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0,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由以撒至約瑟:讓過去成為過去

讓過去成為過去 (創32:1-15,32:22-33:12)1

足足二十年,雅各沒有去應付他的哥哥,以掃很想殺死他的弟弟 (創 27:41)。雅各把以掃當傻瓜來玩弄,他嘲弄手足之情,又製造一場家庭的騙局。他逃避年幼時所犯的過錯,但現在他要面對二十年後的正面衝突。雅各的復興、更新及其故事的高峰在於他謙卑的禱告、一場摔跤與動人的和解。


為什麼依賴神最好的方法,是與過去和解呢?真正和好的象徵是甚麼?悔改及轉變與和好有什麼關係呢?


在軟弱中經歷神 (Experience God in Your Weakness)
32:6所打發的人回到雅各那裡,說:「我們到了你哥哥以掃那裏,他帶著四百人,正迎你來。」7 雅各就甚懼怕,而且愁煩,便把那與他同在的人口和羊群、牛群、駱駝,分作兩隊。8 說:「以掃若來擊殺這一隊,剩下的那一隊還可以逃避。」9 雅各說:「耶和華我祖亞伯拉罕的 神,我父親以撒的 神啊,你曾對我說:『回你本地本族去,我要厚待你。』10 你向僕人所施的一切慈愛和誠實,我一點也不配得;我先前只拿著我的杖過這約但河,如今我卻成了兩隊了。11 求你救我脫離我哥哥以掃的手,因為我怕他來殺我,連妻子帶兒女一同殺了。12 你曾說:『我必定厚待你,使你的後裔如同海邊的沙,多得不可勝數。』」(創 32:6-12)


在哈蘭二十年之後的雅各,現在更老了,充分智慧,也成為富有;但是他真正的成熟、真實的智慧、實質的財富是:他發現如果沒有神的幫助,他什麼都不是。沒有神的同在,他還是可能富有、成功、聰明,但生命卻是破碎、痛苦、可憐。雅各多年來控制自己的命運,但是如今就快失控了,他的頭腦用盡辦法,他的世界快要倒塌,而他快沒路可走了。


如今雅各唯一能做的就是轉向神禱告。在他的禱告中,雅各承認自己不配得到神的慈愛和誠實、物質和家庭 (10節)。出人意外的,雅各是舊約唯一承認自己「不配」的人,這個字希伯來文或做「微小」的意思。二十年前在伯特利「許願」的時候 (創 18:20,「許願」第一次在聖經中出現),他求安全的旅程、吃的東西、穿的衣服、最終返回他父親的土地。儘管他以前祈求過神的同在、保護與供應 (創 28:20-22),但是他這一次的祈求,有不同的原因。


雅各以前所許的願是為自己而求,並不包括其他人。現在,他的太太、小孩、僕人們的寶貴生命與生計,都仰仗他了。雅各的孩子還只是青少年,他理所當然地害怕以掃和四百個隨從 (創33:1),遠超過他怕拉班,至少拉班會饒過他自己的女兒和孫子。以前的雅各只要顧好自己的性命,現在他有家要養,小孩要帶,生命要保。


很諷刺的是,神的能力在雅各的軟弱和懼怕上顯得完全。當雅各停下、默想、禱告,或當他發抖、出汗、流淚時,他與神的關係才至為親密。當他與神面對面時,他改變自己,單單求屬靈的祝福 (26節)。而且,他尋求祝福的對象也是正確的,寧可向神求,而非向人求 (創27:23),因為這是神自始以來的意思 (創5:2,9:1)。雅各的獨特是,他是第一個積極地向神求祝福的人,而不是消極地等神來祝福他。雅各請求神賜福與以撒尋求父親祝福是個強力對比 (創27:34)。「祝福」的動詞是這本書的鑰字;其動詞出現73次和名詞16次。


我們不能丟掉過去、逃避昨天或忽略歷史;我們也不該再重遊或重演過去。第五世紀的詩人阿家頓 (Agathon) 說:「神惟一不能做的事情是取消過去。」聰明的做法乃是邀請神,使我們與過去和好 -分析過往,瞭解過去和彌補過往。


倒空自己的意志 (Empty Yourself of Your Willfulness)
32:24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25 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26 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罷。」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27 那人說:「你名叫甚麼?」他說:「我名叫雅各。」28 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 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29 雅各問他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那人說:「何必問我的名?」於是在那裡給雅各祝福。30 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就是神之面的意思〕意思說:「我面對面見了 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31 日頭剛出來的時候,雅各經過毗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創 32:24-31)


雅各真正的問題是他的任性,也就是不顧後果、極端、破壞性的意志。他有一個堅強的意志、不屈不撓的精神和粗俗的態度。即使扮演神、操控人、毀壞生命,他一點也不會覺得困擾。


神製造機會來摧毀雅各頑強的心態。當雅各送他的家人去迦南之後,他遇見一個與他摔跤的人,並且攔阻他過到他家那邊。雅各一直以來都在逃避他的問題,他很成功地躲開了以掃和拉班的怒氣,但是神竟然強行阻擋他。摔跤和拳擊並不相同:摔跤選手沒有機會輕拳出擊,他只能爭贏才能離開;拳擊手可以靠接近對手而贏,但是摔跤選手若不接觸身體不能贏;摔跤選手必須夾住他的挑戰者才贏,摔跤選手不能鬆手、轉手或放手,直到其中一位投降。


雅各聽到他獲勝了 (28節),但是他知道他並未佔優勢。事實上是那人能任意觸摸他、使他動彈不得或傷害他 (25節),那人一無所失,但雅各大腿就瘸了。那勝利對雅各實在太難解釋,他的勝利是象徵式、短暫的、超現實的。他全身痛,覺得疲倦,失去了知覺。


何西阿書12章3至4節概括地解釋雅各的生活:「他在腹中抓住哥哥的腳跟,壯年的時候與神較力,與天使較力並且得勝,哭泣懇求,在伯特利遇見耶和華。」


神提醒雅各:雖然他以前的勝利與昌盛是藉著別人的損失,但是得到神的祝福之路,必須來自另一個源頭,就是神自己,也是萬福的泉源。雅各過了二十年的緊張不安,遭受了不必要的痛苦,終於以正確的態度,向正確的對象,求問正確的事物。神等了雅各二十年,來向祂、獲取祂所願意賜的祝福和產業,而不是向父親或哥哥祈求。最終,雅各在低沈中流著眼淚,屈膝跪拜而領受這一切。


甘心地瓦解仇恨 (End Enmity with Others Willingly)
33:1 雅各舉目觀看,見以掃來了,後頭跟著四百人。他就把孩子們分開交給利亞、拉結、和兩個使女。2 並且叫兩個使女和他們的孩子在前頭,利亞和他的孩子在後頭,拉結和約瑟在儘後頭。3 他自己在他們前頭過去,一連七次俯伏在地,才就近他哥哥。4 以掃跑來迎接他,將他抱住,又摟著他的頸項與他親嘴,兩個人就哭了。5 以掃舉目看見婦人孩子,就說:「這些和你同行的是誰呢?」雅各說:「這些孩子是 神施恩給你的僕人的。」6 於是兩個使女和他們的孩子前來下拜。7 利亞和他的孩子也前來下拜。隨後約瑟和拉結也前來下拜。8 以掃說:「我所遇見的這些群畜是甚麼意思呢?」雅各說:「是要在我主面前蒙恩的。」9 以掃說:「兄弟啊,我的已經夠了,你的仍歸你罷。」(創 33:1-9)


無奈又害怕的雅各醒悟過來了。為了討好他哥哥,好保住自己的家庭,甚至能回到父親的土地,沒有什麼道歉行動會太難、太高代價或是太過分。一直佔上風又看不起哥哥的雅各,如今走在前面把自己當作第一個俘虜,一連七次面對以掃俯伏在地 (7節),謙卑地送上五百五十隻動物 (14節),這幾乎是過往二十年拼命賺得的財產。他不但不要求自己的那份家產,他還為以掃加添了財產。


雅各四次指明自己是以掃的僕人 (創32:4,18,20,33:5) ,八次稱以掃為「我主」(創32:4,5,18,33:8,13,14,14,15)。雅各知道自己沒有資格、理由、面子稱自己或以掃為「兄弟」。卑微的雅各慷慨地送豐盛的禮物給以掃,他也將頌讚歸給神,見證神使他充足,他並沒有什麼意圖、計謀或期望,要從他哥哥那裡取得任何東西 (創33:11)。


靠著神的恩典,二十年的背叛、怨恨、害怕就在一次的團圓、一刻的見面、一天的會合就化解了。以掃跑來迎接雅各,將他抱住,又摟著弟弟的頸項與他親嘴,稱雅各為「兄弟」(創33:9)。以掃不是雅各想像中的妖怪、仇家或殺手。這個哥哥也經歷了成長與改變。以前以掃心裡說:「我要殺我的兄弟雅各。」(創27:41) 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以掃對雅各用「兄弟」這個字,他說:「兄弟啊,我的已經夠了,你的仍歸你罷。」


獨自生活已經够難了,何況有敵人和對手從後面暗算你,在暗中對你下毒手,攪擾你的頭腦和思緒。假如我們願意邁出第一步,走第二里,說三個字:「對不起」,那麼這世界會少很多的敵意。


結語
你是否體驗神不變的愛四面環繞依靠祂的人 (詩32:10)?你是否仍然將過去的錯誤、對現存的害怕、對未來的絕望抓得緊緊的?神復興的道路是無疑的,你是否已經承認:「我一點也不配得」(創32:10)?若是如此,你真的已經預備要向前邁進、準備好要成長、願意要發現並得著與神、與人、與自己平安的關係?神大能的同在總是為軟弱的人預備:「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12:9-10)


————————–
1 本篇由吳金妍整理。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