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鼓音

第一次和印第安人交往,是在霧鶴族人和加政府對峙的時候。印人在溫哥華藝術館的門口聚集,我們去關懷他們,也是新移民嘗試去體會加國社會問題的過程。

當天凄風苦雨,天氣濕寒,印人在地上生了一堆火,用膠布遮蓋,然後擊鼓雷鳴,仰天長嘯,聲音充滿凄苦嘆息。周圍是一些流浪漢、無所事事的失業人士及少數看熱鬧的人,場面十分孤清,訴說著這批被社會遺忘的原居民之無奈。

冷雨撲面,冬風厲害,在大城市的心臟地帶,人車煕來攘往,竟沒有人關懷聆聽,連一向喜歡在雞蛋中挑骨頭的反對黨,到處找尋不公平事去參與的左翼人士,都沒有出現,因為印第安人太少數和太邊緣,沒有政治利用價值。

來關懷者竟是另一少數民族,來自基督教愛華會的一批華人–一個常被加人認為不理世事,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族裔。我們去,不是因為政治利害,只是純粹來自人類共同的悲情,也正因如此,印第安人和我們交了朋友。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