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冷翠之美

  翡冷翠之美,在其縱橫交錯的方磚小路,穿插於文藝復興期間的各種古屋和教堂,還有那條築有古屋的維琪奧(poute Vecchio)橋,跨過平靜的河水,在夕陽金光下,涼風飄忽,使人感覺就像當年詩人但丁、米開朗琪羅或達.芬奇,走過同樣的窄巷,見到同樣的河流,而不能不有湧泉而出藝術靈感。

本來最渴望看到米開朗琪羅的大衛像,但兩次到翡冷翠,均是博物館關門的日子,只能見到其複製銅像和其弟子的仿製品,看去總是覺得差了點氣韻勁力,大概藝術品都有作家的情懷及訊息,能讓人產生生命的迴響,複製仿製都失去了這訊息,也使人無法讀出其神韻。

不過在仿製大衛像所聳立的莎羅理亞(Signoria)廣場,其宮殿、市府、高塔及及紛飛的白鴿均保留著文藝復興時代的景象,特別是徹理尼(Cellini)積布羅亞(Giambologna)石像、銅像,仍是氣魄雄奇,令人震撼。這種中世紀的廣場設計為西方打開了公眾空間,產生了公民議事的傳統,漫步其間,仰首觀藍天,聆聽教堂鐘聲,亦不能不禮讚西方文化的奇迹。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