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靈氣安詳

  莊子談到人的際遇,如生死貧富毀譽等,是〝事之變,命之行也〞,這本是生命之實相,一切都在變,有時成功,有時失敗,人對際遇始終是無可奈何。

但問題是,人又對成敗有所迷執,總執著要成功、長壽、得名譽,以致對之有所追逐,形成莊子所謂〝日夜相代乎前〞的情況,即日日夜夜都在思考和波動,以致人心緒時有不寧,無所安頓。

莊子一語透破這些迷執,指出〝知不能規乎其始者也〞,即縱使有最高知識的人,亦不能盡索一切死生窮達之來龍去脈。人若天天想去知自己的前程命運,看盡一切術數之士,江湖預則之徒,結果亦將疲累竭力,不能掌握自己的前途和際遇。

與其無止追逐,不如隨變化而逍遙,使心不隨境而轉,故莊子指出,這些際遇成敗,〝不足以滑和,不可入於靈府〞,即不以這一切滑亂內心之和諧,也不讓之藏入精神之安宅中,而生迷亂狂情,卻以靈性深觀事變,不陷波動,靈氣安靜自得。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