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罪 ── 誘惑的網羅

大衛

罪 ── 誘惑的網羅 (撒母耳記下11)
整理:曾慶南

大衛從恩典中墮落,起因在於他無事可做,好打發他的時開。到了列王出戰的時候,大衛卻是懶散閒混。大衛帶領以色列擊敗亞蘭、摩押、亞捫、非利士、亞瑪力人之後 (撒下 8:12),他就把剩下的工作交給大將軍約押和其他的軍兵 (代下 20:1)。到了這一章,國王和士兵的目標就很不同了。他的士兵掙扎地想辦法保護性命,而大衛卻掙扎是否該起床 (2節);軍人思想他們要打仗到何時,大衛卻思想他可以睡到幾時;軍人竭力抵禦敵人,但是國王竭力同美女調情。

為什麼像大衛這麼有能力的人,在他們抵達人生的最高峰,而感到威風的時侯,竟會走下坡?當他們不追求上進時,他們會憑白失落什麼呢?

失去自制,導致理智扭曲
(Losing Your Self-Control Leads to Distorted Perception)

11:1過了一年,到列王出戰的時候,大衛又差派約押,率領臣僕和以色列眾人出戰。他們就打敗亞捫人,圍攻拉巴。大衛仍住在耶路撒冷。2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上起來,在王宮的平頂上遊行,看見一個婦人沐浴,容貌甚美,3大衛就差人打聽那婦人是誰。有人說:「她是以連的女兒,赫人烏利亞的妻拔示巴。」4大衛差人去,將婦人接來;那時她的月經才得潔淨。她來了,大衛與她同房,她就回家去了。5於是她懷了孕,打發人去告訴大衛說:「我懷了孕。」(撒下 11:1-5)

喬伊斯 (Joyce Baldwin) 說:「大衛的一瞥,就成為凝視。」但我想要再加以補充:「這個凝視竟成為一個睹局。」大衛冒險地投資了他所有的一切,在一個已婚的女人身上,與她過了一夜情。他上了平頂,從上往下望,就差人打聽。在洗革拉時,他已有兩個妻子-亞希暖、亞比該 (撒下 2:2),到了希伯倫,他的妻子增添三倍,變成共六位-另加上瑪迦、哈及、亞比他、以格拉 (撒下 3:3-5) 。到達耶路撒冷的大衛又立后妃 (撒下 5:13),然而他的慾望卻是要求更多。

其實大衛已經娶了本地和外地最漂亮的女人,其中包括聰明、美麗的亞比該 (撒上 25:3),她是當時最漂亮的美人,還有基述王達買的女兒瑪迦 (撒下 3:3)。亞比該是聖經十大美女之一。其他最美的人包括:撒萊 (創 12:14)、拉結 (創 29:17),兩位他瑪 (撒下 13:1,14:27)、亞比煞 (王上1:3) 、以斯帖 (斯2:7) 和約伯三個女兒 (伯42:15)。拔示巴當然不能與亞比該相比。希伯來文形容拔示巴為「甚美」,但不是用傳統的「美麗」(yapheh) 這個字。拔示巴的「美」是由二個希伯來字組成的:傳統的「好」和常用的「看」字。拔示巴的確好看、迷人、可愛、驚人、線條優美又令人神魂顛倒,但是拔示巴只是大衛眼裡的西施,反倒亞比該是真正的一代美人。如果大衛有什麼不滿,他可以再從本地及外地選拔任何年輕姑娘,作他的妻或妾。神賞賜大衛一切的東西,但除了拔示巴以外,因為她是赫人烏利亞的妻。有趣的是,大衛的試探好比人在樂園裡犯罪,選擇禁果一樣。事實上,拔示巴的「美」的二個原文字-「好」和「看」,聖經裡唯一另一次同時出現的時候,乃是形容伊甸園中,神所造的生命樹及善惡樹,其果子是悅人「眼目」、「好」作食物的果子 (創 2:9) 。

無聊、悠閒又鬼混的日子是大衛的陷阱。大衛應該在別的地方,在遠方,做點必要的事。很諷刺的是,戰場並沒有比宮殿、屋頂,或床舖還危險!希伯來文的「仍住」(1節)是很明顯地責備大衛的字眼。大衛「住」在曠野山寨裡 (撒上23:14,25,29,26:3),「藏」在洞裡 (撒上 24:3-4),在非利士地住了一年零四個月 (撒上 27:7),甚至住在希伯崙 (撒下 2:3),或剛住在耶路撒冷 (撒下 5:9) 過簡單生活的時候,乃是他最謙卑的時期。當他住在奢華的宮殿之前,他是一個虔誠又積極的君王 (撒下 7:1)。有人說:「空閒的手是魔鬼的玩具。」當大衛無所事事、無處可去,無人在他身邊的時候,他反而全盤皆輸。他無意中來到了人生的瓶頸,在退休狀態,面臨中年危機。

第3節的原文字「打聽」也是對大衛的另一個責備。這個字在撒母耳記上和下,只出現三次,通通用來形容、比較掃羅和大衛的成功與失敗。第一次出現是記載掃羅謙卑和誠懇地「問」神有關他父親丟了的幾頭驢 (撒上 9:9)。第二次便記載掃羅很可惜地「問」隱多珥的交鬼婦人有關他的前途 (撒上 28:7)。最後一次是描述大衛「打聽」拔示巴。掃羅和大衛所走的死路是相似的:掃羅問「她」(交鬼婦人);大衛是打聽「那婦人」。這樣看來,拔示巴實在是大衛的巫婆,迷惑他、勾引他、玩弄他到神魂顛倒的地步。大衛沒有求問神或問他的跟隨者,他該做什麼。即使他的僕人告訴他拔示巴已名花有主 (3節),他仍差人去,將拔示巴接來 (4節)。他不是請人傳話,或差一個人去,而是差了好幾個人去把她接來 (4節,原文是複數的「差」)。大衛強迫拔示巴過來,雖然她自己並不算什麼天使或無辜的人。

失去理智,導致行為變邪
(Losing Your Sanity Leads to Devious Practices)

11:6大衛差人到約押那裏,說:「你打發赫人烏利亞到我這裏來。」約押就打發烏利亞去見大衛。7烏利亞來了,大衛問約押好,也問兵好,又問爭戰的事怎樣。8大衛對烏利亞說:「你回家去,洗洗腳吧!」烏利亞出了王宮,隨後王送他一分食物。9烏利亞卻和他主人的僕人一同睡在宮門外,沒有回家去。10有人告訴大衛說:「烏利亞沒有回家去。」大衛就問烏利亞說:「你從遠路上來,為甚麼不回家去呢?」11烏利亞對大衛說:「約櫃和以色列與猶大兵都住在棚裏,我主約押和我主〔或譯:王〕的僕人都在田野安營,我豈可回家吃喝、與妻子同寢呢?我敢在王面前起誓〔原文是我指著王和王的性命起誓〕:我決不行這事!」12大衛吩咐烏利亞說:「你今日仍住在這裏,明日我打發你去。」於是烏利亞那日和次日住在耶路撒冷。13大衛召了烏利亞來,叫他在自己面前吃喝,使他喝醉。到了晚上,烏利亞出去與他主的僕人一同住宿,還沒有回到家裏去。(撒下 11:6-13)

如今,大衛因權力與激情而墮落,他的雙眼盲目,他的心變得殘酷,甚至用無情的行動來掩飾自己的行逕。既然他沒辦法交待嬰孩的父權之責任,他就決定殺死比他還要正直的烏利亞。希伯來文文法的piel (翻譯為「必」) 強烈地描述大衛所設的騙局和陷阱:我「必」打發你去 (12節)、叫他在自己面前吃「必」喝 (13節)、用這話「必」勉勵約押 (25節)。之外,大衛有有技術的使用三個命令式的吩咐在第8和12節來掩飾罪證 (「回去,洗洗」,「住」)。烏利亞是一個很認真、獲軍功、又堅持效忠大衛的軍人,也是傑出又勇敢的士兵。他是軍人中的軍人,漢子中的漢子,朋友中的良友,士兵樂於為他犧牲,為他拼命,為他搏鬥。烏利亞不僅拒絕食物、美酒和女色,他甚至不願意回家或換衣服 (9節)。這位可靠的戰士不肯接受舒服、有利的條件,也不接受任何好處,因為他的良心和尊嚴根本不容他這樣做。只要他的兄弟還在戰場,還在前線與遠方作戰,他自己就不能渡過一晚無顧忌、無戰爭或無煩惱的日子。

原文有三次記載烏利亞「沒有回家去」或「沒有回屋去」(9,10,13 節)。他不進入大衛和拔示巴的屋中,也不摻和在他們的罪中。第二天,烏利亞在王的面前更遲鈍、更倔強、更惹人厭 (11節):他的家與約櫃不在同一處,也和將軍、同僚們不在同一個地方。這話是出於一個赫人的口,他敬畏神,愛護以色列王與以色列百姓,並且認同他們的文化、接納他們的友誼與弟兄之情。根據撒母耳記下 23:39,烏利亞是以色列三十個勇士之一。烏利亞熱情地服事國家和國王,但是大衛熱情地服事女人和他自己;烏利亞證明了自己的忠心、勇氣、才幹,但是他選擇與主人的僕人一同睡在宮門外,而不睡在家裡舒服的床上,他不是只與強壯的士兵同睡,甚至躺在卑微的僕人身邊,亦不優待自己回到妻子身邊。烏利亞唯一允許自己的,就是從睡在宮門外 (9節),改善到「住宿」了 (13節)。本來這應該感動了大衛,但是大衛卻鐵石心腸,並且抹殺自己的良心。很諷刺的是,有錢人大衛曾想搬約櫃到室內 (撒下 7),但是烏利亞卻在冬天快過去的寒夜 (1節),只想與約櫃於戶外露營。

大衛失去了理智和頭腦,也失去了人性。他變得冷酷、詭詐又狡猾。他小心問每個人如何,每件事如何,尤其是關乎烏利亞的事 (7節),而且很聰明的避免問到「妻」、「性」或「床」等忌諱字眼 (8,10,12 節)。第 3 天,清醒的王帶出更烈的酒,還有更好吃的食物,好促使烏利亞想念並渴望自己的妻子,但是烏利亞有軍人的紀律和決心。他不像大衛,他的頭腦清醒,內心無愧,甚至身邊無妻。在這一章中,原文四次使用「睡」字對比烏利亞的美德、威嚴與天真,同時揭發大衛的欺騙、墮落與無恥。大衛跟有夫之婦「同房」或「睡」(4節),但是烏利亞與主人的僕人一同「睡」在宮門外 (9節),拒絕與妻子「同寢」或「睡」(11節),最後烏利亞出去與他主的僕人一同「住宿」或「睡」(13節)。很遺憾的是,酒醉的烏利亞很清醒,但是清醒的大衛卻沈醉在慾望和謀殺裡!

無所顧忌,導致刑罰降臨
(Losing Your Scruples Leads to Due Punishment)

11:14次日早晨,大衛寫信與約押,交烏利亞隨手帶去。15信內寫著說:「要派烏利亞前進,到陣勢極險之處,你們便退後,使他被殺。」16約押圍城的時候,知道敵人那裏有勇士,便將烏利亞派在那裏。17城裏的人出來和約押打仗;大衛的僕人中有幾個被殺的,赫人烏利亞也死了。18於是,約押差人去將爭戰的一切事告訴大衛,19又囑咐使者說:「你把爭戰的一切事對王說完了,20王若發怒,問你說:『你們打仗為甚麼挨近城牆呢?豈不知敵人必從城上射箭嗎?21從前打死耶路‧比設〔就是耶路‧巴力,見士師記九章一節〕兒子亞比米勒的是誰呢?豈不是一個婦人從城上拋下一塊上磨石來,打在他身上,他就死在提備斯嗎?你們為甚麼挨近城牆呢?』你就說:『王的僕人─赫人烏利亞也死了。』」22使者起身,來見大衛,照著約押所吩咐他的話奏告大衛。23使者對大衛說:「敵人強過我們,出到郊野與我們打仗,我們追殺他們,直到城門口。24射箭的從城上射王的僕人,射死幾個,赫人烏利亞也死了。」25王向使者說:「你告訴約押說:『不要因這事愁悶,刀劍或吞滅這人或吞滅那人,沒有一定的;你只管竭力攻城,將城傾覆。』可以用這話勉勵約押。」26烏利亞的妻聽見丈夫烏利亞死了,就為他哀哭。27哀哭的日子過了,大衛差人將她接到宮裏,她就作了大衛的妻,給大衛生了一個兒子。但大衛所行的這事,耶和華甚不喜悅。(撒下 11:14-27)

大衛所做最可惡的事情,就是借刀殺人,他利用將軍的手和外邦人的箭,犧牲了若干士兵的生命。註釋書的作者們都認為,他叫烏利亞攜帶自己的死刑執行令到約押那裡。大衛至少違背三項誡命 (殺人、姦淫、作假見證和貪戀人的妻子)。他命令約押把烏利亞送到最前線和火線的戰鬥地區,並吩咐軍隊暗中撇下無依靠的烏利亞 (15節)。扣留烏利亞還是不夠;他必須慘死 (17節)。要做「戰鬥中失蹤」(MIA) 或戰俘 (POW),烏利亞根本沒有選擇餘地。大衛本來不想要烏利亞受傷、被抓或監禁,但是既然他敬酒不喝,就得喝罰酒。

勇於拼命的烏利亞所遭遇的死,更是進一步起訴大衛的證據。瘋狂的大衛竟然安排了其他的僕人們,陪烏利亞送死。請留意死者不單只是「幾個」僕人 (17節);原文沒有「幾個」的字,所以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了。那天的戰爭慘烈、無情,這些英雄在外地,真是死無葬身之處。

但是皇宮的演技更精彩,大衛表演貓哭老鼠的把戲,但是他也沒辦法為他最忠實、有名的戰士哭出鱷魚眼淚。使者們也必須做全套、講出「你的僕人赫人烏利亞死了」的暗號 (21,24節)。大衛為了追殺他的掃羅受弓箭的苦害 (撒上 31:3),而悲哀、哭號、禁食到晚上 (撒下 1:12),但是卻沒有為那些被射死 (20節) 的支持者流淚、傷心或失眠;大衛為了討厭他的掃羅哀悼,卻沒有為愛護他的烏利亞著想。反之,他冷靜、無情地說:「不要因這事愁悶,刀劍或吞滅這人、或吞滅那人,沒有一定的」,意思是刀劍無眼、無情 (25節)。

大衛認為這樣就算了,但是神不是這樣想。儘管烏利亞死了以後,經文仍然強調拔示巴是「烏利亞的妻」(26節)。外人沒有為烏利亞的死站出來說話,沒有人敢反對大衛和拔示巴的婚事,甚至對大衛很快作父母,也沒有人有什麼反應,但這件事尚未結束,其中的不幸和審判即將來到。11章的最後一節正是為烏利亞伸冤:「但大衛所行的這事,耶和華甚不喜悅。」

結論:奧立佛‧斯通 (Oliver Stone) 在 O.J的官司上說:「策劃謀殺和幹出謀殺的區分,並不是那麼大。」(8/2/94) 其實,慾望和姦淫之間的差別也不大,擁有一切和失去一切的差別也不大,珍惜一切和拋棄一切的差別也不大。不要放縱你的情慾,不要抹殺你的良心,也不要出賣你的靈魂。你是否向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讓步?對於別人所有的,你是否有嫉妒之心?而對於你自己所有的,你是否存著感恩之心?你是否能謙卑、誠實並幫助別人?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