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亮的箭》- 徐劉玉棠姊妹歷經熬煉的奇妙旅程

《磨亮的箭》
徐劉玉棠姊妹歷經熬煉的奇妙旅程

靈糧家族所熟悉的資深執事徐媽媽:從家財萬貫到破產、負債……她如何東山再起?

一介小女子,如何把戲院變佈道會、吃閉門羹到社區全數信主、更是影響教會經歷聖靈工作的關鍵人物之一……

她,屬靈國度中的豪傑,所有生命中的人情冷暖、攻擊、挫折、苦難等等,都成為淬鍊她生命與經歷神蹟的磨刀石,讓她儼然成為神手中磨亮的箭!

從她的故事看見大有能力的上帝,至今仍然對我們說話!

《磨亮的箭》- 徐劉玉棠姊妹歷經熬煉的奇妙旅程

書摘

割捨(摘自「磨亮的箭」–上海篇)

到了一九四九年,昌齡在香港算是略有穩定的基礎了,就要我們舉家搬遷至香港定居。

昌齡的前妻岳母金老太太不肯走,也許是捨不得家園,也許是住慣了上海不想動,總之,她不願意去香港。於是我們在整個大家庭裡略作分配,哪些人留下哪些人離開。

那年我二十六歲,剛生第二個女兒令芳沒有多久,不用說,孩子們應該都跟我們一起去香港。不僅我生的兩個女兒令宜、令芳該去,就連昌齡第一任妻子生的徐錫、令華也該走,甚至連住在我娘家的令德也該帶著一起去香港,畢竟,這五個孩子都是昌齡的親骨肉。

但是,金老太太有意見。昌齡第一任妻子的母親,此刻充份發揮了當家老夫人的權威,她堅持要留下一個孩子在家裡,並且,這留在家裡的孩子,不是她女兒生的徐錫或令華,也不要我生的令宜、令芳,她指明了要第二任妻生的令德留在老家陪她。

她要令德跟她一起留在上海?她要令德留下來陪她?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事讓我大大作難。

雖然金老太太對待我不錯,也對我生的孩子們不錯,但是,基本上我並不完全信任她,至少不信任她會善待、會照顧第二任妻子生的令德。我對昌齡說,絕不能把令德留在老太太身邊。我甚至有一點擔心她會虐待令德。

昌齡起初覺得沒有關係,男孩子小時候就算吃點苦也不要緊。他認為金老太太只是管得嚴一點,嚴格的管教並無大礙,絕不致於把孩子弄死吧!

但我仍然不放心,我擔心嚴苛會造成孩子心理受傷,而且我還擔心,如果孩子被管得受不了會逃家,若是有點什麼差錯,豈不造成終身都無法彌補的缺憾。倘若這樣,我這個後娘絕對難辭其咎,我怎麼擔待得起呢?無論如何,我絕不能讓令德回到這裡,我絕不肯單獨留下令德這孩子在老太太身邊。於是逼著昌齡一起去跟老太太再商量。

老太太也很乾脆,她直截了當地開了個條件,如果要帶走令德,她要我把自己的孩子留下一個陪她。這更叫我作難了。

我愛孩子,每個小孩我都喜歡,我更愛自己懷胎十月痛著肚皮生下的骨肉,叫我與自己親生的骨肉分開,我怎麼捨得呢?

猶豫、掙扎、作難、痛苦……我沒有太多時間考慮,必須很快地就做決定。但這個決定實在太難做了。

該怎麼辦呢?有誰可以留下來呢?

最後,我終於還是忍著痛,決定把剛生下沒有多久的令芳留下陪老太太,帶著令德一起走。

出門前,把懷裡令芳放下的那一刻,我強忍著痛,不斷地告訴我自己,沒有關係,反正上海離香港不遠,我可以常回來看她。

奈何天不從人願,哪知不久後就山河變色,令芳跟我們的離別恍若隔世。這孩子多年來一直是我心中的痛,始終有種對她難以彌補的虧欠感!

結語(摘自「磨亮的箭」–台灣篇)

當靈糧山莊建堂時,教會每月單為貸款即須支付利息兩百多萬元,這實在是一筆不小的數字;徐媽媽感受到若將這兩百多萬元用在宣教事工該有多好,將有多大的價值與影響力!於是徐媽媽每天迫切為建堂經費禱告,求神感動弟兄姊妹多多起來為建堂奉獻。

有一天禱告時,上帝對她說,妳禱告要大家奉獻,妳自己先奉獻!

還清楚記得那天我陪徐媽媽去銀行辦事,對於她的私事我從不多問,不清楚在做些什麼。那時她的定存七百萬元到期,她全數領出,五百萬元作為建堂奉獻,一百萬則為「靈糧教牧宣教神學院」奉獻,自己僅留下一百萬元。

那段時間我同時兼任負責教會傳播部門,傳播部需要一套Betacam錄影剪輯設備,大約兩百多萬。建堂期間添購設備有困難,周神助牧師和我多次討論都束手無策。當徐媽媽聽說有此需要,毫不猶豫地就把最後留下的一百萬元也奉獻給傳播部了。

事後我知道傳播部這一百萬元,是她全部存款的最後一百萬,有種難以形容的複雜心情,她卻只是輕描淡寫地告訴我,原本也是想留下一百萬給自己,後來發覺上帝是要她全然擺上,就順服上帝的心意了。

定存全部奉獻之後,徐媽媽繼續為建堂經費禱告,因為與那龐大數字相較,五百萬不過是杯水車薪,充其量也只是兩個月的利息而已。

在禱告中,上帝繼續對她說,你再奉獻!徐媽媽告訴上帝,自己已把所有的定存都奉獻了,已經沒有錢了!

出人意外的是,徐媽媽說,上帝告訴她,妳的房子很值錢!

房子?

徐媽媽的住家有五十多坪,就在教會隔壁的和平東路上,面對大安森林公園,的確值點錢!

徐媽媽也曾懷疑,是不是自己憂國憂民久了,無形中累積壓力,牽引出許多類似幻覺或想法,房子茲事體大,上帝真會要她這樣做嗎?

但多日持續的禱告,上帝似乎就是這麼引導。於是她向神求一個印證─她心目中定了一個數字,若上帝預備買主就去交易了!

當天下午,隔壁鄰居來訪,交談間表達想接媽媽來住,不知這棟樓裡是否有人要賣房子……等等,那天他們就按著徐媽媽心目中的數字「口頭協議,交易成功」了!

事情發生得太快,徐媽媽這才繼續求問細節,交易之後還有搬家、稅賦等問題,該奉獻多少呢?接下來住哪裡?

住的問題比較容易解決,因靈糧山莊建堂期間,海外兒子說一定要支持教會建堂,所以鼓勵媽媽在靈糧山莊買一個單位的房子,二十七坪(預備搬家住進去時才知,扣除公設之後只有不到二十坪),雖然小一點,一個人住也可以了,何況是上帝指引,一定夠用!

至於奉獻數字,上帝很清楚的告訴她:三分之一。

起初周神助牧師聽到徐媽媽說要賣房子奉獻,並不接受;他說徐媽媽是獨居在台北的寡婦,擔心讓人誤解教會過度籌募經費,但徐媽媽極力表達上帝一步一步清楚引導,並且獲得散居海外八個孩子認同支持,周牧師才肯接受這筆「賣房子」的奉獻!

雖然賣了房子奉獻,但比起整體建堂經費,仍然微不足道。徐媽繼續為建堂所需禱告,這時,上帝給她四個字─「無息貸款」!

當教會向全體會眾分享徐媽媽的見證與領受,鼓勵弟兄姊妹以無息貸款支持建堂時,感動許許多多弟兄姊妹熱烈參與。

這位寡婦的奉獻,成了一塊無價的「金磚」,牽引出靈糧堂眾會友凝聚而成的「美玉」,使教會建堂貸款提前還清,提早開展種種宣教事工。

摘自:http://www.goodnews.org.tw/content.php?id=39664#books_01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