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巴別塔──謀事在人,成事在神

創世記

巴別塔:謀事在人,成事在神 (創世記11:1-9)
巴別塔的故事告訴我們,人類是怎樣想自足地、堅定地,又驕傲地,過沒有神的生活。人們以為自己夠聰明,不需神的保護,只要彼此互助就能解決一切問題。只要有足夠的技術、有效的管理,再加上同心協力,沒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止人類登峰造極。但是,神提醒我們,祂仍掌控全局。信靠神使我們蒙福,背離神則註定要失敗。 本文以經文中的三個「來」為關鍵字;第一個帶著催促意味的「來」字 (創11:3),使人開始了巴別塔的建造;第二個含有回應意味的「來」字 (創11:4),引發了神親臨觀察;最後一個帶著神聖意味的「來」字 (創11:5),則以神變亂人的語音作結。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當人執意要自行其是時,神會這樣關切?沒有神的生活會是怎麼一個樣子?它會怎樣給人類帶來滅亡?


在人為智慧,在神為愚拙 (The Intelligence of Man is Foolishness to God)
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裡。他們彼此商量說:「來吧,我們要做磚,把磚燒透了」。他們就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 (創11:1-3)。

在人們開始建造巴別塔之前,人們早就開始從試誤中獲得經驗與知識,他們研究各種材料的性質,並且獲得相當的進展。這一來,人類不只擁有資源、技術,更有旺盛的企圖心;再也沒有什麼事物可以阻礙、阻擾,或阻擋他們想做的事,因為當時人類已經有了燒磚、製弓等相關的技術。 因此,聖經裡人類第一次用「讓我們…」的字眼,就是在這種處心積慮想尋求自我實現,但又不知自己正邁向令人忐忑不安的危機邊緣的情形下出現。他們不再用石頭建造,因為有了造磚的技術;不只是用灰泥,焦油也被發現了;在好奇心與企圖心的驅使下,人類飢餓地向他所未知的領域挺進,從新的發現中挑戰自己。

但可悲的是,不認識神的人所自以為的進步實在是加速自己奔向滅亡。人類發明槍、砲,甚至核子武器,結果製造了希特勒 (Hitler)、薩達姆 (Saddam Hussein)、賓‧拉丁 (Osama Bin Laden) 這類好戰份子。我們雖用電台、電視、報紙來傳播言論思想,但卻無法遏止宗教戰爭、國家內戰,或是世界大戰。
二次世界大戰時,轟炸日本廣島、長崎的原子彈發明人奧本海默 (J. Robert Oppenheimer) 在事後向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 (Harry Truman) 表示:「我很後悔,因為我覺得我的雙手沾滿了鮮血」。他並將後來美國與蘇聯兩強對立的情形比喻作「瓶子裡的兩隻蠍子-只有在冒著犧牲自己性命的情形下,才有可能將對手解決」。1

其實神並不阻止人類文明所發展出來的效率與技術,祂反對的是人類想自行其是;神不抑止人類的創造力,但不喜悅人類自以為聰明;神也不會厭惡人類心意更新,但祂不要人類看自己超過所當看的--過份自信。因為至終,「神會使智慧人的智慧消滅,使聰明人的聰明隱藏」(林前1:19,賽29:14)。人終會明白「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煩;加增知識的,就加增憂傷」(傳1:18)。

在人為自負,在神為背逆 (The Insubordination to God is Pretentious of Man)
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耶和華降臨,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做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創11:4-6)。

第二個「來」字,是人對神一項有意的挑釁行動。一個古老非洲故事,敘述一個男孩獨自出門探險去一窺世界。他來到一個大湖邊看到一個奇特的動物坐在一棵樹上,這個體型碩大的動物一彎腰就將湖水吸個精光;可是一吸乾湖水,這個動物又嚎叫著想要更多的水解渴。接著男孩尾隨那個動物來到一間茅屋,在那裡有熊熊的烈火正燒著一只大鍋。那個動物將許多大大小小的生物投入鍋內正煮沸的水裡,包括兩頭牛和一隻老鼠;趁著那個動物暫時離開茅屋時,男孩從鍋裡偷了一塊肉吃;結果當那個動物回來將鍋內剩下的肉吃完時,牠發現鍋內的肉短少了,結果牠大吼大叫,就好像牠未曾吃過一樣。男孩見狀急忙飛奔回家,他告訴他的父親說:「我現在總算明白世界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2

人類總是追逐權力、喜愛名利,又寡廉鮮恥。 當一對青年男女在素昧平生的情形下,在全國廣播電視網兩千三百萬觀眾前結婚之後,《美國今日報導》(USA Today) 公佈了他們刊登在頭版上的有獎徵答得獎謎底。問題是這樣的:「為什麼人們願意花任何代價,一償上電視的心願」。得獎的是一位青少年,他說:「因為即使只上電視兩秒鐘,那種感覺令你覺得自己很酷」。3

人類造巴別塔是想與天爭高,這同時也是人類科技的一大躍進,工程技術上的一項奇蹟。他們的心中燃燒著旺盛的野心,他們流血流汗,為的是為自己爭得無可比擬的榮耀。創世記第十一章4節寫道:「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在此我們看到人類正處心積慮、去背離神,因為神原來是要人生養眾多、遍滿全地 (創4:12; 9:1),但人反倒群聚而居,又建築城市,還要為自己的名與天╱神爭高,建築通天塔,離棄神、敵對神、扮演神。

巴別塔吸收了無數人的智慧、財富與心力;都因人一心一意要達到不朽、榮耀,和為自己建立人與人之間不可分割、不可或缺,又不會改變的盟約,結果反成了人的網羅、機檻。這是典型的背逆神、謬誤的信念,也是暗藏的無神主義。

然而神對人類這邪惡的虛榮、愚蠢與膚淺早已瞭若指掌,所以第十一章5、6節這樣寫道:「耶和華降臨,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做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請記住,神並非不喜悅那些建築師、工人或工頭,神也沒有反對人大興土木,神所不要的是人想自行控制一切;神也沒有反對人彼此合作,但神不要人有嘗試建立一套一統世界的系統,可以將世界完全納於自己控制之下的念頭。另一方面,神向那些願意遵行祂話語的人顯明祂的心意,因為就緊接著巴別塔的故事之後,亞伯拉罕像他先祖挪亞一樣向神築壇獻祭,並且「他等候那座有根有基的城,就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來11:10)。

傲慢與偏見-人的真面目 (The Insubordination to God is Pretentious of Man)
「我們下去,在那裡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於是,耶和華使他們從那裡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為耶和華在那裡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 (註:就是「變亂」的意思) (創11:7-9)。

你曉得為什麼巴別塔到頭來功虧一簣嗎?不光是因為那些建築的人分散全地,實在是因為他們發現彼此長相不同、習慣不同、語言也不通,結果他們再也沒有那種意願一起合作。神只不過是揭露了他們隱藏在心裏的偽善、偏狹,與狡詐罷了;所謂建築巴別塔不過是他們想實現自己心中的驕傲與野心而已。反觀今日,人類為了三項理由而彼此自相殘殺:一是膚色不同、二是語言不同、三是爭奪土地。有人曾說:「種族主義者就是那些容不下與自己長得不一樣的人」。結果「種族淨化」就成了他們用來壓迫其他民族的藉口。現今,我們可以見到,人與人之間仇恨的火從東歐到東帝汶、右翼國家主義者到新興的極端份子、都市裡的少數族裔到偏遠地區的部落,到處延燒;甚至我們鄰舍的樹生長超過圍牆擋住我們的視界,也可能令我們怒不可遏。在美國,誰也不會忘記辛普森 (O. J. Simpson)、羅德尼•金 (Rodney King) 和迪阿羅 (Amadou Diallou) 的案件判決所引發不同族裔之間關係緊張、衝突的夢魘。

巴別塔正代表了那些與神敵對勢力的發源地。你有沒有注意到聖經啟示錄裡那個城市因其不義的財富與奢華過度而受永遠的咒詛?是巴比倫大城-它正是巴別塔毒素的遺害,被稱為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啟17:5)。為什麼會這樣稱呼她?因為她多行不義、巫術與邪惡 (賽47:8-13)。你曉得今天的巴比倫叫什麼嗎?伊拉克。

結論
聖經告訴我們:「天怎樣高過地,照樣,神的道路與意念高過我們的道路與意念」(賽55:9)。又說:「沒有人能以智慧、聰明、謀略敵擋耶和華」(箴21:30)。你是否過度依靠你的才幹、聰明、學識、努力、與技巧?奉勸你,不要再這樣依賴你的智慧、他人的協助、或是個人生活的經驗,你應當無論何時,在一切事上都全心信靠神。請記得!「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神的軟弱總比人強壯」(林前1:25)。


附註:
“Brotherhood of the Bomb,” US News & World Report, 8/17/98. Jory Farr, Press Enterprise 3/26/99. Craig Wilson, USA Today 02/25/2000. http://www.sermonillustrations.com/pride.html Los Angeles Times 08/29/97. Walk Thru the Bible 10, 1/89.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