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大衛的三個心

voice-217

美國 莊純道

詩篇第六十三篇的背景是大衛的兒子押沙龍要謀奪他的王位,於是他逃到猶大曠野,在眾叛親離的環境下,他哭泣,痛苦的來到神的面前,表白自己對神的心,作了這詩。這詩說出大衛的三個心。

一、切慕神的心(1-3 節)
大衛用了三個強烈的動詞:我切切的「尋求」你,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這表示神在他的生命中是何等的重要。他怎樣稱呼神呢?他說:「神阿!你是我的神。」神是一個客觀的事實,不論人說有沒有神,神都是存在的,不會因為無神派的人說沒有神,神便不存在。大衛說:「你是我的神」,這既是一個主觀的事實,也是一個客觀的事實,神的存在不容置疑。假如這位神與你無關,祂便是距離你十萬九千里。但我們若接納祂是我們的神,這個主觀性的事實便變為極之有意義。

大衛因為要逃避押沙龍的追殺,那時沒有想到去鄰近國家尋求政治庇護,心一慌便逃到曠野,他疲於奔命。曠野是人煙罕至或無人的地方,無水無糧,日間酷熱,夜裡冰寒,環境惡劣。所以大衛說:「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大衛題到無水之地,是因為他知道水的重要。一個人沒有食物,不容易死亡,但缺水數日便性命堪虞。他的處境惡劣,但仍然有堅固的信心。這是我們必須學習的。順境時我們自然會來到神的面前感謝讚美,但逆境時我們可能會埋怨神,甚至離開神,使聖靈為我們擔憂。大衛在惡劣的境地仍然切慕神,嘴唇頌讚神的慈愛,非常難得。

二、飽足的心 (4-7 節)
新譯本是「我的心滿足,就像飽享了骨髓肥油。」大衛對神有一個飢渴的心,他舉手稱頌神,在床上記念神,在夜間思想神,他的心得到滿足。「飽享了骨髓肥油」是指以色列人在獻祭之後,分享豐富的飲食。大衛得到滿足後,便以歡樂的嘴唇讚美神,他以神為滿足,別的東西如名譽、權柄、金錢、地位都不重要。正如保羅說,他以認識基督為至寶 (腓三8)。

大衛在晚上靈修,睡覺之前,他親近神。不要忘記他正在逃難,他的兒子要追殺他。這個時候他有三種不同心情:心亂如麻─ 不知會發生什麼事,心痛─ 兒子要殺他和憂心─ 生命的安危。在這種環境下,他怎能睡得著呢?他來到神面前親近祂,支取力量,神滿足他,他就以歡樂的嘴唇讚美神。

大衛得到滿足後,他生命有動力,他的信仰生活有變化。他稱頌、舉手 (4 節),記念、思想 (5 節),歡樂、讚美 (6 節) 和歡呼 (7 節)。處處表現出他活潑的屬靈生命,他有靈修、默想神、敬拜神,讚美神。靈性得到挑旺,倒空自己,自然被神充滿,心靈得到飽足。

我們比大衛幸福得多,沒有落在他的處境,受到這麼多的苦痛和逼迫,我們應該更有條件來親近神。祈禱,讀經,默想, 唱詩讚美祂是我們經常要做的事。耶穌說:「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三、跟隨主的心 (7-11 節)
大衛先是渴慕神,接著是得到滿足,最後是跟隨神,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 。他不是單單跟隨主,或是遠遠的跟隨主,而是緊緊的跟隨主,好像以利沙跟隨以利亞,寸步不離,如影隨形。信耶穌和跟隨耶穌是兩種不同的事情,信耶穌多數是靜態的,跟隨耶穌是動態的;信耶穌是白白得來的,跟隨耶穌是要付代價的;信耶穌是點,跟隨耶穌是線,一生不斷劃下去。教會最可惜的是只有信徒,沒有跟隨耶穌的門徒。跟隨主是甚麼意思呢?是要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這不是很抽像嗎?宣明會的創辦人Robert Pierce 在他的聖經首頁這樣寫著:「讓那使神傷心的事情,也傷我的心。」這說明基督的價值成為他的價值,基督的性情成為他的性情,基督的感受成為他的感受。盼望我們不只是信徒,而是跟隨主的門徒。

主耶穌要我們背起十字架跟隨祂,表示跟隨祂並非易事或輕松的事。我們跟隨祂可能會疲乏、跌倒、氣餒、失望,甚至放棄。但主會幫助我們,用祂的翅膀蔭庇我們。當我們疲乏、跌倒時,祂用右手扶持我們。右手表示神的大能、同在和供應。當我們軟弱無助時,祂用杖和竿安慰了我們。耶穌同在就是天堂,多麼寶貴!

大衛是以色列人的王,是大英雄,擁有財富、地位、權勢和名譽,他也會有無助的時刻,但他曉得謙卑來到神面前尋求祂,在困乏中他得著神,神就賜他力量。大衛心靈裡所想的不是豐功偉績,而是創造宇宙萬物大能的神,祂會助他渡過難關。弟兄姐妹,求神幫助我們傚法大衛,有切慕神的心、滿足的心和跟隨神的心。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