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新聞摘要 2017年七月/猶太曆5777年

以色列新聞摘要
2017年七月/猶太曆5777年

西牆「合約」引起問題
這個所謂的「西牆合約」是在2016年制定的,要求在耶路撒冷的西牆應當宗教多元化。除了正統派猶太教之外,這合約認可改革派及保守派,同時間還允許男女一同在西牆禱告。

在《耶路撒冷郵報》的一篇文章,「雅各•卡茲」(Katz)寫道:「散居的猶太人在六月25日星期一有理的抨擊政府「納坦雅胡」總理的內閣決定凍結本來應該能導致在聖地現場建立平等的禱告廣場的2016年制定的西牆合同。

卡茲在文章中寫說:「星期天是猶太人國家歷史上可恥的一天,將會可悲地造成以色列與散居的猶太人之問更大的鴻溝。然而,現在是思考該如何往前的時刻。

「極端敬虔派猶太教人士((haredim)對2016年原始的西牆合約主要的問題,在於它囊括了一個由總理辦公室的官員們及不同的運動(主要是改革派與保守派)的代表們共同主持的委員會之設立。Haredim無法與這個委員會的設立共存,因為這委員會事實上(de facto)會在法律上承認這些運動(the movements)。(在本文後續的內容,「運動」指的是非正統派猶太教團體)

「如今,西牆合約既然取消-或如總理辦公室喜歡使用的字眼「凍結」-這個委員會就不會設立。雖然那對這些運動來說是個極大的打擊,卻開敔了一扇門,允許建造一個比目前在西牆南區更大及更可敬的廣場供多元化的祈禱。

「六月25日,納坦雅胡與haredi政黨的領袖群會面並告知他們,整修將繼續進行,而根據一位高層官員,施工很快會開始。雖然這不是這些「運動」最後預想的,卻是往正確方向的一步。

「改革派猶太教聯會的總裁『理克•約伯」(Jacobs)拉比在周日暗示說,他的運動會把西牆議題呈到高等法院。在法院的抗爭比較不是關於設立第三個禱告廣場,而是比較是關於西牆婦女(Women of the Wall)能否在西牆現有的婦女區進行儀式。

「根據先前的裁決,看來極有可能法院會支持這個運動,而有兩種可能的結果。在一方面,西牆婦女及這些運動可能贏得在主要區域有一個第三禱告廣場的權利。在另一方面,若是總理辦公室正在計畫的多元化廣場的整修有戲劇性的改善,反之法庭可能裁定他們應該在那裡平壽告。

簡短而言,這是個賭注,卻是這些運動唯一剩下的一步。

自從總理要求猶太事務局(Jewish Agency)的主席「夏蘭斯基」(Sharansky)帶頭努力對於在西牆之事尋得一個妥協之計,這些運動在過去五年來嘗試與「納坦雅胡」達成協議。現在這些運動決定單單等有一天以色列政府有了變化,並希望haredi對新的聯合政府的影響會比現今小。

「猶太事務局及這些運動的訴求很少獲得當中的以色列人的支持。民調顯示大多數以色列人確實支持在西牆設立第三個禱告廣場,但是他們並沒有關心到會為這爭取,並讓它成為在下次選舉他們會考量的一件事。

「以色列人還不了解政府決定所帶出來的實際涵義。他們必須明白,散居的猶太人實際上有可能取消到訪以色列的行程、撒回對以色列的捐款,並撒回在一些機構如AIPAC的會員資格。《耶路撒冷郵報》早已警告說,haredi持續在宗教及國家方面壟斷,並抑制進步的猶太教,將造成與散居的猶太人更大的鴻溝。

「現在是猶太事務局向以色列人民解釋,為什麼他們應該多關心這件事,以及若是美國猶太人離開越來越遠,對以色列會有什麼影響。

敘利亞的衝突離以色列近在咫尺

六月21日星期三當叛軍與效忠敘利亞政權的部隊爆發新的衝突時,敘利亞與以色列邊境的緊張情勢升高。以色列現在有被捲人隔壁衝突的危險,因為戰鬥臨近其邊境,也威脅到位於以色列境內的德魯茲((Druze)社區,而且打仗的雙方成員也有試圖越過邊界逃走的。(德魯茲確切是以色列的一部分,其年輕人經常在以色列國防軍服役。)

星期三戰鬥離以色列夠近,導致以色列北部的城鎮甚發出了飛彈來襲的警報聲。周三下午在「庫奈特拉」(Quneitra)省,叛軍和來自「努斯拉陣線」(Jabhat al-Nusra)的一些戰士開打,至少33人死亡。Jabhat al-Nusra是蓋達組織在敘利亞的分支。叛軍包圍在敘利亞這方的戈蘭高地以德魯茲人為主及親阿薩德政權的城鎮。

「哈德」(Hader)這座德魯茲的城鎮現在完全被叛軍包圍,叛軍剛佔領村莊北部一個具戰略性的山坡:「拉漢蒙j(Rahman),敘利亞人權守望台主任告訴法國媒體(Agence France-Presse)。「阿薩德政權還沒派遣救兵,但德魯茲村民與政府同站立。」

自從2011年戰爭爆發後,敘利亞的德魯茲少數族群大都儘量不跟叛軍或阿薩德政權靠攏。然而在「伊德利比」(Idilib)省以及在南部的一些靠近杜魯茲的心臟地帶「史威達」(Sweida)城的省份在過去兩週的戰鬥不斷加重,迫使他們有些人拿起武器來保衛他們的土地。上周,Jabhat al-Nusra武裝戰士在「伊德利比」省將德魯茲的平民作為攻擊對象,至少殺死了20個人,觸怒了在敘利亞、黎巴嫩及以色列的德魯茲社群。

德魯茲人在宗教及種族上是個少數族群,有因信仰遭迫害的歷史。今天,一百五十萬德魯茲人大多住在黎巴嫩、以色列、敘利亞及約旦,他們傾向於住在以這族群為主的地區。德魯茲信仰是一神信仰,源自什葉派伊斯蘭的「伊斯瑪利」(Ismaili)分支,但今天許多德魯茲人都不認為自己是穆斯林。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周三在國會一個特別的會議中說「我們正密切在觀察邊界的情況而且我已下令軍方做任何必要的行動。」

「納坦雅胡」沒有更多說明以色列是否為了保護敘利亞的德魯茲人,而捲人敘利亞的衝突也沒有討論也許逃到了以色列的德魯茲難民的事。

最近一些流傳但未經確認的照片報導,顯示敘利亞的德魯茲人試圖越過邊界進人以色列,而逃離來到家門口的暴力。根據一個社群媒體刊登的影片,星期一,一些揮著德魯茲旗幟的人視察跨越邊界而要到在以色列這方的野地醫院的車輛,以確定沒有Jabhat al-Nusra或IS的武裝份子通過。

「敘利亞人該留在敘利亞,若是他們來到邊界的圍欄,我們會盤問他們。」以色列國防軍一位資深的官員在周三告訴以色列的媒體說「我們不會讓人就這樣輕易地進人以色列。」

然而在以色列,大約12萬的德魯茲人當中,許多人自己起來支持他們在邊界另一邊的親屬。俯視敘利亞的戈蘭高地,大約有2萬名德魯茲人住在那裡,他們大多數都沒有以色列的公民身分。

星期三,位於戈蘭高地的德魯茲城鎮「馬加達爾善姆斯」(Majdal Shams)的居民走上街頭示威支持敘利亞的德魯茲社群。根據報導,以色列的德魯茲人已經為在敘利亞的同胞募集了約 260萬美元,要讓他們購買任何防衛必須品,包括武器。

「以色列不在這戰鬥中,也不願意投人,因為若是我們說要投人,那對我們在敘利亞的德魯茲人就更不好了。」以色列國會的一位德魯茲議員「卡拉」(Ayoub Kara)告訴《以色列時報》說:「但身為德魯茲人的我,會盡全力支持我的國家。我非常忠於我的國家。」

北方邊界的張力
根據一篇《耶路撒冷郵報》的文章,以色列北方的邊界遲早會爆發另一場戰爭。有些住在那裡的以色列人預備好撒離以免受到傷害。

文章內容提到,「以色列最北的城鎮『美土拉』(Metula)的人口接近2千,居民位於黎巴嫩邊境,儘管與真主黨持續存在的衝突危險,這個社區持續成長。若是以色列與位於黎巴嫩的什葉派恐怖團體爆發戰爭,「美土拉」是其中一個預期會被撒離的城鎮。

「下一場戰爭對雙方來說都會非常血腥。以色列會撒離其人口,我建議黎巴嫩也如此。」阿爾瑪(Alma)機構的首長「則哈比」(Sarit Zehavi)說道。這機構對於以色列北部邊界的安全挑戰提出簡報。「以色列從建國以來未曾執行過強制撒離社區,然而以色列國防軍現在擔心,除了真主黨擁有累積了十萬枚以上的飛彈的威脅外,這個恐怖團體極有可能真的會對以色列邊境社區的百姓發動地面攻擊。

「真主黨知道如何作戰及移動大部隊。」則哈比說,強調恐怖團體很可能不會「佔領」任何以色列的村莊,而在於透過屠殺以色列的百姓來製造恐懼。

「這會是個不同於我們在2006年所看到的全新的戰場。」她指的是第二次黎巴嫩戰爭,又解釋說該恐怖團體因為投人敘利亞的戰事,而顯著地增加了戰場的知識。

「所有他們在敘利亞學到的,包括從俄國人所學到的,都帶到這裡來了。

「以色列和真主黨在2006年打了34天的仗,然後從那時起,雙方的敵對只限於偶而越過邊界的砲火,及聲稱以色列空襲了真主黨的領袖及在敘利亞的裝設備。

「雖然以色列有還擊及嚇阻真主黨卻又不至使衝突升級的兩難,但一切都是為了嚇阻及讓他們明白衝突需付的代價極高。」則哈比說。

她又說,有兩種情節會導致黎巴嫩前線戰爭。指著真主黨在一個俯視「美土拉」新建房舍的山坡上所立的一面大型的看板,她堅定的說:「一個是伊朗決定下令攻擊以色列,另一個是任一方估算錯誤而升級成一個全面的戰爭。」則哈比說那看板是上周為紀念伊朗反以色列的紀念日(Quds Da刃而樹立的,看板的旁邊,飄揚著兩面真主黨的旗幟和一個巴勒斯坦的大旗。還有一張上面有金頂清真寺和一個武裝真主黨戰士,以及伊朗的「霍梅尼」(Ayatollah Ali
Khomeini)怒目俯視清真寺和真主黨的臉的照片,旁邊用希伯來文和阿拉伯文寫說:「我們要來了。」

「受到黎巴嫩什葉派多數人口支持的真主黨,不但深人了人民的各個生活層面,據說更是使用民宅做為武器的儲存所,而且在伊朗的幫助下重建並改進了他們的軍火庫。」

「與黎巴嫩邊界的區域被以色列國防軍標示為敵人容易侵人的區域,自從2009年來已有9次的人侵。「則哈比」強調,雖然軍隊還沒在北部發現隧道,那地形讓武裝分子能在發動攻擊前躲藏,「真主黨知道如何挖!」

與黎巴嫩邊界的圍欄最初是在1980年代興建的,雖然其中有些區段多次被提高了質量,如興建工程障礙,包括建了數尺高的水泥板、水泥牆和強化了的遼望台等作了補強,但有些人認為狀況不佳。

「這促使以色列在過去幾年沿著黎巴嫩邊界投注了大量的金錢與努力增強其防衛,興建障礙物,例如人工峭壁及建高混凝土屏障以防止真主黨的任何地面攻擊。」

「我呼求的日子,我的仇敵都要轉身退後。神幫助我,這是我所知道的。」(詩篇五十六篇9 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姊妹翻譯、CFI潤稿,特此致謝!

「基督徒以色列之友」(CFI) 簡介
「基督徒以色列之友」 (Christian Friends of Israel, 簡稱CFI) 是個慈惠、非營利的福音派國際性基督徒事工,總部設於耶路撒冷,並在全世界都有代表的辦事處。CFI 主要的目標,是教導教會其希伯來的傳承以及聖經中教導我們對猶太人的職責,並透過在以色列的各項外展事工,成為以色列的祝福。這些目標乃是透過我們各項外展的事工和月刊與季刊而達成的。CFI 在耶路撒冷有個配給中心,已幫助了大約二十五萬個新移民。 CFI 耶路撒冷總部的網站:http://www.cfijerusalem.org ; CFI 中文網站:http://www.cfichinese.org。

CFI 在以色列的外展事工:

「禱告城牆」事工:連結列國的基督徒以禱告遮蓋全以色列的城鎮、村莊、集體農場及屯墾區。 「飛彈災民」事工:協助受飛彈攻擊的社區居民。 「翅膀蔭下」事工:將安慰及實際幫助帶給受恐怖分子攻擊的受害者與家人。 「未被棄絕」事工:協助「納粹大屠殺」的生還者。 「在後的要在前」事工:協助榮民及以色列社會中最貧窮及受忽略的人。 「未來指望」事工:協助在以色列有需要的衣索匹亞裔猶太人。 「大衛的盾牌」事工:協助在以色列軍隊服役的士兵。 「初熟的果子」事工:協助主內猶太裔及阿拉伯裔的肢體。 「希望之門」事工:協助在以色列各式各樣貧困的人。 「預備新婦」事工:提供新人婚紗禮服。 「敞開城門」事工:協助需要幫助的新移民。 「傳播媒體」事工: 提供全球的基督徒CFI 的刊物、影音教導資源及網頁資訊。

若想為 CFI 的事工奉獻,我們接受支票、信用卡(Visa 及 MasterCard)及銀行匯款奉獻。信用卡奉獻,請到訪 CFI 的網站:http://cfijerusalem.net/shop.php?id=2.0。CFI 在以色列的銀行帳戶資料如下:銀行名稱:Israel Discount Bank;銀行地址:15 Kanfei Nesharim (Branch #331)。戶名:Christian Friends of Israel;帳戶號碼:2772657; SWIFT code: IDBLILITJLM;國家:Israel。以下為CFI 耶路撒冷總部接受各類幣別匯款的銀行帳戶:
舍克勒 (NIS) 帳 戶- IL940113310000001772653;美金(USD)帳戶-IL330113310000002772657;歐元(EURO)帳戶-IL140113310000004772654:英鎊(GBP)帳戶-IL750113310000003772650;瑞士法郎(CHF)帳戶-IL500113310000005772658;加幣(CAD)帳戶-IL9501133100000011772656。CFI 在以色列的聯絡地址是 PO Box 1813, Jerusalem, 91015, ISRAEL。匯款時請附加美金 20 元或等值的外幣協助我們支付直接電匯的銀行手續費,或指示您的銀行向您收取支付給以色列或海外銀行的一切相關費用。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