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經過死蔭的幽谷

voice-229

美國 溫麗薇

我和丈夫自少就領洗,是天主教徒。在90年代移民去美國之後的最初十年很少去教會。不過,在之後的十多年,就開始聽福音錄音帶。但同時又和丈夫去聽了六年的佛學,甚麼輪迴轉世、因果報應、怎樣去修成正果便能成佛去極樂世界,但如果修行不好便會輪迴下一世做貓做狗。我們從來都沒有真正的內心平安。亦找不到人生的出路。

在2004年,我升了職,丈夫又創業做老闆,在覺得事業有成的時候就賣細屋,買大屋。當時,有一位〝好心〞的朋友,建議我請某電台的風水大師來看風水,看看怎樣趨吉避凶。他真的是出於好心,但結果是做了壞事。那位風水大師說我的新屋犯了「五鬼拍門」,指這扇門和那扇門不得打開、主人房的傢俬要這樣擺放等等。離開前還說這間屋在2007年一定有「損丁之災」,不是我死,就是我丈夫亡!聽完之後,心情忐忑不安,憂心忡忡,如俗語所說:有得震,無得訓。

父神的時間為我配合得天衣無縫。一位傳道者剛剛來到灣區主持佈道會,主題是《風水與命相,可信嗎?》更奇妙的是神竟然安排他到我家裡來趕鬼,同時又按手為我們祈禱。我們沒有按風水大師的提議去移動傢俬,更沒有理會他所說不得打開的兩扇門。直到提筆時已是2016年8月了,我和丈夫都沒有死去。所以我要奉勸世人,不要迷信風水,因為世上是沒有要收錢的先知的!

在同一年的一個教會敘餐中,有兩位醫生鼓勵我信主,他們向我解釋救恩的意義,隨即,我就決志信主了。這時的我已認識了獨一真神,但是,還未有經歷主的同在。

我的職業是銀行客戶經理。這個職位有很大壓力。有位牧師是我的新客戶,向我傳福音。在相熟的客戶中亦有很多有愛心和很虔誠的基督徒,給我看見真基督徒的行事為人的模樣。這群美麗的天使開始教我禱告,及分享她們奇妙和驚人的見證。最後,我決定受浸成為基督徒了。

之後,在九年間我有兩次癌症。第一次是第一期乳癌,手術後,身體恢復正常。第二次是在2013年底,患上第四期扁桃腺淋巴癌。療程是在頸部做35次電療和3次化療。但感謝父神,我學會了在準備入「乾衣機」時,就開始祈禱。我深信父神與我同在,賜我平安。

化療是在電療後同日進行的,需要在醫院的癌症中心,用點滴方式將化療藥注入體內,整個過程需要8個小時。化療是每隔兩星期做一次。

就是這樣不能吃,還不停地嘔,身體出現缺水現象。大約平均每隔兩天就要去醫院吊鹽水來補充水分。最後,醫生決定做一個小手術,安裝一條營養輸送管,在肚皮上開一個造囗,將輸送管與胃接上,每日輸入5包營養液去維持生命。

多謝父神的顧念,雖然患上便秘禱告後的翌日,竟然能有兩次的自然排便。感謝主!在患病中,或許會有人問,為甚麼是我?但這個問題是永遠得不到答案的。這次在人生低谷的艱苦經歷中,我真的學懂了『順服』!主耶穌也曾說,我們在世上有苦難,但衪已將祂的平安賜給我們。(約翰福音十四27)

病癒之後,我反而非常感謝父神容許我有這個癌症。病中我感受到肉體極痛,但心裡卻不苦,使我可以在38年極煩忙,和在超大壓力的銀行職場上,可以真真正正的停下來,可以〝奉旨〞去休息,和好好地去親近主!基督藉著疾病的痛苦來磨練我,讓我真正體會到患病中見到丈夫對我的真情。亦領略出前人所說的話:生命不在乎長短,乃在乎活得有沒有意義,更應珍惜眼前人。

因為有父神、有家人、牧師們,和主內的眾弟兄姊妹,陪著我並肩作戰,不離不棄,和以禱告給我鼓勵與支持,令我更剛強、更勇敢去面對一切的困難。我們終於打勝這場仗了。Hallelujah!Amen!

在2015年4月,在作每半年一次的例行覆診時,CT scan發現鼻咽的位置有陰影,懷疑是鼻咽癌。作活組織檢驗之後,確診結果是「Clear」。

2016年,又發現頸部有腫塊。經過各樣驗查後,確診是一個有2.5cm大的良性甲狀腺瘤。醫生說待它長到4cm時,就需要把它割除。希望這一次不用再經歷另一場〝與癌共舞〞的爭戰。不過,我相信那為我創始成終的父神,一定與我一起上戰場。在我最難過,最難受的時侯,祂會抱著我來行過這死蔭的幽谷。

如果您覺得人生的道路仍然十分迷茫,或不知去向的話,那麼上帝就是您最可靠的GPS!懷著感恩的心將榮耀頌讚歸予在天上的父神!Amen!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