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預防勝於治療

大衛

預防勝於治療 (撒母耳記下18:1-17)
整理:林溫惠

康復比努力維護現狀更困難。非洲的諺語說:「連續二天的好日子,不會出現。」意思是:好日子不可能長久或永遠存在。大衛由於青春不在、失去健康、大權旁落,他必須調整自己的態度和生活方式。然而,他和我們的許多問題一樣,都是由於對自己所擁有的視為理所當然,而且不曾努力改進。他的放任到了無法挽救和復原的地步。他只能苟延殘喘,無法恢復到完整無缺的狀況。

為什麼自我反省是絕對必要,而非可有可無?人們會把什麼東西視為理所當然?在一切都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必須怎麼做?

失掉健康,求助無門 (Help is Not Help Without Health)
18:1大衛數點跟隨他的人,立千夫長、百夫長率領他們。2大衛打發軍兵出戰,分為三隊:一隊在約押手下,一隊在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兄弟亞比篩手下,一隊在迦特人以太手下。大衛對軍兵說:「我必與你們一同出戰。」3軍兵卻說:「你不可出戰。若是我們逃跑,敵人必不介意;我們陣亡一半,敵人也不介意。因為你一人強似我們萬人,你不如在城裏預備幫助我們。」4王向他們說:「你們以為怎樣好,我就怎樣行。」於是王站在城門旁,軍兵或百或千地挨次出去了。(撒下 18:1-4)

沒有什麼比大衛年邁無助、又失去活力的形象更可悲了。憶當年,他是年輕放羊的牧人,是戰場上的勇將,也是統治以色列的大能君王,如今他的樣子蒼老、失去光彩。現在他只能渴想、並懷念輝煌的過去和以前風光的日子。他堅實的肌肉、靈敏的動作、威武的氣魄已不復見。雖然他還是神氣活現,但是他的體力大不如前。現在他仍能盡力而為的,就是聚集人民、任命他們、差遣他們。大衛的勇氣是值得讚賞的,但是他的體力不能再勝任了。

大衛不再能行使職權,也不再能指揮四周的人民。壯年的他一口氣殺死了二百個非利士人(撒上18:27) ,也打敗討戰的巨人歌利亞 (撒上 17:4)。現在即使他想要如此,跟隨他的人也不讓他這樣作了。事實上,他已成為別人的累贅,他年老衰退,不復當年的神勇。難怪以色列人傾向擁護他的兒子押沙龍。

大衛對軍兵說:「我必與你們一同出戰。」(2節) 希伯來文重複使用「出去」這個字,來強調大衛的意志。而「必」這個字,原來不在原文中,乃是重複使用「出去」這個字。希伯來文的記載「我必與你們一同出戰」,乃是「我將『出去』,與你們一同『出去』。」大衛期望能與年輕人並肩作戰。他不希望只作做精神上或鼓舞士氣的領袖,也不想當有名無實的首腦或象徵人性物而已,他想要重演當年的英雄角色,維護自我形象,回味迅速衝刺的感受。但是大衛的參與,就像中國人說的「礙手礙腳」。他只會成為沙場軍人的沈重負擔、阻擾和擔憂。

忠告不是來自一人或他的將領們,而是來自每一個軍兵 (3節)。大衛的熱誠、勇敢、激情都不足為參戰的理由。軍兵看不出他的實力、敏捷或鬥志。他們不能帶著一個力不從心的軟弱國王作戰,尤其是有他孔武有力的兒子押沙龍領軍。大衛的同在會使戰爭失敗。就算他願意,也是有心無力。最好的安排就是大衛在城門口等候 (4節),等著有人歸來報告戰局。慶幸的是,國王願意改變主意、聽從忠言。

失掉和諧,家不成家 (Home is Not Home Without Harmony)
18:5王囑咐約押、亞比篩、以太說:「你們要為我的緣故寬待那少年人押沙龍。」王為押沙龍囑咐眾將的話,兵都聽見了。6兵就出到田野迎著以色列人,在以法蓮樹林裏交戰。7以色列人敗在大衛的僕人面前;那日陣亡的甚多,共有二萬人。8因為在那裏四面打仗,死於樹林的比死於刀劍的更多。9押沙龍偶然遇見大衛的僕人。押沙龍騎著騾子,從大橡樹密枝底下經過,他的頭髮被樹枝繞住,就懸掛起來,所騎的騾子便離他去了。(撒下 18:5-9)

大衛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兒子親自來到他躲藏避難的地方。押沙龍一點兒也不像是大衛的兒子;他們之間好像陌生人一樣。雖然他們都是俊美人,但是押沙龍不是一個有人情味的人。他沒有朋友,他憎恨自己的父親,而且他也自私自利。他激發憤怒、爭競與不寬容,並不像他父親所擁有的熱情、忠誠與寬容。

事實上,他的兒子提醒了大衛,讓他想起過去所熟悉的敵人掃羅的臉孔。押沙龍要取大衛的血的渴望,並不遜於掃羅。就像掃羅一樣,押沙龍不滿意派他的僕人去追殺大衛。不!他必須親眼見到大衛死在他面前。押沙龍必須確定他的士兵不退縮、不遲疑,也確定士兵在見到可愛的國王,不會就心軟、手軟、腳軟,而不忍出手殺大衛。如果沒人自願完全任務,押沙龍也不介意親手置他於死地,把刀、槍、劍等武器刺進他父親的胸口。這是何等痛心!你最喜愛的兒子,竟然策劃尋找你的下落,並且要取你的項上人頭!

沒錯!戶篩是大衛信任的參謀,他假裝忠誠於押沙龍,提供押沙龍捕殺大衛的計謀 (撒下 17:11-15) ,而押沙龍想到可以獵殺自己的父親,卻因此非常的激動又興奮,就如同小孩子在糖果店裡,又如一位畢業生第一次上班那樣的興奮。大衛無法相信他的兒子真的不計代價地要取他的性命。大偉不知道相信什麼才好!然而,還是以防萬一:如果愚蠢的押沙龍真的為殺他而來,大衛還警告部下,不要殺他的兒子 (5節)。

但是押沙龍不像他的父親,和父親相比,押沙龍比較能言,但不善戰。事實上,他算不上是好的鬥士,他連騾子也不會騎。訓練或馴養動物他也不在行。他的頭髮成為他的防礙,以致於他的頭被樹枝卡住 (9節)。他沒有父親的訓練、技能或能力。甚至連森林也能吞滅他。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知道自己去了那裡,不知道如何帶兵。押沙龍太不像他的父親。當面臨的難度增加時,押沙龍的反應是連跑帶跳,逃之夭夭。

其實,大衛對他兒子的思想、性情、能力,還有為什麼成為一個典型的憤怒、負面不滿的青年人,瞭解的很少。只因大衛有太多妻子、太多小孩,也有太多要做的事情。

失掉誠信,尊榮不再 (Honor is Not Honor Without Honesty)
18:10有個人看見,就告訴約押說:「我看見押沙龍掛在橡樹上了。」11約押對報信的人說:「你既看見他,為甚麼不將他打死落在地上呢?你若打死他,我就賞你十舍客勒銀子,一條帶子。」12那人對約押說:「我就是得你一千舍客勒銀子,我也不敢伸手害王的兒子;因為我們聽見王囑咐你和亞比篩並以太說:『你們要謹慎,不可害那少年人押沙龍。』13我若妄為害了他的性命,就是你自己也必與我為敵(原來,無論何事都瞞不過王。)」14約押說:「我不能與你留連。」約押手拿三杆短槍,趁押沙龍在橡樹上還活著,就刺透他的心。15給約押拿兵器的十個少年人圍繞押沙龍,將他殺死。16約押吹角,攔阻眾人,他們就回來,不再追趕以色列人。17他們將押沙龍丟在林中一個大坑裏,上頭堆起一大堆石頭。以色列眾人都逃跑,各回各家去了。18押沙龍活著的時候,在王谷立了一根石柱,因他說:「我沒有兒子為我留名。」他就以自己的名稱那石柱叫押沙龍柱,直到今日。(撒下 18:10-18)

大衛發現他的命令不如過去的影響力。他的將軍砍殺他的兒子,就像打死一條野狗一樣。約押把大衛的話,當作耳邊風。大衛懇求他「為我的緣故」(5節),但是他的將軍對待失勢的國王,就像國王不存在、老邁、虛弱、被逐一樣。

大衛越大聲並且越是公開要求,殘酷的約押就越期待押沙龍慘死。倘若約押手拿的三支標槍還不夠,他的十個拿盔甲的少年人必會完成他的心願 (15節),把押沙龍毆打、撕爛如肉餡、置於死地。然後他們會把押沙龍的屍體丟在一個沒有任何記號的坑裡 (17節)。

約押是大衛身邊一個失控的將軍。約押在大衛不知情,也不允許的情況下做事,這不是第一次。約押和他兄弟亞比篩曾經殺了押尼珥 (撒下 3:30)。約押亦曾故意派烏利亞去戰死 (撒下 11:16)。約押跟押沙龍也有一批舊帳,因為當押沙龍從基述回來,曾經放火燒了約押的田,為了強迫約押,去向大衛遊說,要求大衛召見 (撒下 14:32-33)。約押是那種為大衛作惡事,也向大衛做惡事的人。一個失去權力的國王竟然配上一個失控的將軍。

結論:
你是否還在等你年老、等事情更糟、或更沒希望的時候,才要採取行動來修補你與神、與家人、與別人的關係?有話說:「預防勝於治療。」你是否先主動與人和好?你如何來改善自己的身體、靈性,並追求健康的關係?你是否評估自己人生的哪些層面,需要有所改善?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