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請原諒我

  那是一個微雪飄忽的下午。在多倫多有一連串演講,剛下機即往老友潘瑞麟家,因兩個小時後才有活動,遂躺下來,很快迷迷糊糊地進入夢鄉。   似是在一陽光明媚的世界,又似是仍在家中,忽見母親走過,沒有老態,十分精神。她叫我取維生素A20和A21給她。我隱約覺得她已去世,但又心急地找她要的東西。後來呼喚妻子兒女來見祖母,兒子交給我維生素丸,但母親已進入另一房間了,我跑進去叫媽媽,但她已不見踪影。我全屋去尋找她,呼喊祖母、媽媽,但只剩下空洞的迴響,她已永遠離去了。醒來時淚濕被枕。   母親去世時,我明白她已到彼岸光明世界,故很安心。但日子慢慢流過,才知對這四十多年親愛的母親,是何等深刻地愛著。   其實心底總有點內疚,就是在她年老體衰時,我卻為理想在全世界奔走,呼籲以仁愛的心貢獻中國和人類,自以為是做賢者的工作,很少有留在母親身邊去侍奉、盡孝敬的行為。我以為客觀上已盡孝尊親,多年回往,常帶她與一家人到處走走,讓她享受兒孫之樂。然而卻未有全心孝敬,且偶有嫌她囉嗦,有所頂撞。在她昏迷時,也沒像女兒一般在耳邊求她寬恕。因自以為頗完滿。今才後悔,只盼望能跪在母親前說一句:〝媽媽,我孝敬不足,請原諒我。〞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