勉強。

信徒其實是憑信心而不是憑情緒而活,靠恩典而不是靠勇氣而活。保羅在文中暗拿恩典 (charis) 與恩賜 (charismata) 對比,後者著重甚大的啟示 (7節)。 恩典是很難定義的。很多人說恩典乃是「得到我們不配得的」。神的力量可以使無能者變有能,使無力者變有力,使沮喪者得鼓勵。恩典和恩賜之間至少有七項差別。恩典不是屬靈恩賜,它更像祝福。聖經提到「恩典『中』的賞賜/恩賜」(羅5:15),而不是「恩典的恩賜」。恩典並非可見的或外在的,如恩賜一樣。恩典是神的屬性之一,恩賜則不是。恩典是美德,恩賜是技巧。恩典是白白賞賜給信徒的,但信徒並不完全擁有所有恩賜。恩典超越恩賜,並且是恩賜的源頭 (羅12:6)。最後恩典生謙卑,但恩賜生自豪。

希臘文的「夠」在聖經中只出現了8次,3次翻譯為「夠」(太 25:9,約 6:7,林後12:9),3次為「知足」(路3:14,約 14:8,提前 6:8),2次為「足」(希13:5,約3:10)。

「完全」(teleioo) 的翻譯給人一個錯的意念。它其實意味著「完成」或達到目標,沒有缺乏,欠缺或短缺。同樣的字被翻譯為「完了」(路2:43)、「成全了」(路13:32)、「作成」(約4:34)、「成全」(約17:4) 與「成了」(約19:28)。所以「完全」不是沒有痛苦,而是擁有神的平安;不是沒有患難,而是沒有焦慮。人的軟弱可以鍛鍊一個人,而不是癱瘓那人;成就他全人,而不是定他的罪。一個人的成就不在於他的成功和權勢,而在於他的決心和毅力。跌倒多次並不要緊,要緊的是能再站起來。我們該站起多少次?答案是比跌倒的次數多,每次摔倒之後都要能再站起來。

「軟弱」的原文是「無力」,除了在保羅書信和希伯來書中主要翻譯為「軟弱」(羅6:19,8:26,林前2:3,15:43,林後11:30,12:5,12:9,12:10,13:4,來4:15,5:2,7:28,11:34) 之外,其他7次翻譯為「病」,2次「疾病」,特別是在福音書中。因此軟弱是形容身體的,而不是意念的、心理的,或情緒上的。身體的軟弱只是障礙,不是攔阻;而人的體力是最不可靠的,因為肉體必定衰殘。

能力/權力 (power) 不是指物理的力。力量 (strength) 才是物理的力,但那不是保羅在此使用的對比。能力 (power) 不是一個人的才幹 (ability),而是可能性 (enablement);不是人的才能 (capability),而是他的容量 (capacity);不是肌肉 (muscle),而是他的動機 (motivation)。真實合乎聖經的能力乃是擁有或獲得你一開始原本所沒有的力量。故此痛苦是無可避免的,但悲哀可免的;患難是難免的,但苦楚是個選擇;壓力是可接受的,但憂傷不是。

突破自己的軟弱,不被困鎖 (Empower Your Weakness; Don”t be Ensnared by It)
12:10 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
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
了。(林後12:10)
希臘文的「喜樂」(10節) 是”eu-dokeo”,由”eu” (好) 和”dokeo”(思想) 構成,指樂意接受,不是無奈忍受。「軟弱」在第9節出現兩次,第10 節出現一次。「凌辱」的原文是”hubris”(謙卑),它另外兩次在聖經中被譯為「傷損」(徒27:10,27:21)。「急難ana-gke」來自「重複ana」與「扭轉/臂agkale」兩字。這個字很貼切的形容一個人的手臂反復被扭轉。「逼迫」是描述保羅凶惡地追捕基督徒。「困苦」(steno-choria) 的字面意思是 「縮小」(stenos) 地面 (chora) 或空間。合而論之,「軟弱」是身體的疾病,「凌辱」是情緒的屈辱,「急難」是肉體的傷害,「逼迫」是激烈的活動,「困苦」是有限的選擇。

第10節最後的「軟弱」是動詞。「剛強」不是指著身體的力量 (ichuros),而是”dunatos”,非肉體的能力。這類剛強的例子包括與眾人和睦 (羅12:8),擔待軟弱者的軟弱 (羅15:1),和勒住自己的全身 (雅3:2),尤其是舌頭。這種的「剛強」涉及品德上、關係上,與行為上的能力。神關注你的性情以及你如何處理逆境,超過注意你的才幹與觀察你如何運用恩賜。

最「剛強」的能力絕非血肉之軀的力量。有些人沒有力量勝過小吃、汽水或糖果的引誘。「剛強」比力量更有功效,就好比貪婪比黃金更有力、愛比情緒更堅強。有人說:「力量是用手把一塊巧克力分為四塊…但卻只吃一塊。」

結語:有句話說:「最大的痛苦是因放棄而感到的空虛。」你曾否想過在某些特別 (不好的) 的境遇中,你仍然擁有並且可以做的事呢?是否有人處境跟你一樣,你可以聆聽或幫助?你是否依靠神一次處理一件事、一次走一步路,並一次享受一天呢?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